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四章 狗屎地出高绿
  一块石头没切出绿来,张天元眼睛都不眨一下,这反而是让石老王忍不住暗暗赞叹了一句。

  为什么呢?

  关键就在于这反应,如果一万块的毛料切不出东西来就患得患失,甚至痛哭流涕,那就干脆别玩这个了,因为很容易出事儿的。

  将碎石随便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之中,张天元对那切石的老师傅说道:“师傅,劳您大驾,继续切这块吧,这个比较小,切的时候不要太着急了,可以先擦拭一下。”

  老师傅是收了钱办事,那自然活儿也要做得漂亮一些,他不会嘲笑张天元,因为这种事情他见得多了,于是他按照张天元说的,先用砂轮擦拭石皮,没敢太深,不过这一圈下来,也没见绿。

  “还是我来吧。”见那石皮已经几乎接近里面的翡翠了,担心老师傅弄坏了里面的东西,所以主动请缨了。

  因为通过透视他可以看到,这块毛料里面的翡翠是很不规则的,有些地方石皮厚,有些地方石皮薄,这样子最容易切坏了,一旦坏了,不管是对切石的师傅还是对张天元,那都是不小的损失。

  打磨是不必继续再进行了,因为也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反正石皮已经靠近翡翠了,接下来切石就真正是技术活了。

  “小老弟,你行不行啊,不行还是让老师傅来吧,人家毕竟有经验。”胡七一有些担心地说道。

  “胡二爷,这是我自己选的石头,切坏了那也是我自己的。反正就六百块钱,我就当是玩吧。”张天元随口一说道。

  柳三生听到这话。不由笑了笑,对几位老朋友说道:“这孩子不错。赌石要的就是心态平和,因为出翡翠的几率实在渺茫,要是每一次都抱着赌徒的心理,那迟早是要上阳台的,行内已经有很多人这么死了。”

  “是啊,年纪轻轻就如此稳重,将来必成大器。”胡六一也点头道。

  其实张天元哪里有他们说的那么好啊,张天元之所以表现如此淡定,无非是因为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而已。他毕竟才二十五岁,若没有把握,那不紧张才是怪事呢。

  “你们说这块石头里会有东西吗?”

  “难说,不过看这石皮,不像是会有翡翠的模样啊。”

  “咱们在这里议论个什么劲儿,看他切开就知道了。”

  看热闹的人也很紧张,有些人甚至感同身受,因为这样的经历,还真是有很多人经历过的。毕竟这里玩赌石的可不少。

  “小伙子,你切吧,切坏了也无妨,只要还能做东西。我们保准你的翡翠有地方卖。”有好心人喊道。

  “那我就切了?”张天元拿着工具的手有点抖,当然这是装出来的,他不能太过淡定了。太过淡定那就太假了。

  狠狠咽了口唾沫,张天元深吸了口气道:“我切了!”

  “切吧切吧。六百块的烂石头而已,交学费都不够。怕个什么劲儿,不行让大爷我替你切?”石老王催促道。

  很显然,到此时为止,石老王也不看好张天元手里头这块毛料,所以颇不以为然。

  张天元也不再废话,戴了切石的时候专门用来保护眼睛的护目镜,然后才拿起工具按照自己所看到的翡翠的形状沿着边切了下去。

  “等等,你这切法外行啊,这一刀下去,真有翡翠都被你切坏了。”胡七一见张天元直接就往中间下刀,不由惊道。

  张天元却仿佛没有听到他说什么似的,这一下子就切下去了。

  “没绿,还好还好,没切坏。”胡七一松了口气,心道这熊孩子还真是对切石一窍不通啊,居然也敢自己动手,难道真是玩玩?

  想到这里,他也不去阻止了,正如张天元所说,不就六百块钱嘛,切坏了也就坏了,大概这里面也没什么好东西。

  张天元看似胡乱地切了几下,实际上却都是按照里面翡翠的形状切的,既可以避免翡翠被切坏,又可以装作真正的门外汉,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瞧瞧切得差不多了,他开始慢慢擦石,知道薄薄的一层石皮被擦干净了,他才摘下眼镜,然后将翡翠在水里边洗了一下,再次拿了出来。

  “赌涨了!赌涨了!好石头啊!”

  周围已经有人喊了起来,判断翡翠的好坏,那可比判断毛料要容易得多,常年做翡翠生意的,甚至一眼就能看出来那质地如何,虽说可能判断不够详尽,但是涨了还是赔了,那绝对能判断出来。

  还好这些人都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并没有胡乱拥挤,不然估计得有人要喊保安了。

  徐刚和蛇麟将张天元挡在了身后,避免有人不小心撞了张天元,那翡翠一旦摔碎了,可就不值钱了。

  “娘希匹的,居然还是蛋青地,翠得也是惹人怜爱,水得温润柔和,没想到我石老王也有看走眼的时候。”石老王第一个对这块翡翠下了判断。

  “老石头,你就别吹牛了,你走眼的时候也不少呢。”胡六一笑道。

  “得得得,知道你们是一伙儿的,爷们我看走眼了,这东西做戒面、做手镯、做珠链都行,也算得上是好东西了,十万以上肯定是没问题。小子,你就随便挑吧,我选的这些毛料里面,你就挑四块,爷们我愿赌服输。”石老王虽然一脸的不爽,可是这里有这么多人,他也不敢赖账,不然传出去他这赌石皇帝的名声可就毁了,这种人把名声看得比命都重要,钱都根本不在乎的。

  “师父,这样不好吧,那小子一定会专挑半赌毛料的,那您不亏大了?”贾政经急忙劝道。

  张天元却笑道:“放心吧。半赌毛料我只选一块,其余三块全都选全赌的毛料行了吧。不会占石老大太多便宜的。”

  他嘴上如此说,心中却觉得好笑。其实石老王就买了三块半赌毛料,一块是什么都没有,一块是质地不错的水地翡翠,而还有一块则是鼻涕地的,张天元就选了那块水地的毛料,看起来好像他是没占便宜,还很老实,实际上却是阴损啊。

  至于其余全赌毛料,他肯定把里面有好翠的挑了三块。其余的不是没有,就是质量不好,反正这些他不会现场切的,也不怕暴露了他那神奇的运气,拿回去自己慢慢切好了再决定干什么吧。

  “哎,我说,谁给估个价啊,这块翠值多少?”有人喊道。

  石老王撇了撇嘴道:“这块翡翠以我来看,翠色更适合做成镯子。不过可惜到不了三副,能做两副吧,剩下的可以做成吊坠、耳坠、戒面之类的,估算着少说也得是一百五十万左右。哦,我说的是rmb,不是新台币!你们可别听错了!”

  张天元看了胡七一一眼。想要得个确认,胡七一冲他点了点头。表示石老王这判断没问题。

  既然赌石皇帝都开口了,自然也没人会乱出价了。

  许久之后。终于有人咬了咬牙道:“小兄弟,我出一百万rmb,你把这东西卖给我吧,石老王说的是做成成品之后的价,而你这翡翠本身并不值那个价。”

  “我说这位大哥,你可别欺负人家年龄小就忽悠人啊,我出一百三十万,咱也别说二话了,小兄弟你把东西给我,我立即把钱打到你帐上去,我是内地人,打钱也方便。”

  听到这些人喊价,贾政经真是恨得牙痒痒啊,怎么好运气都让这王八蛋给碰上了,自己自从遇到这两个家伙,就再也没有过什么好运气,真是该死的,人比人气死人啊。

  张天元这时候却抱了抱拳,说道:“诸位!诸位!抱歉了,这翡翠小弟想要自己留着用,就不卖了,还望见谅。”

  他当然不会卖了,以他的手段,只要稍微一加工,这价格就能够涨上很多,最后就是三百万那也未必挡得住,卖翡翠?那就跟直接卖原材料一样,是最不赚钱的一种了。

  这个时候,徐刚却撞了撞他说道:“兄弟,咱说好的,要给莹子做个翡翠珠链的,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你就放心吧。”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嘿,果然好兄弟,不过你放心,到时候做成首饰,多少钱咱们亲兄弟明算账,可别为难我啊。”徐刚笑道。

  “放心,不会免费给你的。”张天元笑了笑,将那翡翠交给蛇麟好生收了起来。

  徐刚此时却挤出人群去给牟莹献宝去了,这家伙,虽然花心,但对牟莹还真是挺认真的,这一点倒是不错。

  “小子,既然你这翡翠不卖,那个石墩也该切开了吧,咱们的赌局还没结束呢。”有人着急喊道。

  “急什么,都摁了手印的,难道还怕我会跑了不成?真是笑话,不就二百万rmb嘛,又不是什么大数目,我兄弟还赔得起。”张天元拍了拍手,将手上的石粉拍了下去,说道。

  “得得得,您行,可是我们着急啊。”

  “着急?那你们觉得我那石墩要切出什么样的翡翠才算我赢啊?”张天元问道。

  “我们要求不高,只要价值一百万以上,就算我们输了。”有人回答道。

  “一百万?一百万新台币?”

  “当然是rmb了,你们这会儿结算不都用的rmb吗?”

  “你们这些人啊,真是一个个没安好心,一百万的翡翠是那么容易出的吗?刚我记得好像你们说只要出了翠就算输的,怎么这会儿有改口了?还赌不赌了啊?”张天元冷笑着问道。

  “那十万还不行嘛,就跟石老王的标准一样。”

  “口说无凭,咱还是白纸黑字写上,免得到时候谁又胡说八道。”张天元道。

  “行行行,白纸黑字就白纸黑字,我还就不信了,这破石墩你也能切出好翡翠了,顶多切出狗屎地。”

  “狗屎地怎么了?没听说过狗屎地出高绿吗?黑随绿走,黑靠绿生!我要真出了高绿,你们还不眼馋死啊。”张天元此时的模样,完全就是一副得意忘形的样子,这就使外人完全没有警惕。

  牟莹却叹了口气,悄声对柳梦寻道:“你男人又要祸害人了啊,瞧那演技,不去做演员实在是可惜了。”

  柳梦寻也是抿嘴一笑,她觉得张天元坑人的时候最是有魅力,特别是那种明明智珠在握,却装得很二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感到又好气又好笑,对他来说,这就是可爱了。

  “得了吧得了吧,还出高绿呢,你也不瞧瞧你买那是什么破石头,连块癣都没有,还想狗屎地出高绿?我说你这就是一块烂石头,什么都没有。”石老王因为输了赌局,心里颇不痛快,有机会就想打击一下张天元。

  张天元却不在意,将那石墩搬了过来,上下打量了一会儿,还没动手呢就听有人笑道:“今天这聚会没白来啊,能瞧见有人切石墩,也是头一遭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