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三零章 半赌与全赌
  到了展厅里面之后,柳三生便笑着对张天元说道:“我们先去拜会老朋友,你们三个在这里随便看看。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买几块毛料玩玩,没兴趣那就看看热闹也行,那边有免费的茶水和咖啡,累了就坐着休息一会儿,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

  说完话,柳三生、吴起灵和胡六一还有胡七一都往更里面走去了,只留下张天元三个人在展厅里。

  徐刚撺掇着张天元道:“这里这么多毛料和原石,总能碰到好的吧,我不管翡翠也好,玉石也罢,你只要给我弄一件交差就行了,不然我非得被莹子给闹死不可。”

  “行了行了,你安静点,别打扰别人。蛇队你没兴趣就去那边喝茶吧,好像还有点心呢,我跟刚子转一转吧。”张天元说道。

  “也好。”蛇麟对这些石头是真得一点兴趣都没有,对他来说,石头就是石头。

  徐刚不一样,徐刚本来就是玩玉石的,对赌石也或多或少有些研究,只是不算精通罢了,但也能看出其中的乐趣,所以他就跟着张天元一起转悠了。

  这个展厅虽然不算大,但好歹也有三四百平了,再加上人并不多,所以非常宽松,张天元也让神罗出来透透气,一直闷在怀里怕闷坏了。

  小家伙虽然是鹰,有时候也很凶,但是只要张天元不允许,它是不会轻易去袭击别人的,此时这小家伙竟然也瞪大了眼睛去看那些毛料和玉石,好像很感兴趣的样子。

  展厅里的毛料和原石那都是由一些去过缅甸的和盛产玉石的地方的商人带来的。他们各自管理着自己的展柜,倒也不会有什么冲突。毕竟毛料和已经做成的珠宝不一样,这东西你从外面来看。那就是石头,根本分不清里面到底有没有货,所以大家也不会说谁抢了谁的生意。

  基本上每个展柜前面,都有几个人在那儿看着,放大镜和强光手电筒那都是小意思,还有人干脆连便携显微镜都带来了,还有人戴着医生做手术的时候戴着的那种头灯,看起来挺奇怪的,不过这里头没人笑话。也不像外面那么乱,大家都很安静,说话声音也比较小。

  说是展台,其实就是个普通的金属台子,然后上面放着各种石头,并且都有标签,写的是哪个场口的,比如说“龙塘场口翡翠毛料”等等之类的。

  这些石头大小不一,形状各异。上面的花纹也各有不同,有些足足有上百斤重,而有些或许就只有拳头大小,但重的未必就比小的值钱。这就是赌石的刺激所在了。

  在展台旁边的桌子上,还单独放着切石、磨石的工具,澳门赌博网站:因为赌石可不一定就是一眼货。如果看不真切,那么也有通过磨石来进一步确认的。当然也有切石来确认的,这回损害毛料的价值。不过却也是防止吃亏的一种手段。

  张天元以前判断毛料的好坏,那都是用鉴字诀直接透视去看的,然后再用查微来判断翡翠的好坏。他真正对赌石和毛料的判断也就是略知一二而已,所以趁着这个机会,他打算也学着点,就和徐刚凑到了一个人比较多的展柜前,看别人是如何来赌石的。

  多学点东西总归是不会错的,张天元这人有忧患意识,以后的事情谁也不知道,如果依旧只是单纯依靠六字真诀,那万一有一天像超人失去了超能力一样,岂不是就成了废人了?

  不过他们可没想到,这毛料商人,最喜欢的就是对赌石一知半解的人和门外汉了,这些人容易受骗,即使是烂石头,那也可能卖出高价来。

  所以他们刚凑过去,那展柜的老板就笑眯眯地说道:“二位别光站着看啊,也上上手,没关系,石头嘛,摸一摸没事儿,这可不是那些金贵的珠宝,不怕你们摸坏了。”

  徐刚摆了摆手道:“你不用管我们,我们先看看热闹。”

  那老板听到徐刚这么说,就更加肯定张天元和徐刚是新入行的了,甚至可能根本就是门外汉,于是笑道:“这毛料多着呢,虽说行里有规矩别人正在看的毛料不能多嘴,也不能抢着看,但你们看别的就无妨了,我这展柜上少说也有五六十块毛料,都是我从缅甸那边弄过来的,很不容易啊。”

  张天元此时摆了摆手道:“老板怕是误会了,我们只不过是跟柳老爷子来凑凑热闹,对赌石什么的基本一窍不通,您让我们去看,我们这什么都不懂啊,所以还是在旁边先瞧瞧热闹,等熟悉了你们的规矩再上手也不迟啊。”

  听到张天元这话,那老板心道:果然是两个门外汉,这可得逮住了。

  于是笑道:“不碍事不碍事,既然想看热闹,那就看吧,如果看够了想来买这毛料,就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老板说着话,便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了张天元。

  “哦,是毛老板啊。”

  “对,毛石发!这名字是后来改的,我爹原来也是走石头这一道的,只可惜没能发家,所以他就希望我可以通过这个发家,便给我起了个名字叫毛石发,不好听,但实在,哈哈哈。”毛石发看起来性格爽朗,说话也不拘小节,还挺有幽默感,就是不知道这为人到底如何了,毕竟这世上可是有不少人戴着假面具做人的。

  要知道张天元对涂寿和胡七一的第一印象可都不怎么好,然而后来居然都成为了忘年交,所以第一印象,那是不靠谱的。

  “毛大哥,我看那些人挑选毛料,都是一个人挑了之后,觉得不好,放在那里,另外一个人才会去挑的,这是规矩吧?”张天元问道。

  “没错,这是规矩。不仅不能抢着挑,也不能乱说话。”毛石发答道。

  “那前面的人都挑剩下了。后面的人不是亏了吗?”徐刚也问了一句。

  “哈哈哈,你们果然不是装外行啊。是真外行。毛料可和已经切出来的翡翠不一样,切出来的翡翠,那到底好坏,好的鉴定师都能看出来,所以可能会出现挑剩下烂货。但毛料不一样,毛料纵然是外面看着好像很可能是好东西,你切开的时候也许什么都没有,但你瞧不上的,或许里面就有好东西。虽然如今科技这么发达了,可还没有什么科技能够用在赌石上面的,这也是这生意如此红火的原因啊。”毛石发哈哈大笑道。

  徐刚一张老脸红了红,也是嘿嘿一笑,他懂玉石,也接触了不少,可对赌石那跟张天元一样,基本都是一瓶子不响,半瓶子响。还差得远呢。

  “可我听说,现在有很多鉴定师已经总结出了经验,什么毛料容易出好翡翠,什么不容易出。是不是有这个说法啊?”张天元继续问道。

  反正这位毛老板如此热心肠,趁机多了解一点东西总归是没有错的。

  徐刚也说道:“对对对,我好像也听说过有这事儿。是不是真得啊?

  毛石发点了点头道:“是有这么一种说法,可以根据毛料上的花纹、构造等等来判断这块毛料所含翡翠的可能性。可能性高的,那自然卖价也就会贵一些。”

  “这样子啊。”

  “嗯。其实除了这种说法之外,还有另外一种说法,这就涉及到赌石了。”

  “哦?什么意思?”

  “你们虽然是门外汉,不过大概也知道吧。目前这世界上,不管任何国家,包括科技发达的美帝,那也没有制作出任何一件仪器,可以直接看到毛料里面的,这也是为什么赌石到现代依旧是兴盛不衰的原因。一块毛料里面,究竟有没有翡翠?翡翠品级如何?大小如何?这些根本无法判断,这其实就是赌石产生的原因。”毛石发似乎是说到了兴头上,几乎停不住了。

  张天元见他咽了口唾沫,便急忙给倒了给茶水。

  毛石发喝了之后继续道:“而赌石,也分成了两种,一种就是半赌,另一种则是全赌。”

  “那什么是半赌,什么是全赌呢?”徐刚赶紧给添了杯水,问道。

  “半赌的意思其实也简单。如果你用切石的工具把毛料切开一块,这就叫开窗,意思很形象,你虽然看不到翡翠全部,却可以透过这扇窗去分析翡翠的局部,来判断这翡翠的大小和好坏。当然了,这个比较危险,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会切碎翡翠,那就亏了。所以还有另外一种方法叫擦石,就是利用专业的工具擦拭石皮,让石头露出绿来,这同样也是管中窥豹的一种方法。这开窗和擦石,使得赌石变得更简单,这就是所谓的半赌了。”毛石发解释道。

  “可都见绿了,还不能判断里面有没有翡翠吗?”徐刚不解地问道。

  “你这话算是问到点子上了,有些石头虽然见绿,但很可能只是一层绿皮而已,你刮完了,里面其实什么都没有,这就麻烦了。当然,这样的情况大多都是造假的开窗毛料,有人会在在无色、水头差的低档赌石上切小口粘贴高翠薄片,以劣充优!甚至是以无充有!所以半赌其实也是赌,也同样很刺激。”毛石发答道。

  “哦,能让我们见识见识吗?”张天元顿时生出了些兴趣,他想先不用鉴字诀,靠自己的眼力来判断一下。

  “当然没问题,正好那就有一块被切开的毛料,已经见了绿了,我给你拿过来看看。”毛石发说着话,从自己的展柜上拿过来一块已经切开了一角的毛料递给张天元。

  张天元将那石头拿在手里,看了看切口上的翡翠,按照他所知道的判断的话,光从表面这暴露出来的来判断,这翡翠水不错,而且好像还是仅次于玻璃地和冰地的水地,加之翠色迷人,如果整块翡翠都是如此的话,算不上极品,那也不差了。

  但是如果就这么仓促判断,那肯定是要吃亏的,这就是赌石的刺激之处了。

  也是为什么明明表面上这翡翠明明不错,却没有人去买的原因。

  张天元用鉴字诀重新查看了一遍,不由露出了笑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