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零四章 镇国之宝
  董老显得有点无奈,他似乎认为张天元无法接受这种结果,所以过去拍了拍张天元的肩膀,叹了口气道:“时也命也,你其实倒也不必太在意了,只花了一千块钱而已,并不多,比老夫当年吃得亏小多了,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慢慢来吧,你还年轻,有的是机会学习。”

  张天元听到这话,心中有些哭笑不得,他承认自己或许鉴宝方面的经验和技术都没法和这些老人比,可是有了六字真诀,他就可以弥补这些劣势了,现在的问题是,如何能够用一个谎言,让董老再仔细去查看一下那金粉装饰的宣纸里面,到底还有没有奥秘。

  正想办法呢,李老却先开口了:“老董,你这一次怕是要砸了招牌喽。”

  “老东西你少胡说。”

  “我可没胡说,你是知道的,我这手的触觉可比你那眼睛还厉害,你看到的东西可能是假的,但我摸到的,却绝对不会是假的,如果只是宣纸涂了金粉,那绝对不是那种感觉。”李老解释道。

  听到李老的话,董老明显是眉毛往上一挑,似乎想到了什么,他重新看向了那金粉涂抹的宣纸,眼睛之中闪烁着兴奋地光芒。

  “这一层金粉涂抹十分巧妙,既防水,又防腐蚀,显然是用了心了,所以一般的方法怕是不行了,看来得用我的独门绝技了。”董老忽然扭头看了张天元一眼道:“小张,你能先出去一下吗?”

  张天元愣了一下,脚下却没有动。

  他知道,有些手艺是不能外传的,甚至连传男不传女的说法都有,那属于手艺人吃饭的玩意儿,传给了你,他就没有饭吃了,正所谓教会了徒弟,饿死了师父就是这个道理。

  为什么欧美不肯把飞机发动机制造技术教给我国?这道理其实是一样的,一些尖端的高科技,跟这些吃饭的手艺其实是一个道理,异曲同工罢了。

  但是他不能出去。

  李老干咳了两声道:“老董啊,你怎么能让小张出去呢,你也不想想,万一这里面真是王羲之的真迹,他敢出去吗?小张虽然与你我也算是忘年之交,但别说朋友了,就算是亲兄弟,这么贵重的东西你能不眼红?这瓷器尚且不能过手呢,更何况从未出现过的王羲之的真迹呢,你怎么糊涂了啊。”

  “老夫可不是贪图别人东西的人。”董老义正言辞地说道。

  “老董啊,你怎么越活越回去了,人之间的信任,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形成的。哦,就算你不是那种人,可是万一里面不是王羲之的真迹呢?这要传出去了,岂不是会被误认为你调了包了?这种事情说不清道不明的,你难道想晚节不保啊?”李老又道。

  这一次倒是把董老给说住了,他皱了皱眉,忽然看向了张天元道:“你怎么想?”

  张天元反正是不会出去的,他对董老和李老并不算太熟,也只不过这才见第三次面而已,王羲之的字,那可是值好几亿的东西,谁知道他们会不会见财起意呢?

  说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好,反正他觉得,还是先小人后君子比较好一些,总好过先君子后小人,大家最后把关系搞僵了,那到底算谁的责任啊。

  “这样吧董老,东西我今天就拿回去了,是真是假,我自己担着。”想来想去,张天元还是觉得这个办法最好,而且其实董老已经把比较困难的工作都做完了,这最后一步,他相信靠着自己的仿字诀,就算是照着书上的方法去做,那也是能够成功的,只是可能会多浪费些时间罢了。

  听到这话,董老就急了,他急忙摁住那金粉宣纸说道:“这样,咱先把话说在前头,如果这里面真是王羲之的字,或者是别的大家的字,那么你得首先卖给老夫,怎么样?”

  “这个倒没问题。”张天元点了点头道。

  “另外,你还要答应日后绝不用我这技法!”董老又说道。

  “这个……”张天元听到这儿就有点不自在了,他并不知道董老的所谓独门绝技是什么,搞不好他日后自己研究出一模一样的技法怎么办?难道也不能用了吗?

  正自头疼呢,忽然小神罗飞到了张天元的肩膀上,在他的脸上蹭了蹭。

  这一下子,张天元忽然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对了,我把这只鹰放在这里,然后我出去吧。”张天元笑着说道。

  两位老头一听,嘿,这倒是个好主意啊,因为三个人都明白,这鹰就算再通灵,他可以记住比较简单的动作,比如说董老和李老是否换了画了,但是却记不住那复杂的技巧,这简直是绝妙的好主意啊。

  “好好好,幸亏你今天带了这只鹰来啊,不然还真难办了。”董老也笑了起来,明显轻松了不少。

  张天元将神罗放到了李老的肩膀上,然后自己走出了房间。

  在门口站了十多分钟,董老的妻子出来看到,就请他到大厅里又喝了几杯茶。

  这一来二去,足足有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他才听到了里面董老兴奋的喊声。

  “有了!有了有了!”

  张天元听到这声音,兴奋地直奔装裱屋而去,一进门,就看到桌上摆着一张长方形的金箔,非常的漂亮,而在金箔之上,还涂了一层特殊的东西,使得金箔好像纸张一样更容易书写,而这层涂料竟这么久了,一点脱落的痕迹都没有,看来古人的智慧,远比今人想象中的更加高明啊。

  “谁的字?是谁的字?”张天元着急地问道。

  他是真得着急又兴奋啊,毕竟之前买这东西只不过是推测而已,究竟金箔上有没有字,是谁的字,他根本就无法辨识,即使是鉴字诀也看不透彻。

  董老在那里像个小孩子一样哈哈大笑,简直合不拢嘴,根本没时间搭话。

  倒是李老还算镇定……应该算吧……

  张天元也有点不太肯定了,因为他发现李老虽然没有笑,但是那双手却抖得厉害,竟好得了羊癫疯似的。

  他没办法了,只得自己去看,这一看,却是惊叹不已啊,因为这金箔上的字,他也曾见过。

  下笔含而不露,如盘马弯弓惜不发,这似是一种相对静止状态,却比马狂奔、箭离弦更令人期待。古来就有“藏锋”之说,就是不让尖锐的笔锋过多出现,甚至遁迹如剑在鞘中,锐气不泄。

  作为书法家的表现,应如明人陆石雍所说:“吞吐深浅,欲露还藏,便觉此衷无限。”

  这东西,竟然是号称九大“镇国之宝”之一的《平复帖》!

  “陆机!竟然是陆机的《平复帖》啊!”张天元已经忍不住叫了起来,但随即,他又开始冷静了起来。

  据他所知,陆机的《平复帖》如今应该在故宫博物院才对,而且那个并不是金箔所书的,难道这个会是临摹品?

  也不对啊,从龙相来判断的话,应该就是东晋和西晋之间的额作品,绝对不会有假的,反而是这个更可能是陆机的真迹啊。

  最重要的是,张天元曾经在网上看过那幅故宫博物院收藏的真迹照片,上面的字,与这金箔上的字,几乎别无二致,也就是说,这两样可能都是真得,都是出自陆机之手,或者说是出自同一临摹人之手,但毫无疑问可以说,两件都是绝对的稀世珍宝啊。

  陆机,字士衡,吴郡人士,西晋文学家、书法家、官员,东吴丞相陆逊之孙、东吴大司马陆抗第四子,与其弟陆云合称“二陆”。

  他“少有奇才,文章冠世”,与弟陆云俱为中国西晋时期著名文学家,被誉为“太康之英”。

  作为书法家,他的作品《平复帖》是我国古代存世最早的名人书法真迹。

  这个人本身就不简单,他的作品更不简单,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甚至可能比王羲之的字更加具有历史意义。

  “董老、李老!你们应该见过故宫博物院里的那幅《平复帖》吧,这个到底是真是假?”张天元还是想要听听这两位鉴宝大师的意见。

  毕竟这东西,就算他说是真得,别人不承认,那也没有意义啊。

  董老此时已经稍稍恢复了平静,他笑着说道:“不会错,不会错的,在老夫看来,这幅字保存的更加完整,字迹更加清晰,论收藏价值,怕是比故宫博物院那本还要高一些。”

  “这不可能吧。”张天元吐了吐舌头道。

  “不可能?嘿嘿,老夫搞了这么多年的收藏,绝对不会看走眼的,你小子这一次不是撞大运了,而是撞鸿运了!”董老羡慕地看着张天元说道。

  “老董说的没错,你这东西一旦问世,那绝对是要拍出天价的,怕是国家都要来争一争的,我觉得吧,你要么私底下处理了,要么直接**给国家算了,这东西可是真正意义上的无价之宝,给多少钱,怕都不合适,因为从未有过拍卖的先例。”李老想了想道。

  “两位没兴趣吗?”张天元笑着问道。

  他并不想捐献给国家,一来博物院已经有了一份《平复帖》了,多这一份不多,少这一份不少,二来民间收藏未必就比不上国家,要知道这千百年来,真正的好东西那可都是民间收藏家传下来的。

  还有个原因,即便是**,国家也不可能给太多钱的,自己可没那么伟大,捐到故宫博物院?以后那还不是成了他们赚钱的工具了,那门票多贵啊。

  如果国家真想要,拍卖就是了,他们可以从外国人手里高价买回古董,凭什么就不能从自己人手里买呢?

  当然,如果能够私底下卖了,那最好,所以张天元才会询问李老和董老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