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四章 西楚霸王御制
  将玉烟嘴放到口袋里之后,张天元这才注意到李霄手里也捧着一样东西,便颇为好奇地问道:“这是你买的?”

  李霄点了点头道:“我刚刚在那儿转悠的时候,本来没想买东西的,可是看到巷子里跪着一对母女,看起来衣衫褴褛的样子,母亲怀里就抱着这件瓷器,说是只想要口饭吃,非要卖给我。”

  听到这话,张天元都没看那瓷器,便摇了摇头道:“这种事儿你也信啊?八成是遇到骗子喽。”

  “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实在看她们可怜,就给了两百块钱,让她们走了,我不想要这瓷器的,可她们扔下就走了,根本拦都拦不住。”

  “两百块?两百块就算了,权当买个教训吧,幸好花的钱不多。”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他是知道李霄的,这人最见不得别人吃苦,还记得当初他在网吧里又一次吃早上剩下的饭,给李霄看到了,李霄二话没说,就给他叫了一份外卖,虽说外卖值不了几个钱,可这份心张天元却是领了,不然之后也不会有他把李霄从火里救出去的事儿。

  幸好两百块也不算什么,就当交了学费了。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这瓷器怎么办?拿着也不方便啊。”李霄说道。

  张天元这个时候才得以仔细去瞧那瓷器,虽然没有用鉴字诀,可是却不由呆住了。

  “等等等等,你这东西真是花两百块买来的?而且你说的事儿都是真的?”

  “怎么了张哥?”

  张天元四下里看了看,将李霄拉到了一旁没人的地方。抢过那瓷罐就仔细打量了起来,嘴里还念叨着:“你小子还真是傻人有傻福啊。难道这天底下真有好人有好报这一说?”

  “怎么?这东西是真的?”李霄也有些意外。

  “不会错的,真真的东西。应该是清雍正时期的墨彩瓷器。”张天元此时已经用了鉴字诀。所以完全可以肯定了。

  “啊?还真捡到宝了?”

  “说是宝那也不能这么说,目前陶瓷市场上,墨彩很少拍出高价的。”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怎么个说法?”

  “这一是因为崇“官”心态,二是它的名气不大。现在收藏瓷器的,哪个不追求个官窑?而且一开口就是什么汝官哥钧定,就是什么元青花等等的非常有名气的瓷器,对于这种墨彩瓷器,喜爱者不多,所以价格也就不高。”张天元叹了口气道。

  “那就没收藏价值了?”

  “也不是这个说法。墨彩人物器具有相当高的审美价值,它借鉴了国画中的线描,或加赭色渲染,写实而富有神韵。如清雍正墨彩人物图简用墨彩以极细的笔触,描绘了一群体态婀娜的仙女,图上方有仙鹤和蝙蝠盘旋,是为祝寿图,只在花卉部分点缀些红彩,高49.5厘米。成交价为4.4万元。墨彩也常与其他色釉相配,显得富丽堂皇切雍容华贵!想收藏的话,还是可以的。”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这就行了,反正我也不在乎他值多少钱。只要是真的,带回去我爸肯定高兴的,说不定日后就值钱了呢。”李霄倒是看得很开。

  “嗯。你说得也很有道理,我一直觉得。墨彩瓷器艺术水平非常高,只是缺少有效的炒作而已。你回去好好收藏着,指不定那一天,还真的就能拍出个天价来。”张天元笑道。

  “行,我知道了。”

  此时刘浩不知道从哪儿钻了出来,看到李霄怀里抱着个瓷器乐得屁颠屁颠的,便忍不住问道:“乐什么呢?淘到宝了不成?”

  “虽不算宝,但究竟是个真货,也能卖个两三万左右,李霄两百块买来的,还是别人硬塞给他的。”张天元解释道。

  “哎呀呀,和运气可真是顶了天去了,不过我今天运气也不错,也搞到了一件好东西。”

  “好东西?什么好东西?”张天元饶有兴趣地问道。

  “一把宝剑!是西楚霸王项羽曾经用过的,叫‘断秦’!”刘浩非常得瑟地说道。

  “西楚霸王用过的宝剑?还断秦?你特么在逗我吗?这种东西也能在地摊上淘到?”张天元颇为不信。

  “西哥,你还真别不信,刚刚我看一个人鬼鬼祟祟地在那里转来转去,怀里还抱着一个长布袋,我就觉得稀奇,闻着他身上一股子土腥味,估计是土夫子刚从坟里出来的。我就问他,有什么东西要卖的吗?那人警惕地看了我一眼,还摇了摇头,似乎很害怕的样子,我就劝他说我不是什么坏人,只是外地的游客,来参加玉石交易会的,有什么为难出,我可以帮他的忙。”

  “你傻啊。”张天元无奈摇头道:“这叫跟屁虫儿,他早就盯上你了,只是不能确定你的身份,所以不敢轻易开口,你这倒好,把自己的底儿全给泄了出去了。”

  “怎么西哥,你的意思是我买这剑是假的啊?”刘浩有点惊讶地问道。

  “你还惊讶个屁啊,这明白了就是假的,还西楚霸王项羽,他怎么不说是西汉高祖刘邦啊。”张天元没好气到。

  “不是,他还真说了,身上有意见西汉高祖刘邦用过的酒壶,上面还有款呢,是纯银打造的酒壶,只不过要价太贵,我没敢买,而且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啊,那酒壶底部的款标着‘西汉高祖御制’,我就在想了啊,西汉高祖?这不对啊,那个时候的人应该不可能知道会有西汉、东汉之分肯定是骗人的,所以就要了这把剑,一万块,还挺便宜的。”刘浩嘻嘻笑道。

  “我的个亲哥嘞,这里真有个鬼,都该被你气活了。我看你还是老老实实玩自己的玉器吧,别沾这些东西了。”张天元以手抚额。简直要崩溃了。

  “怎么了西哥,有什么不对吗?”

  “我嘞个亲啊。你还没明白?你都知道没有西汉和东汉之分,那西楚霸王是怎么回事?看看你这剑鞘上刻得是什么吧‘西楚霸王项羽御制’。”

  “有什么不对吗?你可别以为我读书少啊,我是知道的,西楚就是个国号,这不会错的。”刘浩说道。

  “那个倒是没问题,问题在于御制啊,项羽自称西楚霸王的时候,仍旧还有个楚怀王被他封为义帝,所以从理论上来讲。项羽是不能用御制这两个字的。”

  “那也未必啊,说不定相遇胆大包天,就敢那么干啊。”

  “好好好,就算你这话对吧,可问题你不觉得这几个字有什么问题吗?”

  “什么问题?”刘浩还是不解。

  一旁的李霄却突然叫道:“对了,我明白了,这几个字不是繁体字吗?而且是咱们现代用的繁体字,项羽是楚人,他应该用楚文啊。即便不用楚文,那也是用秦小篆,不可能用这种繁体字的。”

  “对喽,所以这东西根本就不靠谱。真么西楚霸王项羽佩剑,太扯淡了。”张天元点头道。

  听到这里,刘浩已经气得满面通红:“狗崽子的。居然敢骗我,看我不揍死他。”

  刘浩脾气一向很暴躁。上学的时候,甚至还因为打老师得到过记大过处分。这种气如何忍得了啊。

  张天元却将他拉住了,说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凭什么找别人麻烦?而且听说过强龙不压地头蛇吗?你今天真敢去找他们,我怕到时候爬着回来的就是你了,那些跟屁虫儿,哪个没有几个伴儿?”

  “可我咽不下这口气啊,一万大洋呢!”刘浩恨恨地说道。

  “咽不下也得咽,这就当交学费了,古玩买卖,你买回来之后,就不可能再去找人算账了,在古玩行当里,根本不存在诈骗这个说法,全凭自愿,你说你买了假东西,人家还说你调包了呢,这道理哪个说得清?你不过花了一万块而已,有人花了几千万买到假东西,最后跳楼自杀了,那又能如何?”张天元此时严肃了起来道:“这是古玩行里的规矩,要想不受骗,那就把眼光放亮点,多学点东西吧。”

  “报警不行吗?他们这鬼市可不合法啊!”刘浩还是忍不住道。

  “报警?那咱们也要进局子了,倒卖文物啊,这可是大罪。而且这些人要是没有条子内线,他们混的这么好,你信吗?”张天元语重心长地说道,随即拍了拍刘浩的肩膀叹道:“这个亏,你还真就吃定了,不过没关系,哥们今天捡到宝了,请你吃饭。”

  听到张天元捡到宝了,刘浩这才消了气,问道:“什么宝?”

  “这里人多眼杂的不好,等到了酒店我让你好好看,是一件战国玉,估计得个上百万左右,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便宜卖给你。”张天元笑道。

  “行,只要是好玉,我肯定要。”刘浩兴奋地搓了搓手道。

  “等等,战国玉你不会也要卖到外元去吧?”

  “那不会,我在国内也有客户呢,倒卖文物的事儿我可不敢干,那不划算啊。”刘浩摇了摇头道。

  “这样就好。”

  此时张天元看了看天色,天已经亮了,估计快到六点了,很多人都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了,鬼市在这个时候,基本上算是结束了,但也有那没有卖掉一件东西的,此时还巴巴地守在那里,希望可以在这最后的时间里做一两笔生意,然后再走。

  “西哥,你还想继续转?”

  “对啊,你们累了?”

  “累倒是不累,就是有点无聊了,好不容易买把剑还是假的,气死个人了。”刘浩很不爽地说道。

  “张哥,我刚刚看到那边有几个人摊位上的东西都有土,有些还是湿土,搞不好是从坟里挖出来的,不如去看看吧?前几天新闻上不是有说吗,在陕州有一座唐代墓被盗了,损失了不少的文物,专家都说可惜。”李霄却显得有些兴奋,毕竟头一次逛鬼市,就弄到一件真玩意儿,虽然不算太昂贵,可也是收获啊。

  “那都是骗人的吧?”张天元说道。

  “倒也不一定,反正你还想看,我看周围好像就那边几个人没走,去瞧瞧也不浪费什么时间,以张哥你的眼力,搞不好真就能弄到好玩意儿嘞。”李霄说道。

  张天元四下里看了看,倒也是,此时大部分的摊主都收了摊子离开了,只有李霄所说的那个边角处,还有几个人没走,此时正在啃着窝窝头。

  翠玉一条街两旁的很多店铺此时都开门打扫卫生了,估计这几个人也快走了,去碰碰运气也不错。

  一般情况下,乡下那些不知专业盗墓的,比如就是普通的农民挖出来的东西不知道怎么卖,而就有一些专门收购这东西的商人走街串巷,收到这些东西之后,便在鬼市里销售。

  不管什么东西,一旦进入了交易市场,国家就很难界定那是盗墓盗出来的文物还是祖传的古董了,所以根本无法惩治这些人,便有了这些人生存的空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