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四四章 阴沟老鼠
  那人被欧阳晓丹摔翻在了地上,又被膝盖顶了肚子,痛得惨叫了一声:“姑娘且慢动手!”

  欧阳晓丹骂道:“你好大的胆子,敢偷老娘的钱,活腻味了吧!”

  那人急忙摇头道:“姑娘你误会了,误会了啊,在下并非要偷钱啊,而是想要拦住姑娘你。”

  “什么意思?”

  那人道:“这家伙我认识的,天天在这儿骗钱,那块龙形玉佩连玉都算不上,就是十几块钱的地摊货,特殊塑料制成的,我是想您别受骗啊。”

  欧阳晓丹回头看了张天元一眼问道:“他说的是真的?”

  张天元摸了摸鼻子道:“别的我不知道,不过那玉佩的确是假的,很容易就能分辨得出来。”

  那摆地摊的此时却怒了:“你们不给钱就滚蛋,唧唧歪歪干什么,少坏了我的生意,市场规则懂不懂,懂不懂啊?”

  欧阳晓丹放了被他摔倒在地的那个人,很是气恼地对那摆地摊地说道:“你这人大白天的就在这里骗人钱财,这叫诈骗懂不懂,犯法的。”

  说着话,竟然就要从腰间取出一直带着的手铐,却被张天元上前一步给拦住了。

  “晓丹,别忘了你今天来这里的目的。”

  他这一提醒,欧阳晓丹才反应过来,恨恨地看了那摊主一眼,继而对之前拦住她的那个人笑道:“抱歉啊,刚刚误会你了,摔疼了吧?”

  “没事没事。只要您没受骗就好。想要好的玉器,我那儿有。又便宜又实惠,不会骗人的。”那人笑着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玉器铺子说道。

  “哦。那我就去买一件吧。”欧阳晓丹此时因为打了人,觉得不好意思,就想买一件玉器还人情,岂料再次被张天元给拦住了。

  张天元看着那被欧阳晓丹打了的人笑眯眯地说道:“多谢这位大哥帮忙,我们先去转会儿,待会儿过来了再买好吗?”

  那人说道:“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以带你们去看啊,我对这古玩市场非常熟悉。”

  “这位大哥,青山遮碧水,碧水走阴沟。咱们都是明白人,不用我把话挑得太明了吧?”张天元脸上的笑变得冷了起来。

  那人一听这话,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恨恨的说了一句“晦气”,便转身离开了。

  看那人走了,欧阳晓丹奇怪地问张天元道:“刚刚在跟他说什么啊?”

  “没什么,那位大哥有点急事,所以先走了。”张天元微微一笑道。

  “不对,我虽然不懂古董这一行。可是察言观色还是会的,别忘了我的本行。”欧阳晓丹摇了摇头道。

  “你现在倒是聪明了啊。”张天元苦笑着摇了摇头,一把抓住欧阳晓丹的手向前走了一段距离,等离那摊子远了。才说道:“刚那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伙的,这叫连环套啊。”

  “什么,都是骗人的?”

  “没错。这种事情我是见得多了,所以知道。不然也得上当受骗。摆摊的那个就不说了,太假了。大部分人都不会受骗上当,而那个劝你不要掏钱的人才是关键,你觉得欠了他的情,所以就要去还人情,去心甘情愿的掏钱买他介绍给你的东西,甚至还可能会请他做你的向导在这市场上逛,却不知道,此时已经被他骗得团团转了。”

  “真的假的?”

  “反正信不信由你。”

  “我信你,咱们还是继续逛去吧。”欧阳晓丹这女人有个优点,那就是分得清好坏,不像某些女人,你给他说那是骗子,她就是不相信,还以为你才是骗子呢。

  “你就不累吗?这来回都逛了一个多小时了,我都走累了啊。”张天元笑道,他其实不累,只是照顾到女孩子可能累了,所以才会这么说。

  “嗯,是有点累了,那边有家咖啡屋,去喝一杯咖啡吧。”欧阳晓丹指着不远处的咖啡屋说道。

  这古玩街上的咖啡屋,实在有点不伦不类,不过欧阳晓丹显然不喜欢喝茶,茶叶这种东西,虽然是老祖宗几千年传下来的,可是大多数年轻人都不怎么喜欢,他们宁愿喝可乐、咖啡。

  张天元虽然不喜欢咖啡,不过既然是赔罪,那就干脆陪她去逛逛喽,反正一杯咖啡也喝不死人。

  咖啡屋里人并不多,两个人要了咖啡之后,就坐在靠窗的位置一边喝着,一边聊天。

  欧阳晓丹忽然想起了张天元之前说的话,不由问道:“你刚刚说的那打油诗是什么意思啊?”

  “什么打油诗?”

  “就是青山遮碧水,碧水走阴沟啊。”欧阳晓丹说道。

  “哦,那可不是什么打油诗,那是隐喻。那些人被称作阴沟老鼠,而碧水和青山指的都是文玩,他一听,就知道我是内行人,自然不会再纠缠了。”张天元笑道。

  “这个有意思啊!可是这个阴沟老鼠应该危害不大吧,他们虽然让你去买他们指定的东西,可大概不会骗人吧?”欧阳晓丹眨巴着眼睛说道。

  张天元冷哼了一声道:“危害不大?那你是没遇上过这种事情才会这么说,老鼠平日里看着危害也不大,就那么小,可是一旦传播疾病,那可是会死人的。我以前听说过一个事儿,就是关于这阴沟老鼠的,你想听吗?”

  “想!”

  “那好,我说给你听吧。”张天元喝了一口咖啡,微微皱了皱眉,这东西他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喝的,不过当着欧阳晓丹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便开始讲起了故事。

  “有一个南都大学的教授,平日里就好收藏,把自己的闲钱。基本上都用来买收藏品了。在南都也有这里类似的市场,有一回他去古玩市场上买东西。也是恰巧遇到了一个阴沟老鼠,那人帮他识破了唱双簧的骗局。他便对那人感激涕零,老人家为人忠厚老实,一辈子就没做过坏事,所以自然也觉得那阴沟老鼠是好人了,那老鼠领着他去了一家铺子,刚好进门,就见院子里在动土。”

  “动土?”

  “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当时反正说是挖红薯窖呢,那时间比较早了。大概八几年吧,粮食还比较紧俏,许多人都喜欢买来红薯藏到地窖里头。”

  “哦。”

  “问题就出在这挖红薯窖上面了,当时老教授刚进去,里面就有人大声喊着‘出了个怪东西’,拿上来一看,你猜是什么?”

  “什么?”

  “是一尊婴儿大小的翡翠玉佛,还是冰种的,你大概不了解翡翠。反正就是比较好的吧,按照如今市面上的价格,这东西就算卖个两三亿都不成问题。”

  “这么值钱!”

  “对啊,当时那老教授一看到那翡翠玉佛眼睛都直了。根本就没有多想,便问那东西卖不卖。那些人说,见面就是朋友。不过那东西不卖。”

  “这叫以退求进?”欧阳晓丹突然说道。

  “没错,他们就是要让这老教授着急。着急了就不会仔细去想了。”张天元叹了口气道:“那老教授心急如焚,就说可以出五百万买下这东西。那是老教授一辈子积攒下来的血汗钱啊,有一部分还是曾经获得了国际大奖得来的将近,老教授自己都没怎么舍得花,本打算留着给自己的后人的,可是看到这翡翠玉佛,心里就觉着这东西比五百万靠谱,便咬牙想要买下来了。”

  “五百万怕是不够吧。”

  “当时五百万绝对不是个小数目啊,那是八几年,不是现在啊,而且那个时候的翡翠远不如现在值钱,那些人为难了好一阵子,最终才答应做成了这笔生意。”

  “翡翠玉佛是假的?”欧阳晓丹隐隐猜到了结果。

  张天元叹了口气道:“老教授买到手之后,才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于是便去找了一位老朋友帮忙鉴定。那老朋友是南都有名的鉴定大师,玉器专家,他的眼光一定不会错的。”

  听到这里,欧阳晓丹突然间就紧张了起来,大气都不干喘一个了,她之前还在喝咖啡,此时却停住了。

  “真的假的?”

  “那专家就问老教授了,‘你这东西多少钱买的?’”

  老教授说了实价五百万。

  那专家叹了口气,不想打击自己这位老朋友,便说道:“你这东西大概不是真得,不过这只是我的一己之见,你也不要太在意了。”

  他说这番话的时候,那老教授其实已经明白自己受骗了,当时简直如同被雷击了一般,当场就跌倒在了地上,手里抱着的翡翠玉佛也被摔在地上打碎了,结果里面掉出了一张纸,上面竟然印着生产厂家和地址。

  “这!”

  “没错,就是现代的仿品,而且是玻璃的,当时的市面上,不到十块钱就可以买到手了。”张天元叹了口气道。

  “那老教授呢,他怎么样了?”

  “唉,回家之后就得了一场大病,几天之后撒手人寰了。所以我说啊,这些阴沟老鼠害人不浅,他们早就设好了套子让你钻,一环套一环,你就算识破了第一环,他们还有第二环,第三环呢。可怜那老教授做了一辈子好人,老实巴交也没做过得罪人的事儿,就那么离世了。”张天元叹了口气,眉宇间有些火气。

  “那就不能告那些人吗?”

  “告?你要怎么告?当时要买的人是老教授,他们还不肯卖呢,你说他们骗人,可是有证据吗?他们从头到尾可都没说过那翡翠玉佛是真的啊。”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这些老鼠,真该抓起来一个个扒皮抽筋,真不是好东西。”欧阳晓丹咬牙切齿地说道。

  “行了晓丹,别生这些闲气了,休息够了咱们就再去转一转吧,我今天说来买家具的,可这还没到手一件呢,你的任务也没完成吧?”张天元转移了话题说道。

  “嗯,今天我特意观察了一下,好像要失望而归了啊。”欧阳晓丹叹了口气道。

  “没事儿,就当是逛街吧,出来散散心也好。”张天元笑道。

  “那行,我们走吧。”

  张天元和欧阳晓丹离开了咖啡馆,继续走在古玩街上,此时的欧阳晓丹,似乎是完全把正事都给忘了,来上浦这么场时间,她这还是头一次玩得这么开心。

  以前她也和别的男人约会过,不过却没有什么好的经历。

  有一次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年轻人,那人倒也是精英了,开的车也是上百万的宝马,不过为人就跟张天元差远了。

  当时两人不过才相处一天,一开始欧阳晓丹还觉得那人落落大方,出手也很慷慨,可是没想到在餐馆里用餐的时候,那人居然就提出了要跟她去酒店开放的要求。

  欧阳晓丹当然不答应了,于是那人就生气了,说什么哥花这么多钱带你玩,带你吃喝,不就是为了你的人,你的身子嘛,装什么装啊。

  当时欧阳晓丹气得一巴掌打在那人脸上,转身就走了。

  从此之后,欧阳晓丹跟男人吃饭,绝对是选择aa制,反正她也不缺那点钱,她最瞧不起的就是男人以为有几个臭钱就可以支配女人了。

  今天跟张天元吃饭他就非常放心,这男人似乎很配合她,完全没有想占她便宜的意思,明明很有钱,却还愿意配合她,其实她早就发现了,张天元不喜欢咖啡,甚至可以说非常讨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