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一一章 百亿美元
  第一一一章

  百亿美元

  第二天才五点多钟,张天元刚刚起床刷了牙,电话就响了,是牟莹已经到了楼下。

  他觉得自己起得就够早了,没想到牟莹这性子比他还着急,没办法,下楼买了两个包子,一杯酸奶,干脆路上一边吃一边赶了,反正开车的是牟莹,他倒是可以释放双手。

  这车足足开了两个小时,也难怪牟莹会这么早了,到地方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快八点了,这地方距离市区那叫一个远啊,不过也难怪,上浦现在市区范围内是不允许办酒厂之类的厂子的。

  牟老爷子与几个人正站在田间地头指着那块充满了绿色的地皮说着什么,看到张天元过来了,牟老爷子就急忙走了过来,哈哈笑道:“唉呀小张啊,可把你盼来了,昨天晚上我可是都没睡好啊,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酒厂的总设计师林春娥女士,这可是帝都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哦,毕业后就一直搞建筑设计,主要就是负责厂房这方面的,那一位是铁老板,是负责酒厂施工的。”

  张天元与两个人分别握了手。

  林春娥年纪大概四十五岁左右,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有点文青的感觉,留着齐耳短发,头发略微有些斑白,看起来应该是平日里太辛苦了,这才四十五,就有了白头发了,而且还不少。

  铁老板是个壮硕的汉子,身板很硬,穿着衣服就可以看出那结实的肌肉,穿着很随便,不过双眼之中透着睿智和狡诈。

  “小张啊,你知道吗,林女士在帝都可是非常出名的,为许多厂家都设计过建造图纸和扩建图纸,不过现在已经进入了帝都大学的研究院,着力于研究设计方面的事情,一般不会出山做这种事儿了,这一次要不是我和他父亲有点关系,她还真不会来。铁老板也不简单啊,别看他大大咧咧地样子,但所承包的工程,那动辄都是上千万的,而且有着非常好的口碑,这小子过去是我的学生,才肯过来给我帮忙啊。”牟老爷子介绍的时候,显得很得意地样子,不过他倒是真有得意的理由,这酒厂如果没有他,就凭着张天元和徐刚那点社会关系,根本就不可能请到这么好的设计师和承包商。

  张天元又亲热地感谢了两人,他毕竟年纪小嘛,就算是老板,这礼貌还是要有的。

  铁老板哈哈笑道:“师父他老人家难得让我帮一次忙,我一听,立马放下手头的活儿,就赶过来了,别人谁的活儿都可以放下,就死师父的活儿,我绝对要做好。”

  林春娥也说道:“小张啊,你不用听牟老爷子说得那么夸张,我听说了你那猴儿酒的介绍之后,是有些想法的,所以就过来了,要不然就算是我爸出马,我也不会来的,这个是设计图,你看看如何。”

  “我这又不懂设计。”张天元谦虚道。

  “设计图看得懂吗?”林春娥问道。

  “设计图倒是看得懂一些,以前接触过这方面的培训,不过也就浅尝辄止而已,是为了更了解古代的建筑风格。”

  “那就行了,只要看得懂设计图,你就能看出好坏来。”

  说着话,林春娥把设计图递给了张天元,张天元想到自己带着的猴儿酒,于是便顺手递给了林春娥说道:“林姐,这东西就是我们以后要生产的猴儿酒,这个是百果酿,还有一种是百花酿,味道不一样,效果也有区别,但是绝对都是好酒,您先尝尝。”

  林春娥听到这话,就把酒葫芦接过去了,一旁的铁老板也急忙凑了上去,看样子也是对这东西垂涎已久了。

  他们在那边喝酒,张天元则铺开设计图看了一下,不得不说,大设计师那就是大设计师,这张设计图不仅将酒厂内部的各种设施设计得井井有条,而且连外部的交通、绿化都考虑到了,设计非常精致,细致到了连一扇窗,一扇门要用什么材料,都有标识,看起来林春娥为了这设计图,真得是下了一番功夫了。

  “好图!”

  “好酒!”

  他的声音与那边的声音几乎同时响起,一边是夸赞设计图,一边则是夸赞那猴儿酒。

  牟老爷子哈哈笑道:“春娥啊,我说你以后这酒可以多喝点,这样子,你脸上那些皱纹,还有头上那些白头发肯定会渐渐没有的。”

  “真有那么好的效果?”林春娥有点怀疑,毕竟刚喝下去之后,虽然感觉到很神奇,但究竟有什么效果,这就难说了。

  张天元想起了一件事情就说道:“酿造这酒的乌木道长如今已经六十多岁了,可是他的头上就没有一丝白发,皮肤也异常光泽,虽然不能确定就是这酒的效果,但他的确每天都会饮上几杯的。”

  “哦?”林春娥吃惊地看着张天元道:“这东西你居然是从那个老道士手里弄来的?就那个老顽固?”

  “怎么,林姐认识乌木道长?”

  “当然认识了,可能认识的比你还早的,以前去峰峦山玩的时候凑巧遇到,想要他的猴儿酒配方,可他就是死活不给,没想到这许多年过去了,他竟然会把配方给你!”林春娥吃惊得不能再吃惊了。

  “对了,你刚说乌木道长六十多岁?错了错了,那老道十年前就已经六十五岁了,今年七十五了,那人看着就是年轻,十年前我遇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才四十多岁呢。”林春娥又说道。

  张天元暗叫一声侥幸,他跟乌木道长之间的关系,那说起来有些复杂,不过总之就是各种事情碰巧凑一块儿了,再加上乌木道长十年前的想法或许与十年后有很大的区别啊,就把配方给了他了。

  不过这个怎么猜都未必是真正的答案,他也不想去猜了,总之现在得到了配方,这才是要紧的事情。

  铁老板听林春娥这么说,心中一惊相信那酒的效果了,于是催促着说道:“小张老板,师父,这酒厂啥时候动工啊,这点酒不够喝啊,我想早点喝到更多的猴儿酒啊。”

  “这块地原本是准备用来建养猪场的,后来发生了口蹄疫病情,结果就耽搁了,地皮一直就扔到现在了,所以你想动工,现在就可以动工,就怕你来不及啊。”牟老爷子笑道。

  “这不是事儿,只要同意了,明天我就让施工队进驻,设计图我看过了,只要我们加把劲,基本上四个月之后,就能看到酒厂建成的全貌了。”铁老板嘿嘿笑道。

  众人又商议了一些正事,然后张天元因为还要去疗养院给柳老爷子驱除阴气,就先回家了,铁老板却去准备明天的施工工作了,只有林春娥现在算是闲了下来,便去牟老爷子家作客去了。

  说起来,张天元已经连续给柳老爷子驱除阴气有快一个月时间了,现在柳老爷子明显气色好了很多,体内阴气基本清除完毕,原来都不敢在阴凉地里呆,走路也很困难,可是现在自己就能随便走动了,就算是没太阳的地方,待着那也不会有丝毫难受。

  柳老爷子其实很想见人就夸张天元的医术高超,但他不能说,因为这是和张天元约定好了的,他不能给这个小张惹麻烦啊。

  今天张天元到疗养院的时候,正好瞧见柳老爷子在收拾行李好像准备离开了,看到张天元,急忙就走了过来,拉着张天元的手说道:“小张啊,不如你干脆跟着我干吧,我给你年薪五百万,让你不愁吃不愁穿,至于你的行医执照,我可以帮你搞来,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张天元苦笑,看起来自己必须得向这位柳老爷子摊牌了,不然这误会可就闹大发了。

  他将柳老爷子扶着坐到了一边,压低了声音说道:“柳老爷子,还记得上次那个柳三刀吗?我给您说他砸碎了我朋友铺子里的玉器,其实那铺子是我和朋友联手开的,如今我们在上浦也是有七家铺子了,我还在郊外有个酒厂,这么说的意思您明白吗?我不是个医生,我和您一样,基本上算是个搞古玩和玉器生意的。”

  “真得?”柳老爷子似乎还不信。

  “我骗您干什么啊,您孙女柳梦寻,那也是我朋友,我们都认识。”张天元笑道。

  “你这小子该不会就是梦寻嘴里提到的那个喜欢的人吧?”柳老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似乎在孙女的婚事上,他非常严格。

  张天元本来想推说不是呢,可是看到柳老爷子那一脸嫌恶的表情,他心里头突然就一热,沉着声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说实话,他很不喜欢柳老爷子现在的目光,好像他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似的,这让他非常不舒服。

  柳老爷子似乎也觉得自己的话口气有点不对,不管如何,张天元可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这样子就是不对,可他就是抑制不住自己的火气啊,冷冷说道:“是的话最好分手,你放心,这一次你救了我老头子的命,我不会亏待你的,多少钱你尽管开口,我老头子最不缺的那就是钱。”

  “钱?老爷子似乎忘性很大啊,就在十几天之前,我才刚刚免去了老爷子两千多万的赔款啊,这么快就忘了吗?”张天元冷冷说道:“您如果认为我是为了钱才给您治病的,那算我白瞎了这双眼了,看错人了,咱们从此就是路人,我也不想要你的钱,但是您还真别想让我和梦寻分开,我张天元认准了的女人,那是一定要拿下的。”

  柳老爷子忽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改之前那嫌恶的表情,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笑道:“年轻人不错不错,刚刚只是老夫试探你而已。不过说句实在话啊,要想娶我的孙女,身家如果没有个百亿美元,那就不要提了,你有吗?”

  “现在没有,不过以后就未必了,我知道柳家很富有,但我也明白,柳老爷子一定觉得富一代比富二代要好得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