|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八章 三忌四畏
  李霄听了张天元的一番话,也是对盘玉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不由说道:“张哥,我听了你这盘玉三法,觉得自己也可以试试,只是不知道这有没有什么忌讳,或者说要注意的地方啊?”

  “对对对,我也想问来着,刚刚你说什么畏惊气,还有别的需要注意的吗?”刘浩也急忙问道:“我虽然一直倒卖玉器,不过大多数都是新玉,对盘玉也是一知半解,今天既然你把话说到这儿了,那可得好好给我解释解释啊。”

  说着话,刘浩干脆也给自己要了杯咖啡,又给张天元也再要了一杯。

  母仪似乎也对张天元的话颇感兴趣,所以也没走,依旧是坐在那里,一边思忖,一边听着。

  张天元也是讲到兴头上收不住了,正准备接着讲呢,突然一个显得不太和谐的声音响了起来。

  “吆喝,这是谁家的孩子啊,这么没规矩啊,不知道这一次来到闫城的都是玉器专家吗?那些书本上死搬硬套的东西也敢拿出来显摆。”

  听到这话,张天元虽有些不舒服,不过人家说的倒也是事实,自己那点东西,还真是从书上生搬硬套下来的,只是听这口气很让人不爽啊,刚想回头看看是谁这么不给面子呢,却忽然发现竟是事熟人。

  “刚子!还有石老大!”张天元惊道。

  “哎呦,这不是宝岛的赌石皇帝石老王石先生吗,久仰您的大名啊,只是一直没有缘分相见。今日一见,当真三生有幸啊。”此时母仪也急忙站了起来。冲古老王抱了抱拳道。

  玩古董玉器的这些人,都有些毛病。喜欢学古人之风,所以这鞠躬抱拳什么的,其实也算平常,有时候文邹邹地说几句话,那更是稀松平常了。

  “石老王?”

  “赌石皇帝?”

  顿时,咖啡厅里也热闹了起来,要知道赌石皇帝的威名那在两岸三地可都是非常大的,而这家酒店目前的客人大部分都是冲着赌石大会而来的,自然都听过石老王的大名。能不激动吗?

  方才他们听到张天元在那里絮叨,并不以为意,但凡玩玉的,只要是稍微入行的,那基本上没有不懂盘玉的,张天元在那里卖弄学识,他们并不在意,也不觉得有什么了不起的,只是觉着张天元这记忆力着实好。而且知识面也够广,他们往往记得都不是很清楚,而且也不够全面,可张天元却说得头头是道。

  故而有些人也在那儿一边喝着咖啡或者茶水。一边听着呢,如今见着年轻人居然与石老王相识,便顿时改变了轻视的念头。

  这年头不怕你能说。就怕你真有本事。

  他们大概是觉得能跟石老王认识的人,那绝不会只是嘴皮子上的功夫吧。

  “诸位!诸位不必多礼。都是同道中人嘛,这一次赌石大会。还要与各位好好切磋一番,今日遇到一位朋友,就不能与诸位攀谈了,实在抱歉。”石老王冲着周围那些已经围过来的人抱了抱拳说道。

  “那年轻人莫非是您的弟子吗?我听他对盘玉之技巧讲得头头是道,显然是经过了细致理论的学习的。”有人赞道。

  “对啊对啊,就连老夫这种玩了十几年玉的人,也只懂得什么叫文盘武盘,对意盘却是不甚了解,方才听着小哥对意盘的一番形容,倒是产生了一些兴趣啊。”

  听到这些人的话,张天元顿时感觉到一阵汗颜,他不过是照本宣科而已,哪有什么真材实料啊,除了六字真诀,他还真没有亲自动手盘过玉,这要真让这些人知道了,那就是啼笑皆非了。

  玉石界的赵括,只会纸上谈兵,恐怕就是他张天元了吧。

  想到这里,他急忙道:“诸位实在是谬赞了,晚辈并非石老大的弟子,方才那位兄弟说的好啊,晚辈不过是照书上的东西死搬硬套而已,他才是石老王的弟子啊。”

  “喂喂,天元,我不过开个玩笑而已,你还当真了,你的确不是师父的弟子,可是玩玉未必比他差吧?”徐刚这时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没错啊天元小老弟,宝岛一别,老夫可是想你的很呐,那一场赌石虽谈不上惊心动魄,也是赢得老夫心服口服,你可不能太谦虚了啊。”石老王也笑道。

  他这番话不说还没事儿,一说,那立即就引起轰动了。

  赌石皇帝什么人物?

  张天元居然在赌石上赢了这位,那得是多厉害的天才了啊。

  “石老大,你这话说得晚辈无地自容啊,晚辈那不过是瞎猫逮住了死耗子,运气比较好而已,哪里有什么真本事啊。”

  “话不是这么说的,赌石运气占了大半,你能有那么好的运气,那就是比老夫强嘛。”石老王笑道。

  “石老大,咱还是别提这茬了吧,晚辈实在羞于启齿啊。当时不过懵懵懂懂就莫名其妙赢了,至今还不知道到底怎么赢得呢。倒是石老大,您怎么有空来闫城啊?”张天元其实当然知道石老王来这儿的理由,这可是赌石皇帝,这么大规模的赌石大会,他能不来吗?他之所以这么问,不过是想转移众人的注意力而已,他可不想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他的身上来。

  “你这话问的,老夫好歹被送了一个赌石皇帝的美名,如此大的赌石交易,老夫若是不来,岂不是要后悔死了,而且这几个月这小子也快憋疯了,非说回来逛逛,我想了想,就干脆带着他一起来了。”石老王拍了拍徐刚的肩膀说道。

  “刚子学的还好吧?”张天元问道。

  “还凑合,正如你所说的,这小子是有这方面的天赋。虽然几个月不过是学到我一点皮毛而已,但也比很多人强了。”石老王哈哈大笑道。

  “哈哈。他能踏踏实实学就好了,我就说他是不错的。”张天元笑道。

  “行了。你继续你刚才的话题吧,在座的只怕都想听听你的高论呢。”石老王干脆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一边品着茶,一边等着张天元说话。

  “您这位赌石皇帝在,哪里有晚辈说话的份儿啊。”张天元苦笑道。

  “无妨无妨,其实老夫对这些东西记得也不是太清楚了,你说一下,正好让老夫加深一下记忆。”石老王笑道。

  “那好吧,晚辈就献丑了。”张天元当即也不再推辞。清了清嗓子继续道:“方才我说了,古玉畏惊气,因为怕摔、怕碰!事实上这古玉有三忌四畏!”

  “哦?哪三忌哪四畏?”

  “一忌油。有人爱玉,常用油脂涂擦玉表,其实这样反而损害玉质。真正爱玉的方法是使用柔软的白布轻轻擦拭。

  二忌腥。“玉与腥物相连,既含腥味,且伤玉质”。玉不仅会受到沁色,味道也同样可以渗入玉中。因而要注意选择适当的地方存放古玉。

  三忌污秽。满手污秽的时候不能盘玉,古玉本身对污秽很敏感。长时间这样盘玩,玉里的灰土就难以退出,古玉会受到很大的伤害。”

  “啊,这就是为何刚刚张老板你不愿意让我碰你那块玉的原因吧。说我手上有指甲油,又有润肤霜等化妆品的痕迹。”金梦还惊道,此时却见众人都看着她。急忙不好意思道:“抱歉,张老板你继续。”

  张天元点了点头继续道:“上面说的那是三忌。而四畏除了我刚刚说过的畏惊气之外,还有一怕冰。“长于冰近。沁色不活”。如果古玉常接近冰,玉理就会黯然无光,沁色就会显得很僵硬,这就是俗称的“死色”。

  二怕火。“长与火近,色浆即退”。如果古玉用火熏或烤,玉质就会受损,颜色变暗,甚至褪色。

  三怕姜水。有人认为用热姜水浸古玉,可以去除腥臭。其实不然。如果古玉在热姜水中浸泡,会影响到玉的沁色,使其黯淡无光。时间久了,古玉上还会出现麻点,日后即使再盘,也难以恢复。”

  说到这里,张天元顿了顿道:“要知道,古玉是很纯洁的东西,我们这些收藏者一定要细心呵护,时常注意古玉的禁忌,以免污浊了它。否则悔之晚矣啊。”

  “唉呀妈呀,那我那玉岂不是惨了。”忽然有人惊叫了一声道:“我家住在奉天啊,那里到了冬天天寒地冻的,身上戴着玉,经常会接触到冰啊。”

  “怕不止如此吧,我听说你们那边的人喜欢烤火对吧,就算没火,热炕怕是也会影响到玉质的,你这家伙以后可得注意了,别再毁了玉啊,听这位小兄弟的肯定没错,人家可是与石老王称兄道弟呢。”

  “小兄弟,要不你给我看看这玉有没有问题啊,如果有了问题,我就不继续盘了,反正这一次来了闫城,买件好的以后注意点。”那奉天人说道。

  “这个找石老大比我在行啊。”张天元笑道。

  “别找我,老夫才刚下飞机没多久,累着呢,你就辛苦一下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石老王笑了笑道:“能者多劳嘛。”

  “那好吧,那位先生,你把玉给我看看。”张天元其实也想借着这个机会实战演练一下,他说了那么多,真正自己嗨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呢,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可得抓住了。

  那奉天人把玉小心翼翼给了他,然后不知道从何处取出了一双白手套递给了张天元。

  张天元笑了笑,也没拒绝,将手套戴上之后,便仔细瞧了瞧,他用了查微和透视两种鉴字诀的功能仔细观察这玉,就是想知道接触了冰和火之后的玉到底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

  “唉,真是可惜了,这块玉已然呈现死色,说是一块死玉也不为过,千万不要戴在身边了,不吉利,太不吉利了!”张天元仔细看过了之后叹了口气道:“其实你这玉不错啊,如果成功盘好的话,最起码也值个几十万的,如今只怕是一文不值了,而且很多人唯恐避之不及呢。”

  “当然了,这只是晚辈的一家之言,说错了还望不要在意。”张天元急忙补充道。

  一旁的石老王却道:“你不用谦虚,如果真得呈现死色,还是不要继续佩戴的好,的确是不吉利,咱们佩戴玉器,无非是图个吉利,顺便把玩,若是死玉,那真是晦气啊。”

  那奉天人听了张天元的话,还不太相信,可是石老王一说,他直接连玉都不要了,扔在了桌子上,当真是唯恐避之不及啊。

  “小兄弟,你也给我看看吧,我前些日子与老婆闹了点矛盾,于是动了手,这玉磕在了墙上,不过表面上看并没有什么伤痕,只是听了你之前畏惊气的话,我有点担心了。”又有人凑过来,把自己的玉递给了张天元。

  张天元现在是来者不拒了,权当就是把理论上的东西付诸实施,让自己更明白一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