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八章 做一回蔺相如
  那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一开口就诋毁张天元偷别人的东西,这显然不会是他的意思,毕竟近日无仇,往日无怨,所以肯定是受到了别人的指使了。

  张天元四下里看了看,发现那个从中年人旁边走过的老头走到了吴省的身旁,附耳说了几句话,登时就明白了。

  好啊,该来的还是来了,不过也好,总好过提心吊胆提防着,只是他没想到吴省的第一招报复居然是这样的,倒是有点意外,他这石刻盒子是从李云聪那里赢来的,并没有留下什么凭据,这就比较麻烦了,如果李云聪反悔,他还真说不清楚了。

  好在当时请了见证人,那胡七一虽然有点疯疯癫癫,但是为人还算刚正,应该是不会说假话的。

  所以张天元此时并不担心,他只是想着如何把吴省给揪出来,不然就算把事情真相说出来,也牵连不到吴省,那就没意思了,对付一个屁都不懂的狗奴才,他的方法太多了,关键是绝不能让吴省那小子得意啊。

  想到这里,他用眼神制止了正打算出来作证的胡七一,这老头儿虽然不知道张天元想干什么,不过也乐得看热闹,这也是我国人民的传统嘛,有热闹那还能不看?

  张天元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缓缓走到了那个工作人员身前,笑眯眯地问道:“是谁告诉你我这东西是偷的?”

  那人梗着脖子说道:“没有谁,我认识这东西,当初在李云聪李老板的店里看到过。”

  “知道这是什么吗?”张天元又问道。

  “石刻盒子啊。上面雕刻的是十八罗汉。”那工作人员说道:“而且还是唐代塑圣杨惠之的作品。”

  “呵,了解得很清楚嘛。是不是有人告诉你的啊?”张天元笑着问道。

  “我说了没有。”那人依旧底气十足。

  张天元便不理他,直接走上前去。拿起那石刻盒子,然后就当着所有人的面,摔碎在了地上,一分为四瓣了。

  那人吓了一跳,终于没那么镇定了。

  “杨惠之的作品?我实话告诉你吧,这东西它就是个赝品,我自己雕刻的,拿来献丑而已,你说它是真的?”

  所有人都惊呆了。包括胡七一都呆住了,他完全不知道张天元想干什么了,那东西绝对是真品,他是不会看错的,而且就是从李云聪店里边拿出来的那件,怎么会是假的呢?这小子也太狠了吧,上百万的东西随手就这么摔了?就为了捍卫自己的名誉?

  他那里知道,张天元有补字诀,东西摔了。自然和补好,并不是什么大问题。

  那工作人员终于慌了,满头的大喊解释道:“不!不是,明明说是真得啊!”

  “谁说的?”

  “我不敢说!”

  张天元冷冷一笑。冲旁边的徐刚使了个眼色。

  徐刚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了,这孙子居然敢说他们偷东西,要不是蛇麟拦着。他就上去揍人了,这会儿见张天元默许了他的行为。就冲上去一巴掌将那工作人员打得是七晕八素。

  工作人员一看到是徐刚,吓得都尿了。之前徐刚打吴省的时候,他可是看到了的,这人有多狠,他也明白,于是再也不敢隐瞒了,大声喊道:“是吴省,吴大少让我说的啊,不是我的意思,不是我的意思!”

  吴省见着人如此没胆,气得简直七窍冒烟,不过这个时候他也没办法了,人家都把他给供出来了,他要是不说点什么,那实在太丢人了。

  于是就见吴省从旁边走了过来,瞪了那工作人员一眼,然后笑着对张天元说道:“误会,都是误会,我见那石刻盒子很像是李云聪老板店中的,所以才会失言了,既然是赝品,那就罢了,罢了,是我眼拙了。”

  他说话的时候,躲在七叔的后面,生怕被徐刚又给逮住了,脸上表情十分难看。

  张天元此时却突然喝道:“赝品?我不过随口一说罢了,为的就是让你这不要脸的狗东西出来!那东西的确是李云聪老板店铺里的,不过是我靠本事赢来的,这一点胡二爷可以作证。”

  胡七一知道自己该出场了,于是叹了口气道:“可惜了那么好的东西喽,的确是这小兄弟通过‘三堂会审’从李老头那里赢来的,整个过程老夫都在那儿看着呢。唉,吴家的臭小子,你真是害人不浅啊,好端端的东西,硬是被你给毁了。”

  “是他自己摔的。”吴省辩驳道。

  “放屁,他要不摔,怎么引你出来?怎么证明自己的清白?”胡七一骂道。

  “那可不关我的事情,我又不知道……”吴省刚想继续争辩,却忽然看到了一抹冷光自不远处透射了过来。

  “丢人还嫌不够吗?”说话的是吴起灵,吴家的第一代家主,他此时双腿已然残疾,可是坐在轮椅上,却也显得比吴省这不肖子孙要高大得多。

  见吴省不吭声了,吴起灵才看向了张天元道:“年轻人,那石刻既然碎了,老夫就五百万新台币买下了,不会让你吃亏的。”

  听吴起灵这么说了,张天元笑了笑道:“不劳您老人家了,晚辈只是想图个清白,既然老人家都开口了,就算晚辈倒霉吧,毕竟这东西说到底也是晚辈摔碎了的。”

  他这一番话,立即博得了吴起灵和在场很多人的好感,虽然不像吴省那么身世显赫,可为人却很得体,这年轻人了不得啊。

  其实他们哪里知道,张天元这就是典型的得了便宜又卖乖啊,这个事情上,他是一分钱都不会损失的,但是却打了吴省的脸,绝对是赚到了。

  张天元说完话。就将那石刻盒子的碎片小心翼翼收了起来,然后交到了蛇麟的手里。这东西回去之后还要修补呢,碎片可不能扔下。

  就在此时。柳梦寻终于是忍不住了,她本来想着这么多人在,自己不好和张天元太过亲密,这对他们以后发展也不利,毕竟看到的人多了,阻碍也就大了,可是看到张天元一个人蹲在那里收拾残片,她竟心头一热,差点哭出声来。直接跑过去就给了吴省一个响亮的巴掌:“你混蛋!”

  柳梦寻很少会说出这样的话的,恐怕在公开场合,还从没有人听过她骂人的,但她今天就骂了,而且还打人了。

  之后柳梦寻的行为更让众人目瞪口呆,她过去拉着张天元的手问道:“你没事吧天元,都是我不好,冷落了你,还让别人欺负你。”

  张天元心中苦笑。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还有人能欺负得了我?

  不过他倒是挺感动的,在这种情况下柳梦寻敢于冲出来为他叫屈,更了不得的是居然打了吴省。这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了。

  “我没事梦寻,谢谢你的关心,大家都看着呢。怪不好意思的。”张天元心里甜如蜜,嘴上却说道。

  “我不管了。你是我们柳家请来的贵宾,他们却没有好好招待你。这就是礼数不到,我关心你不算什么,更何况你不是说过我是你的女人吗?”柳梦寻这大胆的表白,当真吓了张天元一跳,这女人要是疯狂起来,真比男人还生猛啊。

  气氛有点尴尬,柳三生坐在那里,也只能苦笑,他的命是张天元救的,他总不能把张天元赶出去吧。

  好在有人用一句话瞬间化解了尴尬。

  胡七一突然瞪大了眼睛跑到了柳梦寻的身边,盯着柳梦寻脖子上的翡翠红宝石项链问道:“你这项链是哪里买的?”

  他这一句话,将众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

  “胡老二你干什么,那么大年纪了,盯着我孙女的脖子看算什么回事?”柳三生没好气道。

  “柳大哥,你先别说话,你看看梦寻脖子上这串项链,不仅设计精巧,而且制作精美,最妙的是,那翡翠珠子全部都是一等一的好货色,用的还是古法制作而成的,妙不可言,妙不可言啊。”胡七一解释道。

  他这么一说,众人也都感兴趣起来了。

  柳梦寻只好将项链取了下来,很自豪地说道:“这项链就是天元送给我的礼物,既然胡二爷要鉴赏一下,那我就放到展台上,大家可以一起鉴赏。”

  胡七一兴奋地拿出了放大镜,还有led的小手电筒,到展台上就去研究了,他这眼光不会差,所以也让柳三生、吴起灵、胡六一这三位第一代家主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其余晚辈就更不必说了。

  “哎呀,了不得啊,这翡翠可是最上乘的老坑玻璃种,顶级中的极品啊!红宝石也是好东西,但比起这翡翠就略显逊色了。”胡七一啧啧叹道。

  一旁的吴起灵则另有一种说法:“翡翠虽然好,红宝石也不差,但是我最看重的,还是这做工啊,用古法炮制翡翠和红宝石,我以前也不是没见过,但是如此妙不可言的,还是头一回见到,叹为观止啊。”

  “这设计项链的也是一位高手,应该是科班出身,并且凝聚了多年的心血做出的设计图,很符合梦寻的特点。”柳三生补充道。

  “这串项链,如果拍卖的话,我估摸着最少也得一亿新台币啊!”胡六一最后定调道。

  听到这样的估价,柳梦寻也傻眼了,一亿新台币,那就是两千多万rmb,张天元居然把这东西当作礼物送给自己了,这自己如何受得起啊。

  她刚想回头说什么,却被张天元捂住了嘴巴道:“我说过了,要让你成为聚会上最耀眼的明星,爱是无价的,你可以当它无价,就不会有压力了。”

  胡七一此时放下了放大镜和手电筒,颇为感慨地走到了张天元身边,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说道:“好小子,没想到你深藏不露啊,不仅懂古董鉴定,能临摹古人书法,还懂玉石翡翠,真应了李老头那句话了,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这翡翠项链是你做的?”吴起灵惊讶地问道。

  “这个问题可以不回答吗?”张天元不想在柳梦寻面前撒谎,但又不想说出实情,所以只能这么说了。

  吴起灵愣了一下,仿佛忽然间明白了什么,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不露锋芒,懂得藏拙,真没想到后生之中还有你这样的人,不错不错,好样的。”

  其实不回答,对于这些老狐狸来说,那跟回答差不多了,他们基本都猜出了这东西就是出自张天元之手了,先不说这翡翠如何得来的,光是这仿古法制作的翡翠珠子,每一颗竟然都能做到一般大小,光泽喜人,这实在难得,没有好几年的功力,没有出众的眼力和判断力,是绝对办不到的。

  “吴老这话可让晚辈惶恐之至啊,晚辈懂什么,不过初入古董行的小人物而已,以后还得多劳诸位照拂呢!”张天元的确更愿意做那重剑无锋,虽然无锋,却比许多有刃的剑更可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