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零七章 文物局的专家
  不得不说一下,大城市的警·察处理事情还是很快的,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在一天之内就大概搞清楚了。

  毕竟也不是什么悬疑性太强的案子,基本上事实非常清楚,每个现场都有目击者。

  梳理一下就是,被打的住院的那几个小**故意去张天元和徐刚的铺子里找麻烦,不仅摔碎了东西,而且还打了人,并且是重伤。

  然后徐刚和蛇麟接到电话之后便要去讨个说法,对方仗着人多,想要揍他们两个,结果反而被揍了,几个小**全部被打得住院。

  大概的事情就是这样,经过一番商议之后,警方认为徐刚和蛇麟只是正当防卫,问题在于有点防卫过当了,但面对十几个人的围殴,这也是在所难免的,所以根据检方的建议,这两个人每个人罚款并加上拘留三天。

  而还在住院的那几个小**,则因为故意伤害加上损毁他人财物的罪名,被检方诉诸公堂,现在的问题就在于刘德胜的伤势报告,以及玉器铺子的损失如何,然后才能做出准确的诉讼来。

  检方也警方联手调查这件案子,刘德胜的伤势很容易搞清楚,现在还在医院呢,有伤情报告,非常简单就可以弄到手了。

  问题其实最终归结于一条,那就是玉器铺子的损失如何,如果损失过大,恐怕这罪名可就严重了。

  为了搞清楚这个事儿,警方和检方联手请了市文物局的玉器鉴定专家协助调查。

  本来这位专家还不太情愿,说什么现在的玉器铺子卖的东西顶多也不过就是万把块钱的东西,随便请个鉴定师就行了,他还忙着呢,后来好话说了一大堆,他才肯屈尊前去。

  到了现场,这位专家连手套都懒得戴,也不蹲下,就那么站着打眼一瞧,刚想说话,可是忽然间眼睛就盯住了张天元之前雕刻好之后又故意摔成了两半的白玉万寿纹的碗。

  “快快快,赶紧派人去文物局再请几个专家来,要玉雕方面的,另外把工具也都让带上。”这位专家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了。

  张天元就站在一旁,心中暗笑,他相信文物局的人是鉴定不出什么子丑寅卯的,因为真正有本事的鉴定大师,是绝对不会去政·府部分工作的。

  “那个,谁是这家铺子的老板啊?”等专家们都到了,工具也都带齐了,之前那个专家便抬头问道。

  “我就是。”张天元笑着走了上去。

  那专家笑着问道:“呦,挺年轻啊,你知道你这些被打碎的东西大概值多少钱吗?”

  张天元挠了挠头道:“其实别的都无所谓了,损失个七万八万的我都不在乎,关键是德胜他没事。但就有一样,这东西可是我们的镇店之宝,如今竟然被毁,我痛心不已啊。”

  “哦?你说的可是那个白玉碗?”

  张天元点头道:“是啊,那碗可是乾隆白玉活环双龙耳万寿纹碗,同样的一件在香·港佳士得拍卖会上拍出了将近两千万港元的高价。”

  听到这话,旁边的警·察都咧了咧嘴,显然是被吓住了,干警·察的,一辈子可能都没见过那么多钱,好家伙,这样子就被打碎了,这得多心疼啊,难怪人家会气得上门去讨公道呢。

  “就这破碗值那么多钱?”跟着一起来的,还有对方的一个人,正是那七个小**的老板,一个叫柳三刀的人。

  文物局的专家瞪了柳三刀一眼,然后又问张天元道:“你确定那东西是真的?”

  “我说专家啊,你看那白玉的质地,是不是最上乘的,还有那雕工,你若是能找出第二个那么巧手艺的人,我把东西白送给你都行!”张天元一副苦主的样子。

  那专家叹了口气,不好再说什么了,现在就是等鉴定结果了。

  张天元一点都不担心,随便鉴定吧,花多长时间都没关系,我还真就不信了,你能鉴定出花来,能把上好的和田白玉鉴定成烂玉不成?

  整个鉴定过程,足足花费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毕竟这东西太贵重了,就算是专家,也不敢大意。

  “怎么样啊刘科长?”一个警·察问道。

  “没问题,是真得,货真价实的和田白玉万寿纹碗,而且看其雕工,也的确是乾隆时期的匠人所做,就像那个年轻人说的,这世上恐怕没有人能模仿得一模一样的,就算是大名鼎鼎的瞒天王也做不到。”刘科长答道。

  “这么说真值两千多万港元?”

  刘科长摇了摇头道:“那是几年前的价了,现在这东西真拍卖的话,没个三千万拿不下的,太可惜了,真得是太可惜了,这么好的东西就这么碎了,幸亏还只是碎成了两半,修补一下还能凑合。”

  “我的天,我说嘛,为了七八万块钱,也不至于去跟人拼命,原来竟然有这么贵重的东西被打碎了,唉,这回问题可真大了,那几个小**就是把自己卖了也赔不起吧。”那警·察说道。

  “他们不是还有个老板吗,就那个叫柳三刀的。”刘科长说道。

  “他?他是有点钱,开得起宝马的,也不算太穷,可是身家最多也就七八百万而已,他也赔不起啊,非得倾家荡产不可。”那警·察倒是对柳三刀很熟悉。

  “反正这个事情啊,我们该做的都做了,接下来就看你们警方和检方的了,我就先回去了。”刘科长叹了口气道。

  “麻烦刘科长了,以后请您喝酒。”

  “行,可别忘了啊。”

  那个文物局的刘科长临走的时候,还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安慰道:“孩子,以后那么贵重的东西不要摆出来,太危险了。这样,我给你个电话,如果你想把那破了东西出售,我们文物局可以收购过来,当然了,价钱就没那么高了,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刘科长给了张天元一张名片,就和自己的同事坐车离开了,现场就剩下了警方和检方的人。

  现在事实清楚,柳三刀反而不肯认账了。

  “嘿嘿,警·察大哥,那几个小**的确是我手底下的人,可他们砸烂别人的东西,打人,那都不是我指使的啊,我根本就不知道啊。”柳三刀听到那碗的价格,脸都吓绿了了,怎么还敢承认是自己指使的啊。

  就在不久之前,他还信誓旦旦地对那几个小**说,除了事儿他兜着,不就是几万块钱嘛,他赔,关键是出口恶气就行。

  可是这到了关键时刻,就直接掉链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