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五章 养玉
  张天元正打算过去那边的摊位看看呢,忽然间就听到有人大喊了一声:“城.管来啦!扯呼!”

  这人一声喊,那摆地摊的早就熟练地将地上的东西一卷,往三轮车上一放,一溜烟便跑远了。

  看着远去的三轮车“突突突”冒着白烟,张天元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唉,城.管一来,鬼都要怕啊!”

  “西哥,咱们也赶紧走吧,别被盯上了。”刘浩紧张地说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与李霄和刘浩二人进了一条巷子,绕了个道,然后回到了酒店。

  虽然今天是没能尽兴,不过张天元心里头其实还是挺期待的,说不准明天这鬼市还会有呢,就看自己运气好坏了。他到酒店客房上网查了一下,果然看到有新闻说在西凤有唐代的古墓被盗,另外还有一条消息,说是西凤闫城某农村有人在地里干活的时候刨到了大量的古代钱币,当时周围的人一顿疯抢,将钱币都抢光了。

  尽管政府三令五申这些人把东西还给国家,可这又不是刚改.革前,那个时候的农民老实巴交的,你让交他就交,给点钱也就打发了,现在的人哪里还会这样,他们宁愿把钱币藏着,找个合适的时候卖了,也不会傻乎乎地交给国家的。

  在别的地方,鬼市垃圾居多,基本上都是骗人的,而在闫城鬼市,这宝贝可不少,如果真还有的话,张天元一定要去逛逛的。否则太可惜了。

  三个人到酒店之后吃了顿早饭,稍微活动了一下就去补觉了。因为昨天晚上大都没睡好,所以三个人睡得也是特别香。

  至于说淘到那战国玉的兴奋劲儿。也早就没了,瞌睡劲来了,什么都挡不住的。

  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张天元刷了牙洗了脸,又冲了个冷水澡,然后坐在桌前,准备查阅一些资料,他是不想出去逛的。如今正是三伏天,热得要命,刚好现在又是中午,外面大红太阳照着,看着都觉得难受,还是待在酒店房间里舒服,有空调,还有网络,可以办很多事儿。

  岂料刚坐下。们就被敲响了。

  张天元打开门一看,刘浩和李霄都穿戴整齐的在外面站着呢。

  “西哥,你还真是悠闲啊,穿着睡衣不准备出去啊?”刘浩问道。

  “出去干嘛啊。那么热。”张天元摆了摆手道。

  “不出去也别一直待着啊,我听说这酒店有室内游泳池啊,咱们去玩玩吧。说不定能碰上美女呢,一个人待着多无聊。”刘浩嘿嘿笑道。

  “游泳池啊。很久没玩过了……好吧,你们等我换件衣服。”张天元合上了笔记本电脑。然后去换了身衣服,就跟刘浩他们出去了。

  室内游泳池就在酒店一楼,面积非常大,此时可以看到,有不少男女在里面,有的坐在游泳池旁边聊天,有的则正在水里面扑腾,什么样子的都有。

  “哎哎哎,看什么看啊,没见过美女啊!”突然间,一个不耐烦的声音响了起来。

  张天元扭头一看,原来那女的正在对着刘浩说话呢。

  这位自称美女的主儿,倒也真是自信的可以,张天元倒不是歧视丑女,可你丑也别出来现啊,长得跟凤姐似的,身材还那么臃肿,居然敢说自己是美女,这得多牛逼了。

  刘浩嘿嘿一笑道:“美女借个光好吗?”

  这家伙倒是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不对,反正遇到谁都敢叫美女,这似乎已经成了他的口头禅了。

  借光那是委婉的说法,其实就是让这个女人让开。

  那女的却似乎被刘浩一声美女叫得骨头都酥了,关键刘浩长得也是很帅气,身材高大,尤其是此时穿着泳裤,那近乎完美的胸肌和人鱼线,都是很多女人非常喜欢的。

  “帅哥,要不要去旁边聊聊啊?”

  刘浩笑道:“不用了,我找朋友。”

  那位自称美女的女人顺着刘浩的目光看去,发现水里正有个女人在梳理自己的头发。

  水中那女人,说美女倒是不假,半露在水面上的身子,看起来非常丰满,是真正的丰满而不是胖,一张脸蛋清纯无比,这种女人很符合男人的审美观。

  张天元认识这女人,曾经是刘浩的女朋友,都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了,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就分了。

  凤姐一般的女人瞪了刘浩一眼,说了一句“男人都喜欢那种狐狸精吗?”然后屁股一扭就走开了。

  此时水中的女人也被这边的说话声所吸引,看了过来,和刘浩的目光对视,竟有些呆住了。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刘浩干脆就走过去了,张天元觉着要出事儿,上前急忙拦住了刘浩说道:“北元,别冲动,有什么话先问清楚。”

  “放心吧西哥,我没事,就是想问问她,到底为什么要跟我分手,居然只是发了一条短信说什么‘你是个好人,但咱们不合适,分手吧’,当时你不知道西哥,我都快气炸了,现在既然遇到她了,必须得问清楚原因。”刘浩身边从来不缺女人,但这小子也是个痴情种,对自己爱过的女人,那还真得是不愿意轻易放弃。

  谁知道刘浩刚准备过去呢,却见那女人竟然从水里面走了出来,然后走到了一个男人的身旁,依偎了上去。

  那男的在游泳池居然还戴着一副墨镜,躺在躺椅上,也是悠闲自在地看着杂志。

  张天元此时却发现,这个男的竟然是熟人。

  而就在此时,那男的似乎也认出了张天元,竟有些热情的起身走了过来。

  “呦呵,这不是张老弟嘛,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啊。上次一别,有些日子没见了啊。”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涂寿的徒弟,也是当初南都黑市上遇到的母仪。

  “哈哈。是母老板啊,确实好久不见了。”

  其实什么狗屁好久不见了,两个人在南都分开也才几个月而已,更何况这期间张天元还委托母仪帮忙卖了几件赝品给老外骗钱呢。

  张天元对这母仪本来印象就极差,若不是不想彻底撕破了脸皮,他才懒得搭理这货呢,如今看到自己好朋友的女人也被这货抢走了,心中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但他毕竟还是有涵养的。所以没有直接开骂,只是说话的口气并不亲和。

  “什么母老板,叫我母大哥就行了,听说涂老爷子去了你们公司做顾问了,那咱们其实也算半个师兄弟了,叫我师兄也行啊。”母仪倒是一点都不认生。

  “西哥你们认识?”刘浩纳闷问道。

  “以前见过,这位是做古董生意的母老板,刘浩,我同学。李霄,我朋友。”张天元给做了介绍。

  刘浩一听是张天元认识的人,本来想要发作,此时也忍住了。张天元看得出来,刘浩其实是很想揍母仪一顿的,却因为他才忍住了。

  “对了张老弟。你那只鹰呢,怎么没带在身边啊?”

  “房间里睡觉呢。来游泳带着不方便。”张天元笑道,此时也只能说是皮笑肉不笑了。

  “哦。是这样啊。张老弟这次来闫城,也是为了赌石的事儿?”母仪问的很直接,其实所谓玉石交易会,说白了就是赌石,根本没什么区别的。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来凑凑热闹而已,我对赌石并不在行。”

  “别谦虚了张老弟,上一次在南都,连我师父都走了眼了,你居然弄到了一幅《平复帖》,不简单啊,那东西听说买了好几亿。”不得不说,母仪这家伙人脉还真得很广,而且消息也很灵通,好像在这个圈子里的事儿,他就没有不知道的,难怪能够干这行很多年还没出事儿呢。

  “走了狗屎运而已,没什么值得称道的。”张天元倒是显得很淡定。

  可是此时不管是刘浩还是李霄,抑或是母仪身旁那女人,都向张天元投来了讶然和不可置信的目光来。

  刘浩之前还吹嘘说自己赚了上千万来着,可是听母仪这话,他这位兄弟敢情一样东西就卖了好几个亿啊,这小子居然能够装着不说话,那么淡定。

  此时张天元突然笑着说道:“母老板,我看您这位女伴游泳水平不错啊,能不能让她教教我这哥们?咱们去旁边聊聊,我正有件好东西让母老板看看呢。”

  刘浩其实游泳非常好,虽然是北元人,可是因为家里就有游泳池,从小就会游泳,到了南都上学的时候,也是经常去学校的游泳池游泳的,张天元这么做,无非是想给刘浩把事情搞清楚的一个机会。

  母仪一听有好东西看,澳门赌博网站:顿时把女人就扔一边了,拍了拍身旁女人的后背笑道:“你就去教教这位小老弟游泳吧。”

  说完话他也不理会那女人的撒娇,就和张天元、李霄一起往游泳池边走去。

  三个人换了衣服之后就出去了,张天元到房间里将那块从鬼市上淘来的战国玉取了出来,到酒店的咖啡厅里和母仪会面了。

  这战国玉张天元是打算卖掉的,如果母仪喜欢的话,他就干脆直接卖了,反正也是一举两得的事情,既帮了自己的兄弟,又卖了东西。

  “张老弟,东西呢?”

  张天元吧那战国玉递到了母仪的手里。

  母仪笑了笑道:“张老弟啊,你找我看玉,那算是看对人了,别的不敢说,这玉我绝对在行。”

  这话虽然说得很自负,但张天元却是相信的,能成为涂寿的徒弟,自己又在外面独自摸爬滚打了这么久,要说没电识物的本事,那张天元也不能信啊。

  母仪拿过那战国玉在手里端详了一阵道:“这大概是块战国玉吧,只是年久蒙尘,看起来没有以前那么鲜亮了,如果懂得养玉之技巧,倒是可以令其重新焕发当年只神彩的。”

  “母老板果然是内行人啊,居然一眼就看出这是战国玉了,而且还懂得养玉!”张天元确实有点惊讶,自己靠着六字真诀才辨别出这东西是战国玉的,可这母仪却只是看了几下便有了个猜测,虽然不是特别肯定,但能够有如此推断,那就了不得了。

  更何况这家伙还知道养玉,这个事儿也是只有入了玉石行的人才懂得啊。

  养玉是玉器收藏者最大的乐趣之一。贴身而藏,精心呵护,经过天长日久的盘玩佩戴,就像是蝴蝶经过蛹的挣扎,玉逐渐蜕去了粗躁的土壳,恢复了往昔的灵性、润泽、色彩,灿烂光华绽放在掌心,那种成就感是无可取代的。

  这养玉其实也叫盘玉。

  所谓“盘玉”,是民间流传的一种赏玩玉石的方法,通过盘玉,可以使色泽晦暗的玉石整旧如新,并使玉石的颜色发生很大变化。

  凡出土的古玉,多数有色沁,但暗淡不显,因此以还原为贵。如果得到一块真旧而有多种色沁的古佩玉,藏而不玩,则等于暴殄天物,得宝如得草而已。

  就拿母仪手中的这块战国玉来说吧,大概出土之后就从未盘过,故而显得并无光泽,暗淡晦涩,把玩欣赏都不算上乘,若是能仔细盘一番,那自然大不相同了。

  古玉一经盘出,往往古香异彩,神韵毕露,逸趣横生,妙不可言!是以历代的玉石大收藏家都懂得盘玉,这是一种“功”,就像茶道一样,是对某种事物的欣赏和研究,达到了一种境界,并形成了一定的程式化。

  懂得养玉之人,那才是真正懂得古玉之人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