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一章 闫城鬼市
  尽管吃饭的时候打打闹闹,不过等到张天元将一切准备好,和李霄打算出发前往西凤的时候,欧阳晓丹和邬婷玉都显得特别安静,两个人一直站在高速路口,看着那辆凯雷德消失在了告诉公路的尽头。

  西凤市虽然位处内陆,但是这些年经济发展,尤其是人文发展特别迅速,以至于连带着古玩和玉石的收藏与买卖也给带动起来了。

  这一次的大型玉石展销交易会,还是西凤市主办的第一次此类交易会,来自缅甸方面的毛料商人,来自国内各个地方的玉石原料商人,来自周围国家以及海外的大量对玉石翡翠感兴趣的人都在七月份齐聚到了西凤。

  当然,这种交易会是少不了珠宝商人的,毕竟翡翠玉石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经过加工之后,那就是制作珠宝的各种材料了。

  说这是一次“疯狂石头”的狂欢节,其实也不算过分。

  汽车一路从上浦驶向了西凤,虽然路途遥远,不过张天元和李霄两个人轮换着开车,倒也没多大的问题。

  准确一点来说,这一次的翡翠玉石交易会并不是在西凤市区进行,而是在距离西凤市不远的闫城进行,这里曾经也是蓝.田玉的产地,所以算是国家级的玉石基地了,一切设施都算是比较完整的,开展这样的活动更有基础。

  因为闫城隶属于西凤,距离又不远,所以说是西凤市举行其实也没差。

  车刚刚驶入闫城,此时还不到上午五点。虽然有不少人都已经起床了,广场上也想起了音乐。大妈们都在奋力的舞蹈,可是路面上还算是比较干净的。基本不太可能堵车。

  “张哥,有点不对劲啊。”李霄突然盯着汽车的观后镜说道。

  “怎么了?”张天元此时正在开车,所以没怎么注意,就问道。

  “从进入西闫高速开始,后面那辆车一直就跟着咱们,澳门赌博网站:会不会有什么企图啊?”

  张天元此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凯雷德后面有一辆非常时尚的兰博基尼跑车,银色的外表,看起来非常潮。

  他想了想。干脆找了个可以停车的地方,将车靠到了路边。

  后面那辆车也停了下来,正如李霄所说,这车一直就跟在他的凯雷德屁股后面。

  张天元把方向盘交给了李霄,自己下车走向了那辆兰博基尼。

  还没来得及发火呢,那车的车门突然打开了,一个身材足足有一米九,一身黝黑的皮肤,还戴着时髦墨镜。留着板寸的年轻人从车里钻了出来。

  “嘿,西哥果然是你啊!”那人摘下墨镜,兴奋地喊道。

  张天元是陕州人,当初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因为大家彼此很难记住姓名,干脆就以各自所在的省份来简称了,比如张天元就被叫作阿陕、西哥(这个是取自于西凤市的第一个字)或者老陕。当然后来还有个称号叫倔驴,不过那都是后来的事儿了。还是这声西哥比较亲切。

  北元的那个被叫作“北元”,而南浔的那个被叫作南哥。奉天的那个就别叫作“奉天”了。

  这些称呼,是只有他宿舍几个人才这么叫的。

  “北元!原来是你小子啊,我还纳闷自己被黑.社会盯上了呢,你小子这是哪儿发财了,居然开上兰博基尼了。”张天元也笑着说道。

  “你这凯雷德也价值不菲啊,要说发财,其实是你发财了吧,记得大学那会儿,你小子跟我们去吃自助餐,二十块钱都费了老大劲才肯出的,还有一个月,为了省钱居然顿顿方便面,还是那种便宜袋装的。”北元也笑道。

  “那时候确实有点苦,不过也没那么严重,吃方便面是为了省钱给张素雅那个贱人买礼物,现在想起来真他妈可笑。”张天元见了老同学,也是感慨万千。

  “我当时就给你说了,那女人不是省油的灯,可你偏不听。反而是徐胥对你不错,你却只把别人当兄弟,够可以的啊。”北元撇了撇嘴道。

  “我那时算是猪油蒙了心吧,不过徐胥真得跟我没什么,虽然是个女孩子,却很好爽,我一直把她当哥们的。”张天元苦笑道。

  “得了吧,我才不信女人和男人有什么纯洁的友谊呢,除非你是个基.佬。”北元不屑地说道。

  “爱信不信,不信拉倒,对了,你小子来闫城干什么来了?”张天元不解地问道。

  “废话,就准你来,我就不能来啊?我早就不干公务员了,太苦,而且又无聊,现在我跟外元的那些有钱人做生意呢,他们就喜欢翡翠玉石珠宝这些玩意儿,只可惜没有渠道,又不喜欢抛头露面,我就接了这生意了,那帮人屁都不懂,被我哄得团团转,这里面利润大着呢,我这几天已经赚了快上千万了,买了房又买了车,也算是成功人士了,嘿嘿。”北元笑道。

  不知道北元要是知道张天元一幅字就卖了几个亿,他会是什么表情,不过张天元不是那种喜欢炫耀的人,并没有说什么,就连他买车,也只是买这种比较实用的大马力吉普。

  “你小子以前就是个商业精啊,我记得还在大学的时候,我们就只会老实巴交的学习,然后最多出去打工,你却出去炒股,学费都是自己赚来的,当时我那叫一个羡慕啊。”张天元又道。

  “行了,你就别夸我了,说说你吧,这几天过的怎么样?我听说你毕业那几年很苦啊,本来说想帮你的,奈何当时我还是个小公务员,没钱没权的,后来倒是搭上了这单生意,可是很长时间都在外元,对不住啊。”

  “我还可以吧,现在开了几家玉器铺子。跟我一个高中同学合伙的。”张天元笑道,他相信北元这话是真的。因为这个人以前就非常慷慨大方,从来不抠门。也很将情义。

  “想想应该也不会差,你这是凯雷德吧,也得一百五十多万呢,能买得起这车的人,应该不会是穷人。看到你这样子我就放心了,刚刚在路边看到你打电话,我就认出你了,便一直跟了过来。”北元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说道。

  “还行吧,就是不知道奉天和南哥他们两个怎么样了。现在过得如何。”张天元想起了自己的另外两个舍友,当时宿舍里就他最穷也最抠门,没办法,没钱人的痛苦啊,可是他的这三个舍友却从未闲气过,请他吃饭就不说了,就单单说一点吧,那三个人都买了电脑,只要是张天元想用。他们都会让出来的,细节证明一切,舍友的感情就是这么一点一滴中积累起来的。

  现在张天元发达了,也想帮帮自己的同学。北元混得不错,暂时看起来不需要什么,就是不知道奉天和南哥如何了。

  “南哥和奉天现在都是上班族。每个月辛苦巴巴地领几千块钱工资而已,我已经给他们两个打电话了。让他们来找我,这一次闫城翡翠玉石交易会。他们应该就会过来了。”北元笑道:“对了,我把你的徐姐姐也叫来了。”

  “你叫她干什么啊,人家过得挺好的。”

  “你这小子真没良心啊,不关心老舍友也就罢了,你的徐姐姐当初可是帮了你很多忙的,在你受伤那段时间,不是她陪着你,你挺得过来吗?你不知道,她刚刚离婚了,日子过得并不顺。”北元叹了口气道。

  张天元心中顿时像是被重锤打了一下似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自责,当初混得不好的时候,和老朋友的联系方式都丢了,因为换了手机,而恰巧那个时候网上的联系方式也没了,就干脆谁都不联系了,以为一个人待着,不与外界接触就不会受到伤害了,现在想起来,那简直就是混蛋行为啊。

  “她……”

  “她这一次来闫城是想散散心,顺便也来看看你,她现在过得都不怎么好,可是还关心你的生活呢,你小子真是没心没肺啊。”北元又道。

  “行了北元,你就别说了,再说我非得挖个坑将自己给埋不可,等他们几个这一次来了,我会好好报答他们的。”

  现在的张天元,似乎有多了一些奋斗下去的目标,昔日欠下的债,如今也该慢慢还了,虽说人情债不好还,可慢慢还那也得还啊。

  北元刘浩,奉天赵信,南浔吕晓,再加上一个家住上浦新区的徐姐姐徐胥,这几个人,曾经都给予了他不少的帮助,以前是还不起,现在有了钱了,就算只是帮帮忙,那也行啊。

  “北元,既然来闫城了,我也算是地主,带你去古玩市场玩玩?”张天元笑着说道。

  “古董啊,可我只对玉器感兴趣,我可不敢倒卖古董文物到国外去啊。”刘浩摇了摇头道。

  “你知道闫城的另外一个名字吗?就叫玉城,所以闫城的古玩市场,玉器非常多,有古玉,也有现代玉,说不定就能淘到宝呢。”张天元笑道。

  “真的?”

  “这还能假?而且看看时间,这会儿应该鬼市还没结束呢,我们趁机会去逛逛,鬼市出好东西的几率可不小啊。”张天元笑道。

  “鬼市?闹鬼啊?”

  “闹个毛鬼啊,大概就是夜市的意思,闫城这边基本上是从三点开始,到早上六点结束,还有一个小时时间,咱们快去逛逛,不然就错过机会了。”张天元说道。

  “那行,我听你的,走去看看。”

  闫城鬼市那是在西凤非常出名的,可以和帝都、津城、石头城的鬼市相媲美了。

  主要是因为这里的古代坟墓特别多,盗墓的也十分猖獗,再加上这里很多人家有时候挖地窖、盖房子都能弄几件古董出来,所以鬼市就渐渐形成了。

  趁着天还没亮这段时间,条子又刚刚收班,没有上班,他们是不怕被抓的,而且闫城鬼市也不是固定一个地方的,经常也是打游击,他们在局子里那都有卧底的,一旦有条子来检查,立即就扯呼了,因为都是摆地摊,来的时候要么开着蹦蹦车,要么开着汽车,逃的时候也就非常方便。

  “这么邪乎啊,那我们去会不会被条子抓了啊?”李霄此时也下了车,在一旁怯怯地问道。

  张天元随口介绍了一下道:“这叫李霄,是我落魄时候交的朋友,那个是我老同学,叫刘浩。李霄你不用怕的,闫城鬼市已经很多年了,其实当地政府对这个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这里面的猫腻很多,咱也不清楚,就不多说了,反正你不用操心。”

  “哦!”

  “我可是听说鬼市不多见啊,闫城只能算是县级市吧,居然有鬼市?”刘浩问道。

  “这就是你少见多怪了,我家距离闫城不远,以前就来鬼市玩过,只是那个时候纯粹是凑热闹,现在想起来,还挺刺激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