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二章 翠玉一条街
  几个人先到闫城最好的酒店里定了房间,这里因为只是地级市,酒店的规格都算不上高,最多也就是三星级的,不过不管是刘浩还是张天元,抑或李霄,那都是吃过苦的孩子,这倒也不算什么了。

  幸亏他们来的还算早,不然估计连三星级酒店都订不到了,得住到那些小旅社里面去了。

  订了房间之后,几个人将东西放下,又把车停到了酒店的停车库,这才走出去寻找鬼市所在。

  尽管张天元以前逛过鬼市,不过那是很久以前的事儿了,加之闫城的鬼市又是经常换地方,所以他无法确定到底在什么位置,干脆就在街上随便拉了个扫地阿姨问了下。

  “阿姨,附近有没有看到卖破铜烂铁的人啊?”

  “破铜烂铁?收破烂的?”

  “不是,就是有很多人,鬼鬼祟祟地在那里摆摊。”

  “你直接问哪里有鬼市不就行了嘛,以为扫马路的就不懂啊。这娃儿!你顺着这条街往前走,大约一百米往左拐,进入一个胡同里面,然后走到头再往右拐,就可以看到了,这会儿人正多呢,你再晚来一段时间估计人就走得差不多了。”

  “谢谢你啊,阿姨。”

  “不用谢,就是可乱买东西啊,那里面有很多都是从坟里面刨出来的,不干净!”

  “哎!”

  ……

  “唉呀妈呀,你们这地儿怎么搞得跟迷宫似的,这七拐八拐的。要不是你带路,我真得走迷路了。”刘浩看着面前那七拐八扭的街道。忍不住说道。

  “废话,这样的地形才适合鬼市啊。别埋怨了,没听刚环卫阿姨说嘛,去晚了可就遇不到了。”

  刘浩撇了撇嘴,忽然看到张天元怀里那只小鹰问道:“你这个是鹰?”

  “算是吧,不过有点奇怪,我这鹰好像永远长不大了,一直都这么小。”张天元也纳闷呢,不知道神罗是出了什么问题了,吃东西倒是挺勤快。可是这都好几个月了,却一点也没长,就跟真正的宠物似的。

  “长不大还不好啊,要是长大了,你真想带着四处溜达反而不方便了。”刘浩说道。

  “那倒也是。”

  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张天元心里头却清楚,神罗尽管长不大,可是论凶猛,却比那些大型犬都要可怕。记得有一次带着它去见一个客人,那客人养了一只大型的藏獒,那藏獒凶啊,见了张天元就扑了上来。

  那个时候。小神罗突然就从他怀里窜了出去,一爪子抓在那藏獒的脸上,抓的藏獒痛苦地哀嚎一声就退了回去。乖得跟个小宝宝似的。

  也亏得神罗只是在张天元受到攻击的时候才会发威,平日里就跟个可爱的小迷糊似的。好像有睡不完的觉,不然张天元还真不敢带这小家伙出来转悠了。要是伤了人,那可就麻烦了。

  环卫阿姨所说的鬼市,其实是闫城翠玉一条街,这里过去在旧社会的时候,那就是很多达官贵人来买玉的好地方,建国之后,也一直保留了,后来经历了一番浩劫,不过还好,因为是小地方,倒是没有被毁,原来的模样还在。

  翠玉一条街两头是两个很大的木制的门楼子,几经风雨依然是高耸不倒,虽然岁月的痕迹在上面留下了不少记忆,但这却增添了几分古朴的气息。

  闫城有不少祖传的能工巧匠,祖上在明清时代那就是做玉器的行家,不仅技术精湛,而且花样繁多。

  因为闫城原来就是产玉的地方,所以早些时候,陕州各地的能工巧匠都在这里聚集,倒是让这里着实繁荣了一把,尽管如今玉石产量减少,而且已经严格限制开采了,不过还是会有大量的原石从外地运过来,毕竟这里已经成为了远近闻名的玉器加工宝地。

  光身件、花件在这里都能看到,有很多甚至远销国外,包扩港、澳、台都有极大的名气。

  闫城最有名的其实还是花件,代表性的作品那就是玉观音,这种小件花件销量最好,基本上但凡有外地的游客到西凤旅游,都会来闫城买几件回去的。

  当然其余的如玉佛、玉佣、玉刀等等,花件样式繁多,颇为喜人。

  光身件也不少,主要是手镯、扳指、鸡心等,做工也是十分精妙,只是没有花件那么出名罢了。

  没走多久,三人就已经到了翠玉一条街了,这里的特征非常明显,街道两旁都是加工玉器或者出售玉石的商店,从牌匾到门口的石雕,那都充分体现了这里雕刻技术的强悍,这些店铺制作的牌匾和石狮子,那大都是当地人自己雕刻的,纯手工制品啊。

  要不是怕玉雕摆在外面被偷了,只怕那石狮子就该换成玉狮子了。

  此时天刚刚有点亮,隐隐约约可以看到有人影在接到上来回走动,如果是第一次来这地方,又不明就里,只怕真会被吓到的,因为你可能真以为这地方是到了鬼门关了。

  说是鬼市,到时有些贴切。

  “张哥,我怎么感觉这么瘆人啊,这真是卖东西的地方?不是走错了,来到阴曹地府了吧?”李霄打了个寒颤,忍不住问道。

  这小子人长得比较秀气,胆子也和他这外表一样,有点小,看到如此场景,自然是会有些害怕了。

  张天元其实也怕鬼,他从小到大,别的东西不怕,偏就怕稀奇古怪的玩意儿,跟徐刚一样,只不过没那么厉害罢了。

  不过他因为来过这样的地方,第一次怕,第二次其实也就没什么了。

  “别怕,要真有小鬼来找你麻烦,还有我在呢。咱们可都是鬼门关上走过一回的人了,还怕小鬼不成?”张天元拍了拍李霄的肩膀笑道。

  听张天元这么一说。李霄也就放下心来了,是啊。当初大火里侥幸活下来,本身这条命就是捡的,难道害怕小鬼不成?

  张天元因为着急怕鬼市就这么散了,因为此时天也快亮了,就抬脚往前走去。

  “我说西哥,这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清楚,不如等天稍微亮点吧,反正这夏天的早上说亮很快就亮了。”刘浩走在一旁说道。

  “没那个必要。鬼市之所以是鬼市,就是因为这个特点,我怕天一亮,他们就不把好东西拿出来了,那多可惜。”张天元好不容易来一次闫城,可不想错过这机会啊,他想大概等玉石交易会开始之后,鬼市也就不会出现了,下一次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去了。错过了真得是太可惜了。

  他相信这些人手里头肯定是会有好东西的,别的地方的鬼市不敢说,闫城鬼市那还是有质量保证的,曾经有一段时间陕州有许多县家家户户的男人都会趁着晚上出去盗墓。那个时候盗出来的东西,没出手的也有呢,虽说现在管理严了。没那么多人盗墓了,可这种现象依然是存在的。

  张天元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那是因为在他还上小学的时候,他的父亲就跟人出去盗过墓。只可惜除了一些光绪年间的钱币之外,也没弄到什么好玩意儿,大概是运气不好吧,反正同一个村子,别人就有弄到好东西的。

  后来听说国家派人到村子里来收购了不少好玩意儿,那个价钱叫一个白菜价啊,基本是半强制的。

  当然也有聪明人藏着东西不卖,到后来那基本都发达了。

  三个人走到了市场上,张天元嘱咐道:“待会儿我看手势行事就行了,别张嘴,也别问什么,鬼市的规矩那就是话要少,要知道安静。”

  鬼市里有个规矩,问价不是通过嘴问的,而是通过手的交流,这普通人可能不懂,但是熟悉鬼市的人大概都会明白的,什么手势代表什么价格,那都是一清二楚。

  都说开了口就会被鬼上身,当然这是迷信的说法,主要还是那些卖主会针对不同的人,说出不同的价,你要是张口一问,他告诉你了,这就算是泄了底了,如果你不买他的东西,那就等着被缠死吧。

  正因为如此,在闫城本地,鬼市里摆摊的人,也会被称作“鬼难缠”或者“缠死鬼”,足见这些人有多难缠了。

  没走几步,张天元就停了下来,这是一个品种非常丰富的摊位,上面摆满了各种看起来锈迹斑斑的青铜器,还有一些看起来已经有点被腐蚀的册子,诸如铜钱、刀币这些小玩意儿,那更是不少。

  其实最惹人瞩目的,还是这摊位上的一颗玉佛头。

  李霄刚看到这玉佛头的时候吓了一跳,险些没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亏得被刘浩从后面扶住了。

  那玉佛头与真人头颅一般大小,摆放在那里,因为看不太真切的缘故,乍一看,还真有点吓人。

  摊主看了张天元他们一眼,并未说话,只是手里拿着一个烟袋锅子,一边抽着,一边在盘算着什么。

  越是这样话少的摊主,其实越难缠,他不说话则已,一旦说话,那就是要缠死你的节奏。

  张天元仿佛从这摊主脸上看到了一抹不屑地笑意,心想这人大概是刚刚听到他的话了。

  来鬼市的人,别说你是专家、大师、门外汉还是什么一知半解的人,其实都一个样儿。

  这里比普通的古玩市场出真货的几率高不少,可是同样的,坑蒙拐骗的事情也多了不少,加之天色晦暗,你纵然眼里再好,也会经常看走眼的。

  不能用电筒,不能用任何照明设备,这都是规矩,甚至就算你看了某样物件,也不能做评价,不买就走人,连价也不要问。

  张天元小时候上学,经常会听老师讲一些关于鬼市的故事,这里的人都喜欢古董,所以对古董的事儿那也都很关心,当时就听到不少专家大师在闫城鬼市栽跟头的事儿。

  那些大师从外地赶来,可以说是兴致勃勃,自信满满,可是回去的时候,一个个都是垂头丧气,自信全无了。

  在这里,龙来了你也得盘起来,凤凰来了你也不如鸡,别管自己有多少学问,那都不顶用,这些摊主一个比一个鬼精鬼精的,有时候你越是明白人,反而越容易上当受骗。

  “张哥,我看旁边那人和摊主拿个袖筒在干嘛啊?”李霄问道。

  张天元扭过头看了一眼笑道:“那就是在谈价啊,古时候人们谈价,生怕被外人知道身上带了多少钱,所以就会用手势来表达自己的意思,那个时候衣袖宽大,可以把手势挡住。现在的袖子可么那么大,不过不要紧,那种袖筒一样可以起到替代的效果。”

  “哦,这个我倒是也听说过,记得以前老一辈谈价的时候,还用过呢。”一旁的刘浩恍然大悟道。

  “你懂这些手势,那就四处去转转吧,你喜欢玉器,可以找那样的摊位看看,我觉得时间不早了,咱们还是分开来好一点。”张天元看了看已经渐渐亮起来的天,有点着急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