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十一章 考古学大奖
  “呀,这些桌椅板凳应该都是紫檀木的吧,我听说这种木头非常珍贵啊。”徐刚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要吸收着屋内那种属于紫檀木的香气。

  “紫檀木的只有那个八仙桌,其余的都是黄花梨家具,不过都是老物了,我爷爷收集这些东西可不容易。”柳梦寻解释道。

  “黄花梨?我只听人说紫檀木比较值钱,这黄花梨木头怎么样?”徐刚一脸失望的表情问道。

  张天元笑了笑道:“你这家伙啊,还是回去多读点书吧,以后别说老子认识你!”

  “怎么了嘛!”徐刚不满道。

  张天元说道:“据记载,早在明末清初,海南黄花梨木种就濒临灭绝,此后的数百年里,我国70%的黄花梨木家具均流往国外,国内仅存的少量黄花梨木被用于房屋建造、制成锅盖、算珠甚至锄把,散落民间,面临损毁。目前市场上常见的黄花梨品种产自越南、缅甸。其颜色较艳、味道较浓,但纹理、层次较乱,与海南黄花梨相比,花梨木价格低达十倍。”

  “说了半天,你还是没说黄花梨怎么样啊。”

  张天元懒得解释了,直接拿出手机点开了一个网页让徐刚自己看。

  “据市场调查2010年12月的越南黄花梨(香枝木)的市场行情为:(单位吨)

  普通料:南方市场:21万-25万

  北方市场:26万-30万;中等料:南方市场:34万-38万北方市场:33-36万;精选料:南方市场:45万-49万

  北方市场:46万-50万。”

  “我去,这金子啊,这么贵!你刚刚说什么,海南黄花梨比这玩意儿还高出十倍,那岂不是说普通料每吨都有二百多万到三百万了啊!”徐刚看完之后惊讶地说道。

  “你们看的那个资料已经过时了,根据最新的消息,越南黄花梨特级品每吨已经可以卖到将近六百万的高价,这要换做已经几乎消失的海南黄花梨,得五六千万了。”柳梦寻笑着说道。

  “妈呀,这东西敢坐吗?”徐刚咽了口唾沫道:“我怎么感觉稍微碰一下就要倾家荡产了呢。”

  这就跟开五六万汽车的人看到旁边开过一辆布加迪威龙,那胆战心惊的样子,生怕擦出一点痕迹来,那可就赔不起啊。

  “没事的,坐吧,这些东西摆在这里就是让人坐的,不然干什么啊,小心点就行了。”柳梦寻笑了笑道。

  可是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之后,徐刚死活不肯坐了,笑嘻嘻地对柳梦寻说道:“你还是给我搬个凳子吧,我可不敢坐这东西了,心里头不安宁。”

  “看把你吓得,真没点胆儿。”牟莹笑道。

  “好老婆,我要是弄坏一把椅子,直接就得去上吊了,到时候你可就要守寡了啊。”徐刚叹了口气道。

  “鬼才会守寡呢,我直接找个有钱人嫁了。”牟莹笑道。

  “好啦,你们两个就别打情骂俏了。梦寻你刚不是说请了几个专家吗?他们人呢?”张天元问道。

  “他们和刚子一样,也怕弄坏了这里的家具,结果都去了后院的一个小宅里了,那里的东西虽然也价格昂贵,不过就是和这园子不太搭调。”柳梦寻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会都是沙发和现代电器吧?”

  “还真给你猜对了,那地方是我休息时看电影听歌的地方恐怕是整个园林之中最具现代化的地方了,不过沙发也是价格不菲,用的都是真皮,当然,比起这里的家具,那就差远了。”柳梦寻脸红了红道。

  “不是,我说你们这些有钱人这又是何必呢,唉,搞不懂搞不懂。那就去那地方吧。”徐刚搓了搓手道,比起这些硬木家具,显然他还是更喜欢软软的沙发。

  其实说是小宅,地方根本不小,简直就赶得上电影院里的3DIMAX放映厅了。

  刚进去,就见几个人围在一张桌子上说说笑笑,其中有白发苍苍的老者,也有正值妙龄的女郎。

  看到柳梦寻进来了,那几个人都站了起来,其中一个老者笑着说道:“小柳小姐,这几位就是你找的人吗?”

  “没错,张天元、徐刚,都是我的朋友,张天元还是鉴宝方面的专家,又是南都大学考古系的高材生。”柳梦寻点了点头道。

  “哦,张天元啊,我有印象,有印象!就是不知道你还认不认识老夫啊?”那老头笑着问道。

  张天元微微皱了皱眉,不过很快就笑了起来:“您是王教授!”

  “哈哈,没想到你小子还认得老夫啊,当初去你们学校演讲的时候,你这小娃娃提的几个问题,可是把老夫给难住了啊,没想到咱们还有见面的一天。”王教授哈哈笑道。

  “当初年少轻狂,什么都不懂,提了一些不知所谓的问题,还请王教授不要放在心上。”张天元苦笑道。

  “不不不,怎么可能不放在心上呢,说实话,要不是你,我也不可能在自己的专业方向上得到突破,一直都想找到你感谢感谢呢,但是都没你的音讯,你的同学也不知道你的联系方式。”王教授摇了摇头道。

  张天元有些尴尬,当初刚毕业的时候,因为找工作处处碰壁,最后干脆就自暴自弃了,换了手机号码,恰巧一直用的球球也被人盗了,自此就跟所有的同学都联系不上了,现在想起那段日子,真得是过得有点颓废。

  “王教授去年在世界著名的考古杂志《寻根》上面发表了一篇论文,震惊全世界啊,并且获得了倭国夏鼐考古学研究成果奖一等奖,以及有考古学诺贝尔奖之称的阿斯图里亚斯王子奖社会科学奖!这个奖项还是我国第二次获奖,第一次获奖时秦始皇兵马俑的发现,足见王教授这篇论文的珍贵性了。”柳梦寻笑着解释道。

  “说起来,我能获奖,还得感谢张天元同学的启示啊,他的那几个问题,简直让我振聋发聩。”王教授坦然道。

  “不是,奖了多少钱啊?”徐刚嘿嘿笑道。

  “刚子,你脑子里就只有钱啊!”张天元不满道。

  “奖金倒是不算多,一共也就是不到两百万RMB,如果张天元同学有困难的话,这将近可以分你一半。”王教授笑了笑道。

  不管他这话是真心还是假意,张天元肯定是不是好意思要的,当初无意间的提问,只是一时冲动而已,人家能将那些问题变成研究成功,那是人家的本事,张天元还没有无耻到会要这种钱的地步。

  “别听刚子瞎说,您能获奖,那是王教授您的本事,我算什么。”张天元急忙摆手道。

  “哈哈哈,张天元同学,怎么样,钱不要,以后可不可以去做老夫的助手啊,老夫就需要你这么一个有专业知识,又负责任,不骄不躁的助手啊。”王教授哈哈笑道,显然对张天元的表现非常满意。

  张天元苦笑道:“不瞒王教授,我和刚子在上浦开了几家店,现在生意还不错,恐怕是没有时间帮您的忙了。”

  “可惜了啊,你经商的话,实在是浪费了一身的才华,可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