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五章 满绿浓阳帝王玉
  张天元切石还是那么小心翼翼,他先用砂轮打磨了一下表层的石皮,石粉溅得到处都是。

  “咳咳!我说小子,这破石墩用得着那么小心吗?随便切就行了,还真以为能见绿啊?”石老王靠的太近,虽说没有被石粉迷到眼睛,可是却呛得他直咳嗽。

  张天元却不理会,打磨到一定程度了,他停下了砂轮,然后用砂纸开始小心擦拭。

  “日!还真见绿了!今天这也太邪乎了吧,一个石墩也能见绿,这是见鬼了吧。”随着张天元的擦拭,一片翠色露了出来,有人惊呼了起来。

  周围的人都直接傻眼了,这世道是真要变了吗?

  要知道大家伙就算不能说是赌石的行家,那最起码也是接触过赌石的人,对于赌石那是非常熟悉的。两块毛料,这第二块甚至都不能算是毛料,大名鼎鼎的赌石皇帝石老王都不看好,可偏偏都出了绿了,虽说这个石墩现在还没有切开,不知道里面到底有没有货,还只是一抹绿,但这已经很了不得了。

  两块不被专家看好的翡翠毛料接连赌涨,让人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种情况除非是造假,要不然就是运气太好了,好到令人抓狂的地步,毕竟这类事儿就算是在各大翡翠公盘之中也很少见到啊。

  看到见绿,徐刚、蛇麟那自然是高兴不已,牟莹和柳梦寻也是欣喜若狂,就说宝岛三族的四位老人,那也是暗暗点头表示赞赏。

  周围那些和张天元有了赌局的人。也是一脸的惊愕,他们倒不在乎那点钱。输了就输了,反正每个人赌进去的也不多。他们只是惊讶于石墩竟然真见绿了,这简直太令人震撼了。

  要说失望和郁闷,还还得是石老王和贾政经这师徒两个,他们把毛石发展柜上的好毛料都挑得差不多了,居然还是让张天元捡了两个便宜,之前那块就不说了,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可问题是这破石墩自己师徒两个之前还嘲笑人家张天元来着,说什么一千块买个石墩。真逗比,可现在呢,见了绿,感觉自己像白痴了,这心里头真是苦不堪言啊。

  作为摊主的毛石发,显然也是有些意外,有点眼红,但毛料商人的基本心理素质他还是有的,不然每一次看到别人切石切出好东西都嫉妒得要死要活。那估计真活不了几年了。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这就是毛料商人的警句,你只是卖毛料,而不是去赌石。所以就别想着一夜暴富的事儿,当然也不会因为亏了而去上阳台自杀。

  而且他今天大部分毛料都卖出去了,可以说接下来几年不做生意都没问题。不仅如此,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看到张天元都能瞎碰到这么好运气。也都纷纷慷慨解囊,顷刻间就把他展柜上剩下的毛料全买光了。

  反正就剩下全赌毛料了。又不是太贵,这些人就是想碰个运气而已,就算真亏了,也亏不多。

  张天元并未理会周围那些人的疯狂举动,依旧专心地在擦石,他知道这上下的石皮距离里面的翡翠非常近,只要擦拭一下就能显出绿来,所以不能用砂轮,更不敢用切石的工具,还是这么慢慢擦石比较好,幸好他力气大,又有地气相助,倒是不累。

  当两边都显出绿的时候,石老王已经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贾政经更是大喊道:“这么大块的翡翠!开玩笑呢吧!”

  “闭嘴,继续往下看,说不定就上下有绿呢。”石老王还是不肯服输,这真要让张天元从石墩里面切出这么大快的翡翠,那真得是要气死他了。

  张天元将两边的绿擦出来之后,果断对周围的厚石皮动了刀子,这几下子就比较粗蛮了,好像一点都不怕切坏了里面的翡翠似的。

  “小老弟,你慢点,慢点啊,万一弄坏了翡翠,亏死了。”胡七一紧张地喊着。

  “哦,知道了。”张天元这才小心了起来,不过说到底都是做样子,其实里面的翡翠有多大,形状是什么样的,他心里头都有数呢,就算是看似粗蛮的切石方法,也不会出问题的。

  这几刀下去,突然显出了一片黑褐色。

  “狗屎地?真得是狗屎地啊!哈哈哈,我就说嘛,就两侧稍微显点绿而已,就算这里面有翠,那也是狗屎地,不值钱。”石老王哈哈笑道。

  “你着什么急啊,我兄弟不是说过了吗,狗屎地出高绿,这还没切完呢,你就闭住嘴巴好好看着吧。”徐刚冷笑道。

  “哼。”石老王冷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双手放在那凸起的肚子上,眼巴巴地看着张天元手里头的动作。

  不过周围的人似乎都倾向于石老王的判断,虽然说狗屎地出高绿这话不错,但几率却并不大,甚至可以说非常小,怎么可能什么好事儿都让你们这些人遇上了呢?

  张天元不管旁人说什么,正要继续切下去,忽然就有人喊道:“等一下等一下,别切了,再切下去也没什么好东西的,你这石墩是一千块买的,我一万块买下来,你们看如何?”

  一万块买下来这样一块石头,其实也是承担风险的,狗屎地不值钱这谁都知道,就算上下都见了绿,那也可能只是寸绿而已,连戒面都做不了,这人出这价,也算是公道了,并不能说是巧取豪夺。

  但张天元却淡淡笑道:“一万块?我说这位老板,别说这毛料已经见绿了,纵然是什么都没有,一万块也太少了吧。”

  “我说的是rmb!”

  “我当然知道你说的是rmb,不过不是打击您啊,这赌局我要赢了。那最起码也能拿到两百万rmb呢,你买去算怎么回事?”张天元笑道。

  “我买了也可以继续切啊。赌局依然有效。”那人说道。

  “行了行了,天元你就别跟他浪费唇舌了。这人真是看不清楚情况。”徐刚制止了两人的继续对话,对那人说道:“这位大哥,我兄弟一出手就是两千万rmb的礼物,你觉得他会在乎一万块和一千块之间的差距吗?所以啊,咱也别废话了,还是让我兄弟继续切吧。”

  他这话一出口,却比张天元的话更加管用,很多想要出价的人都闭上了嘴巴,是啊。人家一出手那就是两千万rmb啊,九千块钱算个屁。

  张天元也就懒得废话了,自己这个兄弟做恶人可比自己更靠谱,他可以安心继续切石了。

  狗屎地张天元还是头一次见到,这黑褐色的颜色,他也不知道究竟该怎么评价,不过听周围的人说这不值钱,可以直接擦掉,看看里面有没有高绿。那他就擦呗。

  表层的狗屎地被擦去了也就半公分左右,忽然又有人惊叫了起来:“高绿!真是高绿啊!妈的活见鬼了!”

  这个时候,站在外围的胡七一已经忍不住了,挤开人群冲了进来。因为谁都清楚,狗屎地一般不见绿,可是如果出了绿。那大多数时候都是高绿啊。

  高绿的意思,那就是翠色非常好。这是翡翠最值钱的地方。

  至于有人说“外行玩色,内行玩种”。虽然提示了种水的重要性,但更多时候却是奸商的误导,把无色的普通翡翠甚至b货用这种口号卖出高价!殊不知,当初翡翠原石的价格分类,就是以色彩为重要依据的:满绿浓阳的为高档帝王玉,杂色的为商品玉,无色的为普通玉!

  玩翡翠千万要记住:“色差一等,价差十倍”、“水多一分,银增十两”,是说很多时候,颜色比种水还重要!

  高绿便是对翡翠颜色的最高评价了,翠色喜人的翡翠,纵然是水头不太好,那也不打紧,照样能卖上高价的。

  听到狗屎地里出了高绿,胡七一哪里还忍得住激动啊,他冲进人群之后,就戴上了老花镜,仔细地查看了一番。

  后来干脆又把手电筒打开了,仔仔细细地上下打量。

  半晌,他长出了一口气,看了看张天元道:“唉,这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要我怎么说好呢,你这小子的运气未免也好得离奇吧,这样的大运都撞得上?难怪别人说西凤的水养人呢,难怪当初帝王都喜欢把都城建在西凤呢,我算是明白了啊。”

  张天元心中暗笑,自己的运气可没那么好,不过他嘴上不能这么说,他依旧很是茫然地问道:“大概我因为一场火灾受了伤,老天爷觉得应该补偿我,所以就给了我这么好的运气吧,您先给判断一下,这切出来的翡翠,怎么个评价法,是好是坏?是不是比我之前切出来的那块更好?”

  胡七一捋了捋胡须笑道:“这还得让石老王来说,他才是翡翠方面的行家。”

  “你这老东西就气我吧。”石老王此时真是满肚子的气啊,不过这人是个翡翠痴,见到好翡翠,那真就不记得什么气了,刚刚胡七一在那儿观察的时候,他也仔细看过了,瞪了胡七一一眼,才闭着眼睛略微思忖了一下。

  “玻璃种水头最好,最透,如果满绿无色根,是为龙种,极品。地子略浑浊的,是冰种。你这块翡翠,假如都是这样,那么毫无疑问应该是冰种,虽然比不上玻璃种,但关键是绿色喜人,如果是满绿的话,那你这一辈子靠这块石头就可以不愁吃不愁穿了。”石老王很是无奈地说道。

  石老王很是纳闷地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他知道,自己小瞧这人了,他绝对不相信所谓的撞大运,一次两次可以,但是如果没有一点常识的话,光靠撞大运那就是扯淡。

  本来还以为自己给这小子挖了个坑,可是却没想到,这小子其实从一开始就在装啊。

  他嘿嘿一笑,胸腔之中的郁闷忽然间好像都没了,输给这么一个精明的人,他服了,彻底服了。

  想到这里,他又看了看身旁的贾政经,却不由摇头叹息,唉,当初选徒弟就不对啊,怎么选了这么个二百五呢。

  贾政经的表现让他很不满意,这小子完全就是赌徒心理,输不起,也赢不起,他暗暗想了想,以后干脆找个机会将这小子送回去吧,反正也没说徒弟不能退货的,自己既然不满意,还留着干什么呢?

  此时那块石头并未完全切开,也就是说,这里面的翡翠究竟如何,还无法完全下结论,是满绿的帝王玉,还是冰种飘绿?这都只是猜测而已,但无论如何,只要里面有这样的翡翠,那价值都将非常之高。

  石老王今天虽说和张天元的赌局输了,可大多数人还是认为他只是输在了运气上而已,对他的判断,那还是一百二十分的相信地,他既然都说了这绝对是好翡翠,那就不会差的。

  于是,一直都紧张的气氛,再度变得疯狂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