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一六章 不是白日梦
  日月潭在清朝时即被选为宝岛八大景之一,有“海外别一洞天”之称。区内有六处主题公园,还有八个特殊景点。清人曾作霖曾用“山中有水水中山,山自凌空水自闲”的诗句来赞美日月潭这“青山拥碧水,明潭抱绿珠”的美丽景观。

  潭中有一小岛远望好像浮在水面上的一颗珠子,名拉鲁岛,以此岛为界,北半湖形状如圆日,南半湖形状如弯月,日月潭因此而得名。

  徐刚将车停靠到了附近的停车场,而张天元则和柳梦寻手拉着手走在湖边,微风吹着,倒也惬意。

  蛇麟远远地跟在后面,只是警惕着四周的情况,并不打搅这一对小情侣。

  “天元你知道吗?”柳梦寻突然问道。

  “什么?”

  “民间传说曾有两条恶龙盘踞潭中,后来吞食了日月,造成灾害。结果被一个叫大尖的青年和一个叫水社的姑娘除掉,便形成了今日的日月潭。”柳梦寻似乎穿越了时空,回到了当年那勇斗恶龙的宝岛之上,看着一对青年男女与恶龙厮杀。

  “是吗,这个我倒是没听说过,我只是觉得这地方空气特别清新,有一种让人总想张开嘴大口呼吸的感觉。”张天元笑道。

  柳梦寻笑道:“你是搞古玩的,虽说应该以史实为依据,不过啊,也该多听听各地的民间传说,这有助于你了解一些民俗文化,对于理解一些古玩上地图案、雕刻会非常有益的。”

  “柳小姐言之有理,小子受教也!”张天元拱了拱手,笑着说道。

  “正经点,别嬉皮笑脸的,关于大尖哥和水社姐的故事,在这里的人看来,是非常严肃地一件事情,直到现在,每年秋天仍然可以看到人们穿着美丽的服装,拿起竹竿和彩球来到日月潭边玩托球舞,学着大尖哥和水社姐的样子,把彩球抛向天空,然后用竹竿顶着不让它落下来,以此来纪念大尖哥和水社姐这对青年英雄。”柳梦寻在张天元的脑门上轻轻弹了一下说道。

  “梦寻、天元,咱们先去哪儿看看啊,这日月潭能逛的地方可不少,光是被这里的景色迷住了可不行哦。”牟莹和徐刚停好了车,过来的时候就说道。

  “可惜现在不是秋天啊,不然会更好玩。”柳梦寻叹了口气道。

  “秋天怎么了?”张天元问道。

  “秋天夜晚,湖面轻笼着薄雾,明月倒映湖中,景色更为佳丽动人。每年中秋圆月当空时,高山族的青年男女扛着又长又粗的竹竿,带着彩球,来到潭边跳起古老的民间舞蹈。他们重演着征服恶龙的民间故事,把太阳和月亮顶上天,让日月潭永远享有日月的光辉。”柳梦寻答道。

  “其实也未必,我以前来过这里,记得西畔有一座孔雀园,养有数十对孔雀,能表演开屏、跳舞,使人倍添游兴。东南的邵族居民聚落,有专供旅客观赏的民族歌舞表演。”牟莹抢着说道。

  “要我看啊,泛舟游湖,在轻纱般的薄雾中飘来荡去,优雅宁静,倒也别具一番情趣。”张天元这人不是特别喜欢热闹,所以歌舞什么的,他其实不太感兴趣,倒是泛舟游湖非常吸引他,因为他生在北方,即使是去南都上学,也从未坐过船,能在这里实现愿望,倒也是一件美事。

  最后,几人就分成两路了,徐刚和牟莹去看歌舞了,而张天元和柳梦寻这泛舟游湖,其乐融融。

  至于咱们的蛇队,只能坐在湖边,叫了几样小菜,一边吃着,一边喝着,其实也是挺不错的。

  青山绿水共为邻,亭台楼榭话比肩!

  飞鸟游鱼争斗奇,一叶扁舟轻帆卷!

  这样的景色,这样的环境,再有个仙子一般的女人陪在身边,这种事情对于张天元来说,感觉就像是在做梦。

  他不由得狠狠掐了自己一下,生怕自己此时其实还在南都的医院之中昏迷着没醒来呢,生怕这一切真的就是在做梦。

  感觉到了那熟悉的疼痛感,他才松了口气,想想以前,每日为了几件游戏道具和游戏里的对手大打出手,为了一碗热腾腾的饭菜还要冒着严寒省几块路费。

  那种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如今的自己,是一个崭新的自己,而这一切,还没有结束呢。

  神罗似乎是被外面鸟儿的叫声吸引了,探出了小脑袋,好奇地打量着周围的天空,这小家伙张天元一直都是带在身边的,可不敢给别人,因为它除了张天元的话,那真得是谁都不听。

  小家伙好似也有一双懂得欣赏美丽的眼睛,竟也看得痴了,呆了,沉醉了。

  “天元!”柳梦寻的声音响了起来,打破了穿上的宁静。

  “哦,对不起啊梦寻,我刚刚有点走神了,一想到今日能与你一起泛舟游湖,感觉就像是梦境似的,有些不敢相信。”张天元不想掩饰自己的爱意,因为他现在知道柳梦寻对自己有好感,甚至可以说是喜欢,所以他也应该可以展开攻势了。

  柳梦寻看到了小神罗,就把小家伙抱了过去,也许是爱屋及乌的关系吧,因为张天元对柳梦寻的好感,竟然让小家伙也对柳梦寻产生了好感,躺在美女的怀里,竟是一点都不反抗,完全没有了平日里的傲娇和霸气。

  张天元不小心瞥见了柳梦寻胸前那一抹雪白,忍不住咽了口唾沫,真想大喊一句“放开那只神罗,有什么事儿冲着我来!”

  “你现在也学会徐刚那些花言巧语了啊,都不像你了。”柳梦寻笑道。

  “我怕我如果不展开攻势,你可能就从我的生活中错过了,那将会是我一辈子的遗憾。”张天元笑道。

  “哼,你老实说,这样的花言巧语骗了多少女孩子了?”柳梦寻皱了皱秀美的鼻子哼道。

  “天地良心啊,我真正追求的女人,还真就你一个。”张天元这不是胡说,因为不管是曾经的初恋邬婷玉还是后来大学的张素雅,那都是别人追他的,他属于被动接受,那个时候还以为那是值得自豪的一件事儿呢,现在想起来,其实也未必,被动地去接受,未必就是你喜欢的。

  “好啦,你的**韵事以后慢慢说吧,我有别的事情要问你。”柳梦寻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道。

  “什么事儿?”

  “你是不是给我爷爷说了咱们的事儿了?”

  “不能说吗?我张天元也是堂堂七尺男儿,不是什么偷鸡摸狗之辈,追个女人有罪吗?”张天元一想起那柳老爷子,就不太高兴。

  “他是不是说了让你有了一百亿美金之后再来追求我?”柳梦寻又问道。

  “对啊。”

  “你答应了?”

  “没错,我是答应了。”张天元一脸的自豪。

  “你真是气死我了,那明显是我爷爷故意要让你知难而退设的一个圈套,你根本不必当真的,难道说你没有一百亿,就要放弃我了吗?”柳梦寻急了,说道。

  “梦寻,你不相信我?”张天元突然反问道。

  他这话,倒是把柳梦寻给问住了,实话讲,柳梦寻是不相信张天元能够成为百亿美金那种级别的富豪的,关键那实在太难了,不是说他不相信张天元的能力。

  可她不好这么回答啊。

  “好了,你不用回答了,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张天元倒也没有为难柳梦寻,笑了笑道:“我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回答,加入你爷爷非要阻止你我交往,你会选择我吗?我觉得很难吧,以你对你爷爷的孝顺,怕是宁愿割舍掉咱们之间这还不算太深沉的感情。所以我不想给他反对的理由,他说让我弄到一百亿美金,其实我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就是要考验一下我的能力而已,其实纵然没有一百亿,澳门赌博网站:有个十多亿,甚至几十亿美金,估计你爷爷也不会再反对了,明白吗?”

  柳梦寻倒是没想到这一茬,此时听张天元这么一说,也是点了点头,以她对她爷爷的了解,这事儿倒是极有可能的。

  “好了梦寻,不要胡思乱想了,你我还都年轻,还都有时间,我知道你并不在意我是不是百亿美金的富豪,但是我想要顺顺利利地娶到你,却必须得那么去努力,难道不是吗?”张天元趁着柳梦寻沉思的机会,将柳梦寻揽在了自己的怀里,这么好的环境,如此好的意境,若是不趁机促进一下感情,那实在太暴殄天物了啊。

  柳梦寻偎依在张天元的怀里,岸边忽然响起了清亮的歌声,是男女之间的对唱,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都静静地感受着这难得的温存和幸福。

  结束了日月潭之旅,众人当天晚上就赶回了台·北,柳梦寻从自己的学姐那里要来了翡翠项链的设计图,然后连同一颗已经打磨非常精致的五克拉的红宝石交给了张天元。

  不过在听说张天元擅长鉴定古董之后,柳梦寻的学姐就非说要让张天元帮忙,一起去博物院那条街的文玩市场上逛一圈,说是要挑选几件好东西带回家去给父母当作礼物。

  原来她这个学姐是帝都人,父母都喜欢古玩字画,她这一次来宝岛,也存着带点东西回去的心思,听说宝岛的文玩市场好东西比较多,她早就有这心思了,只可惜她对这个又不懂,没个行家在一旁陪着,那真得会担心买回去赝品,贻笑大方。

  柳梦寻跟她这个学姐关系看起来非常好,这让张天元感觉到有点像他跟徐刚之间的哥们情谊,既然如此,张天元也就不好推辞了,更何况他来一次宝岛不容易,如果不去文玩市场弄几样好东西,那真算是白来一趟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