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一章 赌石皇帝与门外汉
  张天元看着那块开窗的翡翠毛料笑了,因为通过鉴字诀,他发现这块翡翠毛料除了切开的那一块明显有绿意之外,再往里面,那完全就是普通的石头了,就连黑褐色的狗屎地都不存在。

  谁真要买了这东西,那绝对是要亏大发了。

  因为张天元看了这块毛料的标价了,是一千万新台币,折合rmb大概也就是两百万左右吧。

  花两百万买这样一块破石头,可是说连一个戒面都很难凑齐,真是绝对要亏得哭死,稍微有钱点的吧,那还好,咬咬牙也就过去了,可如果身家也就千万左右,那估计非得买块豆腐撞死了,甚至还有人可能东拼西凑才凑够这些钱,最后全亏了,只能是上阳台了。

  “两位小兄弟要有意的话,我可以给你们算便宜一点,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块翡翠毛料完全切开之后,应该可以做十几到二十个戒面,而且翡翠也会介于冰地和水地之间,你看这也翠得惹人怜爱,水得娇滴滴的,绝对不会错的。”毛石发笑着说道。

  徐刚笑道:“天元,要不买下吧,我听人说,这半赌应该更靠谱一些。”

  张天元却笑眯眯看向了毛石发道:“毛老板,这盖子呢?”

  “盖子?你要盖子干什么?”

  所谓盖子,就是翡翠毛料开窗之后切出去的那一块,这是很形象的一种说法。

  张天元曾经听萧老板说过,购买高档玉料时,一定要看切口的盖子。有时盖子上有许多颜色。而在里面的主体原料上颜色十分稀少,一看盖子即知越靠里颜色越少。故卖主往往拿开切口的盖子不让人看。对这种切了口而没有盖子的高档料,购买时应特别小心。

  他当然不需要看盖子。因为单凭鉴字诀就可以搞清楚了,但是面对毛石发的推销,他必须得找个借口推脱啊。

  听到张天元这么说,毛石发明显愣了一下,有些迟疑地问道:“小兄弟不是外行吗,居然还懂看盖子?”

  “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听长辈们提起过而已。”

  “可惜啊,这块毛料被切开之后,盖子就不知所踪了。你让我找,我也找不着啊。”毛石发看似不像在说谎,那搞不好就是他被人给骗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演技,反正无论如何,张天元肯定是不会做这个冤大头的,谁爱做谁做去。

  毛石发将那块开窗的翡翠毛料接了回去放好,然后指了指那些没开窗也没有被擦出绿的石头说道:“如果不喜欢半赌,那玩点刺激的。来全赌也行,全赌的石头稍微便宜一点,比不得半赌,但是风险也更大。因为你除了先辈总结下来的经验之外,几乎完全无法判断里面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就没一点诀窍吗?”

  “诀窍当然是有的,但有时候灵。有时候不灵,有些专家都会走眼呢。明明觉得应该肯定会有货的石头,切开来却什么都没有。全赌的风险就是如此之大啊。”毛石发叹了口气道。

  “毛老板从缅甸运回这些石头很辛苦吧?”张天元问道。

  “那是,如今缅甸政府已经开始禁止翡翠毛料外运了,有些时候必须得通过走私才行,不仅花费比过去大了,而且危险性也很高,那边乱得很,稍不留神那就会送命的,所以行内有些人就说了,咱们玩的不是赌石,而是赌命!”毛石发苦笑道。

  “不赚钱你们干这个干什么?”徐刚突然问道,这人是个直性子,心里藏不住事儿。

  “哈哈,这位小兄弟说得就是外行话了。那抢劫、偷盗也是有人干的,危险性同样高,而且比这高得多,但来钱也容易。其实赌石也是一样,我们要是能有幸高价卖掉几块毛料,那可能好几年,甚至十几年都不用再干这种事儿了,可谓是一劳永逸。但同时,如果坑了,那也就坑了,风险只能是我们自己承担。”毛石发摇了摇头说道。

  “毛老板,我说话直,您也别怪罪!而且我们两个那对赌石还真得是一窍不通,说了什么话得罪了您,还请包涵。”徐刚挠了挠头嘿嘿笑道。

  “道歉就不必了,你们也知道,我是生意人,到现在还没开锅呢,你们要真可怜我,不如挑块石头?全赌的也行,那都不贵,万儿八千的都有,也有几百块的,不过价钱越低,出翡翠的几率就越低,当然了,你们要是运气好,那谁也挡不住。”毛石发果然是个生意人,说的这番话,倒也是句句在理。

  生意人不需要道歉,有钱赚就行。

  徐刚有些犹豫,他是真不懂,虽说以前也玩过,但都赔了,那时候买的都是几百块的,就觉得这东西不靠谱,今天这里的石头更贵,他不由得看向了张天元。

  张天元笑了笑道:“既然打扰了毛老板这么长时间了,不挑块石头也说不过去,那就随便跳几块吧。”

  他对半赌的毛料没什么兴趣,因为半赌的毛料都是见绿的,比较贵,即使买到了真得,那也赚的不多,倒是全赌的毛料,别人瞧不出什么,他却没有任何问题,一方面练习一下自己的眼力,另外一方面也玩一把刺激,反正又不贵,这毛石发展柜上的全赌毛料,最贵的也就十来万而已,张天元这点钱还是有的,肯定玩得起。

  正打算动手挑呢,忽然间一个粗糙的大手落在了展柜之上,然后就是瓮声瓮气的说话声:“呦呵,毛石发你还敢来这儿啊,上一年我不是说过了嘛,你这展柜上的东西都是垃圾,摆在这里简直就是影响大爷我的审美。”

  张天元就纳闷了,这谁这么大谱啊,牛逼哄哄的。怎么好像比宝岛三族的三位老头都牛?

  他抬起头正要看个究竟,那边毛石发已经开始说话了:“老王大哥。您就行行好吧,小弟以前得罪了你。那是小弟的不对,可我在这儿卖石,那也是宝岛三族同意了的,您就大人有大量,绕过小弟吧。”

  老王?

  难道是……

  “隔壁老王?”徐刚认不出笑出声来。

  “我去,你还有心思开玩笑啊,这位应该就是三老口中的那个石老王!”张天元急忙捂住了徐刚的嘴,低声说道。

  不过这个时候,石老王还是听到了。他不懂徐刚口中的网络语是什么意思,嘿嘿笑道:“什么隔壁老王,大爷我叫石老王!明白吗?在宝岛这片天下,我石老王就是赌石界的皇帝。”

  徐刚咧了咧嘴道:“关我屁事。”

  他最瞧不起这些仗着点本事就得瑟的家伙了,更何况这石老王刚刚还打断了他的买石大计,他很不高兴。

  石老王还想说什么,徐刚却意外地发现就在石老王身后,躲着一个人,虽然刻意扭过了头。但徐刚却认得是非常清楚。

  “哈哈哈,假正经公子,怎么见了老熟人也不打个招呼,你躲什么劲儿啊?”

  贾政经本来见吴省都被张天元和徐刚整得很惨。实在是不敢与这两个家伙正面对抗了,本以为跟着石老王,就可以避过与这两个人碰面。可谁知道鬼使神差的,居然又是狭路相逢啊。

  “呵呵。原来是张老板和徐老板啊,不知道你们竟然也不远万里来到了宝岛。如果知道的话,我一定会去亲自迎接你们的。”贾政经干笑道。

  “你家不是在上浦吗?”

  “我师父他老人家住在宝岛,我现在就住在他们家里。”贾政经解释道。

  “你师父?”

  “没错,就是宝岛鼎鼎大名的赌石皇帝石老王,连宝岛三族的家主都不是他老人家的对手。”贾政经说起石老王,一下子就兴奋了起来,仿佛忽然想到自己到底怕什么啊,这不是有靠山嘛。

  “哦,就是隔壁老王的徒弟啊,不知道你有没有给别人戴绿帽子啊。”徐刚笑道。

  贾政经跟石老王不一样,隔壁老王是什么意思,他是懂得,所以脸色就有点难看。

  他硬邦邦地问了一句:“两位老板在这儿赌石?”

  “没错,难道只许你来,就不许我们赌石了?”徐刚冷笑道。

  其实从百艺坊之后,徐刚就对这贾政经没什么好感,之前他更是看到了贾政经跟吴省在一块儿,根据他的推断,吴省之所以会找上张天元麻烦,很可能就是这小子背后撺掇的,所以更是对这家伙厌烦至极,说话就没什么好气了。

  “你们两个小娃娃也赌石?哈哈哈,要不要本大爷帮帮你们啊?”石老王身体很胖,就跟三国无双里面那董卓似的,大腹便便,从上面估计都看不到脚尖,但是这家伙说话却中气十足,估计平日里没少吃补药啊。

  “聒噪!上梁不正下梁歪,这贾政经不是个好东西,我看你这什么赌石皇帝人品也好不到哪儿去,自己一边待着去。”徐刚冷哼了一声道。

  石老王还从未被人如此对待过呢,当时压不住火,挥舞着那蒲扇大笑的手就朝徐刚打了过去,可是这手挥了一半就挥不动了,原来是蛇麟早看见这边出事儿,已经站到了一旁,保镖的职责,他算是尽到底了。

  此时蛇麟捏着石老王的手腕,看似没用多大力气,可石老王就是挣脱不了,而且看样子还挺难受的。

  “几位都消消气,消消气,和气生财!和气生财嘛!老王大哥,我代这两位小兄弟给您说声对不起了。”毛石发见事态有点闹大了,急忙做了和事佬。

  张天元也冲蛇麟使了个颜色,蛇麟这才将手放下。

  徐刚却不吃这一套,指着石老王的鼻子怒斥道:“老王八羔子,你还想打我?信不信我弄死你!”

  “行了刚子,咱们还有正事呢,不要平白招惹是非。”张天元不是不敢惹事,而是不想惹事,这毕竟是宝岛三族举办的聚会,弄砸了,估计那三老面子上也不好看。

  “行,我听你的,但是这老王八羔子要是再敢动手动脚的,我真灭了他。”徐刚盯着石老王说道。

  这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石老王好歹算是个人物了,也横行惯了,可今天就遇到一不要命的,他还真没脾气了,不过他并未离开,而是想看看张天元和徐刚的笑话,他就不信两个小娃娃赌石能有什么好赚头,还是在毛石发这种没眼光的赌石商人展柜上挑选毛料。

  结果只要张天元拿起一块毛料,这石老王就会在旁边唧唧歪歪,一会儿说这肯定不好,一会儿又说那肯定是做假的,反正是啰嗦个没完。

  “哎呀我这暴脾气,你这老王八羔子也是赌石皇帝?怎么连最基本的规矩都不懂,站在旁边不说话能憋死你啊?”徐刚站起身子来怒斥道。

  张天元也有些毛了,冷冷看了石老王一眼道:“石老大,要不您先挑?您挑完了我们再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