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一零章 老坑玻璃种
  随着切石的进程慢慢完成,那一抹令人惊艳的绿色也渐渐重见天日。

  张天元不是没见过翡翠,可是却觉得这块尤其漂亮,他虽然并不精通此道,但也是有些了解的,知道这块翡翠的质量当真十分上乘,如果能够全部剖开取出来,一定价值极高。

  更何况自己亲手切石之后看到的翡翠,那感觉也是不一样的,流了汗得到的东西,总是格外令人珍惜和喜爱。

  这种感觉有点像刚刚生完孩子的母亲看到自己孩子时候的那种心情,喜悦、欢欣,充满了激动。

  对张天元来说,这绿色的翡翠就仿佛是拥有生命的小可爱一样,令他有些爱不释手。

  他轻轻擦拭着上面的石皮和石渣,用砂纸擦拭着,直到那绿色看起来更加清晰迷人,才停了下来,此时再用水清洗一下,在夜晚灯光照耀之下,简直美轮美奂。

  不过这切石也跟生孩子一样,结果是美好的,可这过程却非常辛苦,也亏得张天元这身体经过地气的改造了,不然的话,就成功切开这块石头,取出里面的翡翠,他双手估计都得麻得不能动。

  两个多小时之后,翡翠终于显露出了其庐山真面目,石皮全部被清除切开,看着那东西,张天元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坐在地上,双眼透出了兴奋之色。

  这块翡翠个头不算大,但也不小了,和标准的网球差不多,用来做翡翠镯子不太可能,但要是做什么挂件,或者翡翠戒指之类的小玩意儿,却绝对没有问题的。

  翡翠整个呈现出艳绿色,并不是很透明,按照张天元的理解,这种半透明,切质地细腻的翡翠,应该就属于翡翠之中最难得的玻璃地了。

  而且翡翠的绿色均匀鲜艳,没有任何的杂质,这也提高了这块翡翠的价值。

  更重要的是,它没有一丝一毫的裂纹。

  翡翠成品加工分为光身成品和雕花成品两大类。

  光身制品对原料要求较高,不能有裂纹,因为一有裂纹就很容易见到。有裂纹的翡翠,大都用来做花件,通过雕刻手法可以掩盖裂纹。

  因此在评价光身成品与花件时,在同样质量的情况下,光身制品要贵过花件雕品,当然有特别精湛的雕玉则例外。

  所以最好的翡翠,千万是不能有裂纹的,一旦有了裂纹,怕是还需要请雕刻大师帮你掩盖那裂纹,如果弄不好,它的价值必然是没法跟光身制品相比的。

  张天元的这快翡翠,毫无疑问是最上乘的老坑玻璃种,这样的翡翠极为难得,属于极品之中的极品,加之没有裂纹,如果制成光身制品,比如翡翠戒指、翡翠手镯之类,那价值就相当高了,这东西随随便便都能有三四千万的价值了。

  只不过此时的张天元对这块翡翠的真正价值还不是特别了解,他只是觉得,这东西肯定很贵,很好。

  他却不明白,如此出众的一块翡翠,一般都不会拿来交易的,而是被很多人拿去收藏了,这东西绝对可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澳门赌博网站:纵然是缅甸玉的产地,要想找到这样的好东西,那也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有些人一辈子也未曾见过如此出众的翡翠。

  但张天元也不是没常识的人,他虽然不是特别了解,可也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所以用砂纸将上面的尘土擦拭了一下之后,就小心翼翼地收了起来,在他看来,这东西应该值个几百万没问题。

  当然,这估价还是不靠谱的,因为太少了,如果他愿意增加个十倍的估价,那或许才会算准确一切。

  张天元现在心里头在想呢,该是把这块翡翠制成光身制品呢,还是自己干脆把他们给做成花件?毕竟自己拥有非常出色的雕刻技巧,那水平绝对不亚于当今任何一位雕刻大师,一定可以让这块翡翠价值大幅度提升的。

  说光身制品比花件贵,那其实只是通常情况,如果是大师雕刻的花件,其价值还能更高。

  一边想着,一边收拾着屋子,张天元还是没能拿定主意,这累了一身臭汗,洗了个澡,就打算睡觉了,可是没想到从浴室出来的时候,居然看到手机里有未接电话,还有好几条短信。

  电话是牟老爷子打过来的,短信则是牟莹发过来的。

  牟莹短信里的意思也是催他给自己的爷爷回电话呢,说是一直都打不通。

  张天元这可不敢怠慢,急忙就拨通了牟老爷子的电话。

  “喂,小张啊,你赶紧过来一趟。”

  “现在?都已经快晚上十点了啊。”张天元看了看时间道。

  “哦,你看我都忙糊涂了,是这样的,酒厂的设计图已经弄好了,我拜托老朋友请了最好的设计师,还有知根知底的工程队,但是你才是真正的大老板,这不管是设计图还是工程队,那都得你来验收啊。这样吧,今天确实有点晚了,明天一早你就赶紧过来吧,我让莹子去接你。”牟老爷子说话的时候,都能感觉到他那种激动的心情,看来这老爷子真得是要在酒厂上焕发自己的第二春了。

  “莹子不用上班吗?”张天元问道。

  “好像是把工作辞了吧,说是要去给柳家的丫头帮忙,不管是待遇还是自由度,都比现在的公司强,你知道,现在的年轻人就是喜欢自由,不喜欢被束缚,她现在算是个闲人了。”牟老爷子回答道。

  “这样啊,早知道我就把她挖过来了啊,我们公司现在也需要人啊,正好莹子又有管理经验,让她给刚子帮忙最好了。”张天元叹了口气道。

  “没事儿,丫头还在考虑呢,因为要去帮柳家的丫头,她就得去宝岛,可是这丫头还是比较恋家的,不太喜欢跑那么远。你让刚子吹吹枕边风就行了。”牟老爷子给出主意道。

  “这,这样不好吧,梦寻也是我们朋友,我这样翘墙角,有点不地道啊。”

  “哎呀,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老头子不管了,你爱怎么弄就怎么弄吧,不过记住了,明天起早点,我会让莹子去接你的,酒厂这边的事情你不最后拍板,我可不敢擅自做主,明白吗?”牟老爷子说道。

  “这个没问题,我明天也没别的事情,正好去您那边看看。”张天元笑道。

  “不是来我这儿,而是到酒厂的那块地皮去,那里的环境你也看看,满意的话就定下来了,不满意再说。”牟老爷子又道。

  “行,反正我跟着莹子走就好了吧?”

  “对,没错没错,别忘了明天来的时候再带点猴儿酒,少不怕,我主要是想让几个老朋友尝尝,以提高他们建酒厂的积极性。”

  “好嘞,没有问题,我这儿还有点存货呢。”张天元自己都没舍得喝的猴儿酒,这送来送去,也差不多快送完了,不过他倒是不心疼,如果能够把酒厂建起来的话,以后难道还愁喝不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