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七章 金屁股
  听到石老王问话,张天元摸了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其实啊,我和刚子小时候经常一起出去玩耍,村子里有种玉米的,我们经常跑玉米地里掰,这小子藏玉米一直都是一个方法,刨个坑,然后给上面压块石头,坐在上面,还装着没事人一样。我就觉得这小子屁股下面肯定有东西,所以就试试喽,没想到……嘿嘿,实在抱歉了各位。”

  众人听完这话,都是面面相觑,继而又是摇头叹息,甚至有人捶胸顿足。

  石老王更是有点哭笑不得了,这算什么?一屁股坐出个金山银山来了?

  “你们还真别不信啊,我给你们说,我们那儿不是古墓特别多嘛,原来村里还不像现在情况这么好的时候,房间的地都没铺瓷砖或者地板,就是泥土地,结果就在我们村,有一户人家的小孩子拉屎拉到了地上,父母帮忙收拾的时候,澳门赌博网站:用铁锨一铲,你们猜怎么着?”徐刚也来了兴致,给众人讲起了故事。

  “怎么了?”

  “居然铲出了十几个黄澄澄的金元宝来。”徐刚啧啧叹道:“所以你们也别羡慕,也别嫉妒了,哥们这就是金屁股,一坐就是几千万啊,哈哈哈。”

  “噗!”牟莹被徐刚惹得笑出了声音,其余人也都忍不住大笑起来,但笑归笑,可这嫉妒和羡慕却是非常明显的。

  “听到了吧莹子,以后嫁给了刚子,你可有福喽。金屁股啊,哈哈哈。”张天元也被徐刚给逗笑了。

  众人笑过之后。便开始商议着买下这块帝王玉,因为该欣赏都已经欣赏过了。一个个都非常满意,现在就是价钱上到底要出多少,还无法达成统一。

  “小兄弟,两千万我吃下你这块翡翠,行不?当然了,是rmb!”还是一开始想要一万买下石墩的那个人,看来这人也算是个有钱人了,普通人不可能轻易拿出两千万rmb的。

  “恕我直言相问,您买下这东西想要做什么?”张天元问道。

  “这个。自然是做一些镯子、戒面、小物件之类的,这些东西容易出手。”那人回答道。

  张天元微微皱了皱眉,他觉得这样子实在太可惜了,按照他的想法,这么一大块翡翠实属难得,如果分解开来去做镯子和戒面,那真正是暴殄天物,他的意思是将这就按照翡翠的样子做成花件,这才能显出这块翡翠的特殊性啊。不然一大块翡翠被分成小块,那还不如用小块的翡翠去做呢,意义不大啊。

  而且有一点,花件虽然说一般情况下不如做成镯子等物值钱。可若是工艺精妙的话,那就完全不一样了,就算是再涨个三四倍。那都是有可能的。

  说到底,张天元其实还是更愿意将这块翡翠卖给与他想法一样的人。要不然干脆就不卖了。

  “张老板,两千万不少了。我们也是要赚钱的啊。”那人看着张天元说道。

  他却不知道,张天元此时心中抵触的并非这价格,而是他的做法。

  “小子还挺贪心啊,我出三千万,你卖不卖?”石老王终究还是开口了。

  “那么石老大要用这东西做什么呢?”张天元问道。

  “东西卖给了我,你还管得着我做什么啊?”石老王没好气道。

  张天元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三千万虽然天价,不过晚辈也不缺那点钱。倒是石老大,您那不是还有一块半赌的翡翠毛料吗?那大小比这石墩也差不多,而且从开窗来看,水种和翠色都不差,您真想要,切开来高兴高兴啊。”

  石老王的话算是提醒了张天元,东西卖了,那就是别人的了,别人想做什么那就做什么,你就没有发言权了,这是张天元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所以他故意找了个事儿,把众人的吸引力给吸引过去了。

  而且这还连消带打地,要坑一次贾政经,谁让这王八蛋记吃不记打,还要来找他的麻烦呢。

  “对啊石老王,你那块毛料看着不差啊,既然送给了你徒弟了,刚刚你说的话咱们也都听到了,就一起做个见证吧。”胡七一也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对啊石老板,今天咱们这儿这么多人,不如就让咱们见识见识吧。”人群里有人喊道。

  “切就切,怕个什么!”贾政经闻言说道。

  他现在心里头已经奇痒难忍了,看到张天元连续两块石头都切除了翡翠,他这块毛料也是在同一个展柜上买的,而且从外面来看,明显比张天元的那三块毛料更好,没理由不出翡翠的,即使退一万步说,不如张天元的,那也无所谓了,这东西又不是他买的,是他师父送的。

  可他因为鬼迷心窍,却忘记了之前石老王说的话了,这里面要是出不了翠,那就逐他出师门了啊。

  “哦,贾老板果然气宇非凡,这话说得漂亮,不错不错,其实我也想看看呢,那破石墩都能切出那么好的翡翠,你那个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毕竟从表面来看,当真不错。”徐刚也在一旁撺掇着。

  这小子简直鬼精灵的,他早就看出了张天元想用这块毛料坑人,虽然不知道张天元是怎么看出这毛料有问题的,但他反正也不懂,张天元的眼力又那么好,应该是不会弄错的,所以这一次肯定能坑死贾政经这王八蛋。

  “依我看啊,四百万买这块毛料真不算贵,不过赚头也不大,贾老板,我出四百五十万买下它,咱们就算做个朋友吧。”人群中有人说道。

  贾政经却摇了摇头道:“这是我师父选的毛料,那肯定差不了,可不像某些人啊。出门撞了狗屎运,真得是狗屎地里出高绿了!我这毛料。那可是凭本事选出来的,一定能赌涨。各位也不必与我抢了。”

  他心里边此时已经有点异想天开了,要是这块毛料切出价值几百万甚至张千万的翡翠,那他就等于一分钱没花便发财了,比张天元还给力,而且经过这事儿之后,他相信他的师父石老王一定也会高看他一眼的,就是那柳家的妮子,怕也会投怀送抱吧,就算不愿意。那也没关系,等爷们有了钱,还愁找不到女人?

  张天元笑眯眯地说道:“哎呦,真是让贾老板见笑了,我选毛料,靠得就是撞大运,你说我走了狗屎运,那还真没错,不然狗屎地里怎么就切出帝王玉来了呢。您有本事,那也给咱瞧瞧啊,看看你这石头里到底是个什么好玩意儿。”

  他这一番话,讽刺的味道非常浓。那意思很明显,我们靠运气没错,你倒是不靠运气。就是不知道你这毛料能切出什么了。

  贾政经冷哼了一声,然后朝石老王拜了拜道:“师父。徒弟的解石技巧还差些火候,劳烦您帮个忙。”

  石老王看了贾政经一眼。心想这毕竟还是自己的徒弟,那就露一手吧,也算是挣回一点面子,他自认为解石的技巧可比张天元那外行强多了。

  当然,如果论实打实的本事,不靠地气和六字真诀,张天元真不如他,可是如果算上这地气和六字真诀,那张天元肯定是比他强的。

  “好吧为师帮你解石,有没有东西,那就看你的运气了。”石老王点了点头道。

  本来周围那些人听到张天元不肯出售那块帝王玉,都打算走开了,这一听石老王要亲自解石,便都有聚了过来。

  赌石皇帝的手艺,那可不是轻易看得到的,今日也可以大饱眼福一番了。

  听到石老王的话,贾政经那是欣喜若狂,看来师父其实对自己还是挺好的嘛,是自己多想了,以自己师父的手艺,加上这毛料本身的品质,切出来的翡翠一定差不到哪儿去。

  看石老王走到了那堆工具前面准备解石,徐刚重新走到了张天元身旁,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样,这回能不能坑死这师徒两个?”

  张天元耸了耸肩道:“我哪里知道啊,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你小子就装吧,咱是兄弟,有些事儿我不想多问,但别把我当傻子,嘿嘿。”徐刚笑道。

  “就你能行,装傻子就继续装吧,对你没坏处的。”张天元看了徐刚一眼说道:“这世上,有些事儿不知道反而比知道更好。”

  “得得得,我还是继续装傻子吧,不过某些人啊,可是真正的傻蛋哦。”徐刚前面半句话说得声音还很小,到后面半句,那就突然大了起来,明显就是在讽刺贾政经了。

  “不要这么说嘛,四百万买块毛料也不容易,可不能因为咱们切出了好东西就幸灾乐祸,这样不好。”

  他们两个在那里一唱一和,贾政经却没有理会,反而心里头暗想着“你们两个就得瑟吧,有什么了不起的,等我也出了翡翠,气不死你们。”

  他忽然想起这块半赌的毛料还是从张天元手里抢来的,于是故意说道:“张老板,刚刚家师买下了你想买的这块毛料,你心里头一定非常不舒服吧,不过不要紧,因为等会儿你会更不舒服的,哈哈哈哈。”

  “嘿嘿,笑吧,尽情笑吧,待会儿我看你小子还笑得出来!”张天元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心中冷笑了一声,干脆坐到一旁一边喝茶,以前观看石老王解石了。

  先不管那半赌的毛料能不能切出好东西,石老王的解石技巧那都是值得学习的,这是真正的技术啊。

  周围那些人此时变得更加紧张了,这也不能怪他们,这个展柜上的毛料,已经有两块出了翡翠了,这在平时可是极为少见的事情,如果这块毛料再出翡翠,那真得就是三阳开泰啊,从此必然会成为宝岛的一段佳话。

  毛石发其实更加紧张和激动,如果这块毛料出翡翠,那他的名气可就响了,以后来他这里买毛料的赌石商人肯定会更多的。

  石老王切石,大家也同样都是屏气凝神,就连聒噪的徐刚都没有再开腔说什么,他是看不懂解石,不过道理还是懂的,虽然他不喜欢石老王和贾政经,可如果在别人切石的过程中随便打搅,那可是要被人鄙视的,别人可能现在不说你,但日后你在这个圈子里的名声就臭了。

  关键还是刚刚张天元切石的时候,贾政经都没出声,徐刚觉得自己总不能连贾政经都不如把,所以尽管很想捣乱,可他还是强迫自己忍了下来。

  只可惜再好的解石技巧,如果面对的只是一块废石,那也是没有用的。

  “唉!毁了毁了!我石老王这一世英名算是毁了!这破石头!”石老王小心翼翼地切了一会儿,突然间重重叹了口气,竟然拿起那石头狠狠摔在了金属柜子上。

  这石头本来就有裂缝,给他这么一摔,登时就裂成了大小不等的小块。

  可是却无一见绿。

  “只有一层绿皮啊!废石!废石!不!这根本就是造假的毛料!”石老王痛苦地大叫了一声,嘴角竟然溢出了一丝血迹。(未完待续

  ps:ps:感谢月票、感谢打赏、感谢订阅、感谢推荐,你们都是最可爱的人,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