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零五章 再谈赌石
  听了张天元的打算,董老和李老都一阵苦笑。

  “怎么?两位不愿意买?”说实话,若非最近事业要发展,张天元的钱都投到了铺子和酒厂中去,他说不定真不会卖掉这么好的东西,自己留着收藏,以后也是家传的宝贝啊,现在缺钱,才会想到出售的,哪知道这两位居然好像并不是特别乐意购买似的。

  “小张啊,你这东西打算卖多少钱呢?”董老没有回答张天元的问题,反而反问道。

  “这个……这个我还真没想好。”张天元脸上一红,光顾着想卖了,却没考虑多少钱卖,这自然是他的疏忽了。

  “看看吧,这东西因为从未有过参照,所以很难定价!不过我倒是可以给你定个调。”董老说道。

  “您说!”

  “五亿RMB!”董老伸出了五个手指头,说道。

  “什么!五亿!”

  “怎么?嫌少了?也是,这东西若真论其价值,就算十亿也值得,但如果私人收藏的话,恐怕就难卖到这个价了,当然,如果你愿意卖给国外,那就另说了。”董老笑着说道。

  “不不不,我不是嫌少,我只是惊讶这么多!”张天元急忙摇头道。

  “五亿其实并不多,王羲之的《平安帖》只不过是一幅赝品而已,唐朝人临摹的,就能拍出3.08亿的高价,你这幅《平复帖》,价值比那个高很多的,虽然没有署名,但是这东西是西晋时陆机向友人问候疾病的一通信札,草书九行,计八十四字,秃笔枯锋,用笔朴质古雅,为传世最早的草书真迹,历来为世所宝!”董老笑着继续说道。

  看到张天元脸上的惊讶,他继续说道:“更兼之这幅金箔帖最妙之处就是后面有历代收藏者的题跋,这比故宫博物院那幅还要详细,也就是说,这东西从第一位收藏者开始,就基本可以证明是陆机亲笔所书了,在老夫看来,故宫博物院那幅,很可能只是草稿而已,写完了之后,誊抄在这上面的!”

  张天元努力咽了口唾沫,让自己的紧张也激动之情平复了许多,他想了想道:“假如我愿意五亿出售,两位愿不愿意买呢?”

  “当然愿意!”李老急忙说道:“乐意之至!”

  “老东西你不着急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还乐意之至,你有那么多闲钱吗?”董老没好气道。

  听到这话,李老又一次沉默了,这也是大实话啊,五亿,这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兴许对很多大富豪来说,这点钱也是毛毛雨,可对他来说,不是拿不出来,只是一时没那么多流动资金啊。

  “那太可惜了,这东西我只好卖给南都的涂老或者赵老板了。”张天元想到了赵神罗,他的这位结拜大哥那绝对是有钱的主,卖给他,肯定能行。

  “你说的是涂寿和赵神罗?”

  “对啊!”

  “不行不行,这东西是我们最先发现的,就算是先来后到,你也得先卖给我们啊。”董老急了。

  张天元觉得这老头真是有意思,刚刚还说没钱,怎么这会儿又急了呢。

  董老解释道:“你没把老夫的话听明白,我们两个或许一时间拿不出这么多钱,但是我们朋友广,借总是可以的,即便是借不到,大不了和萧老板、慕容老板合作买下来也行,以前也不是没干过这种事情。”

  听到这话,张天元释然了,他其实也想卖给这两位老人的,如果卖给赵神罗,那总感觉是在坑自己大哥的钱,毕竟赵神罗是不是喜欢这东西还不知道呢,但是如果是他卖的话,赵神罗肯定会买的,这样子就不太好饿啦。

  至于涂寿,毕竟人在南都,总是不方便。

  “好,既然如此,那这东西就先放在董老这儿吧,你帮忙给装裱一下……对了,这能装裱吗?毕竟不是宣纸的作品。”

  “当然可以,不过我得先给你写个证明书。”

  “什么证明书?”

  “就是证明你在我这里放了一册《平复帖》的真迹啊,如果这东西丢了或者被我弄坏了,你也大可以放心,我会赔给你钱的,五亿,一分都不会少。”董老说道。

  “不用了。”张天元摇了摇头道,之前他担心,那是因为东西还没看到,是真是假也不确定,真被调包了,他就真无话可说了,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东西已经确定是真得了,就算这东西值五亿,董老也不会堵上自己的名誉的,张天元确信这一点。

  但是董老却很执拗道:“不管你是不是信任老夫,这个证明都是要写的,写了老夫安心。”

  “那好吧,随便您了。”张天元妥协了。

  董老写了证明,又将那《平复帖》仔细藏了起来,这才出来到了茶厅,与张天元和李老聊了起来。

  “东西我会尽快裱好的,另外关于钱的事儿,我也会尽快凑齐的,不过这个事情,千万不要泄露出去,免得惹来麻烦。”董老提醒道。

  “这个自然,另外我还要拜托二老呢,这个《平复帖》,除了你们二人之外,不要告诉另外的人这是晚辈的了,这些日子连续淘到宝贝,我自己都感觉心里头有点不踏实了。”张天元心里头的确有点惴惴不安,毕竟即便是经验丰富的鉴宝大师,一辈子能淘到几样好东西,那都谢天谢地了,张天元这段时间却是好运不断,这真要传出去,那恐怕是要吓死人的,肯定会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幸好他的交易都是私底下进行的,就是这个小圈子,所以还没有引起什么轰动,这一次他也不想又任何例外。

  “放心,我们懂的。不过说实话,小张你有这样的好运气,只做古董实在太可惜了,不如干脆去试试赌石吧,就像上一次在百艺坊那样,你的技术加上你的运气,赌石可比玩古董来钱更快!”董老点了点头,说起了另外的事情。

  李老也道:“没错,真正赚钱的是赌石,真正亏钱的,还是赌石!那东西属于高风险高回报,有时候经验都没有用,纯属凭运气了。别人都说赌石师必备的一是极大的挑战能力,二是冒险精神,三是丰富的经验,其实在我看来,就一样,那就是逆天的运气,就足够了!”

  “可我也不懂那一行啊,冒冒失失加入进去真得行吗?”张天元有些犹豫了。

  “不怕,萧老板很懂赌石,他就是赌石起家的。还有你上次遇到的那个小柳小姐,他们家里也有很多赌石高手啊,不妨去问问她也行。”董老又道。

  “嗯,两位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仔细考虑一下的。”张天元其实也有意如此,毕竟有六字真诀,可不单单是用来鉴宝的,赌石同样奏效,甚至可以说更简单,更直接,还不需用太多的知识积累。

  “最好是能早点做决定,据我所知,大概三个月之后,在西凤市会有一次赌石大会,如果真有兴趣的话,绝对不能错过的。”董老又补充道。

  “好的,我会尽快做出决定的,然后联系萧老板。”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那就这样吧,今天你就先回去,我跟李老好好欣赏一下那幅《平复帖》,到现在心都不能平静啊。”董老看起来如坐针毡,坐着总是想站起来。

  “对了董老,我想借您点东西。”张天元没有忘记自己来董老家的另外一个目的。

  “借什么?”

  “就是切石的工具。”张天元不好意思地说道。

  “好啊,你小子原来早自己玩上赌石了啊,居然还说要考虑。”董老佯装发怒道。

  “嘿嘿,其实是还是运气使然,去看望梦寻的爷爷的时候,可巧发现一块石头有些特殊,就给买回来了,想要切开来看看。”张天元挠了挠头道。

  “多少钱?”

  “一千块钱买的。”

  “如果是别人,我肯定会说脑袋进水了,可如果是你,我还真不敢说了啊,你这小子运气太好了,好到让人嫉妒的地步,搞不好这烂石头让你切开都变宝贝了。”董老叹了口气道。

  李老也点头道:“我早说过,宝物其实都是有灵性的,它们是会找主人的,小张天生怕是就有这样的体质啊,所以才会显得运气那么好,你看他们家住的那地方,周围不是秦陵就是兵马俑,还有华清池等等,这小子一出生就是从捧着宝物堆啊。”

  “李老您就别开玩笑了,我们那儿又是秦陵优势骊山墓的,都是坟头子,一点都不吉利。”张天元笑道。

  “你小子就别得了便宜又卖乖了,许多人可能巴不得自己那儿有那种东西呢,最起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肯定没问题,秦陵附近的人现在都富得流油了。”

  “这个倒是大实话。不过我们家也没沾上光啊。”

  “没沾光就对喽。运气都到了你身上了。”李老哈哈笑道。

  “李老您可真有意思。”

  说话的时候,董老已经将切石的工具拿给了张天元,用一个箱子装着。

  张天元拿了工具,告辞了两位老人,便到外面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

  谁知道刚坐上车,电话就响了起来。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

  “谁啊?”

  “张老板,我是胡掌柜啊,出事儿了,出大事了了!”电话那头非常着急。

  “胡掌柜,你先别着急,慢慢说,我正往回赶呢。”张天元向来遇事都能保持冷静,这怕也是他的一大优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