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三章 疯狂的石头(二)
  石老王说道:“只要玉少翠多,水基本看得过眼,翠色不错,价值在十万以上,那就行,这要求不高吧?”

  “不高不高,刚好合适,那我就挑了。”

  张天元没有再去半赌毛料那边,而是蹲在了全赌毛料这边开始精挑细选。

  你还真别说,石老王的本事也不是盖的,这一番挑选之后,剩下的大部分那都是狗屎地或者是根本什么都没有的烂石头了,张天元要不是之前早就瞅准了一块毛料,怕也不敢与他赌这一局。

  张天元拿起来的这块毛料,大概也就是一个小西瓜那么大,有四斤左右,如果按照书本上的经验,这块毛料没有任何特征表明里面含翡翠,毛石发当初基本上是一百块一块就给买下来了。

  而现在标价则是六百块。

  这个价格,对张天元来说,那可能连毛毛雨都算不上,他随手就掏了现钱给毛石发了。

  这毛料表面看起来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恐怕也是石老王没有选中它的原因,可是张天元通过鉴字诀却发现,这毛料里面有绿,而且还不少。

  按照他的判断,这块毛料里面所含的翡翠,可能没法跟他之前从疗养院捡回来的那块石头相比,但是应该也不差了,估计不是水地,那也应该是蛋青地,质地如同鸡蛋青,玻璃光泽。半透明,但比较纯正,无杂质。

  而且翠色很符合“浓、阳、正、和”四字,“浓”是指浓而不淡,如雨后冬青。“阳”是指鲜艳明亮,“正”指无杂色、邪色相混。“和”是指翠得均匀无深浅之分。

  虽然无法准确判断这块翡翠的价值,但绝对在十万以上了。也就是说,这肯定符合石老王所说的质地不错的翡翠了。

  这样的话就足够了。

  不过他有些纳闷,刚刚明明用寻字诀察觉到了这些全赌毛料里面有一块毛料中含有非常上乘的翡翠,怎么就不见了呢?

  不可能是石老王挑走了,因为那东西刚刚他还一直盯着呢,只是这会儿为了避免石老王又借机生事,所以才没再刻意去看,可谁知道这会儿找的时候,却没了。

  难道石头还能长了翅膀飞了不成?

  张天元心里头那叫一个奇怪和郁闷啊。这好端端的翡翠毛料,就莫名其妙消失了?

  正奇怪呢,徐刚说道:“天元?挑好了吗?挑好了咱就现场切开看吧。”

  他这一说话,把张天元的注意力就给吸引了过去,这一看不要紧,张天元差点气得想一脚把徐刚给踹到一边去。

  原来因为毛料过大,毛石发将几块毛料就干脆放到了地上,恰恰徐刚站得累了,就随便找了一块坐下了。而偏偏坐的这一块,就是张天元之前盯上的那一块。

  “起来刚子,你屁股倒是金贵,那可是翡翠毛料。不是你的板凳。”张天元有点哭笑不得,踢了徐刚一脚。

  徐刚闪到了一边嘿嘿笑道:“我看这块石头放地上,也没人搭理。还以为就是给客人坐的呢。”

  他这话倒也没说错,这块毛料压根就没标价。最不可思议的是,上面还是平的。就好像被人故意打磨了似的,专门用来坐的。

  “哦,那个就是个石凳,不要紧的。”毛石发解释道。

  一听这话,张天元简直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这毛石发可真是坐拥金山而不自知啊,这块大约有二十多斤的石凳,可巧不巧的,两边都给磨平了,但是却没出绿,偏偏这翡翠就距离那磨平的两边也就几厘米的距离而已,稍微再狠一点,那就给凿出来了。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里面的翡翠,虽说并非极品的老坑种玻璃地,但卖相也非常出众,估计差也就差一点而已,更重要的是,这块翡翠非常大,别说戒面了,用着东西弄几十个翡翠镯子都不成问题。

  这么大的翡翠,价格一定不菲,哈哈哈,石老王啊石老王,任你奸猾似鬼,大概也没想到毛石发这个二货会用翡翠毛料来做石凳吧,真是暴殄天物啊。

  “看吧,我就说了,石凳子而已,我坐坐怎么了。”说着话,徐刚又要坐上去,却被张天元拦住了。

  “毛老板,这石凳子卖我怎么样?”张天元对毛石发说道。

  “你要那个干什么?那是很多专家都看过的,没翠的,要不然我也不会做成石凳啊。”毛石发问道。

  “唉,我这也是没办法啊,石老王把好东西都挑得差不多,我不得碰碰运气啊,你就卖给我吧,不就一个石凳吗?”张天元叹了口气,显得很无奈地说道,又有谁知道,他此时的心情是多么的兴奋呢。

  “行了行了,你要就送给你了,还给什么钱啊。”毛石发摆了摆手道,他或许是觉得今天因为张天元,他已经赚了很多钱了,所以就有些大方。

  可张天元却不想如此免费拿,不然待会儿说不清啊,他还是拿出了一千块rmb给了毛石发说道:“这石墩比较大,比我挑的这六百块的大很多,我就给你一千吧,我这人不喜欢占人便宜。”

  毛石发只好收了。

  “都挑好了?”石老王不屑地看着张天元问道。

  张天元笑道:“你看这石墩这么大,里面肯定翡翠也不会小。”

  “对,我也这么认为。”徐刚也在一旁说道。

  他们两个的话,立即引起了周遭人群哄堂大笑。

  因为这种话,只有外行才会说的,石头越大翡翠就越大?别人能不笑吗?

  笑得最厉害的还是贾政经和石老王。尤其那石老王,本来人就胖,这一笑。身上的肥肉颤抖个不停,看得人反胃。

  而此时。柳三生、吴起灵、胡六一和胡七一四个人也已经回来了,他们就站在外围。也是一脸的尴尬。

  胡七一要去劝张天元放弃这赌局,却被柳三生给拉住了:“你着什么急啊,看看再说吧,年轻人交点学费也没什么,反正又不贵。”

  听柳三生这么一说,胡七一就站住了,只是哀叹张天元也真够二的,你说你不懂赌石就别玩啊,怎么就跟那大名鼎鼎的赌石皇帝石老王打起赌来了?这不是自找没趣吗?

  不过他们还是被石老王给看到了。石老王嘿嘿笑道:“听说这姓张的小子是你们请来的帮手?我看整个就一二百五嘛,你们都赢不了我,他更没戏。”

  听到这样的嘲笑声,张天元说道:“不就是一千块钱嘛,碰运气而已,砸在手里也就砸了,再说了,我又不是石老大,我输了那也没事。门外汉嘛,石老大还是想好自己的退路吧,万一真输给了我这个门外汉,您是上阳台啊。还是下日月潭啊?”

  “哈哈哈,说得好兄弟!你们笑什么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我们是门外汉又怎么了,我还就不信了。你们谁要敢说这石头里面没东西。敢不敢赌一赌啊?”徐刚也在替张天元说话。

  那些看热闹的还真有人凑这个热闹,其中一个人笑道:“你这石墩里要是有翠。咱也别说多大了,只要能够做两个戒面,我就给你一万美金!”

  又有人说了:“对对对,我也出两万rmb!”

  “小子你敢赌吗?赢了我们的钱都是你的,输了的话,你可要赔给我们每个人同等的钱怎么样,不算太狠吧?”那第一个开腔地叫嚣道。

  徐刚有点迟疑,张天元却说道:“好吧,反正是赌石,大家也就图个乐子,愿意赌的,把你的钱和姓名都写在纸上,当然,为了保险起见,大家都要摁个手印,免得日后扯皮如何?”

  “嘿,这小子还真敢赌啊,那就来来来,怕个什么!”

  有人拿了纸,然后抢着写名字,这钱也有多有少,有拿美金的,也有拿rmb的,还有拿新台币的,反正最后一共是折合rmb两百万左右,这里头人虽然不多,那也有几十个人呢,而且都是有钱人,不会玩小的,二百万rmb那是稀松平常。

  贾政经也写了名字,而且他一个人就直接投了十万rmb,要不是因为百艺坊的事情,他现在手头有点紧缺,估计会投更多,因为他觉得张天元输定了。

  石老王没写,因为他觉得那没意思,他和宝岛三族的老头还有更大的赌局呢。

  “这小子真是疯了啊,刚刚说一千块交个学费,可是这会儿他就把自己给坑进去了啊,两百万rmb啊,虽说不是拿不出来,可这学费未免太高了一点吧?”胡七一喃喃自语道。

  宝岛三族的三个老头却没有说话,他们觉得张天元这小子不简单,应该是不会做出那么冲动的事情的。

  而这个时候,柳梦寻和牟莹也过来了,刚一过来,就听说了赌石的事儿,他们也看了看那石墩,都是一脸的无奈。

  “梦寻,你看你男人,运气好了一次就忘了东西南北了,那种石头他也敢买,而且还敢豪赌,还是去管管吧。”牟莹碰了碰柳梦寻说道。

  “他的事情我可不好管。”柳梦寻摇了摇头,她不相信张天元是一个没头脑的人,接触时间也不短了,他自认为自己还是看得懂张天元的。

  “你选好了毛料了?”石老王问道。

  “选好了,就这三块!”张天元选了三块,第一块花了六百,第二块就是那石墩,花了一千,还有一块花了一万,但这最贵的一块,其实里面什么都没有。

  张天元之所以要这么做,主要是怕自己一买一个准会出问题,反正一万块对他来说那就是毛毛雨,尤其是先前那两块石头要是切开了,这一万算什么?就当是遇到了喜事散钱了。

  “选好了就切吧,这里工具都齐全,也有老师傅,不怕给你切坏了,你打算先切那一块吧?”石老王问道。

  “随便吧,那就先从最贵的开始吧。”张天元淡淡说道。

  那负责切石的老师傅拿起了工具,开始先琢磨了一下张天元拿出来的第一块石头,这才动手开切,他很小心,不管这里面有没有东西,他都不敢大意,万一切坏了东西,那他可赔不起。

  此时周围全部都是看热闹的人,就连别的展柜上的老板,也都过来凑热闹了。

  这石头要是真切出了好货色,作为翡翠商人,肯定会有人出价买的,当场交易也不怕会受骗。

  随着师傅的动作越来越大,周围的嘲讽声也越来越响了。

  “哈哈哈,张老板真是了不起啊,花一万块rmb就买块烂石头啊。真是钱多没处花了啊。”贾政经哈哈大笑道。

  “笑你妹啊,谁还没个走眼的时候,真是逗比,要是每块石头都能切出东西来,那翡翠还能值钱吗?”徐刚骂道。

  他这话说得有理,所以本来还想开口嘲讽的一些人,此时都闭上了嘴巴,继续看呗,一块石头没东西可以理解,要是三块都没有,那就真得是人品问题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