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九章 赌石的聚会
  三族聚会最终还算圆满结束了,而吴省因为受到了吴起灵的警告,是绝对不敢再动张天元了,毕竟他不是被蠢货,如果明知道自己的爷爷护着张天元还要去招惹的话,那就等于是把自己往火坑里面推了。

  结束之后,客人们陆续离开,柳梦寻和吴家、胡家的二代、三代子弟都去送客,只有三家的家主和胡七一还在那里聊天。

  张天元觉得自己也没什么事儿了,就打算走了,可是这个时候,却被柳三生给喊住了。

  “天元,你留下来,我们有事情相求。”

  张天元有点惊讶,面前这四位那可都是古董玉石界的大佬啊,居然还有事相求自己?

  他忍不住问道:“相求可不敢当,几位老爷子有什么吩咐,天元听着也就是了。”

  柳三生笑道:“你这娃娃,还真是不居功不自傲啊。现在这里也没外人了,除了我们四个老家伙,就是你的两个朋友,有些话可以说实话了吧?”

  张天元笑了笑,他当然知道柳三生说得是什么,叹了口气道:“不瞒几位,那古法是天元从神罗大哥那里得来的,也是才学会不久,能做一串项链已经是难得了。”

  “神罗大哥?莫非是南都赵神罗?”胡七一急忙问道。

  “正是南都赵神罗,我与他有一点交情,曾有幸去过他的悟道村!”张天元答道。

  “哎呀,没看出来啊你小子,居然藏得这么深。我以为你就是个普通的古董商人呢,没想到你居然和赵神罗这样的大人物都有瓜葛。不简单不简单。”吴起灵捋着胡须,惊讶地说道。

  “你们怕是还不知道吧。柳某人身上的阴气之所以能被彻底驱除,也是多亏了这小子了,他是柳某人的救命恩人啊。”柳三生这个时候似乎是觉得没有外人了,便将自己驱除阴气的秘密说了出来,这几天这几个老头子一直问他,简直烦不胜烦。

  听到这话,吴起灵简直激动得差点从轮椅上掉了下来,他竟结结巴巴地问道:“真的……这是真的吗?”

  他如此激动,不是没有理由的。他体内阴气虽说没有柳三生那么恐怖,但却都凝聚在了腿部,导致腿部神经坏死,才残废了,这多少年了,他一直四处求医都没有效果,如今听到张天元有这等本事,哪里能不激动啊。

  张天元见柳三生都说漏嘴了,只能无奈点头道:“一点祖传的医术而已。上不得台面,所以连行医执照都没有,还望几位不要疯传。”

  柳三生笑道:“天元啊,其实你不必紧张地。我们四个老家伙都是快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要不是因为关系好,我也不会把这秘密说出来。你就当是积德行善,帮吴老弟看看吧。他这些年可是一直饱受痛苦。”

  张天元心想,试试就试试吧。这几位老者可不是那些没轻没重的二代和三代,他们都是看惯了红尘琐事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自己帮帮忙,应该没什么坏处,反而可能还有意外的收获呢。

  想到这里,他便走向了吴起灵,然后将手放到了吴起灵的腿上,慢慢运起了地气,开始利用鉴字诀中的透视、查微两项功能检查吴起灵的病情。

  片刻之后,张天元站了起来笑道:“吴老,您的这双腿应该还有救,事实上您的问题比柳老爷子轻不少,只是阴气郁结,凝成了一团,阻塞了腿部神经而已,根本不是什么神经坏死,现代医学解决不了这种问题,不过我却可以,这样吧,留在宝岛的这几天,我就帮您推拿一下,估计三五天之后,就可以动了,只是您这腿很长时间没有运动,肌肉萎缩严重,需要好好调理,等我离开之后,要多运动,另外多吃一些可以增肌的食物,应该就问题不大了。”

  “谢谢你啊,谢谢你啊!”吴起灵竟然因为激动,一下子从轮椅上滚了下来,趴在了地上,抓着张天元的腿大哭了起来。

  张天元急忙把吴起灵扶了起来,重新坐回了轮椅上道:“吴老,您可不敢这样,这是要折杀我啊。”

  “不,你知道老夫这后半生最大的愿望是什么吗?就是能够盼着可以有一天,哪怕只有一天自己走在路上啊。”吴起灵真情流露,哭得十分伤心。

  张天元不好去劝了,老人家伤心,还是哭一哭比较好,免得憋坏了身体。

  那边胡六一突然说道:“天元小老弟,我也有类似的问题,不过应该比他们两个都轻,只是经常手臂发麻,事儿有头疼的症状,你也给看看吧。”

  张天元苦笑,自己这怎么就突然成了医生了?

  不过既然已经给吴起灵检查了,那胡六一自然也不能不瞧,所以他就走了过去,照法检查。

  “胡大爷的问题确实比较轻,我现在就可以帮你解决根子,以后你只需注意点饮食就行了。”说着话,张天元将地气输入到了胡六一身体里面,将那作恶的阴气通通清除,而后又用补字诀帮忙修补了体内一些被引起损坏的器官。

  本来胡六一这问题就不算大,所以做起来也轻松。

  只是五六分钟,张天元就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说了一句好了。

  胡六一挥舞了一下自己的手臂,顿时大喜:“神!果然神奇!以前那种沉重的感觉,还有疼痛的感觉全然没有了。”

  看到这里,吴起灵对张天元那就更有信心了,澳门赌博网站:已经开始幻想着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脱离这该死的轮椅,重新走在地上了。

  “不如这几天天元小老弟就住到我们家吧,这样也方便一些。”吴起灵建议道。

  “这不太好吧?”张天元不想看到吴省那张臭脸。

  “放心吧,我知道你担心什么。老夫如今只一个人住,家里也就几个帮忙的仆人。你不会见到不相见的人。”吴起灵笑道。

  “那好吧,我的两位朋友……”

  “当然是一并住过来了。这没有任何问题,你的朋友就是老夫的朋友嘛。”吴起灵哈哈笑道。

  说完话,吴起灵竟然就要离开,却不想柳三生又说道:“老吴,你着什么急啊,今天的正事没忘吧?”

  “正事?什么正事?”说到这里,他忽然一拍脑门子笑道:“哈哈,你看我这脑子,光顾着高兴了。竟然忘了正事了。”

  随即,他扭头看向张天元道:“小老弟,一起去参加一个小型的赌石聚会吧?”

  “赌石?”

  “不错,这也是我们聚会的一部分,只不过人比较少,而且都是这方面的专家能人。”吴起灵点头道。

  “可我不是太懂啊。”

  “不懂没关系,赌石这种事儿,基本上能力就占一成,而九成要靠运气。你的运气就不必说了吧,那真是好的不行,刚刚柳老爷子喊住你,其实也就是为这个事儿的。想要借你的运气一用啊。”吴起灵笑道。

  张天元推辞,只不过是以退为进而已,他对赌石可是早就颇感兴趣了。关键是那东西刺激,而且来钱也快啊。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张天元躬身说道。

  “那行,这就动身吧。今天可不能再让石老王得意了。”吴起灵信心十足地说道。

  “石老王是谁啊?”

  “亦敌亦友的一个人吧,他不懂古玩,但是最擅长赌石,我们三个输在他身上的钱和好玩意儿可不少,几乎每年都输,从未赢过。”柳三生苦笑着说道。

  “哼,那是因为我没参加,不然他还真未必能赢。”胡七一冷哼道。

  “二弟你就别吹了,石老王的能力和运气那可不是盖的,今天你就一起去吧,见识见识那人本事。”胡六一很严肃地说道。

  “好啊,谁怕谁啊。”胡七一满不在乎地说道。

  于是张天元、徐刚、蛇麟三人跟着这四位老者便一起往他们赌石的地方走去。

  胡六一推着吴起灵的轮椅,看起来都已经习惯了,估计每年都是这样,不会带闲杂人等,今年有点特殊,带了张天元三兄弟。

  “天元,待会儿你可得帮我弄点好东西啊,不然我会被莹子鄙视死的。”徐刚凑到了张天元身旁说道。

  “怎么回事?”张天元问道。

  “你还问?都是你那串项链惹的祸,你这家伙几千万的东西都敢往外送啊,结果莹子就嫉妒了啊,你也知道的,女人最受不了珠宝的诱惑了,虽然没说什么,可我看得出来,莹子很喜欢那串项链,当然你不可能送给我了,我也不能要,所以我想给她量身定做一件,就算不如你那个,十几二十万的还是可以的吧?”徐刚说道。

  “就这事儿啊?没问题,只要今天赌石能够有收获就行,关键就怕赌不出好东西啊。”

  “没事没事儿,我相信你,绝对没问题的。”徐刚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笑道。

  一路行来,众人进入了一个小型的展厅里面,门口的保安看到了柳三生等人,都没有阻拦,显得很恭敬,不过等到张天元的时候,就直接给拦住了。

  “我们一起的。”柳三生淡淡说了一句。

  保安这才躬身行了个礼,让张天元等人进去了。

  “那年轻人是谁啊,往年都没见过三老带人来的,这一次带了胡二爷也就算了,怎么还有三个愣头青啊?”

  “你懂什么,我听女朋友说了,就那个走在最前面的,各自最高的年轻人,送给了柳老爷子的千金一串价值一亿多新台币的翡翠红宝石项链啊,那可不是简单人啊。”

  “这么阔气!”

  “你以为呢,三老能让他们跟着,那能是一般人吗?”

  张天元并不知道自己如今也算是在这次聚会上小有名气了,别的不说,光是大手笔的送项链,那就足以震撼所有人了。

  有人说他是冤大头、钻石王老五,也有人说他痴情,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进入了这个展厅之后,张天元可以算是开眼界了,这里虽然算不上大,不过装饰的却很精美,展厅里摆放的都是一些翡翠毛料,还有玉石原石。

  不用问,这地方应该就是赌石的地方了。

  展厅里面已经有了人,每个人从穿着和举止上判断,那都不是一般人,如今能玩得起赌石的,而且能够跟宝岛三族玩赌石的,实在是不多。

  人数并不多,但是应该都是有钱人,不管是加工商也好,还是赌客也罢,抑或是翡翠商人,那都是手握重金的人啊。

  这些年,翡翠价格涨幅很大,究其原因,关键翡翠是不可再生资源,缅甸那边的资源在逐渐萎缩,缅甸政府已不主张直接出口毛料,他们邀请我国的高级技师过去为他们开采、加工翡翠,制成成品后再销往其他国家,这样获利会更多,导致高端翡翠毛料涨幅惊人。

  涨幅高,自然如果有毛料的话,那基本上有些闲钱的人都愿意试一试运气,毕竟赌石嘛,一旦成功了,那就是一劳永逸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