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九章 皇朝宫廷
  李霄给张天元打电话,说是以后就留在上浦工作了,就想着要请张天元吃顿饭,感谢感谢,结果前几日打了好几通电话都没打通,打听之后才知道张天元去了宝岛,这不张天元刚回来,李霄就兴致勃勃地又把电话打过来了。

  “张哥,给个面子行吗?我请你吃饭。”电话里,李霄有点不太自信。

  大概李霄也从他父亲那里听说了吧,现在的张天元那是飞黄腾达,不比从前了,认不认他这个朋友还不一定呢。

  张天元笑道:“说的这叫什么话,你请客,我还能不去?又不是我花钱。”

  如果是落魄的时候,李霄要请客,张天元还真未必会答应,他这个人就是有一股臭脾气,所以在学校的时候也有个外号叫“倔驴”,他决定了的事儿,那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可千万别以为这人好说话。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现在不用总是仰视别人,那种感觉挺舒服的,既然李霄有意请他吃饭,他肯定是不会拒绝的。

  “太好了,西餐还是中餐?”李霄问道。

  “就中餐吧,你知道哥们我对西餐没什么兴趣。”张天元说道。

  “那行,我们就去那个皇朝宫廷如何?”李霄问道。

  “那里可是很贵啊,比五星级酒店还贵。”张天元听说过皇朝宫廷,不过没去过,据说那里研究的菜色,都是历代皇宫的御宴,都是皇帝宫妃们吃的东西。反正挺贵的,好不好吃就不知道了。

  “不怕。其实那里也分三六九等的,最高档次的我请不起。普通的还是请的起的,一顿其实也就万把块钱。”李霄笑道。

  李霄家里也挺有钱的,张天元在南都昏迷那次,就是李霄的父亲帮忙支付了医药费的,后来虽然还了,不过却欠了人情,而且来南都的时候,找铺面也得到了李霄家的帮忙,这些张天元都记得。有时间的话,都是要好好报答一下的。

  “那行,那地方我知道,十分钟之后就到。”张天元驱车直接就到了皇朝宫廷。

  这地方建在新区,占地面积非常大,可以说是极度奢华了,可现在有钱人多了,来这里的人还真不少,张天元这凯迪拉克一百五十多万。也算是高档车了,可跟别人的车一比,那还真不算什么,这里上千万的车那真是不少。很多都是跑车。

  张天元到的时候,李霄就在门口等着呢,车停下来。李霄急忙迎了过来。

  “张哥,真得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啊,在南都的时候。你吃一顿米线都要分成两顿,现在连这种高档车都开上了啊。”李霄感慨道。

  张天元把车交给了泊车员停好,自己则和李霄一边走一边笑道:“运气好发了点小财,也没什么了不起的。”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就走进了这家皇宫一般的贵族餐厅里面。

  外面看起来像皇宫,里面其实更像,这建筑风格张天元也非常喜欢,用的是明清时代的建筑风格,将现代的电气设备都很好的隐藏了起来,不会感觉到不妥的地方。

  里面迎宾的服务员,那也都是穿着宫廷里面的服饰,还分成了好几种,有清宫、明廷、汉廷、唐宫之类的,你想去体验哪一种生活,那就可以去哪个地方。

  “我们去唐宫吧,那里的菜比较合张哥你的口味。”李霄说道。

  “你是主人,你来安排,我随便。”张天元点头就答应了。

  他发现这里边的保安也都是穿着那个时代的衣服,跟百艺坊有点类似,但是却比百艺坊规模大得多,而且也豪华得多,而且这些人看到他带着一只鹰也并不拦阻,估计来这里的有钱人带宠物的可能不少,所以他们都习惯了吧。

  其实真要说这吃的东西,坐下去之后,尝一尝,那味道还真是有点特别,毕竟是大厨做出来的,可是要说有多么与众不同吧,那也未必,来这里消费,讲究的就是个排场,而不是味道。

  张天元并未有什么不满,这是李霄请客,人家能花钱请他来这地方吃东西,那足见诚意了,自己要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那就有点过分了。

  本来这一顿饭吃得还挺开心的,几个长得水灵灵的小姑娘身穿唐朝的服饰在旁边为他们斟酒、甚至还给他们喂菜,这简直就是帝王级的享受了。

  可就在他们开开心心聊天的时候,包厢的门却被撞开了,忽然冲进来几个穿着警服的男女,二话不说,提着警棍就朝张天元和李霄头上砸,一边砸,还一边掏出了手铐要将他们铐起来。

  李霄被彻底打懵了,张天元却是心里头狐疑,这撞了哪门子的邪了?他也没反抗,跟条子对着干,总归没好下场,还是看看情况再说吧,说不定是个误会呢。

  正这么想着呢,外面就跑进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女人,一边喘气一边说道:“错了错了,不是这个房间,是旁边那间。”

  几个条子相互对看了一眼,都有点尴尬,急忙松了手铐,转身就要离开。

  “你们有公务,原本我也不该说什么,不过打了人,就这么走了?一声对不起都不说?”张天元咽不下这口气啊,这就算是老好人,被人莫名其妙打了一顿,又差点送局子里去了,能不生气吗?

  那领头的条子尴尬地笑了笑道:“对不起啊小兄弟,我们有要事,先给你说声对不起,等事情办完之后再登门道歉,欧阳,你留下来,给这两个人好好解释解释,他们需要什么补偿,先记下来。”

  条子大部分都走了,就留下来一个看起来感觉像是警校刚毕业的女人,人长得倒是挺水灵的。好像年纪也不大,留着精干的短发。

  “你们好。我叫欧阳晓丹,有什么不满的地方。你们可以说出来,我会向上级汇报的,一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欧阳晓丹站得笔直,一看就是经过训练的。

  张天元冷笑了一声道:“我要求不高,你过来敬我一杯酒,这事情就算过去了,我也不是那种小家子气的人。”

  “你无耻!”欧阳晓丹骂道。

  “我怎么就无耻了?让你敬杯酒而已,又不是让你陪我睡觉,怎么就无耻了?”张天元本来就在气头上。给对方这么一说,更是气不打一出来,这他妈到底招谁惹谁了啊,竟然遇到这种破事儿。

  “我可不是三陪!”欧阳晓丹执拗地说道。

  “你是瞧不起这些靠本事吃饭的小姑娘吗?她们哪一个都比你强,比你漂亮,比你温柔,还比你懂礼貌,更重要的是,比你讲理!”张天元指了指刚刚被吓得尖叫的小姑娘们说道。

  “我!”

  “你什么你?条子了不起啊?信不信我出去之后就到法院起诉你们。尤其是你,在公共场合公然殴打善良市民。”张天元大声说道。

  “可我没打你啊。”欧阳晓丹说着话,竟然哭了起来。

  张天元最是见不得女人哭了,看到这女人哭了。心里头竟然有些不忍,那股子气也渐渐消了。

  旁边的李霄也劝道:“行了张哥,别难为那丫头了。她刚刚也没动手。”

  张天元深吸了一口气道:“欧阳晓丹是吧,我不让你陪酒了。你过来喝一杯就行了,怎么样?”

  “这个……”

  “这也不行?”

  “好吧!”欧阳晓丹咬了咬牙。走过去拿起那小酒杯喝了一杯酒,不过她显然酒量非常差,一杯酒下去,已经是满面绯红,就好像是醉了一般。

  “我走了!”喝了酒的欧阳晓丹急忙往外面退去,可是却不小心膝盖磕到了桌子上,结果顿时一片殷红,都磕出血来了。

  张天元下意识地上去扶了一把,没想到这小丫头反应非常激烈,一把就推开了张天元,可是她因为用力过猛,结果又摔倒了,把桌上滚烫的汤汁洒到了腿上,疼得她差点没叫出来。

  可是这小丫头居然咬着牙没有叫,大概在她的心里头,旁边房间里正在执行公务呢,她也不想影响吧。

  不管什么原因,这却让张天元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笨手笨脚的,到底怎么做的警.察!”张天元直接上前将欧阳晓丹抱了起来,然后就放到了旁边的卧榻之上。

  这房间里没有沙发,也没有椅子,坐着的就是那种卧榻,很像唐朝宫廷的风格。

  “你干什么!我叫人了!”

  “行了闭嘴吧!都伤成这样了还逞强,我怕接下来要承担个袭警的罪名了,所以只好先给你把这伤处理一下。放心吧,我们是中医世家,治疗躺上和磕伤最有经验。”张天元霸道地用一只手捏住了欧阳晓丹的两只手,然后将整个身体都压在了欧阳晓丹的身上,那姿势还真是……颇为不雅。

  他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关键这丫头太野了,你不来点硬的制服不了啊。

  他随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瓶药膏,这当然不是什么药膏了,只是用来明目的,原本是涂抹在眼皮之上的,可以让人的眼睛缓解疲劳,变得湿润。

  他用小勺子挖了一点,涂抹在欧阳晓丹那被烫伤和磕伤的腿上。

  欧阳晓丹穿得是长裤,不过是那种比较宽松的裤子,很容易就能够挽上去,看到这女人那白皙光洁的大腿,纵然是张天元,也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张天元暗暗念了两句,然后开始用地气为其疗伤,之后将功劳全部归功于那药膏就行了,反正谁也查不到什么。

  最关键的是,上一次为了治病方便,柳三生已经托关系给张天元弄了个行医执照,他现在算是正儿八经的中医了,也不算是吹牛。

  欧阳晓丹起初还在反抗,可是后来忽然感觉到腿上凉飕飕的,然后就没有了疼痛和灼烧的感觉,顿时大感神奇,她开始相信这个男人真得是什么中医世家的传人了,就干脆不反抗了。

  “疼……!轻点!轻点啊!”

  “放心没事儿的,就这一开始比较疼,过一会儿就舒服了,我对待女人一直都很温柔的……”

  这样的对话,让坐在一旁的李霄头上出现了一排排的黑线,那样暧昧的姿势,还有这暧昧的对话,幸亏我是知道你们在干什么,不然真会把你们当成一对奸.夫.淫.妇啊。

  那些之前紧张得要命的小姑娘,也不由得掩着嘴偷笑了起来。

  “啊!好舒服,真得好舒服,你的技术真不错!”

  到这里,张天元自己都觉得这对话好像不太对劲了,怎么越听越怪啊。

  他干咳了一声,有些尴尬地说道:“舒服就好,我刚刚就说过了,一开始会有点疼,只要适应了,那自然就不疼了,你看这流了多少血,以后啊,小心点,别总是笨手笨脚的。”

  “哦……!”欧阳晓丹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听话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