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八章 拜师
  其实石老王一开始没有选这块半赌毛料,就是因为他觉得不太对劲,后来却因为张天元的举动而一时激动选了它,如果他稍微冷静一点,大概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了,毕竟论眼力,他还是很强的,不然也不可能被称作赌石皇帝。

  被小孩子算计了,石老王能不吐血吗?

  可是这话他又没法说出口,因为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张天元算计了他,毕竟那个时候抢着买下这块毛料的可是他自己啊,说不定就是他把张天元的唯一霉运给抢走了呢。

  石老王如此,贾政经就更惨了,他竟然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因为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逐出师门了,这块毛料竟是一文不值,连狗屎地都没有出,只有造假者在开窗出弄得一层绿皮。

  这一次回去一定会被父亲打死的,好不容易拜了石老王为师,现在却闹到这般田地,早知道当初就该把毛料给卖了,切什么切啊。

  他的深情充满了颓然和愤怒的复杂,又一次,他把无名之火对准了徐刚和张天元,甚至连自己的师父石老王都恨上了。

  突然,他站起身子冷哼了一声道:“什么赌石皇帝,什么石老王,也不过如此,我贾政经还不稀罕做你的徒弟呢!”

  他这话刚说完,忽然间脸上就挨了一巴掌,五个手掌印清晰可见。

  打人的是徐刚,他瞪着眼睛骂道:“臭小子,我虽然也不喜欢这老王八羔子。可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小子自己挑了这块毛料,反倒怪自己的师父。什么东西啊,跪下道歉,不然我抽死你!”

  石老王讶然看了徐刚一眼,他其实从一开始都没怎么注意徐刚这个人的,反而是对张天元关注很多,但是此时,就仅仅这一巴掌,他忽然间觉得,这个一直嘴巴里不干净的小伙子。却好像变得最可爱起来了。

  他冷冷看了贾政经一眼,突然上去抽了一巴掌,然后指了指门的方向骂道:“滚!你马上给我滚!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滚!”

  贾政经此时已经全然愣住了,被徐刚打得还没回过味来呢,又被石老王打了一巴掌,简直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他仿佛看到周围的人都在嘲笑他,讽刺他,挖苦他。

  受不了刺激的他。终于推开人群,跑了出去。

  “小兄弟,谢谢你了啊,收了那么个不肖徒弟。是我老石眼睛瞎了。”石老王似乎一瞬间老了许多,他看了看徐刚说道。

  “你还真不用谢我,我也不是为了你。只是看不惯那小子的所作所为而已,总是想要仗势欺人。以为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可以充大爷了。”徐刚说道。

  张天元轻轻拍了拍徐刚的肩膀,摇了摇头道:“我说刚子啊。你把他打跑了,我那十万块钱怎么办啊?”

  “哎妈呀,我怎么给忘了,假正经你小子给我站住,还钱,还钱啊!”徐刚说着就要冲出去,却被石老王给拦住了。

  石老王也被这两年轻人逗笑了,说道:“他欠的钱我还就行了,反正我认识他父亲,钱是不会要不到的。”

  “嘿,没想到你还是个好人啊。”徐刚嘿嘿笑道。

  “你们这是对他有偏见啊,石老王虽然人是傲慢了一点,但人品真的不错,他这些年赌石的钱,很多都用在慈善事业上了,这也是为什么圈子里的人愿意称呼他赌石皇帝的原因,其实真说起来,赌石比他厉害的,也不是没有。”胡七一在一旁解释道。

  “对对对,他要是人品不行,我们三个老头子也不会年年与他玩耍了,哈哈哈。”柳三生也笑道。

  “可是一开始他为何要刁难毛石发毛老板?”张天元有些不解了,问道。

  “哼,这话你该问毛石发,这小子过去几年摊子上的毛料总有大量的造假毛料,被老夫抓住过几次,所以就不喜欢他来这地方,每次总要刁难他,让他滚蛋。”石老王冷哼了一声说道。

  此时毛石发苦笑道:“石老大啊,如果是这事儿,您还真冤枉我了啊,有造假的毛料不假,可我那也是被人给骗了啊,我跟您不一样,没那么懂啊。”

  “哼,最好是这样,看在你这一次摊位上竟然出了两块翡翠的份上,我也不追究了,此事就算作罢,但你若明年继续拿造假的毛料,可别怪我不客气。”石老王冷哼道。

  “行行行,您就放心吧,我小心提防着就是了。”毛石发心里头就在想了,自己这一回赚够了,以后再也不来这地方了,省得晦气啊。

  石老王不再理会毛石发,而是看向了徐刚说道:“你小子不错,有没有兴趣做我的徒弟啊?”

  徐刚好像还挺不屑,张口就要拒绝,却被张天元一把捂住了嘴巴道:“你小子傻啊,那人可是真正的赌石皇帝,不是我这种瞎碰运气的外行,跟他学,你不会吃亏的,以后咱们的玉器店要扩大,说不定还要设计珠宝方面,如果你跟他学,那真得就可以独当一面了。”

  “我擦,你轻点,想要捂死我啊。”徐刚好不容易能张口说话了,急忙喊道。

  张天元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因为着急力气用的有点大了。

  “我可是把该说的都说了,你自己决定吧,我也不逼迫你。”张天元耸了耸肩道。

  “那你为什么不学啊,你比我合适啊!”徐刚说道。

  “废话,人家看上的是你,又不是我,我学个毛啊。”要说张天元不想拜石老王为师那是假的,只可惜人家石老王脾气就是这么古怪,偏偏看中了徐刚,自己总不能跟兄弟抢生意吧。

  徐刚咬了咬牙。把张天元的话想了一遍,然后便突然跪在了地上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弟一拜!”

  “哈哈哈,好好好。你小子不错,不错!”

  于是,徐刚在众人的见证之下,就直接在展厅了拜了石老王为师。

  现代不同于古代,师父未必要喝徒弟待在一起,通过网络什么的也一样可以传授自己的本事,所以这个倒不是问题,当初贾政经和石老王就是这么个关系。

  不过张天元心中却有别的想法,他觉得徐刚还是最好能够跟在石老王身边。这样学到的东西才不会走样,更何况牟莹这一段时间也会在宝岛帮助柳梦寻做一些事情,这小子就算回了上浦,估计也是人在曹营心在汉。

  于是他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徐刚和石老王,没想到两人都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反正如今神罗古艺术公司一切都步入了正轨,管理方面也不用张天元和徐刚插手太多,他们越插手,反而可能会越乱的,毕竟他们不是管理方面的人才。

  ……

  为了给吴起灵驱除阴气。张天元在宝岛多待了几天,不过他可不是光做这个了,而是趁着这个机会,悄悄安排蛇麟现行回国。将那块可能会引起麻烦的大翡翠给带回去了,那东西没有卖,而他又被盯上了。如果他走的时候带着,那肯定会有麻烦的。可蛇麟就不一样了,蛇麟本来就为人低调。又善于伪装,他要运送这东西回内地,那就跟玩似的。

  等到吴起灵身体的问题也解决了,张天元才坐了飞机,返回了上浦。

  来的时候是三个人,不过回去的时候,却变成了他一个,幸好他回去压根什么行李都没有带,所以也不怕被人盯上,因为但凡之前的东西都被蛇麟先一步带回内地了。

  真要说他身上还有什么是钱的,那么一个就是他那可以辟邪的紫檀木手链,另外一个就是柳梦寻送给他的一枚翡翠扳指。

  这扳指要说贵重,当然不如他送给柳梦寻的项链了,但礼轻情意重啊,更何况两人分开之前,还是狠狠地缠绵悱恻了一番,虽说没有最终捅破那层窗户纸,可是毫无疑问,两个人已经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

  知道这事儿的柳三生,现在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这一次宝岛之行,张天元可以说是赚得盆满钵溢啊,别的就不说了,光是那块婴儿头大小的翡翠,就赚翻了,而且又狠狠地教训了贾政经一顿,更是认识了不少翡翠珠宝方面的名流。

  宝岛三族的四位老人、石老王,当然还有那个毛料商人毛石发。

  张天元觉得自己要发展自己的珠宝业的话,那是少不了翡翠这一项的,毛石发做了那么多年的毛料商人,认识的人肯定不少,以后有机会倒是可以好好再聚聚。

  毛石发对张天元那是十万分的感谢啊,要是没有张天元,他这一次只怕是要栽了,如今却是不尽赚够了钱,可以好好歇上几年,而且还认识了张天元这样的大老板,他能不高兴吗?

  最重要的是,张天元现在觉得赌石很有意思啊,来钱又快,而且又刺激,有时间还真想再去玩玩呢。

  他现在也在考虑自己的将来,自己不是个经商的人才,今天所有的一切,那都是靠着六字真诀才得来的,他从来不敢得意忘形,所以他觉得自己接下来一段时间,应该利用人脉,好好去跟李老、董老、萧老板、慕容老板这些人学一些古董鉴定方面的知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万一哪一天六字真诀突然不奏效了,他还不抓瞎啊?所以真正学会本事,那才是王道,更何况趁着现在有六字真诀可以用,他学东西和记忆东西也会比常人快上很多,这绝对是个好机会啊。

  其实最关键的是,他如今已经体会到了古玩鉴定的乐趣,这已经不仅仅是一种赚钱的手段了,对他来说,也成为了一种享受,这就跟许多人喜欢去夜总会玩,喜欢上网玩一样,各自的娱乐不一样罢了。

  ……

  回到内地之后,张天元第一件事儿就是赶紧给自己买了辆车,不然实在是太郁闷了。

  到飞机场打出租的时候,居然很多司机都不肯让他上车,说是不能带宠物,后来还是多给了钱才送他到家的。

  他不可能将小神罗扔在家里不管,所以当天就愤愤不平地去了汽车交易市场,直接买回了自己心仪的凯迪拉克大吉普,这开着,空间也大,哪怕是让神罗在里面飞都没问题,那叫一个爽啊。

  俗话说钱能通神,有钱就不愁各种手续,一天之内就轻松办下来了。

  当他开着车奔驰在上浦的高速路上的时候,才真正感觉到,拥有一辆自己的车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太爽了。

  正享受着《后会无期》里开着车奔驰的感觉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张天元戴起了蓝牙耳机,澳门赌博网站:接通了电话。

  “张哥,还听得出我声音吗?”电话那头,是一个陌生而又熟悉的声音。

  张天元笑道:“你小子可是我从火堆里扒出来的,能不记得?是李霄吧?”

  李霄就是当初网吧着火,昏倒在里面,然后被张天元救出来的大学生,如今也已经毕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