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二章 哥釉青花瓷大罐
  虽然鉴定的十多件物品那无一真品,全部都是高仿或者比较明显的低劣仿品,但通过这些东西的鉴定,张天元也算是学以致用了,他每一次使用鉴字诀之前,都会先靠自己的本身能力去鉴别一下,这样纵然错了,也能知道自己到底错在那里,再用鉴字诀,便能学到不少东西,提高自己的鉴赏能力。

  其实不使用鉴字诀的话,如果鉴定出一件东西的真伪,那真得是很有成就感的。

  这十几件东西,大多数张天元都能看出个子丑寅卯来,即便是有时候鉴定错了,那也只是本身能力和经验上有所欠缺,有点似懂非懂,不敢确定的感觉。

  可是这最后一样东西,他却犯难了,因为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拿着放大镜看,甚至用手去摸,也找不出这东西究竟假在什么地方,如果按照书本上学到的支持,甚至按照以往从老一辈人那里学来的鉴宝经验,这东西都应该是真的,可问题是他之前都用寻字诀了,证明了这东西不可能是宝贝。

  他对六字真诀是绝对不会怀疑的,即便曾经一开始还有所怀疑,但是经历了这么多事儿了,若是现在还怀疑,那未免有点可笑了,也太不自信了。

  他很想告诉李云聪这也是赝品,可是若找不出丝毫的破绽,他不甘心啊。

  看到张天元犯难了,李云聪放下茶杯笑道:“小兄弟,看出个子丑寅卯来了吗?你该不会告诉老夫说那些东西没有一件事真的吧?若是那样,老夫这第一局可就赢了哦,哈哈哈哈。”

  胡七一也冷笑道:“小娃娃,认个输不丢人,你那百里夜啼咱们也不会强买强卖的,年轻人嘛,说话不做数也没事儿,你是客,他老李头是这里的主人,总不能强买强卖啊,不然传出去也不好听哦。”

  “老不修你能闭上那张臭嘴吗?叨叨叨个没完,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这里有你这个人啊?”徐刚很为张天元鸣不平,而且他并不担心,他相信张天元肯定有办法解决今天这个事儿,只是可能一时半会儿遇到了一点麻烦而已。

  张天元也抬头笑道:“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年轻人如何?您老莫非一出生就是老人了?还是说您年轻的时候经常说话不作数啊?纵然您是那样,我也不会,吐个唾沫是个坑,咱老张家的人,就没有说话不算话的,今日我若真输了,百里夜啼自然卖给李老先生,只希望他能善待小家伙,放心便是。”

  他这一番话,说得胡七一面红耳赤,好歹也是个老江湖了,今天被两个小娃娃说得没脾气,也是无奈之极。

  胡七一冷哼了一声,干脆不说话了,心想“你们嘴上说得好,就看输了之后怎么办吧,若真能说话算数,我这老头儿就算是放下脸面,也给你们道个歉,不然……哼,可别怪我老头儿秋后算账,你们是骂爽,我老头儿可窝着火呢,还从没有人敢在宝岛这片地上如此针对我!”

  这个时候,还在柳梦寻怀里的小神罗不满意了,它好像听懂了张天元要卖掉它的话,扑棱棱就飞了起来,钻进张天元怀里不肯出来了。

  张天元摸了摸小家伙的头笑道:“放心,你家公子爷是不会输的,从一开始就没有输的可能!”

  小家伙这才又欢腾了起来,对张天元那还真是一个信任。

  看到小神罗居然如此通灵,李云聪更是羡慕不已啊,干巴巴地看着说道:“好通灵性的小家伙,真是越看越喜爱。”

  胡七一也咽了口唾沫,他老婆死的早,一生痴情,结果也是没有再娶,更是无儿无女,所以生活颇为孤单,若没有收藏这个爱好,怕是就要疯了,此时看到小神罗如此通灵,也是爱得不得了,只可惜鹰是别人的,他还不稀得硬抢,只能等着张天元输掉这赌局了。

  张天元看这两老头的目光,都能把小神罗恨不得吞下去,便急忙让小东西钻进怀里,看不见了。

  两个老头咂巴了一下嘴,显然是有些遗憾,不过此时也无奈,鹰是人家的,人家不让你看,那就不让你看,更何况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表情刚刚有点吓到人家了,也不怪人家会将百里夜啼收起来。

  张天元不再去管那两个老头的事儿,专心鉴定起了这最后的一件文玩。

  这是一个瓷罐,准确的说,应该是青花瓷罐。

  青花瓷,又称白地青花瓷,常简称青花,是我国瓷器的主流品种之一,属釉下彩瓷。

  原始青花瓷于唐宋已见端倪,成熟的青花瓷则出现在元代景德镇的湖田窑。明代青花成为瓷器的主流。清康熙时发展到了顶峰。

  明清时期,还创烧了青花五彩、孔雀绿釉青花、豆青釉青花、青花红彩、黄地青花、哥釉青花等衍生品种。

  张天元现在所看的这件青花瓷大罐,应该就是明时候的衍生品种——哥釉青花。

  这东西也称称“碎纹素地青花”、“纹片釉青花”,是集纹片釉与青花工艺为一体的瓷彩。

  因其青花彩瓷上罩以纹片釉,又由于碎片纹很像哥窑釉的开片,故名“哥釉青花”!

  明宣德时期御器厂仿烧哥釉瓷器时,底部用青花书写款识,可谓此品种的始创。哥釉青花于明代晚期较为常见,但烧制的器皿比较粗糙。

  根据张天元脑中所拥有的知识,这万历朝的器物,纹片釉釉面闪米黄或黄色,开片纹路呈现粉红色,青花呈色多为蓝中闪灰或发黑,一般多用白、褐色等彩料堆绘出松鼠、花蝶、蟠螭等图案。

  这件哥釉青花瓷大罐绘制的便是翩翩起舞的花蝶,而起特点也符合万历朝器物的一些特征,可以说,单单利用现有的知识去判断,那真就要栽跟头了。

  要知道这件高仿品,就连李云聪这种真正的鉴定大师都打眼了,张天元这真正是一知半解的人,靠着现有的知识死搬硬套,那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最后,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接受了一个现实,那就是现阶段来说,以他本人的能力,根本看不出这青花瓷大罐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这仿制得也未免太完美了一些吧。

  看到张天元摇头,李云聪暗笑:“任你奸猾似鬼,也要喝老夫的洗脚水啊!这件大罐,当初可不仅仅是老夫,就连旁边这位胡七一,还有他的哥哥胡六一都看走眼了,你这小子要是能看得出真假,我李云聪干脆不要活了。”

  他是认为吃定了张天元了,之前有信心跟张天元打赌,其实也是因为这一点,瞒天王的高仿品,那真正的行家都是要犯难的。

  忽然,张天元展颜一笑道:“李老先生,我觉得这东西有点不太对劲啊。”

  “胡说,怎么就不对劲了?”李云聪吓了一跳,难道这小子真得有什么厉害之处,连着大罐唯一的破绽都看得出来?

  一件仿品,不可能没有破绽,这也是为何他后来知道自己受骗的原因,大罐中,确实有一点不太对劲,但也就那一点而已,如果不用放大镜根本看不出来,甚至即便用了,如果没有高超的鉴赏技巧和艺术细胞,也看不出来的。

  当初瞒天王仿制这件东西的时候,刚好出了一个三十多岁的鉴定名家,这人三十八岁,因为从小就涉猎收藏,故而小有名气,但就是人狂了一点,所以在一次公开的鉴宝大会上,就说了一句话“瞒天王见我,便如硕鼠遇雄猫一般!”

  他这话落到了瞒天王的耳朵里,于是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瞒天王就做了一件高仿的瓷器来送到了这人家里,让他鉴别,瞒天王说了,若是鉴定对了,那从此他就退出古玩界,不再沾染这些东西,可若是错了,就让这个年轻的鉴定天才退出古玩界,并且公开向他道歉。

  结果第二天,这人就在报纸上公开向瞒天王道歉了,并说自己从此永不涉足古玩界。

  其实说起来,这年轻人倒也刚烈,他的确是没有看出那东西是仿品,所以愿赌服输,只是正是因为这种刚烈,却让他中了瞒天王的圈套了,鉴宝的人,哪有不打眼的时候?若是一次失误就要永不涉足鉴宝界,那岂不是这世上就没有鉴宝师了?

  后来瞒天王在私底下对自己的兄弟说过一番话“那个叫堵新振的年轻人,留下必然是个祸患,如果等他褪去了这一身的焦躁之气,那么我们这些做高仿的就真完蛋了。”

  这番话应该是真的没错,因为瞒天王的那个兄弟后来被政府给招安了,到文物局工作了,就把这事儿给抖搂出来了,还曾去请那堵新振重新出山,只可惜那人脾气却很倔强,说了永不涉足就永不涉足。

  各位可能要问了,这究竟是什么破绽呢?怎么堵新振都没看出来?

  其实这破绽,也正是堵新振灰心退出鉴宝界的原因之一啊。

  之前就说过,瞒天王可能并不是一个人,也许是好几个人,他们擅长不同的东西,包括绘画、书法、鉴宝、雕刻等等各种门类的技巧,所以他在仿制得时候,绘制的那花蝶图案其实是有玄机的,如果是比较懂绘画的就能看出来,那些图案用一种特殊的方法去看,就其实是四个字“贻笑大方”。

  而今天这桌子上放着的这个青花瓷,恰巧就是那一件,而李云聪之所以知道他是假的,还是因为他早年与堵新振有那么一点交情,所以堵新振给了他一点提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