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一七章 十二个碗和八个酒杯
  柳梦寻的学姐叫徐玥,今年已经三十岁了,不过因为这底子比较好,所以即便这么个岁数了,可看起来依旧是俏丽无边。

  如果用一个网络的流行词来形容的话,那就是真正意义上的“白富美”了。

  很难想像,这样一个女人居然还未成家,甚至现在连男朋友都没有。

  更让张天元目瞪口呆的是,徐玥好像对冷漠少言的蛇麟特别感兴趣,大家一起逛文玩市场的时候,她总是和蛇麟走在一起,还问东问西的。

  不过仔细想想的话,也是有这样的女孩子的,就喜欢那种酷酷的,帅帅点的男人,而且蛇麟比他小不了多少,两个人还真有不少的共同话题。

  张天元本来还担心又像昨天一样冷落了蛇麟,现在完全不担心了,有那么个大美女陪着,相信蛇麟心里头也一定会非常高兴吧。

  博物院文玩市场建成并不久,这个市场论历史当然没办法跟帝都或者金陵,以及西凤的文玩市场相比,但是新的未必就差,由于宝岛这特殊的地理位置以及国际地位,导致了这个市场上出售的很多文玩不仅有来自内地的,还有国外的,甚至有许多是战乱时候被带出来的好东西。

  这种地方,人并不多,因为一般人看那些坛坛罐罐什么的实在没有兴趣。

  张天元想起自己曾经和同学一起参观博物馆的时候,就有不少人觉得很无聊,说什么那些坛坛罐罐到底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如找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吃烧烤呢。

  不会欣赏,不懂这一行,自然会觉得无聊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鬼市吧,左右看看也没什么人啊。”徐刚嘟囔着说道,这家伙就是喜欢热闹,和张天元的性格几乎截然相反。

  “咳咳,不懂就别瞎说好吧,鬼市其实就是夜市,一般在凌晨三点到五点之间,文玩市场上会出现许多摆地摊的,这些人的东西,大多那都是从墓里面盗出来,或者从民间收来的,赝品居多,可是却也不乏真品,或称晓市,并不是人少就叫鬼市。”牟莹解释道。

  “其实刚子的话倒也没错,鬼市如今已经没那么正经的说法了,人少的时候,都可以称作鬼市,这在很多行业其实都有用,就指的是人少。”张天元替自己的好兄弟解围道,他这有点心口胡诌的味道,单纯是为了给自己的兄弟找点面子了。

  “莹子,你以后别老挤兑我好吧,我知道我读书少,又不懂古董行,不过你得给我留点面子啊。”徐刚装作生气的样子说道。

  牟莹噗嗤一笑,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道:“好啦好啦老公,别生气了,不管是鬼市还是什么,反正这会儿人少,正好可以舒舒服服地逛逛街,人多的时候那可就是受罪的,连腿都挪不开就,一不小心东西就丢了。”

  “这还差不多。”徐刚嘿嘿一笑,明显奸计得逞的模样。

  “天元,发现什么好东西了吗?”柳梦寻看徐刚和牟莹打情骂俏,便凑到了张天元身旁问道。

  此时小神罗就睡在柳梦寻的怀里,看得张天元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真恨不得自己变身小神罗算了。

  “暂时还没有,这里应该大多数东西都是属于纪念品吧,是外地游客买来做纪念的。”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是啊,一般逛完了宝岛的人,都会来这里转转,因为这里的各种纪念品囊括了整个宝岛各地的风俗习惯,买点东西回去做个纪念也不错。”柳梦寻点头道。

  张天元叹了口气,这都走了有一会儿了,他直接就启用了寻字诀,只要是有宝物,那立即就会产生反应的,可是到现在也没什么反应,难道今天这拣宝大计竟然要毁了?

  其实能不能给徐玥找到合适的东西那还在其次,即使找不到,以后回到了内地,张天元也可以卖给她一件,但人家贼都不走空呢,自己好不容易来这地方走一遭,要是什么东西都没搞到,那也太可惜了吧。

  路边的地摊上,好东西大概是没有了,这里的人那也不是瞎子,太明显的宝贝,估计早就被淘光了,所以众人在街道上转了转之后,就干脆进铺子里看了。

  虽说这些铺子里的好东西一般都是会留给老主顾的,毕竟老主顾比较可靠,也有信誉,这路过的客人就难说了,有时候可能什么都不懂,还挺难伺候,所以对于过路的客人,真正的老铺子甚至是不喜欢的,或许不至于赶你出去,但总归是不会像对待老主顾那么热情。

  张天元今天到的这个铺子就是如此,铺子不大,里面只有一个掌柜和两个伙计,而且还坐在那里打盹,好像没精打采的样子。

  “咱们还是走吧,看着地方就不怎么好,连个客人都没有。”徐刚皱了皱眉说道。

  岂料他这话一开口,那掌柜的忽然就抬起头,睁开了眼睛,冷笑道:“我们这铺子只欢迎有眼光的客人,若是什么都不懂,自然看不出好来。”

  他这话摆明就是讽刺张天元等人不懂古玩了。

  徐刚气不过,拉过张天元对那掌柜的说道:“老家伙,你还真别瞧不起人,我是不懂,但我这兄弟懂行,你这铺子里究竟有没有好东西,他肯定看得出来。”

  那掌柜的不屑地笑了笑,指了指随便摆在一张桌子上的八个酒杯说道:“来,先挑一个给我看看,若是挑对了,我便好好招待你们这几位客人。”

  张天元听到这儿,不由笑道:“我倒是忽然想起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与我今日的遭遇倒是挺贴切的。”

  “哦?说说看。”掌柜的说道。

  “说的是一个老农民,家里有十二个祖传的瓷碗,但听祖辈上说早年有几个打碎了,所以这里面有真得,也有假的,有值钱的,也有不值钱的,这老农想要卖了碗赚钱,可是他不懂行,而且也出不起鉴定费。”

  “那他最后怎么办了?”

  “这个老农啊,将十二个碗全部拿去给那些古董商看,古董商挑选出了其中两个,说是一万来块买走,其余的不要。你们猜这个老农说什么?”

  “嫌便宜?”

  “算是吧,老农说‘我这东西值七八万呢,一万块绝对不卖,当然了,你如果真想要的话,剩下那十个碗,你挑几个,我可以便宜卖给你。’”

  “他这是什么意思?”

  “古董商觉得这老农有问题,他只喜欢那两个碗,可是七八万又太贵,于是只能离开。可这老农却笑了,他将古董商挑出来的两个碗好好取出来藏了起来,拿剩下的十个碗继续去找别的古董商,而且每一次只要别人挑出好东西,他都会开出一个非常离谱的价钱来气走对方,结果呢,就是这样,一来二去,十二个碗里面,六个真品全部让他给挑出来了,然后待价而沽,慢慢等待真正适合的买主。其余六个他直接留在家里吃饭用了。”

  “哼,这位小哥的意思是我让你在那几个酒杯里面挑选,也是想要利用你的眼光来选真品了?你意思莫非是觉得我这眼光不行?”那掌柜的冷哼了一声说道。

  “掌柜的还真莫要生气,不是我年少轻狂打击您,您真让我看,我觉得这些酒杯里面,还真没有好东西。”张天元淡淡说道。

  一听张天元这么说,那掌柜的仿佛立马来了精神,他迅速将放在桌上的老花镜戴了起来,走过来在张天元身边转了又转,不由啧啧称奇道:“我没看错啊,年轻人今年不到三十吧?”

  “二十五。”张天元笑着答道。

  “哎呀,不得了啊,二十五眼光就如此犀利。好,很好,你顺利地通过了我们的考验,那么请进里边吧,外面这些不瞒您说,最值钱的也不过万把块钱,但里边就不一样了,想要买到好东西,还得去里边看。”掌柜的顿时变得热情了许多,而那两个打盹的伙计也被他喊了起来,守在外面,他则带着张天元等人进了铺子里面。

  本以为这就一个铺面,可让张天元没想到的是,这小铺子却藏着大秘密啊,里面整饬得就跟博物馆似的,许多好东西全部都放在那防氧化的玻璃罩子里面,你想摸都摸不到,除非你真敲到了想买的,他们才会帮你取出来。

  张天元惊讶,他却不知道这家铺子的主人更惊讶。

  其实李云聪并非是什么掌柜,他就是这个铺子的老板,只是平日里穿着土气,不愿在人面前显摆,所以很少人能够把他与这么大的铺子老板对等在一起。

  李云聪的穿着那是真正的朴素,还不像有些人花高价订做的那种布鞋、中山装之类来假扮朴素,这老头穿的那就是最便宜的料子做成的衣服。

  说起来,这么朴素倒不是因为他抠门,而是这老头曾经受过教训。

  他当年在帝都,那也是十里八乡有名的鉴宝师,后来文化大动乱,他被扣了帽子,说是地主余孽,证据就是他的穿着太过贵重,那几年他可没少受折腾啊。

  在动乱之中,他年迈的父母去世了,是受不了折腾,最后选择了跳河自尽。

  他没有死,因为他足够坚强。

  后来动乱结束了,他也不想在那个伤心之地待了,就坐着船来到了宝岛,然后靠着精湛的鉴宝技术,在这一条街上站稳了脚跟,一直到现在。

  刚刚坐在那里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张天元几个人了,其实真要说注意的话,还是先从柳梦寻怀里的神罗注意起的。

  一开始,李云聪觉得这几个人肯定是外地的游客和本地的有钱人闲逛,就寻思着把那只小鹰给弄到手,不过张天元识破了他的那些酒杯之中没有真品之后,他就立即打消了这个年头,这个年轻人不简单,根据多年的经验,他判断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