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三章 战国玉
  刘浩来到这鬼市,也觉得有趣,听了张天元的话,就四处去转悠了,反正好不容易来一次,既来之,则玩之嘛,总不能一个劲儿跟在张天元的屁股后面看吧,那多没意思。

  李霄此时也不害怕了,看张天元在那里专心地观察摊位上的东西,觉着有点无聊,就说道:“张哥,我也去四处溜达溜达,反正不买东西就是了。”

  “行,你去玩吧,就当时参观旅游了。”张天元点了点头,随即便又将注意力放到了摊位的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上了。

  因为天色比较晦暗,无法看清楚真假,所以张天元干脆也不浪费时间里,动用了寻字诀,开始搜寻起来,锻炼眼力的话还是到正规的古玩街去比较合适,在这里眼疾手快那才是关键,如果你慢的话,可能东西就被别人买走了。

  正如预料中的那样,不管是这个摊位,还是附近的几个摊位,上面的东西大多数那都是仿品和赝品,有些甚至仿制质量粗糙到根本一眼就能瞧出来的地步。

  这种东西也敢拿出来,难怪如今很多人都说鬼市是垃圾破烂的集散地呢。

  他不由摇了摇头,正准备离开,去往下一处继续搜寻,可是忽然间眼睛就瞄上了摊位老板正拿着的那杆烟袋锅子,这个也叫旱烟杆,不过在闫城本地,都称其为烟袋锅子。

  抽旱烟据说烤烟叶原产于美洲,明朝万历年间由菲律宾传入宝岛和南浔种植。逐步扩大遍及全国各省及内地。

  吸食旱烟成了国人茶余饭后的一种消遣方式。手持一杆旱烟枪吧嗒.吧嗒吸上一气,看吸烟人的神态真是饭后一袋烟快活似神仙。

  烟杆有长短之分。

  张天元见过的长杆有紫竹、点点斑痕的湘妃竹。有红木酸枝木等竹木材料做成,考究的烟杆上有绞丝雕花。烟嘴有白铜、玉石、翡翠、玛瑙做成。像电视剧“铁齿铜牙纪晓岚”中的纪大烟袋和电视剧“大宅门”白家七老爷两人都手持一根长长的旱烟枪,尤其纪晓岚御赐的金烟杆更是成为一种显示身份。

  用烟锅吃烟,也体现一种权威。特别是用长烟锅吃烟的人。一般是一家之主,这种人,在闫城本地过去被称为掌柜的,见过掌柜的训斥人,或者给人调解纠纷说理,说到激动处,会把烟锅当成一种道具,阴着脸、嘴里唾沫星乱溅,在炕沿上使劲敲烟锅。也见过掌柜的把烟锅当成教育小孩的“武器”。小孩不听话,训斥声未到,头上早挨了一烟锅,护着头,呲牙裂嘴,不敢喊痛。

  这种场景其实在电视剧里也能经常看到,非常有意思。

  不过张天元此时当然不是因为对旱烟感兴趣了,他感兴趣的是这位摊主手上的烟袋锅子。

  刚刚寻字诀扫过的时候并未注意,这会儿要走了。才觉察到这烟袋锅子不简单。

  这年头捡漏也是有诀窍的,摊位上的东西,或许十个有十个都是假的,可是摊主身上的东西。兴许十个就有两个是真的,所以观察的时候,除了去关注摊位上的东西之外。还真不能小瞧了摊主手上拿着的,脖子上戴着的那些东西。

  张天元方才也是冲着这一点多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他驻足不走了。

  如今很多人出来拣宝。更多时候所关注的无非是什么陶瓷、字画之类的大项,反而是对一些名不见经传的杂项缺少了解和关注,继而错过了很多。

  张天元反而与这些人不一样,他觉得陶瓷、字画这些,真的东西很少,因为大家都关注,所以真的基本上那都被挑得差不多了,反而是杂项,很可能你遇到的,那就是真的,搞不好一次就能捡到宝嘞。

  “年轻人你不看摊上,盯着我作甚?”摊主发现张天元一直盯着他,忍不住问道。

  鬼市要少说话,但并不代表不能说话,一些不涉及古玩的话,压低了声音说还是没问题的。

  张天元当下也并不拘束,嘿嘿笑道:“老板,能把你那烟袋锅子借我看看吗?”

  此时的张天元,用的是闫城本地的话,那老板一瞧便笑道:“你是本地人?”

  “不是闫城本地的,不过就在旁边。”张天元答道。

  “好,看你是老乡的份上,给你看,不过我提前说明啊,这烟袋锅子可不卖,这东西陪我已经有十多年了,都有了感情了。”那老板说道。

  张天元对他的话并不在意,一般摊主这么说会有两种意思,第一种就是你给的钱少我不卖,第二种那就比较阴险了,说明手里的烟袋锅子并不值钱,他这么说,只是引诱你上当而已,他说不卖,你心里肯定认为那东西可能是真的,在你无法完全确定的情况下,就很有可能会出手买下了。

  老百姓的知识,或许不如大学生,可这脑子里的门道,却绝对比大学生厉害得多。

  张天元将那烟袋锅子仔细拿在手中观察,发现这烟杆只是普通的竹木制成,并无特殊之处,老实讲他有点失望。

  不过摸到那烟嘴的时候,他却忽然间神情微微一变,这只是瞬间的变化而已,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不知道这位摊主是否知道这烟袋锅子的价值,所以必须得装作不在意的样子。

  因为用手摸过之后,觉得那烟嘴有点特殊,便特意用鉴字诀查看了一下,这一看不要紧,却发现其龙相竟然是呈现领群龙之势,也就是说,这个看起来像是玉烟嘴的东西,居然是战国玉!

  这个发现让他十分惊讶,不过表面上,他还是非常淡定,随手看了看,将那烟袋锅子还给摊主。

  随即。他在摊位上随便选了一件看起来不错的竹雕,对摊主说道:“你那烟袋锅子我觉得喜欢。干脆当作搭品一并卖给我算了,如何?”

  摊主没说话。直接取出了袖筒,这明显是已经同意了,就看张天元给的价如何了。

  这些地摊货儿,价其实都每个准头的,你可能十块钱就能买到手,也可能要花成百上千,甚至上万才能买到。

  张天元为什么不直接买那烟袋锅子,而是要选责买摊上的东西,让搭送烟袋锅子呢?关键就是怕摊位的主人觉察出什么来。那就不好办了。

  其实这个事儿吧,真是他多虑了,摊主手上的烟袋锅子,那就是在附近的一家玉器店里便宜买来的,那店的主人因为要筹备玉石交易会,店里的东西基本都是清仓出售的,一件顶多一百块钱,因为就没啥好东西。

  当然了,这是那店主人认为的。

  于是两个人开始握手讲价。

  互相握手说价钱。如握一个手指的,表示为一,但口中要说“这个元”、“这个角”;或说“这个整”、“这个零”。

  握两个手指,表示二。如此类推,直到五个手指为五,握大指和小指就是六。握大指食指和中指就是七,握大指和食指就是八。将食指窝成钩形就是九,将食指和中指相叠就是十。

  如握一个手指。口说“这个元”,再握两个手指,口说“这个角”,就表示一元二角。

  摊主先说了个价钱,两样东西一万块。

  张天元自然是不答应了,这种地方,漫天要价,坐地还钱很正常。

  一般到地摊上买衣服、鞋子这些都要讲讲价的,古玩更是一样了。

  张天元给出的价是两百块。

  这从一万到两百,可以说完全就是天地之别了。

  摊主自然不乐意了,不过此时也不敢乱要了,给出了一千块的价。

  这个价位,基本上是符合张天元的心理价位的,他虽然有钱,可是钱也不是捡来的,像这样的交易,自然是越便宜越好了。

  于是,澳门赌博网站:张天元又给了个八百块的价,并且说了一句“图个吉利嘛!”

  其实摊主那烟袋锅子花了一百块,而地摊上的竹雕更是两块钱一个弄到手的,八百块卖,那绝对是赚了,今天摆摊也算没白来了,所以他也就干脆点了点头,算是成交了。

  张天元脸上无喜无悲,就像是一尊佛陀似的,看不出他此时想些什么,直到拿到了烟袋锅子和那竹雕,他才笑了笑道:“老板生意兴隆啊,就不打扰了,再见。”

  走到一处无人摆摊的地方,他随手将那竹雕扔进了垃圾桶了,然后把烟袋锅子上的烟嘴取了下来,好好收了起来,其余部分则直接一起扔了,那不值钱的玩意儿拿着那占地方。

  他之所以没有在摊主面前扔,是怕惹麻烦,闫城民风彪悍,或者说整个大西北其实都是民风彪悍的,万一人家猜出你弄到了宝贝,出个事儿,谁也不想啊。

  而此时那个摊主却一遍一遍数着手里的钱,心里头嘿嘿笑道:“傻缺,那竹雕也就两块钱批发的,居然给我八百块,这年头冤大头还真多,不过那烟袋锅子倒是有点可惜了,我还想自己留着用呢,不过也算了,下回再买就是了。”

  究竟谁是傻缺,究竟谁赚了,怕是这位摊主此时心里头还糊涂着呢。

  不过这样子也好,难得糊涂其实也是一种幸运啊,他要是知道了那烟嘴是战国玉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悔死。

  张天元此时嘴里边已经哼着歌了,难得来一次鬼市,能够弄到这么一块战国玉,哪怕只是很小的一块,那也知足了。

  这玉的价值如何,目前还无法估量,不过根据目前张天元鉴字诀的估价,少说也在一百万左右,而且只可能比这高,不可能比这少,毕竟张天元目前鉴字诀的估价还是不太准,不过往往都是估计的少了,你说他能不高兴吗?

  即便这东西就只值一百万,那也无妨,逛一次鬼市就弄回来一百万,这么轻松的赚钱,他也知足了,甚至就算在这一次玉石交易会上没什么斩获,他也不会在意的。

  正兀自高兴呢,李霄已经转悠了回来,看到张天元那高兴的样子,忍不住问道:“张哥,你这是捡到宝了?怎么还哼起歌来了?”

  张天元笑了笑道:“捡到一个玉烟嘴,你看看,还不错吧?”

  李霄看了一下,他其实也不懂,觉得这玉烟嘴估计也就千把块钱而已,所以实在不明白张天元到底高兴个什么劲儿。

  张天元见他不懂,也不说什么,这种事情还是低调一些为好,过去有财不露白之说,现如今做事那也得小心一些,李霄当然不可能害他,可是周围的人那可不少啊,说不定哪个见财起意就算不认得那玉烟嘴值多少钱,可是如果张天元得瑟地去说的话,那人家还是听得懂他的话的。

  他将玉烟嘴收了起来,其实这东西究竟是不是玉烟嘴还不一定呢,因为在战国时期,应该是没有旱烟的,不过这个也说不准,这个看起来很适合做玉烟嘴的东西,或许是别的物事也未可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