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四六章 朱棣的玩物
  欧阳晓丹将那三个毒贩子交给了缉毒科的人,然后就跟着张天元和邬婷玉离开了古玩街。

  在路上,张天元才听邬婷玉提起了为何会出现在上浦,又为何会在这里卖母亲收藏的古玩。

  原来邬婷玉的父亲也是个古董痴儿,就在几个月前,被人骗去了两千多万,买了一件赝品的成化斗彩小酒盅,得知真相之后,邬婷玉的父亲悔恨难当,再加上这些钱大部分都是借来的,根本就没能力去还,最后便在上浦的一幢大楼上跳楼自杀了。

  邬婷玉跟母亲一起来上浦处理这些事情,结果遇到有人上门要债,邬婷玉的母亲被人连捅了三刀,如今还在医院里没有醒过来。

  为了给父亲还债,也为了给母亲治病,邬婷玉没有办法,只好把母亲收藏的东西拿出来卖了,这还是头一次,却发现这卖古董也是个苦差事,由于邬婷玉对这方面根本就不懂,要价也是按照母亲以前买来时候的价格加上一点要的,所以很难脱手。

  听到这些,张天元不由沉默了,先不提他曾经和邬婷玉有过一段单纯的恋爱关系,就说邬婷玉的母亲吧,当初在西凤的时候就帮过他的忙啊,帮他鉴定了那启.功大师的字,而且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在生意上也帮了他兄弟徐刚不少的忙。

  就冲这一点,他也不能见死不救,只是怎么个救法,他现在还没想好。

  “婷玉,你现在做什么工作?”张天元问道。

  “我在上浦第四医院工作。是那里的外科医生。”邬婷玉说道。

  “医生应该很挣钱吧?”开车的欧阳晓丹忍不住说道。

  “我才刚刚工作没几年,根本没有多少积蓄。唉,虽然知道对不起母亲了。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对了天元,你现在是做什么的?好像过得不错啊?这车是你的吗?”邬婷玉也从最初的紧张之中恢复了过来,其实仔细想想,当初高中时候的恋爱单纯而不计后果,真得不需要太过在意的,现在就当是老同学就行了。

  “哦,我现在做的是古董生意。”张天元笑了笑道。

  “那这几件东西,你给估个价吧,帮我找个合适的买主吧。还债的事儿可以拖一拖,但是我妈现在真得急需用钱治病。”邬婷玉高兴地说道。

  “行,这个你放心吧,我……”张天元刚想分析一下那永乐甜白瓷,忽然就听到邬婷玉的肚子响了起来。

  “你还没吃饭吧?”

  “我……我不饿!”

  “跟我还客气什么,都是老同学了,我的性格你还不了解吗?走吧,前面不远处就有一家百艺坊,里面菜非常不错。老板是我的一个朋友。”张天元笑道。

  “百艺坊!好啊张天元,你请我吃小笼包,居然请她吃百艺坊,我也要去!”欧阳晓丹气鼓鼓地说道。

  “得。你这不是一起跟来了嘛,难道我还能不给你吃啊。两位美女相伴,我张天元高兴还来不及呢。你别往后看啊,看前面。好好开车!”

  “哼,重色轻友的家伙!”欧阳晓丹哼道。

  张天元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这位警官大小姐可惹不起,本来还以为是个小闷骚呢,谁知道居然是个人来熟,这才多长时间就开始跟张天元称兄道弟了,不过这样的女孩子,接触起来倒是让人没有压力。

  因为是熟客了,所以百艺坊的人很快就把张天元领到了雅间坐下,张天元要了几样这里最名贵的菜,有钱不会享受,那真得是不会过日子,钱这东西带不进棺材里的,张天元可不是那种守财奴。

  邬婷玉兴许是确实饿了,咽了口唾沫,不过看到这精心制作的菜肴,还真有点不好下口。

  “天元,这些东西都很贵吧?”她作为医生,平日里吃的倒也不差,不过有时候忙了就用垃圾食品凑合了,可真正看到里的菜,还是忍不住有点心里发虚。

  张天元还没说什么,一旁的服务员说道:“这一桌菜对别人来说贵,对张老板不算什么,就万把块钱而已。”

  “小玲,你可别夸我了,我能有你们慕容老板有钱?对了,你们老板今天在不在?”张天元问那服务员道。

  “可巧了,老板今天说了在家休息,如果有人找他,可以给他打电话。”

  “那行,你给慕容兄打个电话,就说这里有一件上好的永乐甜白瓷,看他愿不愿意吃下,如果想要,就赶紧到百艺坊来,不然我可就卖给别人了。”张天元说道。

  “行,我马上就去联系。”

  那服务员出去之后,欧阳晓丹碰了碰张天元的肩膀说道:“看起来我和婷玉姑娘今天要打一次土豪了啊,我长这么大,还没吃过这么贵的东西呢。”

  “什么贵不贵的,关键是好吃,你们都尝尝,这里的菜绝对不会有任何什么地沟油、腐肉之类的东西,这百艺坊的菜吃着放心,用着安心。”张天元来这里,其实也就图一个放心,他曾经去五星级酒店吃过东西,可是却发现那五星级酒店居然用过期的鱼和口水肉,从此就不去了,但凡吃东西,基本上就来百艺坊,去别的地方,那肯定都要提前用地气检查一番的。

  “我先去洗洗吧,这脏的。”邬婷玉不好意思的说道。

  “行,小芳啊,带这位姑娘去你们换衣间收拾一下。”张天元喊了另外一个服务员。

  “你好像对这里的女孩子都很熟啊?”欧阳晓丹笑道。

  “这算什么,多来几次自然就熟了,加上我跟这里的老板是朋友,我这个人又没什么架子,年龄又跟她们相仿。自然就成朋友了。”张天元倒是不介意这些,他这个人虽然说现在已经身家上亿了。可从来不知道架子为何物,以前怎么样。现在还怎么样,只是在生活上稍微奢侈了一把而已。

  说话的当口,邬婷玉已经重新化过妆出来了,虽然衣服并没有换,还是那一身朴素的运动衣,但此时脸上白净之后,那俏丽的容颜真正挡都挡不住,要不是这么漂亮,当初怎么会成为高中的校花呢。

  “别看了。你小子口水都流出来了。”欧阳晓丹用筷子敲了一下张天元的手说道。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我只不过欣赏一下美女而已,有什么不妥的,更何况我跟婷玉过去……过去还是同桌呢。”张天元说道。

  “哼,男人就没一个好东西,全部是好色鬼。”欧阳晓丹哼了一声,然后却被张天元用一个鱼丸塞住了嘴巴。

  “行了我说欧阳警官,好吃的还堵不住你的嘴啊,你们两个吃吧。我再看看这件瓷瓶。”

  张天元怕邬婷玉尴尬,所以才会这么说的,他这会儿不饿,不可能跟着一起吃。那就干脆去装着看那瓷瓶了。

  永乐甜白瓷之所以与其他白瓷不同,是因为工匠们在瓷胎时增加了高岭土的比重,以固定造型;精洗原料。以增加白度和透光度;配料中增加铝氧含量,提高烧制温度与瓷胎强度;改进装匣支烧方法。提高成品质量。

  工艺的改革,让白瓷面目一新。又甜又白的甜白瓷。其足边和折角积釉处还常常闪烁灰青色的光泽,让人观之叫绝。

  张天元此时是越看越喜欢,当然除了对这甜白瓷喜爱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张天元很崇拜朱棣这个人。

  不管历史如何评价永乐大帝,张天元都觉得这个人很了不起,朱元璋瞎了眼选了个孬种建文帝,如果真把江山交给那货,估计明朝直接就毁了,要说明朝最繁荣的时期,还得是永乐大帝朱棣当政期间。

  明代永乐年间,经济发展,政局稳定。皇帝朱棣迁都京城,南.京作为陪都,两京宫廷所需用瓷大增,客观上推动了制瓷业的发展。朱棣为朱元璋第四子,打败侄儿建文帝后称帝位,当政22年,亲征漠北返师途中病死,终年65岁,绝对是英雄一生。

  在张天元看来,朱元璋不把位子传给朱棣,嫉妒可能也是一部分原因吧。

  永乐年间出产“甜白瓷”,以薄胎而有暗花者为佳。在白瓷的发展进程中,甜白瓷的出现,让人耳目一新,它比唐宋时期的白瓷、元代的卵白瓷更纯洁更滋润更剔透,因此,更令人爱不释手。

  “婷玉啊,怪我刚刚没仔细看,现在这么仔细一瞧啊,你这东西应该比想象中的更贵啊。”

  “是吗?”

  “没错,永乐白瓷带款的可不多,绝对是珍品了,你这歌就带款,更重要的是,它保存得实在是太好了,这样一件稀罕物,我可从未见过啊,只是以前听朋友提起过,在香.港佳士得春季拍卖会上,就有一件永乐甜白器物,拍卖的低价就是二百六十万港元啊,你这件不比他那件差,我看值个四五百万rmb不是问题,当然了,这只是行内的价,如果你拿去拍卖会上,可能会卖更高,但什么时候能卖出去就不知道了。”如果是别人,张天元绝不会提起这个事情的,但这是邬婷玉要卖,而且又是急于救命,他若是不把事实说出来,心里头也过意不去。

  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一点他张天元还是懂得,邬婷玉的母亲当初帮过他的忙,也帮过他兄弟的忙,且不说这忙大小,只要是帮过,那就不能袖手旁观。

  他反正是想好了,如果慕容老板不肯收的话,他自己就把这东西买下来了,反正也不会亏的,四五百万拿下,再去拍卖会上拍卖,稍微炒作一下,拍出个七八百万,甚至上千万都有可能。

  “什么!这瓶子居然值那么多钱,亏我刚刚还在想呢,如果你介绍的那人不买的话,我就干脆买下来了。”欧阳晓丹差点把喝进嘴里的汤又给吐了出来,激动得不得了。

  “现在你还想买吗?”

  “我倒是想帮婷玉姐呢,可我也没那么多钱啊,就算是五十万,我还得给家里要呢。”欧阳晓丹右手在桌上画着圈圈,一副怨念的样子。

  张天元过去揉了揉她的头发笑道:“好啦,慕容老板如果不要,我就要了,虽然刚买了房子,我手头有点紧,不过这点钱还不是问题。婷玉,你放心吧,伯母对我有恩,我不会让她有事儿的。”

  “这怎么好意思。”邬婷玉有些想哭了。

  “婷玉,先不说你我过去是同学,就说这几件东西吧,那真是好玩意儿,我是买,又不是白送你的钱,你不用在意的,先吃饭吧,我出去给慕容老板打个电话问问,这家伙怎么还没过来。”张天元笑了笑,走出了雅间。

  此时小玲也刚好上来了,告诉他说是慕容老板听了他的话之后就赶过来了,现在应该在路上。

  张天元得到这消息,就没再说什么,进入雅间,倒了杯酒喝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