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九十九章 酒厂
  牟老爷子似乎也知道涂寿、羊易俊和母仪这几个人,他对涂寿评价很高,说这家伙虽然是个老顽固,但是为人绝对没有问题,张天元跟涂寿能搞好关系,那绝对是一件幸事。

  再提起羊易俊和母仪,他就没什么好脸色了。

  “哼,这两个人,不过就是古玩界的败类而已,那羊易俊倒还罢了,只是搞点地下黑市,贩卖几件不能光明正大上台面的拍品,那个母仪,简直让人所不齿!但凡稍微有点良心的人,都不会把国宝往外卖的,他却屁颠屁颠地去做这件事情,我看啊,这家伙迟早会进局子的,你别跟他搅合在一块了。”牟老爷子冷哼着说道。

  “嗯,这个我明白。”张天元点了点头,不想太多地去提南都黑市的事情,而是将自己的礼物拿了出来,递给了牟老爷子。

  牟莹在一旁说:“老同学你还真客气,来我家还带什么礼物啊,这年头谁都不缺什么。”

  牟老爷子却翻了翻眼皮,瞪了牟莹一眼说道:“人家小张是给我送的东西,你少啰嗦,而且我看小张拿的东西肯定不一般,说不定咱们家还真就没有。”

  “是吗,那我也要看看。”牟莹凑了过来,不等牟老爷子拆封自己就把那两个包装精美的礼盒给拆开了。

  “哦,这葫芦做得不错,里面装的是酒吧,可惜了,我爷爷身体不好,一点酒都不能沾,你这东西白拿了。另外一件……嗯?这玉佛不错啊!”

  牟莹那好歹也是搞古玩的,自然看得出来那玉佛的好处,不由惊讶了起来。

  此时牟老爷子的眼睛也一直死死盯着那玉佛看,仿佛被震惊到了。

  “塑圣杨惠之的作品?咦,不对啊,看着雕刻,分明是新的,可这工法,却绝对是杨惠之的特点啊,不可能模仿得这么像的,小张,你快告诉我,这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牟老爷子搞了一辈子的文物,那更是对这种东西非常熟悉了,一眼就看出了是杨惠之的雕刻风格,便忍不住惊讶地问道。

  张天元还想谦虚两句,没想到徐刚却抢先说道:“老爷子,不瞒您说,这东西还是热乎着呢,雕刻它的人,就坐在你对面呢。”

  “你?”

  “不不不,当然不是我。”

  “那就谁小张了!这怎么可能……啊,我想起来了,前几天涂寿那老家伙还打电话过来向我吹嘘呢,说是在拍卖会上搞到了两件珍品,一件是米芾的《别东坡》,一件是朱三松的竹雕桃园结义笔筒,甚至还拍了照片给我看,说一共就花了一百多万,可这老小子居然把署名给挡住了,我起初以为是赝品,但看照片,那与真得一模一样啊,就想着去一趟南都,好好看看,后来那老小子才告诉我说,这是别人临摹的,至于是谁,他不会说的,难不成这个人就是小张?”

  “嘿,老爷子您还真说对了,涂老的那两件东西,都是买的我这哥们的,怎么样,技术还不错吧?”徐刚得意地说道。

  “何止是不错啊,这模仿工艺,能够把雕刻手法或者绘画手法模仿出来,以假乱真的,那就已经十分难得了,而小张的手法,竟然连大家的神韵都能模仿出来,这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谢谢你了啊小张,这礼物不错,不错,我非常喜欢。”牟老爷子笑得是眉开眼笑,看这样子,估计也想用这玉佛去冲涂寿显摆一下吧。

  “您满意那就最好了,再尝尝这酒吧。”张天元笑道。

  “老同学,我不是说过了嘛,我爷爷不能喝酒。”牟莹重申道。

  “莹子你怎么忘记了,这酒可跟一般的酒不一样,喝了不仅没坏处,反而还好处很多呢。”徐刚笑着说道。

  牟莹突然想到了去神罗谷的时候喝的那种酒,不由惊讶地说道:“这是猴儿酒?”

  “哎,没错,就是猴儿酒。”徐刚点头道。

  牟老爷子一听说是猴儿酒,便拔开了葫芦塞子,倒了往茶杯里倒了一点,抿了抿,眼睛之中突然就射出了亮光,而后将整个杯子里的酒都喝了下去。

  “好!好好好!香腴清醇兼而有之,甘芳无比!又不会让人感觉难受,这绝对是我们这些喜欢喝酒而又身体不好的老人的极品佳酿啊。这酒你是哪儿买来的?”牟老爷子说着话,又倒了一杯,一边喝着,一边问道。

  “这东西可买不到,是峰峦山一位老道传给我的,我那里还剩一点。”张天元解释道。

  “唉,可惜了,如此好酒,却无处可买,澳门赌博网站:这实在是一大憾事啊。”牟老爷子叹了口气道。

  “这有什么,我哥们已经从道长那里学到了酿造方法,如果老爷子您想喝,以后酿给您喝就是了,这酒酿造周期没那么长,几个月就可以了,就是需用的材料有点多,而且酿造工序复杂,得费点事,但给您酿,没有任何问题。”徐刚这是巴结未来的老婆爷爷啊,这连兄弟都要卖了啊。

  牟老爷子听了徐刚的话就问张天元道:“这猴儿酒要用什么酿造呢?”

  “其实也没什么,猴儿酒分两种,一种叫百果酿,另外一种叫百花酿,其实顾名思义,就是需要一些水果和一些花来作为材料了。关键还是酿造方法。”张天元解释道。

  “这样就好办了啊,上浦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的水果花卉,你如果想要酿造这猴儿酒,大可以在上浦办个酒厂啊,咱们也不要学某凉茶那么大规模生产,定位就直接定的高端一些,这么好的东西,如果不能让世人品尝一番,那实在太浪费了。”牟老爷子说道。

  “可上浦这里的地太贵了,我们手头没那么多钱啊,而且酒厂这方面我们也不懂啊,酿造倒是没问题,推广的话,我们也可以找专门的人才,关键问题还是地和钱。”张天元其实也曾想过这种事儿,他虽是个做古玩的,但猴儿酒这种东西,也算得上是酒中的古董了,如果能够将它重现民间,那也算得上是功德无量了。”张天元皱眉道。

  “这些都不是问题,不是问题。老头子我有不少朋友那就是做这个的,地和资金,包给我就可以了,正好我最近也在寻思着找点什么事情做呢,可一直都没合适的,这件事情,我觉得值得去做,你要知道,我不少的朋友都喜欢喝酒,可就因为身体而不能喝,如果你这猴儿酒真得上了市场,就算这一葫芦一万,他们也会买的,对有钱人来说,这真不算什么。”牟老爷子将事情全都揽了过来。

  “如果是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干呗!”既然钱和地都不是问题了,张天元自然也不会矫情,要知道这猴儿酒厂一旦建成,那就是一笔非常稳定的收入,这可跟古董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