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七章 恶人自有恶人治
  吴省看了张天元的资料之后,觉得这个人可以为他所用,当然了,若是对方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他也不会客气的。

  想到这里,吴省走向了张天元那边。

  “这位是张老板吧,幸会幸会啊!”吴省说着话,便伸出了右手,要跟张天元握手。

  张天元还纳闷呢,自己并不认识这么一个人,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既然这么礼貌,握个手也不会死,所以他便也伸出了手。

  岂料他这手刚一碰到吴省的手,就被对方死死握住了,那手上的力气可不小。

  吴省是一直在健身,所以身上肌肉相当不错,手劲也挺大,他这样,无非是想给张天元来个下马威而已,好让张天元对他产生一丝忌惮之心。

  可吴省没想到,跟张天元比力气,那纯属是没事儿找罪受。

  张天元心道这人脑子有毛病吧,一来就这么大手劲?我要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这手腕子都被你掰折了了吧?所以他也没客气,手上力气陡然变大。

  吴省顿时一下子从脖子根红到了脸上,连吃奶得劲儿都用出来了,可是却无法撼动张天元的手,额头上冷汗一滴滴跌落下来,差点就要喊饶命了。

  好在此时张天元松开了手笑道:“这位少爷,在下手上没轻没重的,没把您捏坏吧?”

  吴省急忙摇头道:“没!没事儿!”

  嘴里这么说着,可是他的手却在不停地甩着,手腕子上都红出了一条印子,都能看到淤血了。

  “哦,没事儿就好,这位少爷还有什么事儿吗?”张天元淡淡问道。经过握手的事儿,张天元对这人已经没了好感,能保持对话,已经是很给对方面子了。

  吴省笑道:“在下吴省,吴家第三代的长子,早听闻张老板见识多广,且鉴宝手段高明,故而想要沟通沟通感情。”

  “哦,就是这么个沟通法?”张天元伸出手冷笑道。

  “张老板不要在意嘛,在下一直健身,所以这手上有点力气,一不小心都会用大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望见谅,见谅啊!”吴省此时已经有了火气,他虽然涵养很好,可是看到张天元这么不给面子,心里头难免有了世家公子哥的那种傲气。

  “见谅!怎么能不见谅呢,澳门赌博网站:吴家的大少爷啊,好威风呢。我们这种市井小民可惹不起。”张天元冷言嘲讽道。

  吴省尴尬一笑道:“是这样的,张老板的生意做得不小,但是又没有兴趣来和我合作啊,我们吴家一直有打进内地市场的意思,如果你愿意的话,将来你就是我们吴家在内地的总代理,如何?”

  “给你们吴家做奴才啊?”张天元微微一笑,指了指不远处一只不知道哪位贵妇人带来的贵妇犬说道:“瞧见那东西了吗?找狗你找错地儿了。”

  吴省本就压着火和张天元说话呢,没想到张天元根本不给他面子,可他就没想过自己一开始做得有什么不对,真是典型得自我主义啊。

  他的脸色阴冷了起来,说道:“姓张的,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实话说吧,只要我愿意,分分钟就能搞垮你那什么破公司!还敢跟我争梦寻,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

  “吆喝,恼羞成怒了啊,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嘛,干嘛非得装腔作势啊,原来是为了梦寻啊,也难怪,那么好的女孩子,你不喜欢也不可能。不过我也把话撂这儿了,柳梦寻是我女朋友,今天是,明天也是,说不定以后就成了我老婆了,我管你是什么吴大少还是吴二少,别的事情上我可以忍,唯独这事儿,免谈!”张天元冷冷说道。

  “好,你小子有种!”吴省这一声喝,声音明显有点大了,也充分暴露了他世家出身的毛病,没吃过苦,没当过下等人,所以总是自以为高高在上,别人都得听他的,这种人就算再行,那终究也是会原形毕露的。

  他本来想要转身离开了,可是冷不防突然有人从身后直接踹了他一脚,将他一下子就踹得趴在了地上,嘴巴竟然磕在了板凳上,血就流了下来。

  “这哪来的野小子,敢对我哥们这么说话?”原来动手的是徐刚。

  徐刚正在那边跟几个女孩子玩耍呢,忽然见这边情况不对,他可不是张天元,张天元有时候还要考虑一下后果和影响,但徐刚不会,徐刚是先办了事儿才会去考虑后果的,就跟上次上浦那些闹事的,他就直接去找人算账了,这一回,更是直接动手,哦,不,应该是动脚了。

  吴省被这一脚踢得七荤八素,几乎就给撞昏过去了,等踉踉跄跄站起来的时候,才看到是徐刚站在他的身后。

  徐刚虽然没他高,但是身体却比他还壮实,再加上这些日子经常在外面晒,皮肤也黑了些,那威风劲实在不减当年当兵的时候。

  “你!你想干什么?你敢打我?”吴省心虚了,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挨过打呢。

  徐刚却不管他,直接上去一把揪住吴省的衣襟喝道:“哪来的王八蛋,快给我兄弟道歉,不然废了你!”

  虽然不如张天元手劲那么大,可徐刚也不是吃素的啊,这又是直接掐住了脖子,吴省别掐得不停咳嗽,呼吸都有点不畅快了,双手去掰徐刚的手,却掰不动,一张脸渐渐就从红色变成了白色,然后又变成了紫色。

  “刚子,放手吧,别闹出人命来。”张天元挥了挥手,示意徐刚将吴省放下。

  可以让徐刚听话的人不多,连他爸都管不住他,也就是他妈、牟莹和张天元的话他能听了,所以当张天元开口之后,徐刚就一把将吴省扔了出去。

  此时吴省一张脸就像茄子似的颜色,幸亏没尿出来,不然就更丢人了。

  就这样,徐刚还上去踹了一脚,骂道:“就你这样的小白脸子,以为健身房练点肌肉就牛逼了?告诉你,屁都不是,以后要是再敢招惹我兄弟,我就废了你!”

  徐刚那双眼睛本来就大,平时是挺好看,可是这会儿一瞪起来,那真跟牛眼睛似的,能吓死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张飞李逵重生了呢。

  “你!你叫什么名字?居然敢打我,别想好了!”吴省像狗一样爬到了一边,然后扶着凳子站了起来,指着徐刚说道。

  “爷叫徐刚,走哪儿也不会乱叫的,你有能耐就来,不过下一次非得打爆你的卵蛋,看你还牛不牛!”徐刚可不是什么好人,实际上张天元也不是什么好人,只不过一个性格更加突出,另外一个内敛一些而已。

  恶人专有恶人制,对付吴省这种人,你跟他讲道理没用,还就得徐刚这种恶人才行。

  吴省见徐刚又走了过来,吓得急忙又往后退。

  这个时候,张天元走过去将他扶了起来。

  吴省也许是被吓怕了,一看是张天元,吓得又一屁股跌坐到了地上,逃也似地跑了。

  “你们两个等着,等着瞧吧,我吴省还没吃过这么大的亏呢!非得弄死你们!”他一边跑,还一边喊着。

  张天元微微捏了捏拳头,随即又放下了,他对徐刚和蛇麟说道:“都小心点,那个吴省是吴家第三代的长子,可不是路边的混混,他真要说弄死咱们,那肯定是会想办法的。”

  “就那怂样?”徐刚有些不屑道。

  蛇麟也冷冷说道:“这里不是内地,他们真敢下狠手!不过也不要紧,我们也不是省油的灯。”

  “好了好了,都别杀气腾腾的了,又不是都市修真小说,或许也没那么严重,毕竟宝岛也算是法治社会了,出事儿当然呐有可能,但小心点就行了。”张天元笑着拍了拍两人的肩膀说道。

  吴省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是在准备什么,还是说不准备报复了。

  不过他没来,几个人倒也清闲了。

  宝岛三族的聚会很快就进入了比较有意思的阶段,其实也就是三家各出几件有意思的藏品,然后切磋一下,看谁的更好,一方面自然是比能力,另外一方面,也是比收藏的质量。

  除他们之外,也会有别的人展示自己的收藏品,当然了,这都是与宝岛三族关系比较好,或者说地位相当的人,又或者是自信藏品出众的,不然的话还真不敢献丑。

  在张天元看来,宝岛三族的藏品,最好的也没办法与他现在放在董老那里的《平复帖》相比,即使是他现在手头的十二枚田黄印玺,也是比那些东西好了太多了。

  就算是他手中的朱三松竹雕笔筒,还有刚刚得到的杨惠之的石刻盒子,也都算是一定一的好玩意儿了,本来他是打算将那十二枚田黄印玺拿出来的,不过现在看到那些人的东西也就那样了,干脆就将刚到手的杨惠之的石刻盒子拿了出来,这东西足够了。

  谁料这盒子刚拿出来,就惹来了麻烦。

  喊得最响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中年人,看穿着,应该是这次聚会的主办方请来的人。

  需要说明一下的是,这次宝岛三族聚会是请了专门的宴会公司帮忙筹办的,三家只是掏钱,所以这人还是别人请的,他们未必认识。

  “张老板是吧,你这盒子怎么来的?不会是从李老板的铺子里偷来的吧?”那人说得倒是铿锵有力,好像很自信的样子,不过张天元隐隐约约看到有个老头在他旁边闪过,大概七十来岁,不过并不是李云聪。

  PS:上架的日子终于还是来到了,有点恐慌啊,作为一个新人,也不知道上架之后到底会是个什么情况,这是最后一章公众章节,大家且看且珍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