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四十章 伏龙滩
  伏龙滩是上浦专门开辟出来的一片顶级别墅区,全部住户不超过二十户,据说能够住在这地方的,那最少都是资产上亿的巨富,而且在社会上那都有一定的地位。

  根据风水先生所说,这伏龙滩仿若一条神龙匍伏在此,是真正意义上地宝地,如果将住在这里,家人都会被龙气滋润,子孙后代富贵不断。

  这伏龙滩面朝大海,背靠青山,典型的山清水秀之地,一条伏龙江自别墅群中间通过,江水清澈见底,水流和缓而又深沉,是钓鱼的最佳选择。

  在伏龙滩上,还有一座历史长达千年的龙神庙,祭祀的究竟是哪位龙神,已经无法考证了,但是这龙神庙的环境却非常好,香火尤其旺盛,自古骚客文人,都喜欢来这里避世休闲,也算是乐在其中。

  因为伏龙滩面积并不算大,所以房子不可能盖得更多,二十座别墅那是刚刚好,这里甚至是不允许将机动车开进去的,只能骑自行车,或者干脆让自己家请的师傅拉着黄包车,抬着轿子来回接送,家里有车的,也都是停在伏龙滩外的停车场。

  所以一到伏龙滩,别的先不说,这里的空气那叫一个好,绝对可以让你心旷神怡。

  张天元和徐刚把车停好了之后,就进入了伏龙滩,这地方管理非常严格,进里面的人,必须有邀约,或者是工作证明,否则一概不得入内。

  两个人让保安看了身份证,又打电话核实过之后,才得以入内,感觉跟海关差不多了。

  如此严格,倒也说得过去,毕竟这里面的二十户人家,那都是巨富,他们不会偷东西,所以这地方甚至家家户户那都是可以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外面进来的人可就不一定了,不验证身份,并且登记的话,肯定是不会让进去的。

  伏龙滩的建筑风格还有一点与别处完全不同,那就是审美观。

  如今的社会,崇尚西方建筑的太多,认为西方的东西就是高贵的、高雅的,所以很多别墅也都是西方的建筑风格,几乎千篇一律了,但是这伏龙滩的别墅,每一家那都不一样,但总体来说,那就是明清时候那种建筑风格,园子非常大,里面亭台楼榭、假山湖水样样都有,不熟悉这里的人,还以为直接进了大观园了呢。

  张天元来过这里一次,所以已经没那么惊讶了,可是徐刚却还是头一回来,在他耳边叽叽喳喳个就没完没了了。

  两人进了伏龙滩之后就叫了一辆轿子坐上了,这种轿子,跟电视机里面一模一样,四个人抬的,前面两个,后面两个,当然还有八抬大轿,不过那种太贵了,就这个便差不多了。

  “嘿嘿,咱也算是做了一回官老爷啊。”徐刚嘿嘿笑道,在这轿子上晃晃悠悠的,那感觉还真不错。

  “有钱人就是懂得享受,来到这里,就像是来到了世外桃源,连人的心都好像被清洗了一遍。”张天元感慨道。

  “再洗那也洗不掉铜臭的,要我看,不管你这人多文雅,说到底,那还是一个钱字,等咱们两个有了钱,也一定买个这样的地方住下来。”徐刚咬了咬牙道。

  “英雄所见略同啊。”张天元当初第一次送柳梦寻回来的时候,就有这种想法了,现在这种想法变得更加强烈了。

  “就是这了,漂亮吧。”两人到了一座园林门前,张天元指了指那朱红色的木门,笑着说道。

  “我的个神啊,要不是知道自己醒着,我还真以为咱们两个穿越到明清去了呢,是到了哪位王爷的府邸了呢。”徐刚惊叹道。

  园林的面积非常大,从左看不到右,从右叶看不到左,门口两个石雕的貔貅,看起来威风凛凛,朱红色的大门,也是古色古香。

  “哥们,我想到了一首诗!”徐刚突然说道。

  “你还能想到诗?”

  “别小瞧我好吧,好歹也是高中生啊,你听着啊‘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打住打住,澳门赌博网站:你这不是在骂人嘛。赶紧别得瑟了,进去吧,估计你老婆和梦寻都等不及了。”张天元拍了徐刚一下,说道。

  “你说也怪哦,这么大的院子,怎么就连个看门的都没有?电视里头那门前不都站着仆役吗?”徐刚左看看,右看看,讶然问道。

  “没什么好奇怪的,伏龙滩别墅区建成二十年来,从未发生过一次失窃的事情,你觉得有那个必要吗?”张天元笑着解释道。

  “这么夸张……,不过仔细想想的话倒也合理,这里哪家会缺钱啊。”

  两人聊着天,拐来拐去的,竟然直接迷了路。

  “丢人了啊,这院子实在太大了,我们两个这是到了哪儿啊?”徐刚四下一看,除了碧波如洗的湖水之外,就是静悄悄的假山亭榭,一个人影也没有啊。

  “打电话问吧,我也没想到这地方居然这么大。”张天元拿出手机拨通了柳梦寻的电话。

  很快,柳梦寻就和牟莹一起出现在了一座长廊的尽头,朝着张天元和徐刚招手呢。

  “呵呵,你们两个可真够笨的,居然会迷路,也不知道进来之前就打电话问一下啊。”牟莹笑着说道。

  “莹子,快别笑我们了,这地方这么大,谁能想到啊,有钱人就是奢侈啊,看来我之前说的那两句诗还真没说错,这世上有许多人都住不起自己的房子呢。”徐刚这人快人快语,缺点就是往往不注意场合。

  林羽直接在他的屁股上踢了一脚,对柳梦寻道:“别听这小子瞎胡咧咧,我可是直到的,你们柳氏集团一直在做慈善,每年捐出去的钱也有好几百万了。”

  “没事儿,刚子说的也是事实,走吧,我请了几个专家,咱们商量一下去云·南密地的事情。”柳梦寻笑了笑,看不出她有丝毫的不快。

  这有钱人和有钱人也有很大差别的,有家教的,像柳梦寻这样的,那就是知书达礼,没家教的,那就像贾政经,典型的坑爹富二代了。

  跟着柳梦寻和牟莹绕过了一座人工湖,张天元和徐刚终于是看到了一片古朴的建筑,从外面来看,这些建筑完全就是仿照了明清的风格,那些雕梁画栋就是最好的例子了。

  走进大厅,也是一样的老式风格,正对着门的前面,挂着一幅颜真卿的字,根本不用张天元去验证,这东西绝对是真迹了,像柳家这样的大富大贵之家,是不可能把赝品摆在那里的,因为太丢人了。

  这是一首《劝学》。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读书时。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悔读书迟。”

  据说柳家祖上读书甚少,靠盗墓为生,却因为不懂许多文化,结果吃过不少亏,又一次险些连命都搭进去了,故而对于后辈管教甚严,特别喜欢的就是颜真卿的这一首《劝学》。

  在颜真卿的真迹之下,是一张四四方方的紫檀木桌,两旁则是两把太师椅,用料都极为讲究。

  张天元利用鉴字诀看了一下,从墙上的字到下面的桌椅板凳,那无一不是老物件啊,少说也是民国时候传下来的。

  走进门,可以看到左手边的墙壁上是一条长卷,绘制的是八仙过海图,而右手边同样是一条长卷,却是百花仙子图,这两幅长卷人物生动,风格独特,用笔恰到好处,虽说不是古物,但却也是当代大家的作品,如果论市场价的话,只怕比明清时候有些画家的真迹还要值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