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四九章 二十万换个人才
  厨房里,邬婷玉正在忙活,张天元还真没想到,这好几年不见,邬婷玉居然掌握了一手好厨艺,说是平日里吃那些垃圾食品对身体没好处,自己就报了个学习班,随便学了几手,可张天元还是很惊讶,随便学了几手,做的菜就不逊色于那些大餐馆了,这要是正儿八经地去找师父带着学,岂不是要成大厨了?

  饭桌上,欧阳晓丹一边用手拍着桌子一边喊道:“好了没,好了没,肚子都饿扁了。”

  这两个月时间里,欧阳晓丹和邬婷玉已经成为了张天元家里的常客,因为天热了,两个女孩子又都喜欢游泳,外面嫌不干净不卫生,而张天元这别墅里恰好就有现成的室内游泳池,不来白不来。

  不过也是托了这个福,张天元得以经常吃到邬婷玉那一手绝妙的好菜,实在难得了。

  “来了来了,你个馋猫,就不知道去厨房帮忙啊?”张天元端着菜放到了桌子上,笑着说道。

  欧阳晓丹嘿嘿一笑道:“你真让我去帮忙?”

  听到这话,张天元额头上顿时流下了几滴冷汗,他想起了一个月之前发生的一件事情,欧阳晓丹就进了一次厨房,结果他好不容易凑齐的一套高仿青花碟子就被打碎了七八个,不仅如此,还差点连房子都给烧了。

  现在想想都是一阵后怕啊,从那儿之后,张天元是死活不让欧阳晓丹进厨房了,不然真会出大事的。

  菜上了桌之后,三个人一边吃。一边聊起了天。

  “晓丹,我有个事儿请你帮忙。今天有空吗?”张天元问道。

  “公事还是私事?”

  “对我来说是公事,对你来说应该算是私事吧。”张天元答道。

  “到底什么事儿啊。直说算了,我最讨厌猜谜了。”欧阳晓丹将一块红烧肉吃了下去,这才说道。

  张天元放下碗筷,把胡瑞的事儿说了一遍,并且表示自己不想报警,怕影响了生意。

  “哦,我明白了,就是想借着我的身份去恐吓一下那小子对吧?”欧阳晓丹笑道。

  “聪明,来。赏你一块红绕肉。”张天元说这话,给欧阳晓丹夹了块红绕肉,他发现这丫头特喜欢吃这道菜,尤其是邬婷玉做的,还特别好吃。

  “帮你没问题,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帮了之后你怎么谢我啊?”欧阳晓丹笑眯眯地问道。

  “这个简单,我过一段时间会离开上浦,这房子就暂时借给你住了。只要别把屋子给我烧了,你怎么折腾都行。”张天元笑道。

  “你要离开啊?”欧阳晓丹突然愣住了。

  邬婷玉也愣了一下,这两个月大家都混熟了,早就没有了过去的拘束。这冷不丁听到张天元要离开,还真有点接受不了。

  “有点事情必须离开一下,又不是后会无期了。你看你们那表情。”张天元苦笑道。

  “哦,我还以为你不回来了呢。”欧阳晓丹眨了眨眼睛道。

  “我能不回来吗?这房子我还怕被你给一把火烧了呢。”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对了天元。你要去哪里啊?”邬婷玉问道。

  “哦,先去西凤参加一次玉石交易大会。大概会待上半个月时间吧,过了之后再去南都参加一个糖酒博览会,其实不会花费太多时间的,说到底,我的事业都在上浦呢,怎么会离开太久呢。”张天元解释道。

  “可惜我母亲现在还没有完全病愈,不然我也可以跟你一起回西凤了。”邬婷玉叹了口气道,说实话,上浦是她的伤心地,她的父亲在这里跳楼自杀,她的母亲又差点去世,她已经准备辞职回西凤去了,反正以她的学历和经验,不怕找不到好工作。

  “没事儿,以后还有机会嘛,现在这交通多方便啊,从上铺到西凤,也就几个小时而已。”

  “说的也是。”邬婷玉点了点头笑了。

  可是欧阳晓丹却嘟起了嘴巴道:“哼,又是去西凤,又是去南都,怎么不去帝都啊。”

  “去帝都?哦,帝都肯定是要去的,帝都琉璃厂我可是慕名已久了啊,听说帝都玩古玩的人很多,我将来的铺子肯定是要开刀帝都去的。”张天元说道。

  “真得?”欧阳晓丹忽然就兴奋了起来:“那到时候一定要来我家玩啊,我亲手给你做好吃的。”

  “去你家没问题,不过你那黑暗料理就算了吧,想想都害怕。”张天元不由打了个哆嗦道。

  “哼,瞧不起人是吧,等着瞧吧,我一定会把厨艺锻炼得跟婷玉姐姐一样好的。”欧阳晓丹将筷子在碗里面一插气鼓鼓地说道。

  “那敢情好啊。我估摸着上浦这边稳定之后,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会待在帝都的,不过你家在帝都?难怪我听一口的京片子呢。”张天元这才回过味来。

  “你才知道啊,都没问过我住哪儿,我告诉你吧,我来上浦只是实习,大概三个月时间吧,这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回到帝都估计就可以正式安排工作了。”欧阳晓丹噘着嘴道。

  实话讲,张天元真没有打听欧阳晓丹详细信息的意思,因为他心里面有了柳梦寻,对其她女孩子,总是有一种躲避的意思,不过有时候避无可避了,那也没办法了。

  “哦,那我以后去了帝都可就好办事了,有欧阳警官给我撑腰啊,哈哈。”

  “那可不!”

  三个人一边聊着,一边将饭吃完,邬婷玉因为还要去医院照顾母亲,就先走了,张天元和欧阳晓丹则直接去了上浦总店,在那儿之前,欧阳晓丹还特意换上了自己的制服。

  “老板。人已经带来了,就在总店呢。您到了吗?”

  刘德胜的电话很快就打了过来。

  “马上到,最多三分钟时间。”

  张天元挂了电话之后。就加快了速度,凯雷德在大道上狂奔,不到三分钟就已经到了总店门口,他直接把车扔给了店伙计去帮忙听好,自己则和欧阳晓丹走进了总店。

  “晓丹,你先在外面,待会儿我发信号,你再往里面走,信号就以我的咳嗽声为准吧。记住了,三次哦。”

  “行了,没问题,搞得跟特务接头似的。”欧阳晓丹推了张天元一把道:“赶紧去处理你的事儿吧,我可是没请假啊,待会儿就得回局里呢。”

  张天元点了点头,澳门赌博网站:当即就走进了里面的屋里。

  屋里面,胡瑞被蒙着眼睛,双手也被捆住了。绑在了椅子上面。

  因为嘴也被臭袜子堵着,所以虽然在喊着些什么,却听不清楚。

  “蛇队,把他嘴上的东西取下来。蒙着眼睛的布也取了,绳子也不用绑着,咱们又不是黑.社会。没必要这样。”张天元对站在一旁的蛇麟说道。

  蛇麟点了点头,照着张天元说的给胡瑞松了绑。

  胡瑞这小子不愧是胆大心细。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栽了,但是却并不害怕。还活动了一下筋骨,揉了揉被绑疼的手,笑嘻嘻看了张天元一眼道:“这位老板,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绑我,不过这可是犯法的事儿。”

  “呦,你还懂法律啊,那么你可知道诈骗二十万的后果是什么吗?”张天元笑眯眯地问道。

  “什么二十万,我不懂你在说什么。”胡瑞此时还在装傻。

  “你也是个聪明人,我并不想难为你,二十万对我来说不算什么,我只是想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的回答让我满意,立马就可以让你回去,而且之前的事情概不追究。”

  “问吧。”胡瑞干脆坐回了椅子上,大大咧咧地说道。

  “退回来的那些玉雕是你雕的?”

  “有两件是我雕的,其余全是我老娘雕的。”胡瑞答道。

  “很好,那么第二个问题,你想不想拥有一份年薪百万的工作呢?”

  “废话,别说年薪百万了,就算只是年薪十万我也干啊,有钱谁还做那个。”胡瑞撇了撇嘴道。

  “最后一个问题,你很缺钱吗?”

  “你问这不废话吗,我不缺钱干那事儿?我老娘得了肺结核,这病现在虽然能治,可是太花钱,我以前是在在刻墓碑的地方给人打下手的,一个月两千块,太少了,根本就不够。”胡瑞回答道。

  “很好,那么如果我给你一份年薪百万的工作,你愿不愿意安心留在我的公司里呢?”张天元笑着问道。

  “你不会是逗我玩吧?天底下还有这等好事?”胡瑞压根就不相信张天元的话。

  “小子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啊?我这个掌柜的都是从伙计做上来的,赚的钱才跟你差不多。”刘德胜没好气道。

  听到这话,胡瑞狐疑地看了张天元一眼问道:“你真不把我送局子里?”

  “上天有好生之德,你又有老母亲在家,我要是把你送局子里,怕是她也活不下去了吧。”说到这里,张天元干咳了三声。

  此时就听到院子里有人的声音响起。

  “我们刚接到报案,说你们店里遇到了诈骗,是不是有这回事儿啊?”

  张天元笑了笑,起身走了出去,对欧阳晓丹说道:“警官,您搞错了,我们这里没什么诈骗案,大概是有谁报了假案吧,这年头喜欢搞这种把戏的可不少。”

  “是吗?那这样吧,我就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可以直接给我们打电话,最近这诈骗猖獗,我们正在组织一波严打呢,诈骗二十万以上的,最少也得判三十年,那认罪态度不好的,搞不好就直接枪毙了。”欧阳晓丹这些话就是瞎扯了,不过这都无所谓了,因为胡瑞这小子连初中都没读过,根本就是个法盲,你说偷东西会枪毙他都信呢。

  送走了欧阳晓丹之后,张天元重新回到了屋子里,耸了耸肩道:“一边是牢狱之灾,三十年啊,一边则是待遇优厚的工作,我想傻子也会选择吧?”

  “可我什么都不会啊。”胡瑞苦笑着说道。

  “你的雕刻技术比我们这里的老师傅都有过之而无不及,你母亲的技术更是超群,我打算聘用你作为我们神罗古艺术公司的玉雕顾问,主要负责的这一块就是玉雕,月薪十万,还有奖金可以拿,比你出去坑蒙拐骗安全,而且赚得也不少,另外,之前那二十万我也不追究了,就当是做了慈善了,如果你母亲需要治疗费,我还可以用个人名义给她垫付医疗费。”张天元是真心喜欢这个叫胡瑞的小子,他不在乎什么学历,关键是要有本事。

  胡瑞听罢这番话,直接就给张天元跪在了地上,连呼“大善人!”

  “别叫我大善人,我也不是善人,如果你没有那门手艺的话,我可能真把你直接扭送警局了。所以千万别小瞧自己的手艺,那可是很值钱的。”张天元笑道。

  “张老板,您放心吧,从今往后,给您做牛做马我都愿意。”

  “没那么严重,你做好本职工作就行了,我也不需要什么牛马,这年头交通那么便利,我要牛马难道吃肉啊?”(未完待续

  ps:ps:新的一个月继续开足马力更新,求月票和订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