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零九章 切开翡翠原石
  “喂,雪吗?”

  “哥啊,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怎么样,上浦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吗?”张雪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疲惫,看起来应该是店里头比较忙吧。

  张天元吃完饭回来的时候,就给自己的妹妹张雪打电话了,他决心将那些手工艺品也加入到自己的公司中来,并且在将来的学校里也设置这样的专业来培养人才,但是最基本的,还是先得把生意做大了才行,对于这个,他的妹妹张雪显然比他更了解。

  “你好像很累啊,没睡好吗?”张天元关心地问道。

  “哥,你不知道,生意实在太火了,林枫又不想请人帮忙,说是与其给别人发工资,还不如自己多辛苦点,所以就……”

  “唉,下苦的命啊,就没想过做老板吗?”张天元叹了口气问道。

  “想过啊,林枫说了,把那些钱攒够还给你之后,就再租一家店,那个时候就要请人了。”张雪回答道。

  “那点钱就算了吧,当我给你这个亲妹妹的礼物吧。我有件事情想给你和林枫说,让他也在一旁听着,你把手机按免提。”张天元笑了笑道。

  “哦。”张雪按了免提之后,就听到她在喊林枫。

  “哥,我过来了,啥事儿啊?”

  “两孩子都谁了?”

  “孩子不是在乡下读书嘛,住在老家呢。”林枫回答道。

  “嗯。是这样的,我最近手头有一笔闲钱,想要做点事情。”张天元说道:“我考察过你们那个手工艺品的市场了,非常好,不仅是国内的市场,国外市场也非常红火,所以我打算投资这方面。”

  “哥,你要投资啊,那还不如干脆把钱借给我,让我再开一家店吧。”林枫笑着说道。

  “借给你?就怕你不敢要啊。”张天元打趣道。

  “不就几十万嘛,有什么不敢要的啊。”林枫大大咧咧地说道,看起来这一段时间店里的生意的确很好,这才不过区区几个月时间而已,听这口气就知道他是赚到了不少钱了。

  “几十万?我准备投资一千万,你敢要吗?”

  “多少?”

  “一千万!”张天元重复了一遍道。

  “哥,你开玩笑呢吧,一千万,那得开多少家店啊。”林枫傻了眼了,那么多钱,他还真不敢要,因为负不起那个责任啊。

  “当然可以开很多店,我的意思是要将这些东西发扬光大,在全国开设连锁店,在全世界打出咱们的品牌效应来,我要以后咱们的手工艺品也可以打进奢侈品市场,也可以和香奈儿、LV那样的品牌竞争!我希望以后女的会为手上有一个咱们的包包而自豪,而骄傲,我要在全世界掀起华夏风!”张天元对自己家人就没什么好隐瞒的了,他可不是要小打小闹,他真得是要干一番真正的大事业。”他说得豪气顿生,而那边张雪和林枫却已经听傻了。

  “这可能吗?”

  “有什么不可能的,咱们以后也可以有自己的顶尖设计师,有咱们独特的风格,有咱们独特的材料!只要有钱有脑子,就没有办不到的事情。”张天元笑道:“说不定以后你们就是这品牌的幕后经理了。”

  “可是哥,你哪儿来那么多钱啊?”林枫问道。

  “我的钱当然不是天上掉下来的,也是自己通过本事换来的。这个你不用管,反正钱来路很干净,你们就说敢不敢跟着我干吧,如果不敢的话,我可以去找别的合作者。”张天元是本着肥水不流外人田,才会找自己的妹妹和妹夫的,如果对方不肯合作,那虽然有点可惜,但他绝不会打消自己的年头的,他的古艺术帝国的拼图是必须的完成的。

  “干!为什么不干!哥你敢投资一千万,我们还有什么不敢干的。那种手工艺品,咱们这边农村的婆娘都会,只要有钱,我们可以计件收购,货源不是问题。”林枫兴奋地说道。

  “这个毕竟不是长久之计,我们也发扬传统,但也不能固守传统,所以我是打算你挑一些水平比较好的人来上浦,我想在上浦开办一家职业技术学校,让这些人来做老师,专门培养这方面的人才,以后咱们不仅仅是要做那些固定的物件的,我们必须每年,甚至每个月都有创新,这样才能够真正打进国际市场,跟那些名牌相抗衡。当然了,现阶段可以按照你说的那样,关键是要把生意做大了,只要生意做大了,以后有了钱,做什么都方便了。”张天元越说越激动。

  “行,哥我们听你的,你说咋办就咋办。”林枫点头道。

  “那就这样吧,那边的店铺你们先请人帮忙照看,最近一段时间,就抓紧充电学习吧,我需要的是能够管理大集团的人才,你们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张天元说道。

  “明白。”

  “好,明白就行,我给你们在西凤大学报了工商管理深造,从最初入门,一直到读完工商管理硕士。你们可以一边学习,一边应用于实践之中,学习的钱我都出了,不要担心,等我闲下来之后,会去一趟西凤的,到时候咱们在详细商议未来的发展,这段时间你们先可以寻找合适的店铺,先把西凤市的市场拿下来,再说向外面扩张。”张天元又说道。

  虽然张雪和林枫的基础差一点,都没上过大学,可是这年头真正能在社会上混的,那都不笨,他们好歹也是念完了高中的,有一点底子,慢慢补一定可以补上来,所以张天元算是真得用了心了,直接在网上就给两个人报了学习班。

  “好的,那资金。”

  “说了资金不是问题,你们先去银行开个单独的账户吧,以后就作为公司的运营资金。还有记住了,你们的这些店铺,到工商局登记的时候,要以神罗古艺术公司旗下分公司来登记,这样很多事情都会好办一些。”张天元叮嘱道:“当然了,钱的使用每一笔都必须有明细账,别怪我不相信你们,既然是公司,就得有公司规矩,你们也赶紧招聘财物方面的人才吧,趁早做好准备,别到时候干着急就行。”

  “哥,这个事情您交给我们准没问题,我虽然读书少点,可是不傻。您就放心吧。”林枫打包票道。

  “我当然相信你们,不相信你们就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你们做了。我可告诉你们啊,我对这一行是一窍不通的,以后肯定做甩手掌柜,你们别想我会给你们收拾烂摊子,所以有什么困难就一定要提前想好了,该请管理方面的人才,不要吝惜钱,舍得花,才赚得多。”张天元又道。

  “嗯,懂了,你就瞧好吧。”

  挂断了电话,张天元长出了一口气,自己的帝国拼图正在一步步慢慢完成,不过不管干什么,但究其核心,说到底还是要靠自己的六字真诀,要靠玉器和古玩字画,这是基本,张天元不会忘记,事实上他也就只会做这个,公司的日常事务,他都不会去插手的,只有大事上会管一下。

  他忽然想到了自己还放在床底下的那块石头,这些天忙来忙去,结果把这一茬就给忘了,那石头还完好无损地躺在那里呢。

  翡翠原石很有意思,因为一般从外表上来看,并不能一眼看出其庐山真面目。

  即使那些非常有经验的赌石专家,真正判断准确的时候也不多,有些明明跟经验非常符合的特点,同样也会赌空。

  就算到了科学昌明的今天,也没有一种仪器能通过这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宝玉”还是“败絮”。因而买卖风险很大,也很“刺激”,故称“赌”。赌赢了利润很大,所以这种买卖从古到今历久不衰。

  可以说,翡翠原石不切开,你就绝对无法肯定地判断它价值何许,而且有时候就算切开了,你也可能会被欺骗,因为极有可能你刚好切开了一片绿,其余部分却全是普通的石头。

  这就是为何当初李老和董老都说赌石之中,经验、眼光通通不重要,最重要的其实反而是勇气和运气。

  当然,这在张天元的身上是不怎么适用的,张天元一双眼睛可以看穿石头,可以看清楚石头内部的每一点结构,这比高科技的设备还要强大,所以他不需要运气,他要的就是勇气和机会而已。

  就说张天元从疗养院的花坛里弄来的这块石头吧,从表面上来看,估计很多赌石专家都会不屑地表示这里面肯定没东西的,因为根据通常的经验,这就是一块普通的烂石头而已。

  但偏偏这石头里面就有翡翠,而且个头还不小,质地还可能会非常高。

  张天元取来了从董老那里借来的切石工具,就开始切石了,反正他看得清楚石头内部的结构,所以也不怕切坏了里面的翡翠,所以切起来也非常大胆。

  随着石皮被一块块切下来,石头也越来越小了,张天元的动作也变得越来越谨慎了,这就跟石雕是一个道理,你塑造轮廓的时候,可以大开大合,把很多没用的地方切去,但是真正雕刻的时候就不敢那么搞了,因为任何一个细节上地失误,都会导致雕刻的失败。

  切石也是一样,即便是能看到里面的东西,张天元也绝不敢大意,因为他不想划破了那漂亮的翡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