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五零章 醉酒的女人惹不得
  解决了总店的事情之后,张天元也终于是腾开了手,准备回西凤了,这几天萧老板一直在催他,本来说好一起去的,可是因为还有一些事情要提前处理好,结果萧老板等不及了,就自己先去了西凤。

  开着车回家的路上,电话响了起来。

  “哦,萧大哥啊,你到西凤了?”

  “我是到了,你小子也麻溜赶紧点,这一次的交易会规模可不小,千万别错过了,不然会后悔一辈子的。”

  “放心吧萧大哥,我这边的事情已经解决完了,估计明后天可能就能出发了。”张天元说道。

  “那好,我就不打扰你了,有几个朋友要先去拜会一下。”

  “好,西凤再见。”

  “再见!”

  挂了电话,车已经驶入了江山秀小区,张天元意外的发现,自己别墅的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是欧阳晓丹,一个是邬婷玉。

  车过门岗的时候,门卫笑着冲张天元竖起了大拇指:“嘿嘿,张老板好福气啊,这么两个大美女。”

  张天元尴尬的笑了笑,没说什么,将车停到了地下车库之后,就赶紧去招呼两位大美女了。

  别人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张天元觉得自己好像也正在往这方面发展,他有点害怕啊,每次看到欧阳晓丹和邬婷玉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幻想左拥右抱的场景,这到底是恬不知耻呢,还是正常反应?

  摇了摇头,将胡思乱想甩到了一边。反正就要离开上浦了,这边的事情已经步入了正轨。接下来的重点,可能会放在西凤的手工艺品公司。以及如何打入帝都市场上了,这两个女人,怕是一时半会儿见不到了,这样就好,也不用整天提心吊胆了。

  开了们,将两位美女领进了屋子之后,邬婷玉还是照例去做饭了,不过今天她做得特别用心,因为张天元说了明天就要启程回西凤了。而邬婷玉还得在这里陪自己的母亲。

  怕是有一段时间见不了面了。

  听说张天元要走,欧阳晓丹也吵着非要去帮着做菜,最终在张天元的妥协之下,她亲手做了一盘最简单的西红柿炒蛋,这菜虽然简单,不过张天元挺喜欢吃的,只可惜欧阳晓丹将菜端上桌子的时候,张天元直接就傻眼了。

  “咳咳,这个是碳烤西红柿?还是碳烤鸡蛋啊?”

  盘子里。已经分不清什么事鸡蛋,什么事西红柿了,反正黑糊糊的一片,这跟邬婷玉做的菜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你管是什么。反正必须得吃,哪怕吃一口也行!”欧阳晓丹双手叉腰,气鼓鼓地说道。

  张天元笑了笑。给自己倒了杯酒,然后硬是冒着生命危险吃下了欧阳晓丹的黑暗料理。

  “嘿。这味道还不错啊,还真是菜不可貌相啊!”张天元感觉很意外。这种已经黑成碳的东西,居然吃起来还挺好吃。

  “算了,还是别吃了,对身体不好。”欧阳晓丹此时倒有些不好意思了,抢过盘子不让张天元吃了。

  张天元也不知道是哪里来了股牛劲,硬是重新抢过盘子,把一盘子碳烤西红柿吃光了,反正也死不了人。

  欧阳晓丹看着这一幕,心中难免是小鹿乱撞,怕自己说出不该说的话,所以便拿起白酒瓶子狠狠地给自己灌酒。

  说到酒量,这三个人里面最差的肯定是邬婷玉了,只喝了两杯,就直接往桌子底下钻了,最后还是张天元将她抱进了空着的屋子里休息去了。

  酒量最好的,那当然是欧阳晓丹了,因为如果不是靠地气驱散酒气,张天元最多七八杯酒那就得胡言乱语了,这欧阳晓丹这个京妹子居然一口气就把那茅台喝了半瓶,然后扑通一下,这钻进了桌子底下去了。

  无奈之下,张天元只好又把这位姑奶奶抱着送进了自己的房间里,这里只有两个房间是可以睡觉的,另外一间被邬婷玉占了,这间被欧阳晓丹一占,张天元就该睡沙发去了。

  房间里的灯已经打开,柔和的光散发着一股浪漫的气氛。

  张天元将欧阳晓丹放到了床上,可这丫头真得是一点都不老实啊,和邬婷玉完全不一样,邬婷玉喝醉之后睡得很熟,可是欧阳晓丹喝醉之后那简直就开始发酒疯了。

  她躺在床上,把张天元给盖着的被子直接扔到了一边,然后开始拼命撕扯自己的衣服。

  本来这夏天穿得就不多,欧阳晓丹上身就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下身穿得则是当下普通女孩子们最流行穿的热裤,脚上则是一双平底的凉鞋。

  欧阳晓丹是不穿丝袜的,因为她不需要那个,那这一双腿笔直润滑,就像是白玉雕成的一般,可以算得上是极品美腿了。

  欧阳晓丹随手一扯,结果短袖就被她给脱下去了,露出了下面的文胸。

  “我靠,还是蕾丝边的,你他妈在逗我!”张天元狠狠咽了口唾沫,早听说这蕾丝边很容易激起男性荷尔蒙的分泌,看起来这话是没错了。

  平坦光洁的小腹,就是那胸部有点小,不过也算基本合格了。

  张天元看了一眼之后,就急忙扭过身子去了,嘴里念叨着“非礼勿视”,可心里头还是忍不住想去看,这叫一个纠结啊。

  忽然间,他身子一紧,竟然被欧阳晓丹从身后背抱住了,这个喝得一塌糊涂的女人,此时就穿着一条热裤,外带一件文胸,这惹火之极的身材,简直让张天元有一种兽血沸腾的感觉。

  他有一种冲动,反身猛地一把搂住了欧阳晓丹。

  这尼玛我也是正常男人啊,谁受得了这种刺激,又不是柳下惠。

  根据网上无聊人士的研究。柳下惠这个人其实有三种可能性。

  第一种可能,他是女扮男装。所以坐怀不乱,他想乱也乱不了啊。

  第二种可能。他是个龙阳之好的人,就是现在网上整天说的基.佬了,这种人别说是对穿着衣服的女人,就算是没穿衣服那也没感觉。

  第三种可能,那就是功能性萎缩,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不然在那种环境下,纵然怀里抱着的是凤姐,看不到脸也会有反应的吧。

  当然了,这都是无聊网友们的调侃。难免小瞧了人家柳下惠了。可问题是,张天元他不是柳下惠啊。

  张天元将欧阳晓丹扑倒在了床上,欧阳晓丹此时醉得一塌糊涂,手还在张天元的身上乱摸,这更是撩起了张天元那歇斯底里的野性,使得这个男人最后一丝理智也没了。

  他一把扯掉了自己的上衣,一张大嘴已经吻上了欧阳晓丹那精致的小嘴巴,一股从未有过的刺激的电流充斥他的全身,他整个人就像是中了邪一般。双手抓住了欧阳晓丹胸前那两个小苹果。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忽然,一阵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张天元就好像是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整个人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妈的。我真是禽兽。”他在自己的脸上狠狠打了一巴掌,然后逃也似地拿着电话冲出了房间。

  到卫生间里,他将水龙头打开。凉水顺着他的头流到了身体之上,那滚烫的身体渐渐凉了下来。他终于渐渐冷静了。

  有人说,女人就是上帝创造来诱惑男人犯罪的。因为男人有了罪恶感,就会更听上帝的话了。

  张天元不知道这是不是扯淡,不过今天他算是见识到女人的可怕了,刚刚如果没有那一通电话铃声,他只怕今天就要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了。

  趁着人家女孩子喝醉酒做那种事情,连他自己都会瞧不起自己的。

  对了,电话!

  他从卫生间出来,电话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是李霄啊,这么晚还没睡吗?”张天元心里头那叫一个感谢啊,要不是李霄,他今天真是要玩大发了。

  “张哥,才七点吧,这距离睡觉还早着呢。”李霄纳闷地说道。

  “哦,喝了点酒,有点糊涂了。你有什么事儿吗?”

  “张哥,听说你明天要回西凤啊,能不能带上我啊?”李霄问道。

  “带上你?”

  “对啊,我跟我爸说过了,暂时不想工作了,我想跟你去见识一下这个世界,四处逛一逛,涨涨见识。”李霄兴奋地说道。

  “你爸同意的话那就没事儿,对了李霄,你是学金融的吧,以后干脆来我公司上班算了,我们业务做大了之后,你这样的人也需要啊。”张天元笑着说道。

  “谢谢张哥看得起,跟着你干肯定没问题了,不过能不能先带我去外面逛逛啊?”

  “没问题,这一次西凤的玉石交易会规模将会空前的大,你就跟我去涨涨见识吧。”

  “哈哈,那太好了,谢谢你啊张哥。”

  “这有什么好谢的,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明一早我去开车接你,咱们也来一次公路旅行吧,学学绍峰哥和柏霖哥。”张天元笑道。

  “好的,那没事儿了,我挂电话了啊。”

  “嗯,明天见!”

  挂了电话,张天元精虫上脑的疯狂早就没有了,看了看关着的房门,他轻轻吐了口气,干脆拿着手机查阅有关西凤玉石交易会的资料,反正现在这么早也睡不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早上醒来之后,客厅里却发出了一声简直可以刺破云霄的尖叫。

  张天元被这尖叫声吓得浑身一个哆嗦,想要起身,却察觉到自己身上压了个人。

  他睁眼一看。

  尼玛,这还是没躲过啊,靠!

  此时发出尖叫的就是骑在他身上的欧阳晓丹,欧阳晓丹这个时候连文胸都没穿,全身上下,就一条带着蕾丝花边的小胖次,大概跟文胸是一套的。

  欧阳夏丹一只手挡着自己胸前的两个小苹果,嘴里发出那高八度的尖叫声,吓得邬婷玉都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然后。

  “啪!”一个清脆的巴掌声响了起来,欧阳晓丹狠狠在张天元的脸上打了一下,然后扔下了一句“流.氓”,转身就跑回房间去了。

  张天元倒是没觉得疼,不过这真是冤枉啊。

  他看了看邬婷玉,苦笑着说道:“我冤枉啊我,都躲到客厅里睡觉了,谁知道那丫头喝醉酒了还梦游啊。”

  邬婷玉表情复杂地看了张天元一眼,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因为着急,此时也是衣衫不整呢。

  于是急忙关了门,回到了房间里。

  “完蛋了,我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张天元摇头叹息了一声摸了摸此时才渐渐疼起来的脸,有些无奈。

  早餐的时候,欧阳晓丹时不时就会偷看张天元一眼,看到那张脸上已经出现的红印子,忍不住问道:“对不起啊,疼不疼?”

  “你试试被打一巴掌,看看疼不疼。我这简直比窦娥还冤枉啊,房子被你们两个占了就算了,还白挨一巴掌。”张天元苦笑道。

  “行啦,大不了你以后去了帝都,我在补偿你呗,谁让你的手那么不老实,摸了人家的,人家的……,哎呀,反正不管了,都是你的错。”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这还没地方说理去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