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九十六章 郁闷的碰瓷者
  牟莹的爷爷毕竟上了年纪了,做什么事情都是慢吞吞的,不过张天元现在也不着急了,这种事情,你急也没用,有时候反而会坏了是。

  离开了牟莹家之后,张天元和徐刚总算是想起来去自家的铺子看看去了,不管以后规模要如何扩大,总归现在的铺子都是基础,这好长时间没管了,也不知道究竟如何了。

  谁想到刚刚下楼,汽车还没来得及发动呢,手机就响了起来。

  张天元一边上车,一边接电话。

  “哦,是蛇队啊,你来了啊?现在到哪儿了?什么?还有半个小时就到上浦火车站了?好好好,我们马上去车站接你!”

  挂断了电话,张天元冲徐刚说了一句:“刚子,去火车站吧,蛇队来了。”

  徐刚也显得很兴奋,蛇麟总算来了,这样子患难与共的三个人总算是凑齐了,以后也该是风风火火的干一番事业了。

  蛇麟在为了处理自己那边的事情,花了大概也就是一个星期的时间,不仅走访了他的好几个战友的家,都给了一些钱,还回家和老母亲、老母亲住了一天。

  可以说,澳门赌博网站:他这几天基本没闲着,连休息都没有,到南都之后,就直接做火车前往上浦了,在他想来,张天元和徐刚那么信任他,他就应该更加积极一些,不能拖了后腿。

  牟莹家距离火车站也就差不多是半个小时的路程,当然,这指的是坐公交车,如果是徐刚这二货开车的话,只要不堵车,不到二十分钟就差不多到了。

  两个人到车站停好了车,然后便去出站口等着。

  没多久,蛇麟就从出站口出来了,一身军绿色的迷彩,看起来非常精神,也许是这种衣服穿习惯了吧,蛇麟很喜欢买类似的衣服来穿,不过他身上这件,却不是买的,而是部队发的,看起来比卖的要精神许多。

  蛇麟背着一个军绿色的大包,里面也不知道装了些什么,反正看起来挺沉的。

  “蛇队你还带什么东西啊,这边都能买到。”徐刚笑道。

  “不是,我带了点土特产,这东西上浦都未必买得到,即使买得到,那也绝对没我这好。”蛇麟嘿嘿笑道。

  “那行,咱这就回去吧,你先跟我们两个一起住吧,三室一厅的房子,委屈你先住小房间了,不介意吧?”张天元一边和徐刚、蛇麟往停车场走,一边笑道。

  “还介意什么,我以前落魄的时候,桥洞子底下都住过。”蛇麟摇了摇头道。

  上了车,往上浦市区行去,徐刚就说了:“天元,咱现在也算是有钱人了,就不能一人买一套房子吗?”

  “一人买一套不现实,上浦的房价贵的要死,一套房子首付那都得五六百万,三套那就是将近两千万了,我可没那么多钱。再说了,这些钱是用来做生意的,可不是享受的,房子的事儿,以后再说吧,可以先买一套,但三套肯定不行。”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唉,本以为咱都是有钱人了,这么一看,其实屁都不算啊。”徐刚摇头叹气道。

  “放心吧,以后房子会有的,女人也会有的。”张天元眯着眼睛说道,他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对梦想的勾勒轮廓,至于如何去完成,那还得慢慢来。

  一口气吃不成胖子,毕竟三个人都还年轻,慢慢来没问题。

  将东西放到了住处之后,张天元看了看时间道:“蛇队你要是累了就先睡会儿,我和刚子要去铺子里看看,等我们回来,再一起去吃夜宵。”

  “不用了,我买的卧铺,火车上睡得很好,这会儿也不瞌睡啊。”蛇麟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就想投入工作,说不定今天就有事情呢。”

  “蛇队,可千万别乌鸦嘴啊,做古董行的,最怕出事儿了。”徐刚急忙说道。

  “呸呸呸,你瞧我这臭嘴,太激动了,就口不择言了。”蛇麟急忙在自己脸上抽了一下,说道。

  “既然蛇队你这么积极,那就一起去吧,也好认认路,以后这铺子还得经常去的。”张天元笑了笑,和两人又下了楼,这才驱车前往最初那家铺子。

  铺子附近不远的地方,就是一个停车场,徐刚去停车了,张天元则和蛇麟先去了铺子。

  这将近一个月没来了,张天元就发现铺子比刚开始那会儿热闹了不少,有很多人来看玉器的,毕竟如今这人生活水平都高了,尤其是在上浦,那有个几百万的都算是平民阶层,买个玉镯子、玉吊坠什么的,那都稀松平常。

  玉器还不比古董,有些东西并不贵,几万块钱,甚至可能有些几千块钱就能拿下来了,这生意自然要比古董铺子更好,不过营业额就说不好了,古董铺子里一旦出手一件珍品,可能一年都不需要再做生意了。

  刚到铺子门口,张天元就见伙计把一个人往门外推。

  “这不是刘老板吗?什么风儿把您给吹来了?”张天元记性很好,以前读书的时候,就是靠着这记忆力才一直在文科班名列前茅的,他理科不行,不过文科那就绝对没人比得上了。

  他称呼的这个刘老板,就是当初在西凤古玩市场上碰瓷的那伙人的头目,当初他还从这人手里头便宜收购了一本价值非常高的小人书呢。

  那人扭过头来一看,发现是张天元,就一把揪住了张天元的衣领子吼道:“你小子啊,赔我的宝贝,居然几千块钱就把我那宝贝买走了,你陪我!”

  蛇麟见这人动手了,上前就揪住了这姓刘的人的手腕子,疼得姓刘的惨叫了一声,赶紧就松手了。

  张天元冷冷说道:“刘老板,行里的规矩你不是不懂,当初我也不知道那是不是好东西,难不成说我如果买的亏了,你会补给我钱吗?”

  “蛇队,你放开他,我还就不信这大白天没个讲理的地方了。”张天元冲蛇麟说道。

  蛇麟松了手,那姓刘的却一屁股坐在地上哭了起来。

  “其实我也知道啊,我只是,我只是郁闷啊。”姓刘的一边哭一边说道:“我听说你的那本小人书在上浦卖出了高价之后,心里头就热起来了,一直想再搞一本,我知道那个出售小人书的人家里还有不少,就去找他买,可那家伙硬说不卖了,于是我们就起了歹意,趁着夜色去偷,后来偷倒是偷到手了,可是经过专家一鉴定,偷来的六本小人书,每本最多也就能卖个两千块钱左右,这一共也就一万二,还不够担风险的,最可恨的是,我们还因为这事儿被局子里的人盯上了,后来被关进去十几天才放出来,那几个没良心的混蛋居然都把我的钱当成了散伙费,都跑了,就剩下我一个风餐露宿,好不容易找熟人凑了点钱来上浦,就是为了找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