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一八章 夜明珠
  李云聪想要巧取豪夺的念头是没有了,不过他却很想把这只小鹰给买下来。

  趁着众人在那儿欣赏店里的东西,李云聪笑着对张天元道:“那只鹰是你的吧?”

  “对,没错,不过老先生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张天元着实有点奇怪,因为此时抱着神罗的可是柳梦寻啊,根本就不是他。

  “我当然知晓了,那小东西虽然在姑娘的怀里,可是却时不时眼巴巴地瞅你一下,那是难以割舍的样子啊。”李云聪捏了捏自己的干巴巴的胡须笑道。

  “老先生这么在意我家小神罗啊?”张天元随口问道。

  “在意,怎么能不在意呢。这可是有名的‘百里夜啼’,过去早些时候,寻宝之人身边都有这么一只百里夜啼,或者是类似的鸟儿。”李云聪笑着说道。

  “什么?百里夜啼?不是雪域神鹰吗?”张天元有点糊涂了,虽说几乎每一次都有关注小神罗的人,可是大多数人都觉得这小东西是雪域神鹰,可这位李老先生却说他是什么百里夜啼,这倒是把他给搞糊涂了。

  “是雪域神鹰也不假,说百里夜啼也是真。”李云聪好像故意要吊张天元的胃口似的,嘿嘿笑道。

  张天元心中确实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但他表面上却装作并不在意的样子,他知道,对付这种人,你不能着急,你越是着急,他越是不告诉你,反而是你摆出一副不在意的样子,他就会急着告诉你了。

  果不其然,李云聪见张天元对此漠不关心,就急忙说道:“其实雪域神鹰和百里夜啼不过是两种叫法而已,在北方雪域,她被叫作雪域神鹰,经常会用在作战之中进行传递信息和观察敌情,而稍晚一些之后,这鹰就有了新的作用了,和平年代,澳门赌博网站:很多盗宝人或者土夫子们发现这种鹰对于古老的气息特别敏感,尤其是对于那些上了年代的陶瓷器有一种特殊的感应,于是便有人养着它,带上去寻宝。因为这种鹰只要遇到宝物的感应,就会发出奇异的啼鸣之声,而大多数寻宝之人都是在夜里头行动的,故而就有了‘百里夜啼’的名号。”

  “哦,原来如此啊,没想到这鹰还有如此多传奇的命运呢。”张天元现在见的稀奇事儿也不少了,所以听了李云聪的话,倒也不是特别惊讶。

  “怎么样啊年轻人,不如把那只鹰转让给我吧,价钱好商量。”李云聪笑着说道。

  “抱歉啊老先生,你也看到了,这鹰与我感情颇深,轻易是不会让给他人的。”张天元摇了摇头说道。

  “是啊这位老先生,你就别打那鹰的主意了,你怕是不知道吧,当初有人出两三千万RMB求购,我这兄弟都没有卖,老先生你能出多少钱啊?”徐刚在一旁打趣道。

  李云聪听到这话,不由神情一滞,显然是有点为难了。

  两千万RMB,那可就是一亿多新台币啊,开什么玩笑,自己哪里有那么闲钱啊。

  “这样吧年轻人,我现在手边也没那么多现钱,不过我店里有一颗夜明珠,从唐朝时候传下来的,可以说是价值连城,专家估价说是五千多万新台币,我把这颗珠子送给你,然后再补给你五千万新台币,这合起来就差不多了,你看如何?”李云聪一咬牙说道。

  “不是,老先生,我真不卖。”张天元苦笑道,这这老先生怎么就听不懂人话呢。

  “年轻人,可别太贪心了啊,一亿新台币,差不多了。”李云聪皱眉说道。

  “唉,刚子,咱们还是走吧,这位李老板显然是明白咱们的意思,也就不要打搅他了。”张天元虽然感应到了这家铺子里有好东西,可是他不想继续待下去了,这人一直盯着他的小神罗不放,谁知道待会儿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别生气!别生气!千万别生气!是我性子太急了,几位慢慢看吧,要不然我把那夜明珠也拿出来给各位瞧瞧如何?”李云聪见张天元要走,急忙劝道:“你们放心,我绝不再提买鹰的事儿了。”

  张天元还是觉得不妥,转身要离开,此时却听徐玥说道:“梦寻,让你男朋友帮忙给看看吧,我母亲挺喜欢夜明珠的,越古老的越好,要是真的,我今天就买了。”

  柳梦寻看了张天元一眼。

  还能说什么呢,自己今天被拉到这文玩市场来,不就是给徐玥找礼物的嘛,看看就看看吧,不过他却叮嘱柳梦寻把小神罗抱好了,别丢了。

  “几位稍等,我这就将镇店之宝夜明珠取出来供各位鉴赏!”李云聪笑了笑,先请伙计带着几个人在这里参观,自己去了里屋,没过多久,就抱了一个盒子出来。

  这盒子是非金非玉,也不是木制的,而是很普通的石头雕刻而成,上面绘制有十八罗汉的图案,样子是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张天元竟然被这盒子给吸引住了,对里面的夜明珠倒是没多大的兴趣。

  不过显然屋子里的其余人,对于这盒子的关注度,远没有对里面的夜明珠那么高啊。

  当李云聪揭开了盒子,露出了里面的夜明珠之后,登时略显暗淡的藏室之内,闪烁起了淡淡的荧光,看起来格外美丽。

  女孩子尤其受不了这样的美,就算是熟悉古玩的柳梦寻和牟莹,也已经看的痴了,更别说徐玥了。

  “天元,我一直听人提起夜明珠,那东西真有传说中那么神奇吗?”徐刚在一旁捅了捅张天元问道。

  “夜明珠是一种稀有的宝物,古称‘随珠’、‘悬珠’、‘垂棘’、‘明月珠’等。通常情况下所说的夜明珠是指荧光石、夜光石。”张天元解释道。

  “哦,就是荧光石啊,听着好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徐刚立马就没了兴趣。

  “你这话就不对了,钻石的原石不也只是石头吗?你瞧不起荧光石,难道就觉得金刚石很牛逼?”张天元笑着问道。

  “这……”

  “其实这荧光石的诞生也是非常不容易的,绝不比金刚石来得容易。它是大地里的一些发光物质由最初的岩浆喷发,到后来的地质运动,集聚于矿石中而成,含有这些发光稀有元素的石头,经过加工,就是人们所说的夜明珠。”

  “这样子啊,古代人就懂得加工这东西,还真是不简单啊。”徐刚感叹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早在战国时期,我国的人就能够制作玉器、宝石饰品了,能够加工夜明珠,其实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我看电视里的夜明珠好像都是发白光啊,这个怎么好像泛着橙红色的光芒啊?会不会是假的?”徐刚又问道。

  “你看的是黑白电视吧。”张天元笑了笑道:“荧光石常有黄绿、浅蓝、橙红等颜色,把荧光石放到白色荧光灯下照一照,它就会发出美丽的荧光,制成的夜明珠比原石更漂亮,也更精致,所以你看到这个夜明珠散发出橙红色的光芒,其实并没有差,最起码在这一点上,看不出它的真假来。”

  “我好像听说现在部分工艺品也利用萤石的特征制作一些冠以“夜明珠”名称的饰品,有这事儿吗?”

  “这种事情当然有,而且还非常多,关键是好的夜明珠可遇而不可求,人们为了追求这种美好的东西,才会想办法通过人工制作出一些饰品来,这很正常,不仅是现在,在过去也是有的。”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哈哈哈,没想到年轻人你对夜明珠还如此了解啊。”李云聪一直都在注意张天元,这会儿笑着走了过来说道。

  “老先生谬赞了,略知皮毛而已,哪里算得上了解。”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李云聪指了指那颗夜明珠说道:“历朝历代典故中的夜明珠:据史籍记,早在史前炎帝、神农时就已出现过夜明珠,如神农氏有石球之王号称“夜矿”。春秋战国时代,如“悬黎”和“垂棘之璧”,价值连城,可比和氏璧。当时只有大官家陶朱公和战国大商人价顿二人买得起。秦始皇殉葬夜明珠,在陵墓中“以代膏烛”。”

  听到这儿,徐刚插了一句道:“秦始皇的事儿我倒是听说过,不过秦陵尚未被凿开,又有谁知道这是真是假呢?”

  李云聪笑道:“这些都是传说典故,至于真假,那自然看听得人愿不愿意信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以夜明珠代长明灯,这绝对更聪明一些。”

  “老先生你不用管他胡言,继续说吧。”张天元踢了徐刚一脚,不让徐刚乱插话了,他其实很想知道,这李云聪说这么多,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急着等这位老先生揭开谜底呢。

  李云聪笑了笑,继续说道:“汉光武皇后的弟弟郭况“悬明珠与四垂,昼视之如星,夜望之如月”以炫耀其富有。唐朝时候,一颗名为“水珠”的夜明珠,售价亿万。宋元明时,皇室尤喜夜明珠,其中成吉思汗夜明珠,在宝岛曾被偷盗,后被破案,物归原主。元明曾派官员到斯里兰卡买到红宝石夜明珠和石榴石夜明珠。明代内阁曾有数块祖母绿夜明珠,夜色有光明如烛。”

  “那又如何,这些都是传说,未必有一件事情是真得,跟您这一颗宝珠有什么关系吗?”徐刚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过这一次,张天元却对这个问题很满意,因为他也想知道,李云聪说了那么多,最后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他相信这个人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地为他们讲这些事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