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六章 幕后大股东
  在无数嫉妒和羡慕的目光之中,有一双眼睛充满了恶毒和仇恨。

  张天元并没有注意到,不过一旁的蛇麟却注意到了。

  “天元,那人跟你有仇吗?”蛇麟靠近了张天元压低了声音问道。

  张天元顺着他的目光不经意看了一眼,却不由笑了,这还真的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没想到在宝岛三族的聚会上,也能遇到贾政经这货。

  当初在百艺坊,张天元让贾政经丢尽了颜面,那小子回去之后被自己父亲直接锁在家里关了好几天,几乎每天都念叨着张天元的名字,把张天元和柳梦寻都给恨上了。

  “不管他,一个小人物而已,他要是乖乖的还好,要是非来找我麻烦,我会让他知道百艺坊那些事儿根本不算事儿。”张天元不屑地笑了笑,便不再理会贾政经了,而是和蛇麟找了个位子坐下,一边聊天,一边品酒。

  他不理会贾政经,然而贾政经却不会放过他的。

  贾政经旁边站着两个人,穿着打扮那一看就知道是世家公子。

  “吴大少、胡二少,我说的没错吧,那个小子一直都在打梦寻小姐的主意,从内地都追到宝岛来了,简直恬不知耻,咱们要不要教训教训那小子?”贾政经对身旁的两个人说道。

  被称作吴大少的人,一身西装笔挺,身高有一米八左右,大概经常健身的缘故,看起来身材非常不错,眸子之中闪烁着智慧的光芒,一看就知道不是个简单人物。

  他将手里的酒杯晃了晃,然后呡了一口红酒笑道:“贾少,那人什么来头你知道吗?”

  虽然这位吴大少正在追求柳梦寻,但是他不是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人,作为吴家未来的家主,他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和做法,不会被贾政经一句话就给忽悠得分不清东南西北了。

  跟吴大少相比,那位胡二少就明显不行了,穿着充满了叛逆的气息,十根手指竟然全部都戴着戒指,什么钻石、红宝石、蓝宝石、翡翠等等,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有钱人似的。

  他的眼睛几乎盯到天上去了,傲慢之极,面对贾政经,也是不屑一顾。

  他冷笑着说道:“贾小子,我不管那个张天元是个什么东西,梦寻我肯定是不会让给他的,他要是敢跟我抢,我做了他!”

  贾政经听到这位胡二少这么对自己说话,不仅不生气,反而还很高兴。

  他曾经在上浦的时候仔细调查过张天元和柳梦寻的背景,因为他也担心得罪人,不过后来发现张天元就一农民家庭出身,没什么大不了的,也就不在意了,反倒是柳梦寻的家族,让他吃了一惊,本来是对柳梦寻恨之入骨,可是现在却想着如何能够入赘柳家了,反正柳家就柳梦寻一个第三代,只要娶了柳梦寻,那柳家的一切都是他的。

  他现在挑拨吴大少和胡二少与张天元的关系,不过是希望通过这两个人的手清楚了张天元这个障碍而已。

  吴大少叫吴省,胡二少叫胡柏,都不是好惹的主儿,他是不敢正面与这两人对抗的,因为斗不过,让他们自相残杀,那才对他更加有利。

  本来他没想到张天元会来这宝岛三族的聚会,还想着让胡二少和吴大少干上呢,这一次倒好,当真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了,若是不利用一下自己的资源,那未免太可惜了。

  于是他笑眯眯地对吴省说道:“吴大少,我调查过那个人了,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就一农民家庭出身,后来上了南都大学。”

  “我看你对他非常憎恨啊,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理由?”吴省可不笨,相反他很聪明,所以他能看出贾政经此时的那种仇恨的目光。

  “看来瞒不住吴大少啊,其实说起来有点丢人,在一次古玩交易会上,那小子让我丢了面子吃了亏,怪也只能怪我技不如人,但他不该那般羞辱于我,让我被父亲在家里关了好几天!”贾政经这么说当然是有理由的,他知道吴省和胡柏这两个人都对古玩特别感兴趣,也都自认为是年轻一辈之中的佼佼者,遇到了同样厉害的年轻人,能不去会会?

  “哦,居然也是个中高手啊,可怎么没听人提起过这个人的名字呢?”吴省皱眉问道。

  “吴少,你管那么多干嘛啊,那小子竟然敢跟梦寻卿卿我我的,今天就不能放过他。”胡柏气呼呼地说道。

  “胡二少,莫要着急,那人既然能来这样的地方,那必然是有其过人之处的,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吴省淡然说道,他这话看似是在劝胡柏,其实却是在激胡柏,因为他太了解这个胡柏的性格了,先让胡柏去试试水的深浅,然后自己再上那就有把握了。

  “哼,什么过人之处,我看就是**女人有点本事吧。”胡柏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吴少你不敢上,那我去,在我宝岛三族的聚会上,还轮不到一个外人耀武扬威。”

  说着话,胡柏就放下酒杯走了过去,准备教训一下林羽,哪知道刚走两步,忽然一杯酒直接泼在了他的脸上,他当时就火了。

  “妈的,谁,谁干的?”他正想继续破口大骂,谁料一抬头就傻眼了。

  “好大的火气啊小东西,胆儿肥了是不是?”眼前站着的不是别人,竟然是胡七一。

  胡七一可是胡柏的二叔,在胡家那绝对只是一人之下而已,甚至有时候连胡六一都要让着这疯疯癫癫的胡二爷呢,胡柏哪里敢惹?

  “二叔!怎么是您呢?”胡柏嘿嘿笑道。

  胡七一直接拧着胡柏的耳朵就走向了一旁,根本不解释什么。

  其实这老头早就看见张天元了,也看到自己这个侄子的举动,所以才故意出面制止的,那张天元有没有背景先不说,就那份本事,自己也不想得罪,所以他更不能让自己的侄子因为一个女人去随便招惹张天元。

  本来等着看好戏的贾政经此时气得是牙根痒痒啊,他还想看张天元跪地求饶呢,谁知道居然出了这茬子事儿。

  吴省其实也有点意外,不过他并没有把胡七一跟张天元联系到一块儿,他可不太相信一个胡家的二爷会跟一个内地的没背景的小子扯到一块儿。

  他笑着看了看贾政经道:“贾少,对不住了,我还有几个客人要陪,就先告辞了。”

  “您忙!您忙!”嘴上这么说着,可是看到吴省离开的背影,贾政经还是骂了一句“没种的孬种啊。”

  他自己是不敢去找张天元晦气的,曾经吃过亏了,也学乖了。

  吴省其实并不是去陪别的客人了,既然没能让胡柏去试水,那他就只能自己调查了,柳梦寻是不可能让给任何人的,这一点他是下定了决心的,不仅是为了柳家的财产,关键是柳梦寻那个女人也的确对他的胃口啊。

  “七叔,您现在忙吗?”吴省找到了一个人,是自己家的管家,当初在宝岛打拼的时候,帮过自己的爷爷不少忙,绝对算得上手眼通天的人物了。

  “大少爷,什么事儿啊?”

  “帮我调查一个人,就是那边那个叫张天元的,我要他的所有详细资料,记住了,是详细资料,不要有任何的遗漏。”吴省指了指远处坐着谈笑风生的张天元说道。

  这位七叔看了张天元一眼,点了点头道:“少爷放心,这个事情简单,柳家里面也有咱们的人,我知会一声就可以了。”

  “那就有劳七叔了,需要花费的话,直接算在我头上。”吴省笑道。

  “大少爷这是哪里话,这点钱老仆还是拿得出的,更何况大少爷为了家族的事业奔波,老家主都看在眼里呢,不会让您破费的。”七叔笑道。

  “还是记在我账上吧,免得麻烦。”吴省坚持道。

  “那好吧。”

  吴省送走了七叔,就干脆找了个地方也坐了下来,不过眼睛却一直盯着张天元那边,期间又看到几次柳梦寻过去跟张天元打招呼,他这叫一个妒火中烧啊。

  幸好七叔来的很快,并且拿了一叠资料给吴省。

  吴省翻看资料之后,眉头却皱了起来。

  “祖籍西凤,父母均为农民,从南都大学毕业之后,一直混迹于网吧之中,后来一场火灾,才让他回了家,后来就给自己的兄弟徐刚帮忙照看玉器铺子……再后来将铺子从西凤搬迁到了上浦,并且成立了神罗古艺术公司!资金来源于他捡漏得来的几件古董,公司法人代表表面上是徐刚,然而实际掌舵者却是张天元,他拥有公司的百分之五十以上的股份?”

  看到这些,吴省真有点惊讶了,这小子不赖啊,从一个落魄的大学生到一个公司的幕后掌舵者,仅仅就花了几个月的时间,难道是撞大运发财了?

  资料其实并不齐全,因为很多事情发生的都比较秘密,比如南都黑市、还有张天元私底下与别人的古玩交易,这些外人都是不知道的,即便要调查,那也不是一时半会儿调查的清楚的,所以这些资料上并没有说明。

  “嘿嘿,这小子不错,是个人才,如果他愿意跟着我干,我可以给他些好处,不过他那神罗古艺术公司注册资金也就一千万RMB,尽管很多了,但对我们吴家来说,简直不值一提,想弄垮他,就跟玩一样。”吴省现在放心了,他其实担心的是张天元背后后人,通过这些资料可以得出的结论就是张天元靠着捡漏开了个公司,根本没有什么背景,他自然就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