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一零二章 董家草舍
  徐刚和蛇麟出去之后,张天元洗漱完毕,吃了点他们买回来的早点,又喂了小神罗,然后就去了一趟银行,将那幅王羲之的字从保险柜里取了出来。

  小神罗照例还是被他放到了怀里,此时天气还很凉爽,所以没有什么问题,再加上小家伙个头还小,也放得下,不过以后估计得背个包放它了,毕竟鹰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宠物,真拿出来溜达,估计会吓到人的。

  在去董老家里之前,张天元先打了个电话,提前通知了一下,毕竟人家董老也是大忙人,在不在家都不一定,即使在家,也要看人家方不方便啊。

  “哦,是小张啊,来来来,没问题,老夫我今天约了李老喝茶,他也很想见见你啊,这都一个多月了,你小子一直没有音讯,我们还以为你失踪了呢。”电话里,董老显得非常热情和兴奋。

  张天元将自己此去的目的说了出来。

  董老笑道:“不就是字中金箔嘛,小意思,你怕是不知道,老夫年轻时候学过装裱的技巧,对于这画和字的构造,那是一清二楚的,而且也遇到过不少用来保护名画、名字的所谓画中画、字中字,这都不是问题,但不是老夫打击你啊,就算是这画中画、字中字,里面的东西也未必就一定是好的,有些人没眼光啊,愣是把赝品保护的那么好,白白浪费一番功夫,最后却没什么收获。”

  听得出来,董老似乎并不看好张天元从黑市上买来的这幅字,不过没关系,张天元心里头有底,他知道自己手里这幅字的分量,董老必然是要大吃一惊的。

  “哈哈,董老啊,若这里面的金箔真取出来了,你想不想要呢?”张天元笑道。

  “你这小子,学会调侃起老夫来了啊!你那东西若是真得,老夫保准出价让你满意,不过若是假的嘛,那就算了。而且啊,浪费老夫的时间那可是要付出一定代价的啊。”董老笑道。

  “什么代价啊?”

  “这样吧,请老夫去一趟百艺坊,随便消费啊。”董老说到。

  “行,没问题、没问题,慕容老板的百艺坊,我也想再去一趟呢。”

  ……

  挂断了电话之后,张天元叫了一辆出租,就朝着董老家的方向驶去。

  张天元这还是头一次来董老的家,这才发现董老居然住在郊区,他家的房子,虽说不如伏龙滩那些别墅那么奢华,可是却也别有风情。

  远离了都市的喧嚣,房子旁边就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河,河边居然还有一些钓鱼的老叟。

  在路边上,摆着些石桌,有些老人正在下象棋,路上几条狗正在戏耍,这整个一派风景秀丽的田园风光啊。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玩古董的都喜欢古式的建筑风格,董老的家建造得也跟园林似的,只不过要稍微小一些,也是红漆大门,门口两尊石狮子威武不凡。

  门上有一副牌匾,写着“董家草舍”。

  草舍?

  张天元不由笑着摇了摇头,这要是草舍的话,自己现在住那地方就叫狗窝了。

  大门敞开着,这也跟城里头不一样,村里头的人很少再大白天关门的。

  院子里拴着一条通体金黄色毛色的藏獒,个头非常大,叫起来也很凶猛。

  张天元刚到门口就被吓了一跳,可是他怀里的小神罗探出脑袋来叫了一声,那藏獒居然就直接闭嘴了,乖乖地趴在了地上,简直就像是迎接自己的王似的。

  “哎呦我去,这还真是神了,小家伙你前世不会是一只藏獒王八吧,那家伙怎么那么听你的话?”

  他心里犯嘀咕,里头也走出了一个人,正是董老。

  董老在屋里头忽然听到狗不叫了,还以为谁对他的狗下了毒手呢,要知道那条藏獒他可是花了五百万买来的幼崽,一直养到这么大的,要是真被害了,那他可就要气疯了。

  其实钱倒不是问题,关键是有了感情了啊。

  出门一看,狗没事,门口站着张天元,董老还纳闷地打量了一下问道:“小张,你怎么做的,这家伙见了陌生人可不会客气的?”

  张天元苦笑着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小神罗又一次探出了脑袋,冲着董老叫了两声,显得很得意地样子。

  “雪域神鹰!你这小子居然搞到了雪域神鹰!咦?也不对啊,就算是雪域神鹰,这条藏獒在獒犬里面那也算是王了,不该那么听话的啊,你怀里那到底是什么?”董老惊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就一普通的小鹰吧,不怕告诉您,这一次出去,在野**到的,后来就收留了它。”张天元苦笑,好像每一次有人看到小神罗,都会惊讶不已,从雪域神鹰到比雪域神鹰还神秘的小家伙,张天元自己都有点糊涂了。

  不过仔细想一想的话,这小家伙本来可能就是一只普通的鹰,后来因为自己的地气影响,发生了变异了,当时赵神罗家那个山洞里的地气可是非常充沛的,小家伙受到的地气影响太严重,到底变成了什么,很难说。

  董老微微皱了皱眉,看张天元不像是在说谎,于是叹了口气道:“以前听说过,宝贝也是会找有缘人的,我还不信,不过如今看来,你小子真得怕就是那个有缘人了,怎么每一次出去,都能搞到好东西啊,算了,别站在那里了,赶紧进来吧。”

  张天元和董老走进了屋里面,大厅里的摆设,也跟电视剧里那些老房子一样,正对面依旧是挂着一幅画,画的是山川,两旁也挂着一些字,有一股浓浓的书香气息。

  桌子板凳用的都是上好的木料,不过不是老物,应该都是新做的,经过了一些特殊的加工,看起来有一种古朴的风格。

  看起来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柳家那么厉害啊,能搞到明清时候的紫檀木家具。

  李老正坐在那里喝茶,刚刚应该是和董老聊着天呢,桌上还摆了一叠花生米,一叠茴香豆,一壶小酒。

  “李老您好!”不管李老是否看得见,张天元都拱了拱手,很尊敬的说了一句。

  “嗯,回来了啊,这一次又弄到了什么宝贝啊?”李老笑着问道。

  “这不正要董老帮忙嘛。”张天元答道。

  “先拿出来给老夫摸摸看。”李老估计也是手痒痒了,遇到宝贝,那就有点忍不住。

  董老将桌上的花生米、茴香豆和小酒取了,擦了一下桌子,这才让张天元把东西放到了桌上。

  李老伸手一摸,立即就皱眉了,说道:“小张,你该不会被人骗了吧,这东西分明就是一幅印刷品的字啊!”

  看起来董老并没有给李老说明白张天元来这儿的目的,所以他并不知道这字的玄机,所以才会有此一说。

  董老笑道:“老李,你再仔细摸摸看,小张带来的东西,那可不会太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