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六章 一刀天堂,一刀地狱
  毛料尚未完全切开,却已经引起了周围的一片轰动。

  “小兄弟,刚刚是我出价不对,我现在出三百万rmb,立马就可以汇款!”

  “我出五百万!卖给我吧。”

  “你们也太小瞧这块毛料了吧,我出七百万,真的小兄弟,不能再高了,再高就不合适了。”

  虽说张天元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在南都黑市拍卖会上也见过有人为了一件古玩争得脸红脖子粗,可是眼前这疯狂的情景,还是让他有些吃惊。

  徐刚和蛇麟直接就呆住了,一个被人瞧不起的石墩,转眼间就这么吃香了?这找谁说理去啊。

  大家都不是笨蛋,虽然冰种在水头上比不过玻璃种,可是这玩意儿就目前石老王的评价来说却是满绿啊,而且还是浓阳,这搞不好出来就是一块帝王玉啊,这还只是原石,卖个几千万绝对不成问题,这么大一块那真得是太难得了。

  更不要说如果帝王玉经过能工巧匠制成成品之后,那价格可以成倍的增加啊,这绝对不是开玩笑的。

  之所以肯出几百万买一块毛料,那绝对是看到了商机了。

  徐刚咽了口唾沫,冲张天元竖起了大拇指道:“兄弟,你真是个咱哥们长脸啊,这回可赚大发了。”

  他真得是被惊呆了,这些人太疯狂了吧,一块石头,还没完全切开呢,就干几百万几百万的出,万一亏了怎么办?都没想过吗?真把几百万当成几十块几毛钱了?

  正惊讶呢。石老王的一句话更是让他直接大脑当机了。

  “小子,这石头你也别切了。我出一千万,记住了。是rmb,不是新台币!你把它卖给我,这东西到了我的手里,可以找到世界著名的珠宝设计师和工匠大师来做成成品,而到了你手里那就糟蹋了。”石老王对着张天元说道。

  “一千万?嘿嘿,你也知道这东西之前啊,不过啊石老王,你这一回真得是看走眼了,柳家小妮子脖子上的项链看到了吧。那设计也算是世界一流了,做工更是绝对独一无二的,你办得到吗?”胡七一讽刺道。

  石老王咬了咬牙,没有再说话,一千万是极限了,他不敢再出高价了,关键石头还没完全切开,他也不是完全确定里面就一定是帝王玉,万一再赔了。他也有点伤了。

  “没错小老弟,你就干脆把翡翠全都解出来吧,也省得这些人争来争去了,等真相大白之后。再看情况卖不卖吧。”吴起灵也笑了笑说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重新坐了回去,开始小心翼翼地继续解石。越是到最后,就越不能掉以轻心。虽然他可以清楚看到里面翡翠的形状和大小,但若是一不小心。还是会划伤翡翠的,那损失可就大了去了。

  周围完全静了下来,甚至可以听到呼吸和汗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没有人敢打搅张天元,要是这么一块翡翠因为自己的打搅而划破了,那真得是要折寿的,这么好的东西,乃天赐啊,绝对不能有丝毫的划伤。

  随着张天元看似笨拙,但却稳当的手法,石皮被慢慢切去,里面的翡翠也越来越清晰了,这块蒙尘不知道多少年,几乎被人舍弃了的珍宝,终于在张天元的手里边重见天日了。

  对张天元来说,这感觉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诞生一样,他自己也连大气都不干出一口,生怕破坏了这天然的美玉。

  这一刻,张天元甚至能感受到翡翠的呼吸,而且随着翡翠暴露出来的越来越多,不仅是呼吸,他甚至仿佛听到了这块翡翠欢快的笑声。

  也是啊,就像仙子蒙尘,才子怀才不遇,明珠被埋没一般,真正的宝贝可不想永远被人坐在屁股底下,它要发光,它要让世人惊叹。

  看看切得差不多了,张天元开始小心翼翼地用砂纸和锉子擦石,因为害怕伤到翡翠,他都没敢去用电动的砂轮机。

  足足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可是却没有人出声,没有人离开,有些人甚至憋着尿都强忍着要等下去。

  当一块大小足足有婴儿头那般的翡翠呈现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原本寂静的展厅里终于又一次疯狂了起来。

  石老王长长叹了口气道:“这就是运道啊,运道啊,我石老王也号称赌石皇帝了,可是这么多年,也从未遇到过这么一块翡翠,却被你这小子给碰到了,真得是气煞人也!”

  “嘿嘿,石老大,你也别生气,先给评价评价。”徐刚嘿嘿笑道。

  石老王说道:“其实翡翠比毛料鉴定更为简单,不用我说,这里很多人都懂。正如我之前所说的,这个是冰种不会错的,水头略差于玻璃种,但关键在于它是满绿浓阳啊,在过去的定位之中,这样的翡翠,那就是帝王玉,小子,你真得是发了,发了啊!赌石赌石,天堂地狱,一刀可以送你去天堂,也可以送你下地狱,你这是上了天堂啊,唉!”

  “哈哈哈,狗屎地出高绿,这种事儿居然都让你小子遇上了,我该怎么说好呢,哈哈哈。”胡七一哈哈大笑着看向了柳三生说道:“柳大哥,我看你也别犹豫了,梦寻丫头嫁给这小子一点都不吃亏,说不定你柳家日后还要靠他的运气呢。”

  柳三生看着张天元,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他实在非常惊叹,这个年轻人的运气简直太好了,难道真得像他说的那样,因为出了一场祸事,差点死于非命,然后运气就好起来了?

  他此时心中那固执的念头其实已经软化了很多,这等人物,以后能不能看上他孙女都两说呢,自己是不是真得应该答应了这门婚事?

  “石老王。您别说话说一半啊,光给了评价。也给估个价啊。”徐刚继续刺激着石老王。

  “估价?这东西我可不敢估价,高了怕人骂。低了你肯定不满意,还是看谁想买,谁出价吧。”石老王摇了摇头道,这倒也是个老狐狸。

  徐刚看向了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看着的不是一群人,而是一群狼啊,这一个个眼睛里都冒着绿光,仿佛看到了最美味的食物似的。

  “大家都别激动啊。想要看翡翠的,在这边排队,人人有份,人人有份,反正就这么几十个人,慢慢来,没事儿的,不过在这之前,刚刚赌局的事儿得先说清楚啊。”徐刚嘿嘿笑道。

  “还说什么说啊。我给钱。”

  “我们都给钱,不就几万块嘛。”

  虽然说这些人加起来的赌金有两百万rmb,不过归结到一个人身上,最多也就是贾政经那样的。直接投了十万,所以他们压根就不在乎。

  可贾政经这会儿却急了,他低着头对石老王说道:“师父。您先借我十万块吧,我……”

  “没钱你赌个屁啊。真是孺子不可教也。”石老王本来就在气头上,这会儿贾政经有这样招惹他。他能不生气吗?不过好歹是徒弟,他骂了一句之后摆了摆手道:“罢了罢了,我买的那些毛料里面你选一块出来,要是能切出翡翠,东西归你,我也帮你付了十万块的赌金,你还是我的徒弟,可要是切不出东西来,你自己看着办吧,以后也别叫我师父了。”

  石老王现在有一点万念俱灰的感觉,已经没兴趣继续跟人赌了,他甚至对贾政经也失望透顶了,想要最后试探一下自己这个徒弟。

  “不是,师父您别这样啊。”

  “选不选?我对你的要求不高,出了狗屎地也行,也算你有本事。”石老王喝道。

  “那好吧,既然师父您这么说,我就选那块半赌的毛料。”贾政经其实早盯上那块石老王花了四百万买回来的半赌毛料了,这会儿既然石老王让他选,他第一个就选中了那东西,在他看来,那玩意儿肯定能够出翡翠的,虽然未必能够值四百万,可是他师父不是说了吗,狗屎地都可以,那还怕什么?”

  张天元坐在一旁休息的时候,正好看到这师徒两个的举动,也听到了他们的对话,心中不由暗笑,这还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啊,贾政经别的不选,偏偏去选那块里面屁都没有的半赌毛料,这真得是注定了悲剧的命运啊。

  毛石发此时就算是记着毛料商人绝对不能嫉妒得戒律,可此时也不由得他不嫉妒了。

  那块石墩啊,就差那么几公分就可以看到绿了,自己当初做石墩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多磨几下啊,真是没法说了,这老天爷也未免太偏心了一些吧。

  “好好好,给了赌金的就可以去参观了,可别乱碰哦,碰坏了你们可赔不起。”徐刚一边点这钱,一边嘿嘿笑着,这小子直接把自己当成了张天元的经纪人了。

  “摸都不行啊?”

  “想摸也可以,摸一次一千。”徐刚说道。

  “奸商啊你这是!”

  “嘿嘿,愿打愿挨,不给钱您就别摸,看看就行了。蛇队,你在旁盯着点,别让人乱摸,不然对给钱的不公平,对了,我说的是一千rmb,没有的可以用等价的新台币,天元,新台币多少来着?”

  “不到五千。”

  “好,那就五千新台币,童叟无欺啊,五千你买不来吃亏,五千你买不来受骗,帝王玉随便摸啊,一次五千新台币哦。”徐刚干脆直接叫卖起来了。

  还真别说,这点钱对这里的人来说那真不算什么,为了摸一下,感受一下那帝王玉的温润,基本上每个人都掏钱了,有给五千的,也有给一万的,还有给两三万的,这一会儿功夫,光新台币就收了五十多万,这钱来得虽然不如赌石那么容易,不过也差不多了。

  胡七一在一旁蹲着和张天元聊天:“小老弟,东西真打算卖?”

  “卖?为什么要卖?我倒是觉得这块翡翠用来做花件比较好,关键它足够大,只要手艺好了,不愁买不到天价,其余切除的边角料,也能用来做戒面和小物件的。”张天元说道。

  “我劝你还是卖了好。”胡七一说道。

  “为什么?”

  “不安全啊,这东西实在太大了,你这一路上我怕出事儿啊。”胡七一关心道。

  张天元想了想也是,这么大的翡翠,这真要带回内地去,路上肯定少不了事儿,要知道这世上珠宝被盗、宝石被抢的事情可不少,胡七一这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不过又转念一想,自己还得在宝岛待上几天呢,到底卖还是不卖,再做商议也不迟,现在不着急做决定。

  看张天元不说话,胡七一干脆也不说话了,反而是那边石老王看向了张天元问道:“你小子能说句实话吗?到底怎么就选上这石墩了?我不想听假话。”

  石老王怎么想都觉得不舒坦啊,不问个清楚,他只怕要失眠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