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九十八章 塑圣和玉佛
  张天元打算给牟莹的爷爷带份礼物,但究竟选什么,他却犯了难,后来听徐刚提到了玉器,他骤然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牟莹的爷爷不缺钱,送太俗气的贵重物品那肯定是不行的,人家还瞧不上呢。

  可是若送的东西太一般,那有显不出自己的心意。

  怎么办呢?

  张天元想出了一个极好的主意,那就是猴儿酒,再加上一块由他亲手雕刻的和田玉。

  这样的话,东西虽说算不得贵重,但心意却绝对到了。

  那猴儿酒是很难得的好东西,酿造方法几乎已经失传,唯有峰峦上的乌木道人才懂得,当然了,张天元现在也学会了,为了答谢张天元,乌木道人可是将酿酒的秘方交给了张天元,或许他老人家也不想这好东西从此消失吧。

  而和田玉本身就是极好的玉,再加上张天元这仿造古人的雕刻手法,那绝对算得上是真正的心意了,但究竟要模仿谁的玉雕手法,那还得想想。

  “刚子,我上次听你说牟莹的爷爷好像是礼佛之人?”张天元问道。

  “没错,老爷子好像是老了之后才信佛的,不过却非常虔诚。”徐刚点了点头道。

  “那便好办了,既然他信佛,那我就送他一只玉佛!”

  “玉佛?可咱们这里的玉佛没几件精品啊,你送出去就不怕掉价?”徐刚笑道。

  “玉佛没精品,但是玉石却有好料!我闻盛唐时期有个善于雕塑佛像的人叫杨惠之,你看我模仿他的雕刻手法,去雕刻一只玉佛送给牟莹的爷爷如何?”张天元笑着说道。

  “杨惠之?没听说过,不过你这主意倒是不错,连那个涂老头都对你的模仿作品赞不绝口呢,相信牟莹的爷爷也不会例外。”徐刚点了点头道。

  张天元笑道:“你真是该多读点书了,你以前只干玉器这一行,懂得少也就罢了,但以后涉猎的东西多了,要是还这个样子可不行。反正如今获得知识方便得很,网上就能买到不少书,你有空就看点,也不用太强迫自己。”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你这家伙,怎么比我妈还啰嗦啊。”

  “啰嗦那是为了你好,连杨惠之都不知道,你让别人怎么相信你是古董行的老板啊?那可是吴道子的朋友啊。”张天元叹了口气道:“而且在艺术造诣上,并不低于吴道子。”

  “嗯,吴道子我倒是听说过,是个画家对吧,而且好像还是画圣来着,你说的这个杨惠之算怎么回事?”

  “据说杨惠之和吴道子早年一同学画,后杨惠之以为吴道子在绘画方面胜己一筹,便弃绘从塑。”

  “嘿嘿,这人倒也有意思,不行就改行,宁做鸡头,不做凤尾啊,佩服佩服!”徐刚笑道。

  “什么鸡头凤尾的,绘画固然是艺术,雕刻一样是艺术。杨惠之可是参与制作了长·安、洛·阳两京很多庙院的造像,是盛极一时的雕塑家。其佛教塑像被称作‘精绝殊圣,古无伦比’。”

  “有这么夸张吗?说到底,不就是个干苦力的嘛,现在那些搞雕刻的,可没有画画的体面啊。”徐刚嘟囔道。

  “唉,让我说你什么好的,虽说自民国到现在,雕刻大师没有书画大师那么多,但其成就,却也不低啊,就说现代吧,如果说你得到一块上好的田黄石、翡翠什么的,如果没有出色的雕刻大师帮忙雕刻,那你这东西价值就要减去很多了。”张天元一脸怒其不争的样子说道。

  “你刚说这杨惠之擅长雕塑佛像?”徐刚不想被张天元训,所以干脆转移了话题,问道。

  张天元点头道:“杨惠之尤其善塑罗汉像,首创将人物安排在山石背景中的样式――壁塑,亦称‘影塑’。现存江·苏角·直保圣寺的宋代罗汉像就利用了这种方法,因而一度被附会为杨氏的作品。杨惠之在肖像雕塑上也取得了很高成就。相传他曾为长·安名艺人留杯亭塑像,人们从像的后面就能认出是留杯亭。”

  “这可真就牛了啊,能从雕塑认出一个人,这可不简单,虽然很多专家都说某些雕塑栩栩如生什么的,但普通人一看,根本认不出谁来,除非是名人,比如你说关公那长髯吧,很容易认出来,要是张飞的话,指不定会不会认成李逵呢。”徐刚惊讶道。

  “是啊,我国的画作与西方的油画不同,油画讲究的就是真实,所以一看,你就知道那是谁,跟照片非常接近,而我国的人物画,更注重神似,可问题是你真画一张放那里,谁是谁根本就认不出来啊。画如此,雕塑更是如此,杨惠之能做到让别人通过他的雕塑认出某个人来,这真得可以说是巧夺天工了。”张天元赞叹道。

  “这人这么厉害,就没留点什么,好像也不太出名啊。”徐刚又说道。

  张天元叹了口气道:“杨惠之总结多年雕塑经验,写成《像诀》一书,惜现已不传。不过由于杨惠之在雕塑史上有着绘画史上画圣吴道子的地位,后人誉他为‘塑圣’。”

  “啧啧,能被称作圣或者仙的,那都了不得啊,看起来这个人还真挺厉害。”徐刚这才动容。

  “所以我才会选他的雕刻手法去模仿,幸亏早些年有幸见过杨氏的佛雕,至今仍然记忆深刻,模仿起来应该不成问题。”张天元笑了笑道。

  “那你赶紧弄吧,那边等得及呢。”徐刚说道。

  张天元点了点头,说干就干了,他直接就在铺子里找齐了雕刻用的工具,而后选取了一块上好的和田玉,虽然不大,但送礼物嘛,就是表个心意,你若是直接搬一座人高的玉佛过去,那对方也没处放啊,还不如这巴掌大小的玉佛,可经常放在房间里供奉。

  因为玉佛比较小,而且又不似竹雕那么复杂,所以这个雕刻也就花费了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

  当他雕刻完成的时候,才发现周围竟然有围观的客人,这些人正在询问胡掌柜呢,问铺子什么时候有了这种业务了,想要立即订做一个。

  胡掌柜很为难,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老板还有这种本事,以为张天元不过是个有钱的公子哥而已,靠着好运气赚了点钱,他要一直埋怨自己没那份气运呢,现在看起来,自己的本事也不够啊。

  “不瞒诸位,在下雕刻的东西,最低不会低于一百万,如果再加上这材料费,那可不是个小数目,如果你们真有这需求,我倒是可以请一些稍微便宜一点的雕刻师来帮你们订做玉器,如何?”张天元没有一口回绝客人的要求,只是亮了自己的底牌,那意思很明显了,想要我雕刻,一来我必须得有时间,而来你们也得付得起钱啊。

  不过这客人的话,倒是提醒了张天元,玉器店里如果可以订做玉器的话,那也是一项不错的业务啊,根据张天元所知,国内玉器行业的发展,远没有珠宝行业那么兴盛,为什么?还是没有人大力推动啊。

  要是以后国内新人结婚都改送玉镯子、玉戒指,而不是钻石戒指的话,那就算是成功了。

  现在的国内玉器,主要还是玩这一行的人喜欢,大多数普通人基本上是不会涉猎的,这实在太可惜了。

  说句实在的,钻石可以人造,玉又何尝不可以呢?而且玉的种类繁多,比钻石漂亮者众多,之所以在国际上的地位远不如钻石,那不是价值不行,而是缺少推广,却少运营啊。

  不过这种事儿,现阶段张天元还不可能做到,他只能先慢慢来吧,好像南都朱玲的手底下就有不少的雕刻师,专门负责各种雕刻品的制作,从他那儿要几个人先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行,如果好用的话,以后可以合作培训嘛,这种实用的技能,不比别的赚钱少啊。

  “胡掌柜,你好生招待客人,我们要去办点事情,就先走了。”张天元心里头想着玉器的事儿,给胡掌柜叮嘱了一番,便和徐刚开车先回了一趟住处,带了一葫芦猴儿酒,又把那玉佛精心包装了起来,这才前往了牟莹的家。

  刚到牟莹家里,就看到牟莹的爷爷坐在沙发上看书,是一本有关佛学的书,张天元也不太懂,更是没干去打扰老人家。

  不过老爷子自己却站了起来,眼睛盯住了张天元怀里边探出了一个小脑袋的小鹰神罗。

  牟老爷子此时戴着老花镜,不过他看人倒有点奇特,将眼镜往下一掀,然后头微微低着,眼睛却往上翻着去看,那感觉就好像是翻白眼似的。

  “哎呦,你小子这是得到宝了啊,这小东西是雪域神鹰吧。”牟老爷子惊喜地说道。

  这已经是张天元第二次听到有人把神罗称作雪域神鹰了,其实他并不在乎这些,这小东西到底是什么鹰,对他来说都一样,他根本就不在乎,不过看老爷子这么感兴趣,他也不好扫了老爷子的雅兴,就问道:“牟老为什么这么说啊?”

  “通体雪白如玉,再加上眼睛有三色瞳孔,这是最明显的特征了,只不过我听说雪域神鹰颇通人性,不知道你这只鹰如何?”牟老爷子问道。

  “它倒是很聪明,甚至听得懂我说话,也知道我想表达的意思。”

  “那就对了,澳门赌博网站:好好养着吧,能得到这么一件灵物,不容易啊。也就是老头子我不是很喜欢养宠物,不然非得从你手里买下来不可。”

  “老爷子,这东西有人出两千万他都没卖呢。”徐刚在一旁插嘴道。

  听到这话,牟老爷子身体明显抖了一下,而后哈哈笑道:“不错不错,能在如此金钱面前保持原则,你很不错,看来柳家那小丫头对你的溢美之辞真不是随便说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