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四三章 卖玉葬母
  “晓丹!轻点晓丹!你这是要杀人啊!”

  警局的训练厅里,欧阳晓丹将一个足足有一米八五的汉子打倒在地,眼睛里那仇恨的火焰,仿佛要瞬间燃烧一般。

  “让你失约!让你放我鸽子!让你不接我电话!”欧阳晓丹一边打着,还一边喊着,直到那人求饶了,她才急忙住了手。

  “对不起啊刘队,我!”

  “是不是谁招惹你了啊,这么狠,交男朋友了?”地上的男的站了起来,作为欧阳晓丹的队长,他倒不是打不过这小妮子,可是你一个大男人能下狠手吗?

  “没有。”欧阳晓丹摇了摇头道。

  “晓丹啊,以你的美貌,在咱们局里找个帅哥不难。听刘哥的,谁欺负了你,以后告诉我一声,我去帮你揍他。”姓刘的队长笑道。

  “多谢刘队了,真得没事。”

  “没事就好,练完了就去吃饭吧,也该下班了。”

  欧阳晓丹之所以会这么凶,归根结底还是被张天元给气着了,你说你放我鸽子也就罢了,我打电话你也不接,然后发了短信让你回电话你也不回,这男人怎么这样啊。

  这事儿搁谁身上那也不能忍啊。

  不过这气消了之后转念一想,人家是你什么人啊,你唐突邀约本就很不合适,现在还怪人家不回电话?搞不好人家就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诉你不想和你联系呢。

  她拿起水喝了一口,摇了摇头,干脆不去想了。正好肚子饿了,还是去吃饭吧。

  ……

  张天元此时早就把欧阳晓丹的事儿忘到二四上去了。他开车到了李霄的家里,见了李霄的父亲之后。两人都互相恭维了几句。

  李霄的父亲已经帮张天元把各种手续都办好了,就差他的身份证和签字了。

  “我说小张啊,没想到你在古董方面居然是专家啊,这才几个月没见,连这么昂贵的别墅都买得起了?”李霄的父亲笑着问道。

  “也是运气好,捡漏赚了点钱,又跟人合伙开了家公司,前不久还不是让您帮忙找店铺来着嘛,现在生意还算好。”张天元笑着回答道。

  “小张啊。我也喜欢收藏就是不太懂,买回来的东西别人都说是赝品,有时间你可得给指点指点啊。”李霄的父亲叹了口气道。

  “爸,您那点事儿就别说了,什么人的话都敢信,别人说什么你就买什么,结果买回来的东西十件有十件都是赝品,唉,这些年。赔进去的钱也有上百万了吧。”李霄提起自己父亲买古董的事儿,这气就不打一出来。

  张天元签好了字笑道:“李叔,以后遇到喜欢的东西可以给我打电话,如果我没空的话。可以让底下人帮你参谋参谋,我手底下可都是真正的专家啊。”

  “好,那当然好了。我这人也没什么爱好,就喜欢收藏。花点钱倒没什么,就怕花了钱还买不到好东西。”李霄的父亲喜道。

  “这简单啊。我们总店的地址您知道吧,去那儿买,我会知会底下人照顾您的。”张天元又道。

  “那敢情好啊。”

  将合同、房产证这些事情一股脑儿解决了之后,张天元又在李霄的家里吃了顿便饭,反正以他现在的身份,别人也不会说他蹭饭的。

  吃过饭之后,张天元开车便回家了,今天必须得早睡,因为明天还要找装修队帮忙装修房子呢,这房子是买回来了,不过什么东西都没有,一切都得添置。

  就这样,又是一天过去,张天元还是没想起给欧阳晓丹打电话,因为房子的事情,他可是忙得有点焦头烂额了,头一次买房,真得是什么都不懂,要不是李霄的父亲帮忙,他估计真要烦死了。

  几天之后,房子装修完成,张天元还算是比较满意的,这装修队是牟老爷子介绍给他的,说是很擅长这种明清风格的园林内部装修。

  既然房子装修完了,那接下来就是家具、装饰品之类的要买一些了,毕竟屋子里空荡荡的可不是个事儿啊。

  张天元打算先去上浦的古玩市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家具买回来,他比较喜欢那些民国时期的老家具,看着就很有文化范儿,更何况也配着屋子啊。

  因为买这两幢别墅花的钱太多,现在是没有多少闲钱去买比较贵重的檀木或者黄梨木等硬木家具了,不过买几件柴木老家具倒是不错啊,上浦的古玩市场在城隍庙附近,那里非常热闹,他公司有两家店铺都开在那附近,只可惜没有经营家具之类的业务,不然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开车出了门,路过一个交叉路口的时候,张天元看到了一个身穿制服的女交警,这才猛然想起来,自己居然好几天了,都忘了给欧阳晓丹回电话,不管怎么样,这都不对啊。

  他将车停在了路旁的停车处,然后拨通了欧阳晓丹的电话,本来早就准备好接受对方那狂风暴雨一般的怒火了,可是电话拨通之后,那边却显得很平静。

  “是张老板啊,你怎么有兴趣给我这个小警.察打电话啊?”

  平静归平静,不过这话里头着实还有些埋怨的味道啊,不过这样还好点,要是对方冷漠根本装着不认识你,那就算是彻底把人给得罪了。

  “欧阳警官,实在是对不起啊,这几天因为买房子搬家的事情,一直忙得是焦头烂额,竟然忘了给你回电话了。今天我正好有空,不知道欧阳警官肯不肯赏脸吃顿饭啊?算是我赔罪。”张天元说道。

  “好……”欧阳晓丹刚想说好,可是转念一想,自己这也太激动了吧。像个花痴似的,于是咳嗽了两声道:“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就让你请客吧,不过结束之后你得陪我去个地方。”

  “什么地方?”

  “城隍庙那边不是有个古玩市场吗。我们正在秘密调查一个利用古玩来走私毒.品的团伙,正好你陪我去一趟,算是打掩护怎么样?”欧阳晓丹说道。

  “那行,没问题。”张天元本来就要去古玩市场呢,这倒正好顺路了。

  两人在城隍庙外的吃了一顿小笼包,然后将车停在附近的停车场,就去了古玩市场里面逛了。

  说是古玩市场,其实不如说是杂货市场,因为这歌市场规模非常大。里面几乎囊括了所有可以收藏的东西。

  你比如说平常陶瓷、玉器、字画、雕刻之类,除此之外,还有民国时期传下来的留声机、照相机、电话、床铺、广告等等。甚至还有直接卖房子的,有明清年代的老房子,也有民国时期的老房子,未必在上浦,但都是周边城市的。

  张天元对家具、留声机这些东西比较留意,老玩意儿嘛,买回去摆放到家里。也是一种享受,尤其是搞收藏的,家里不放点老玩意儿,那实在说不过去。更何况他今天来其实本来目的就是为了买家具的。

  “天元快看,那里有唐伯虎的画哎!好漂亮啊!”欧阳晓丹也是个人来熟,一旦跟你混熟了。那就是无话不谈了,可是遇到陌生人。那就真是半天不肯吭一声,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哑巴呢。

  “哼哼。那要是唐伯虎的画,我就是唐伯虎本人了。那东西连赝品都不够格,也不知道是哪个从美院没毕业的学生画的,随便就添上了唐伯虎的名讳。”张天元摇了摇头道:“我说欧阳警官,你要是个收藏家,那估计得赔死了。”

  “叫我晓丹就好了,什么警官不警官的,我就是个小警.察!”欧阳晓丹笑道:“也幸亏我不是什么收藏家啊,我其实都不明白,你说那些人花那么多钱买这些古玩,真得有意思吗?”

  “嗯,很有意思!”张天元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道。

  “有什么意思?”

  “举个例子来说吧,不会喝酒的人,你永远不知道古人喝酒的乐趣!不懂绘画的人,你也不会知道绘画的真谛。”张天元耸了耸肩道。

  “你就是绕着弯说我是门外汉吧。”欧阳晓丹嘟着嘴道。

  “不,确切的说是应该是门外妹子!”

  “呵呵,你说话还挺有意思啊,是不是有很多女孩子追啊?”欧阳晓丹问道。

  “咱能不谈这个吗?”张天元皱了皱眉道。

  “好啦,不谈就不谈了,你不是说要买家具吗?咱们去那边看看。”欧阳晓丹就像个快乐的天使,好像已经完全忘记了她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了。

  张天元跟在后边摇了摇头,硬是被欧阳晓丹拽着胳膊往前面拉了过去。

  这里虽然是古玩市场,可是因为东西太多,质量也是参差不齐,张天元这一路看来,家具倒是不少,可是很多一看就知道是仿古家具,用的材料也不好,有些摊主甚至就明着给你说了,要买明清家具,甚至民国的家具都不容易,市场上大部分那都是仿古家具。

  正走着,就见欧阳晓丹在一个摊位前停了下来。

  张天元抬眼看去,发现这摊位上插了一根竹竿,上面挑了一块白布,写着“混蛋一生,家底败光,无钱葬母,没米下锅;一件珍宝,赔钱奉送,望君解囊,慷慨收购!”

  “这人好可怜!”欧阳晓丹摇了摇头道。

  张天元淡淡一笑,却没说话,可怜?这种人在古玩市场里多了去了,装可怜无非就是骗一骗外地人或者心地比较善良的人,今天他们在这,写着同样的旗子,明天还会来,还是一样的旗子,澳门赌博网站:连改几个字都懒得去做。

  那人看到欧阳晓丹,便急忙跪下说道:“这位姑娘啊,我这龙形玉璧是祖上传下来的,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您就看着给几个钱吧,等着回家给老母亲办丧事呢,家里还有孩子要吃饭啊。”

  这话说的有意思,不知道是真是假,这就证明他没有在骗人,你给多少钱那是你的事情,你吃亏了,还说不出个理由来。

  而后面的一番话,又让你不能给得太少了,因为他要办丧事,还要养孩子,你给少了心里过得去?而且他也有不卖的理由啊。

  不过这明显的谎话,如果稍微有点心眼的人,怕都不会上当的,张天元本来是这么想的,可是他万万米想到啊,欧阳晓丹这丫头居然会相信这种鬼话。

  看到欧阳晓丹要掏钱,张天元觉得不阻止是不行了,刚想上去,却忽然间旁边人群里伸出一只手来,就吵着欧阳晓丹拿钱的手抓了过去。

  “惨了!”张天元咧了咧嘴,他可不是担心欧阳晓丹,而是担心这位手伸的太长的家伙啊。

  果不其然,欧阳晓丹是容易受骗,可是作为警.察,最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只见她左手一把掐住了这人的手腕,然后猛地一拽,这人就扑了上来,然后欧阳晓丹又是用膝盖顶了一下,将这人直接打得趴在了地上。

  “且慢且慢,姑娘手下留情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