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四八章 有猫腻的玉雕
  和邬婷玉再次相遇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时间了,温暖的春季早已经向大地说了再见,天气也渐渐变得热了起来,街上的丝袜美腿就好像雨后的春笋一般迅速出现。

  张天元是个男人,一个正常男人,虽然喜欢柳梦寻不假,可是两个多月没见面,只能在电话里聊天,说实话,他也有点熬不住了。

  所以经常寂寞的时候,就会和欧阳晓丹或者邬婷玉出去逛街吃饭,倒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几个人之间的感情却越来越好了,欧阳晓丹已经彻底将张天元当成了自己的铁哥们,而邬婷玉也完全扔下了昔日的包袱,和张天元相处得很好。

  卖了那件甜白瓷之后,邬婷玉又陆续拿了几件东西交给张天元帮忙出售,最后好歹是帮助已经死去的父亲还清了债务,而她母亲的伤,也一天天好了起来。

  不得不说,现在的医疗水平还是很不错的,再加上有钱能使鬼推磨,只要不是什么疑难杂症,基本上都能治好。

  ……

  “张老板,我觉得最近有件事情非常蹊跷,但却看不出什么地方不对,所以就来告诉您了。”一次到总店找涂老喝茶的时候,刘德胜找到了张天元,有些紧张地说道。

  张天元给刘德胜倒了杯茶,让他坐下慢慢说。

  刘德胜把一份收支详细表单递给了张天元,让他看,然后说道:“张老板,这个叫胡瑞的人,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到我们的店里购买一件玉雕。这玉雕是在您的规划之下开展的一项新业务,如今总店已经正式纳入了经营之中。而且生意非常红火,在这个生意中。我们是按照标准的商业条款进行的,也就是说,假一赔十,并且在七天之内可以无条件退货,这跟那些古玩和老玉器不一样,属于奢侈品之类了。”

  “我明白。”张天元看着关于那个叫胡瑞的人的购买详细记录,就发现里面的问题所在了。

  “这个人一周来一次,但七天之内必定回来退货?”这是张天元从表单上看出来的。

  “没错,若是一次两次也就罢了。可问题是这个人在最近两个月时间里,一直都是如此,这就不太对劲了,我起初还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可现在越想越不对,心想这人该不会是有什么不轨吧,所以就来告诉老板您了。”刘德胜说道。

  张天元这两个月基本没有来过总店,基本上就是在上浦会朋友呢,除了和欧阳晓丹以及邬婷玉出去玩过几次之外。就是把《平复帖》的事情解决了,最后由董老、李老、萧老板以及慕容老板等人联手,以五亿rmb的高价出售了。

  有了这笔钱之后,张天元立刻就将其投到了酒厂、手工品加工公司以及技术学校之中了。另外又在上浦的新区增开了三家铺子,使铺子增加到了十个。

  这钱来得容易,可是去的也容易。别看五亿听起来很多,可是根本就不经花的。幸亏七家铺子最近的营业额一直在增加,不然张天元都有点没信心了。

  除了这个事情之外。他又把朱三松的竹雕笔筒以及那修补完成的杨惠之的石刻盒子也脱手了,这些钱没乱花,而是用来添置家具了,以后他是准备把上浦当成第二个家的,毕竟他的事业就是从这里开始的,家里不整饬的好一点,那也说不过去啊。

  而且这些家具都是他逛了周围好几个古玩市场,以及老家具市场才淘回来的,都是有一定收藏价值的,说不定日后就能升值呢。

  至于说从邬婷玉手里买来的王垿的书法,他并没有卖,而是收藏了起来,这东西日后等他有了一定影响力之后再拿出来炒作一番,就算达不到唐伯虎画作的水平,但也绝对比现在十万块要提高很多。

  不谦虚的说,这两个月时间里他学到的东西,比他在学校几年都学得多。

  只是因为忙这些了,就没时间管铺子里的事情了,结果出了这情况,刘德胜也才找到自己。

  “那个叫胡瑞的人还回来的玉雕检查过没有,有什么不对吗?”张天元问道。

  “这个……张老板,咱们现在的问题就是这儿了,做玉雕的人多,可是懂玉的人却不多,就算是涂老,对玉石也并不算精通,所以……”

  “哎呀,这个是我疏忽了,疏忽了啊!这样,你立即帮我召集十家铺子的掌柜一起开个会,另外再把聂经理也叫来,他是神罗古艺术公司的执行经理,虽然并不是单纯负责铺子的,但也要参加这次会议。”张天元想了想道。

  “可是老板,我以什么名义召集呢?”刘德胜问道。

  “从今天起,你就是这十家铺子的大掌柜了,直接向聂经理负责,帮他分担一下工作,我看他这段时间都瘦了。”张天元并不是心血来潮这么一说的,只能说凑巧到了这个机会。

  其实他一直都在观察各个铺子的掌柜,结果发现,其实要说熟悉这个行当,并且忠心耿耿的,也就是刘德胜了,正因为这样,他才会确定让刘德胜出任大掌柜,统管玉器和古董铺子的事情,协助聂经理。

  聂经理是科班出身,对公司经营非常在行,但对古董方面并不能算是行家,所以如果有刘德胜帮忙,应该会更好一些。

  “多谢老板信任!”刘德胜一激动,就跪倒在了地上。

  “好了,这是你应得的,不过你记住了,如果在大掌柜的位子上表现不好,我同样会将你罢免的,别以为这样子就一劳永逸了,知道吗?”

  “明白,德胜明白。”

  “那好,玉器方面的专家我会想办法找的,不过你作为大掌柜。也应该去恶补一下这方面的知识了,刚子如今在宝岛那边跟着赌石皇帝学的就是这个。你也不能落下了,我会让刚子把有用的资料给你发过来的。不仅你要学,其他掌柜也要学,如果谁不愿意的话,马上可以走人,这一切都得你来拿捏了,你是大掌柜,懂吗?”

  “明白。”

  “行了,我先去看看那个胡瑞退回来的玉雕,你这就去联系所有的掌柜来这里开会。”张天元说这话。便走出了房间,在一个伙计的带领下,去检查那些退回来的玉雕了,也是刘德胜有心,觉得不对劲,就把那些玉雕全部单独挑了出来,不然还真未必能够这么轻松找到。

  这一看,张天元顿时就火冒三丈了,这个叫胡瑞的王八蛋。居然用劣质的玉石替代从店里买去的上好玉石退回来,难怪这小子搞了这么多次,这一次赚取的差价就得有两三万,两个月下来。得有接近二十万左右了。

  不过他也不得不感叹一下,这个叫胡瑞的小子送回来的玉雕与原来得模仿可谓是惟妙惟肖,就是不知道是不是这小子雕的了。如果真是的话,那真得是把好好地技术用到歪门邪道上了。

  他略一思忖。便有了主意。

  等到十个铺子的掌柜都过来之后,大家当面一说才知道。其实每个店铺都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只不过别的铺子退回来的玉雕模仿有问题,被雕刻师傅一看就给发现了,并未成功。

  听到这话,张天元算是松了口气,不然一个铺子二十万,十个铺子就是二百万,这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他告诫了各位掌柜一番,以后遇到这种事情要即使汇报,并且把刘德胜作为大掌柜的事情也给各位说了,才让他们回去。

  当然,公司的执行经理聂文远对刘德胜这个掌柜也没什么意见,他本来就觉得这段时间忙得有点焦头烂额的,确实得有个帮手了,关键他不仅要负责铺子这边,还要负责酒厂、手工制品公司,以及技校,这真是忙得不行。

  “聂经理,辛苦你了,等公司过了困难期,一定给你涨工资,哈哈哈。”聂文远这个人很现实,他之所以跳槽来张天元的公司,就是为了钱,但这人也有本事,所以只要张天元提钱,他立马就不会叫苦了,这种人驾驭起来也简单。

  “那老板,我就先去忙了,正好今天牟老爷子那边还有个饭局呢,我必须得去,牟老爷子还计划说要让咱们的猴儿酒去参加今年在南都举办的糖酒博览会呢。”聂文远说道。

  “好,你去忙吧,参加糖酒会是好事,既然决定了要办酒厂,那就要好好弄。”

  聂文远走了之后,张天元便问刘德胜道:“德胜啊,你觉得我们该如何处置这个叫胡瑞的人呢?”

  刘德胜想了想道:“这个事情影响极为恶劣,但我觉得不宜公开。”

  “哦?这是为什么呢?”

  “老板您想啊,如果让外面的人知道有人把劣质的玉雕退了回来,他们肯定就会问这些劣质玉雕哪里去了,就算我们说东西扣了下来,肯定也会有竞争对手趁机散布谣言来踩我们一脚的,说我们把这些劣质品卖给了别的用户,到时候就糟糕了。”刘德胜解释道。

  “不错,看来我人没选错,你说的很对,现在这事儿比较麻烦。虽然明知道胡瑞这样做违法,可是我们却不能声张,只能私底下解决了。”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老板您打算怎么办?”

  “能不能暗中派几个人把那个胡瑞给‘请’过来?”张天元问道。

  “老板,这事儿您算是问对人了,这个我有经验啊。保证给您办成。”刘德胜笑道。

  “记住了,是请过来,别动粗,免得出了事儿,反倒不好办了。”张天元特意叮嘱道:“另外我会让蛇队帮你的,他身手好,你出主意吧。”

  “行,我明白了。”刘德胜点头道。

  刘德胜去办张天元交待的事情了,而张天元则开始规划起了自己的未来计划。

  按照他预定的计划,七月份的时候,会和萧老板一起去一趟西凤,西凤是他的老家,那里在七月中旬会有一个大规模的玉石交易会,期间自然是不会缺少赌石的,这也是当初董老的建议,他一直记在心里,已经和萧老板商量好了。

  七月下旬到八月初的时候,南都会有一场世界规模的糖酒博览会,这个张天元也接了牟老爷子的邀请,说是一定要去的,而且到时候估计徐刚就从宝岛那边回来了,大家一起去,倒也热闹。

  现在是六月份,所以在去西凤之前,他必须得先把这边的事情给弄妥当了。

  放下记事本,澳门赌博网站:张天元忽然想到了一个事情,加入胡瑞那小子不肯就范怎么办?那小子干三番五次地戏耍总店铺子的老师傅和掌柜,胆子肯定不小的。

  自己不太可能对那小子动刑,毕竟是生意人,这种犯法的事情张天元不想沾。

  于是他就想到了欧阳晓丹,假如有个警.察在身边的话,这可就不一样了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