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六章 玉不养不成宝
  “母老板觉得这块玉能值多少钱?”张天元本来就有心卖掉这玉,所以问价自然正常了。

  母仪此时却谨慎了起来,他笑了笑道:“你别着急,再让我仔细瞧瞧。”

  说着话,他竟然戴上了一幅也不知道是近视镜还是老花镜的眼睛,然后又取出了放大镜以及一个随身携带的小手电筒,然后仔细地观察了起来。

  毕竟如果只是评价的话,那可以随便一些,但若是谈到钱,那就得小心翼翼了,谁也不想出手买一件赝品吧,这年头,做旧的玉器可不少,毕竟古玉有些时候可比一般的现代玉值钱多了。

  母仪这个人,正如涂寿评价的那样,在古董玉器上面的天赋绝对算得上是百年难得一年的天才,只是心思走了歪路而已,这人除开人品不谈,那绝对可以成为一道鉴定大师的。

  看他手中持玉,目光炯炯锐利的样子,之前的大大咧咧全然就没有了,那双眼睛仿佛能够看穿这古董的一切,若非知道母仪只是个普通人,怕是张天元真要误以为这人也有透视眼的功能呢。

  玩古董的,其实最大的乐趣还未必是收藏,反而是鉴定,当你把一个物件辨别出真假的时候,那种兴奋和快感,绝对不比上床跟女人滚床单少多少。

  足足十多分钟过去了,母仪突然放下那玉,给服务员要了一盆清水,洗过手之后,待完全风干了,然后才又将玉拿起。手开始不停地在上面搓动。

  按照张天元的理解,这应该是在盘玉。而且是盘玉之中最难的意盘。

  张天元此时发现母仪仿佛已经物我两忘了,整个人沉浸到了盘玉之中。周围的一切都好似与他无关了,就好像母仪这个人进入到了玉的世界之中去了。

  意盘是指玉器收藏家将玉器持于手上,一边盘玩,一边想着玉的美德,不断的从玉的美德中吸取精华,养自身之气质,久而久之,可以达到玉人合一的高尚境界,玉器得到了养护。盘玉人的精神也得到了升华。

  意盘是一种极高境界,需要面壁的精神,与其说是人盘玉,不如说是玉盘人,人玉合一,精神通灵,历史上极少能够有人达到这样的精神境界,遑论浮躁的现代人了。

  母仪居然沉浸于意盘之中,这令张天元无比惊讶。这个人到底是被涂寿称为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连古人都极少能够达到的境界,他居然达到了。

  不过张天元却不得不打断他,盘玉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的事儿。照母仪这么下去,估计坐在这里一天一夜不吃饭都有可能,张天元可等不及。

  他轻轻碰了一下母仪的手腕。却发现没什么效果,于是干脆将地气输入。去直接刺激母仪的神经,让他从幻境之中清醒过来。

  回过神来的母仪尴尬地笑了笑道:“真是抱歉。抱歉了,一时兴起,居然就沉浸于盘玉的世界之中了,张老弟还莫要责怪啊,莫要责怪!这块战国玉原来应该是一件坠饰,按照我的推测,如果盘玉成功的话,不仅色泽更加鲜亮夺目,而且很可能还会重现这玉坠之上的图案,以目前的情况来说,这东西应该可以值个一百二十万左右,再高怕就不行了。”

  母仪心中有些无奈啊,他难得进入盘玉的世界之中,还在享受那种人玉合一的感觉,却被张天元给打搅了,不过也有些尴尬,这东西毕竟是别人的,可不是他自个儿的。

  张天元见母仪喜欢这玉坠,而这一百二十万的也符合他的心理价位,所以就有了出售的意思,便笑了笑道:“母老板喜欢这东西?如果喜欢的话,我倒是可以将这东西便宜出售给你,如何?”

  一听可以便宜买到,母仪显得很兴奋,便问道:“什么价位?”

  “二百万。”张天元淡淡说出了自己的要价。

  母仪脸上喜悦的表情顿时就停滞住了,他的脸颊肌肉剧烈地抽动了一下,勉强维持了那张皮笑肉不笑的脸说道:“张老弟,你这开的什么玩笑啊,放下估价一百二十万,你却要我二百万,这不合适吧?”

  张天元却依旧笑眯眯地看着母仪,停了半晌才说道:“母老板,你不会连老朋友的便宜也想占吧?”

  其实他之所以要这么高的价,还真不是想坑母仪,而是因为母仪这家伙在圈子里的名声一直都不怎么好,十万的东西,他说成两万,一百万的东西,他说成三十万,三百万的东西,他只说一百万,向来都是如此,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有这个毛病,所以总是会在他的估价之上提高一些的。

  当然,大部分人是不知道母仪有这毛病的,所以吃亏上当的人多得是。

  母仪的笑变得尴尬了起来,搓了搓手道:“嘿嘿,不瞒张老弟,你哥哥我虽说的确有虚报估价的毛病,但这一次真是没有啊。你这玉坠如果盘玉成功的话,兴许能卖个四五百万左右,这还得看卖给谁,还得看那人懂不懂欣赏,这没盘过的情况下,真值不了那么多啊。”

  “这样啊,这样就算了,这玉我还是自己收起来吧。”张天元一把夺过了玉坠,嘿嘿一笑,重新收了起来。

  盘玉的活儿,他自己也会干,而且干得比谁都好,因为他的六字真诀里面就有“养字诀”是专门用来养玉的,其效果可比什么文盘、武盘、意盘都要好得多,他今天算是利用了母仪一把,让这家伙说出了这玉盘成功之后的价码。

  既然如此,他肯定是不会卖了。

  “等等等等,张老弟,我出两百万,就两百万如何?”母仪急了。大声说道。

  他这声音倒是把周围喝咖啡的那些人吓了一跳,谁这么阔绰啊。一开口就是两百万?

  张天元此时却不紧不慢地说道:“刚刚您没答应,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少于四百万不卖。”

  “你!”母仪此时真得有些生气了,一拍桌子怒吼道:“小王八羔子,你敢耍我!信不信我弄死你!”

  张天元却是淡淡一笑道:“母老板,何必生气呢,别忘了咱们还有生意上的合作关系呢,这要是闹僵了,对谁都不好吧,上次托您卖掉的东西,大概赚了不少钱吧?”

  母仪本来已经为自己的突然发火有些后悔了。见张天元并未生气,才松了口气。

  这个人向来是认钱不认人的,谁能让他赚钱,那就是爷,不管你是杀父仇人还是夺妻之恨都没关系,他根本不在乎。

  “抱歉,方才太激动了。”母仪叹了口气道。

  “不怪母老板,谁遇到这事儿都会生气。”张天元下面的话没说,只是在心里想着“我还真就是故意气你的。你要不生气,那我不白忙活了吗?”

  “张老弟为何故意惹我生气?”

  “母老板这话说到哪儿去了。我只是突然想到自己其实也会盘玉,那么不如盘过之后再卖,价钱会高一些而已。其实母老板何必在意呢。这一次的赌石大会,以你的手段,还能弄不到好东西?而且据我所知。这一次的赌石大会也会有不少的出土玉进行交易,您想买的话。那到时候可以碰碰运气嘛,何必非要揪着我这儿不放呢?”张天元笑着说道。不急不缓。

  “倒也是,听张老弟这么一说,我也是不好夺人所好了,也罢,不过到时候张老弟可得帮哥哥我掌掌眼啊,你的运气和眼力,哥哥我是十分相信的。”母仪此时已经完全不生气了,其实一块几百万的玉,对他来说真不算什么,也赚不了几个钱,他完全不必因为这个跟张天元闹翻了,那绝对是得不偿失的。

  而张天元也正是瞅准了这一点,才敢激怒此人。

  这个时候,刘浩和金梦还已经换好衣服来到了咖啡厅里,两个人应该是把事情都说清楚了,所以此时可以看出,两个人的表情都轻松了不少。

  金梦还就是刘浩以前的女人,为了这个女人,他这都毕业好多年了,也没再交过女朋友,顶多就是和一些女人玩玩恋爱游戏,然后各自分手罢了。

  “几位都在啊,谈什么呢,这么尽兴?”刘浩笑着问道。

  “在说养玉的事儿呢,北元你怎么不游泳了?”张天元问道。

  “不游了,没什么意思,以后可以去更大的海边游泳,比这畅快。”刘浩哈哈笑道,声音中有那么一丝苦涩。

  两个人谈得是游泳,实则说的却是刘浩和金梦还的事儿,看起来到底还是吹了,不过自己这哥们能够放弃这个游泳池,而看到更大的海洋,那就说明还有救。

  “对了母哥哥,什么事养玉啊?”金梦还此时已经坐到了母仪的身旁,那亲昵的样子,当真像是一对快要成婚的情侣。

  “养玉这事儿啊,还得让张老弟来帮忙解释,我虽然知道,但记性不好,这理论也不清楚,怕说出来你们都听不懂啊。”母仪笑了笑道。

  “母老板谦虚了。”

  “西哥,你之前买的那块玉,也能养吗?”作为玉器专家,刘浩自然明白养玉是什么意思。

  不等张天元答话,母仪便笑道:“当然了啊,张老弟买的那块玉可是正儿八经的战国玉,经过养玉之后,最少也能卖个四五百万,我就纳闷了,他这人运气怎么总是这么好,实在让人羡慕不已啊。”

  “四五百万!”金梦还捂住了嘴巴,惊讶的看着张天元。

  “那得养玉成功了才行啊,若不成功可就毁了啊。”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张老弟就别谦虚了,你那一手本事,连我看着都觉得羡慕。当初在南都,你买那王羲之的字,我还笑你来着,可谁知道竟然内有《平复帖》价值数亿,你这人,真得是不显山不露水,关键时候才吓人啊。”母仪叹了口气道。

  “过誉了,过誉了。”张天元摆了摆手道:“这盘玉非常的讲究,一旦盘法不当,一块美玉就会毁在自己的手上,所以收藏家们盘玉时格外的小心谨慎。清代大收藏家刘大同在其著述《古玉辨》中明确提出了文盘、武盘、意盘的概念,以后的收藏家们奉为圭皋。我呢只是粗通一二而已,还真不敢说就一定能够成功。”

  “不死养玉吗?怎么又成盘玉了?”金梦还好奇地问道。

  “小宝贝,这盘玉啊,其实就是养玉,叫法不一样而已。”母仪拍着金梦还的手,笑着说道。

  “哦,澳门赌博网站:原来是这样啊,还挺复杂的,什么文盘、武盘、意盘,真是好多门道。”金梦还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

  “可不是嘛,这盘玉岂是那么容易啊,稍微疏忽一下,就可能玉毁啊。”张天元也点头道。

  张天元原本对玉的理解就很深,毕竟他老家所在的县城,那也是出玉的地方,而且经常会出古玉,都是帝王墓里面出土的,所以从小看得书里面,自然也就有盘玉和养玉的介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