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二章 疯狂的石头(一)
  张天元让石老王先挑,本是气话,却没想到这老家伙竟如此不要脸,他还真的就先去挑了。

  “政经,把我挑出来的毛料放到那边桌上去。”石老王一边挑着,一边得意地看了张天元一眼。

  果然啊,人不要脸则无敌,这石老王能成为赌石皇帝,倒也是有些本钱的,关键就是不要脸啊。

  他将毛石发展柜上自己看上的毛料全都挑走了,半赌的和全赌的毛料都没有放过,一共花去了五千万左右的新台币,用的是电子银行过账。

  即使换算成rmb,这也得一千万啊,看起来这石老王被徐刚凶了之后,又被蛇麟羞辱了一番,心中非常生气啊,这才会花费这么多钱来打击张天元。

  不过他就不怕张天元屁股一扭直接走人吗?

  他可以无耻不要脸,张天元为什么不可以呢?

  事实上张天元原本也的确是打算这么干的,可是他还有点不死心,所以用寻字诀查看了一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心中却高兴了起来。

  果然赌石就是赌石啊,就算是名声大振的赌石皇帝石老王,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他嘿嘿一笑,不准备走了,有更好的报复对方的方式,他何乐而不为呢?

  让你这老家伙臭不要脸,今天就让你知道这不要脸的下场。

  他原本是打算直接选出自己相中的几块毛料的,可是转念一想,这老东西喜欢跟自己争。说不定自己要什么,他还会出钱。干脆就这让老东西再吃点亏吧。

  想到这里,他离开了全赌毛料摆着的地方。走到了半赌毛料那边,实际上半赌毛料也没有几块了,主要就是因为石老王选走了几块看起来最好的,这人眼光的确还是有的,张天元刚刚查看了一下,这人选的几块半赌毛料还真有一块里面有翡翠,而且水不错,地也不错,虽然无法弥补一千万的损失。但应该也值个几百万了,他得让这老东西损失更大一些啊。

  他的眼睛看向了之前那块开窗却没有盖子的半赌毛料,这块半赌毛料他已经确认了,里面连狗屎地都没有,这还卖二百万呢,忽悠石老王买下这玩意儿,就是他现在心里头的想法。

  他不怕对方不出价,如果对方不出的话,那他就干脆说拿不出钱。不买了,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

  徐刚此时有点紧张,他对石老王这老货简直恨之入骨了,他看张天元走向了那块半赌毛料。心里头松了口气,因为他听人说过,半赌毛料一般风险比较低。而且之前毛石发都说过了,这块毛料很可能真正的价值在五六百万以上。二百万拿下来肯定不亏。

  谁知道张天元一开口,他就有点傻眼了。

  “毛老板。你刚刚说这块毛料五百万rmb对吧?可这标签怎么贴的是两百万啊?”张天眼笑着问毛石发道。

  毛石发刚要解释,忽然见张天元冲他眨了眨眼,他立即就明白意思了,这是要整石老王啊。

  他原本就对石老王忍无可忍了,但是一直没机会出气,一来是胆小,二来则是也没那个资本,现在有人肯帮他出气,他何乐而不为呢?

  作为赌石商人,他可不笨,自然明白张天元那眼色的意思。

  于是点了点头道:“没错,这个五百万,标签贴错了,贴错了!”

  说着话,毛石发还特意撕下了那张两百万的标签,改成了五百万rmb。

  “哎呀,有点贵啊,便宜点不行吗?”张天元皱了皱眉道,这演技,去竞争奥斯卡影帝或许有点牵强,但得个金鸡奖什么的,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徐刚此时也闭住了嘴巴没说话,别看他平日里直来直去的,但是作为商人,这脑子可不笨,瞬间就想明白了自己兄弟的意思,嘴角不由就露出了一抹冷笑。

  “真不行啊张老板,这是最低的价了,不能再低了啊。”毛石发演技也不错。

  石老王看着那块毛料,心中也是有些犹豫,他之前没有买,一来是因为二百万rmb可不是个小数目,二来则是因为这高档毛料没有盖子,他不敢轻易下手,但是现在看到张天元似乎认定了要买那块毛料,而且听毛石发的意思,那毛料里面好像还真有好东西,他就有点急了。

  毕竟从开窗的地方看,这块毛料的翡翠质地相当不错,万一真让那小子捡到了宝,自己岂不是贻笑大方了?

  他心里头想着,宁愿吃亏,也不能让那小子占便宜,所以最后便下定了决心。

  “小子,你不买就算了,那毛料五百万确实有点贵,但是四百万肯定不吃亏,本大爷买了。”石老王冷笑着说道。

  “老王八羔子,有你什么事儿啊?怎么连行内的规矩都不懂啊,这毛料我们正看着呢,你有什么资格来抢,要抢,那也得等到我们看完了再说,刚刚让你先挑了,你又没挑,现在急个屁啊。”徐刚很配合地表演了起来,使人觉得他们真的看中了那块毛料,只是钱不够而已。

  “张老板,这样吧,既然石老大都说了,那就四百万卖给你吧,我吃点亏。”毛石发也很会说话。

  张天元还是皱眉叹了口气道:“四百万,澳门赌博网站:四百万新台币我还拿得出来,可是rmb就太贵了啊。”

  他嘴里说着话,可是脸上却是不舍,甚至还特意用放大镜和手电筒在那里仔细观察着,简直是有些爱不释手的样子。

  “没钱你充什么大爷啊,没钱就滚一边去,别打扰人家做生意。”贾政经仿佛有了石老王撑腰,一下子胆子也大了起来,冷着脸说道。

  徐刚起身骂道:“有你什么屁事。这是我兄弟与你师父之间的较量,你丫还不够资格。”

  张天元收起了放大镜和手电筒。叹了口气道:“不瞒毛老板啊,我给梦寻买了一块翡翠。制成项链,前后花去了上千万rmb,此时真得是囊中羞涩啊。”

  “我就说嘛,哪个冤大头送给柳家小妮子那串项链的,原来是你这个土包子啊。你小子想要成为柳家的乘龙快婿?别做梦了吧,那妮子是我徒弟政经的,你们谁都别想抢。”石老王嘲讽地说道。

  “就假正经?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么模样,让他拿两千万rmb的项链送给梦寻,他敢吗?”徐刚替自己的兄弟打抱不平。说道。

  这边,张天元还在和毛石发唱双簧。

  “便宜点不行吗?三百万如何?就三百万?”

  “真得不行啊张老板,我实话告诉你吧,这是祖宗定下来的规矩,毛料不同于其它,我们卖的那就是一个差价,这东西要真切开了,别说五百万,我看六七百万都挡不住。你就算五百万买那也绝对是赚了,四百万更是赚得多了,咱都是做生意的,您不能为难我啊。”毛石发苦笑道。

  毛料商人不赌石。这在很多地方也是规矩,据说一旦破了这个规矩,便会有灾难降临。所以即便一块毛料怎么看着之前,毛料商人都不会轻易去切开的。

  毛石发这番话。说的是入情入理,谁也无法反驳。

  张天元最后叹了口气道:“好吧。那你等着,我去找柳老爷子借点钱,这石头我要了。”

  他刚刚起身准备离开,忽然就见石老王一把将那石头抢到了手里,麻溜地转账了将近两千万新台币,也就是四百万左右rmb。

  这动作之迅速,之快,看得毛石发都惊呆了。

  “石老大你这不厚道啊。”张天元心中高兴,可是嘴上却说道。

  “你只说了要去取钱,人家老板又没同意,怎么能说我不厚道?真是笑话。”石老王说得也是句句在理。

  毛石发苦笑着看了张天元一眼,说道:“我还真没答应……”

  又有谁知道,毛石发表面上苦笑,可心里头早就笑得快不行了呢,今天就因为这件事情,他展柜上的毛料大概卖了一半了,尤其是几块半赌毛料的出售,他可以几年都不干这事儿了,而且一块他认为也就二百万的东西卖了四百万,坑了石老王一笔钱,他心里头也痛快啊。

  “小子,本大爷也不欺负你,你接下来选吧,选到的东西,我一定不会抢的,多少钱都不会。”石老王敢这么说,那是因为根据他的判断,不管是半赌的毛料还是全赌的毛料,这个展柜上已经没有什么好东西了。

  徐刚这个时候说到:“天元,好东西都让那老王八羔子挑完了,咱们不如去别的展柜上去看看吧?”

  一听他这话,石老王就急了眼了,这可不行啊,你们不能这么不要脸啊,说了在这个摊子上挑的,怎么突然间变卦了。

  他一把拽住了张天元说道:“你不能走,你要是走了,会被人耻笑的。”

  张天元笑了笑道:“石老大严重了,您是赌石皇帝,而我不过一个门外汉,这展柜上的东西您都挑了一遍了,我要还在那儿挑,那才真会被人耻笑呢。”

  这么一听,还真在理,可是石老大心里头那叫一个着急啊,绝不能让张天元就这么离开,否则他之前所做的事情岂不是都白白浪费时间了吗?这要是传出去,非得给笑成傻子的。

  怎么办?

  他咬了咬牙道:“这样吧小子,我吃点亏,你要是能够从生下的毛料里面挑出一块毛料,切开之后又质地不错的翡翠,那我就让你在我买的这些毛料里面随便挑一块毛料如何?”

  按照他的逻辑,这已经是很大的恩惠了,毕竟他石老王的眼光和运气那一向都是很不错的,让你在我挑选的毛料里面挑一块,那绝对是恩赐。

  可张天元就不吃他这一套,摇了摇头,还是不愿意。

  “那就两块?”

  “要不三块?”

  “四块四块!如果你再不行,那可就是不给我石老王面子了,别怪我生气。年轻人可别太贪心啊。”石老王有些火了。

  “嗯,我摇头是因为觉得太多了,不过既然石老大这么慷慨,那就四块吧,我想您不会反悔吧?”张天元笑着问道。

  这一番话,惹得周围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石老王有一种想要吐血的感觉,他知道自己因为太着急,结果被这臭小子给耍了,还没办法生气,因为那些话都是他自己说的,可不是人家逼他的。

  “哼,四块就四块,我石老王不会改口的。反正以你的水平,也不可能找到什么像样的翡翠,更何况那展柜上的东西我都挑了一遍了,你还能比我更厉害不成?”心里这么想着,石老王也慢慢心平气和了,现在让你这臭小子得意,待会儿你就得意不起来了。

  张天元叹了口气道:“虽然晚辈是个门外汉,不过也要撞撞运气了,反正那全赌的毛料,最贵的也才十万吧。只是不知道石老大说的质地不错的翡翠,准确点怎么说?可别到时候抵赖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