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十三章 昭君
  张天元在镇宝巷里转了几圈,虽说寻到了宝贝,但却买不起,其实纵然买得起,他也不会去买的,那些东西已经被确认是压堂货,贵得要死,真正要买的人,那都是有钱人拿来收藏的,他不一样,他说白了现在就一二道贩子,当然是要低进高出了。

  本想着就此离去,准备前往上浦了。

  可谁想他这犹犹豫豫的样子,却被人误以为不知道要买什么,暗地里就有人盯上了他。

  “哐啷!”

  “咔嚓!”

  一声脆响,将张天元着实吓了一跳,他回头去看,就见身后坐着一人,地上还有一地碎裂的瓷片,分明是瓷瓶碎了之后的场景。

  “你还我瓷瓶!”那人突然抱住了张天元的腿,大声叫道。

  此人是个中年妇女,大约四十出头的样子,典型的农村大妈打扮,不过看得出来皮肤却很白皙,这一瞬间,张天元就推断出自己可能遇到麻烦了。

  碰瓷!

  而且是真正意义上的碰瓷!

  “阿姨你起来说话,我也没跑啊。”张天元定了定心神,笑着将那女人扶了起来说道。

  那女人却不听他的,哭爹喊娘地招呼着周围的人,看得出来,碰瓷者并非一人,跟着她一起的,还有四五个壮实的小伙子,这分明就是骗不过就要硬来的节奏啊。

  周围的人越围越多,这个时候,女人才很委屈地向周围那些人解释刚刚发生的事情。

  有人知道真相,不免嗤之以鼻,但也不想多管闲事,只是可叹张天元倒霉,不该来这地方。

  而有些人则不知道真相,也过来凑热闹。

  这人啊,与生俱来就同情弱者,就这么一看,便认定了是张天元不对,都指指点点的,要张天元赔人家的东西。

  张天元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场面,自然是有些紧张,不过很快还是冷静了下来,一想到自己身负六字真诀,难道还处理不好这么一件小事吗?

  “我也没说不赔啊,只是这位阿姨不肯让我说话。”张天元解释道。

  那女的此时倒是不哭了,看着张天元道:“你真要赔?”

  “对,你那东西多少钱,我赔就是了。”张天元很肯定地点了点头道。

  那女的嘴角滑过了一抹狡诈的笑意,但是转瞬即逝,连张天元都没瞧清楚。

  “这可是你说的,不是我逼你。”那女的站了起来,指着地上碎裂的瓷瓶说道:“这瓷瓶是元青花,价值好几百万呢,你赔得起吗?”

  元青花!

  张天元吃了一惊,他刚刚明明已经用鉴字诀瞧过了,那瓷瓶就是个现代的仿品而已,倒是的确仿制元青花的,可肯定不是真品啊,听这女的口气,到好像真得一样,还真是够贪心的。

  “如果是真得元青花,我当然赔不起,不过这东西只不过是现代的仿品,最多值一百多块钱而已。”张天元很是淡定地说着话,同时用自己随身带着的包将那碎瓷片收拾了起来。

  “你胡说八道,那分明就是真得。”女人大声叫道。

  “有理不在声高,我说的话可能在这儿的人也不肯信,但是不要紧,咱们把这瓷片收起来,去找个能鉴定元青花的地方鉴定一下就知道了,至于鉴定费,我来出!”张天元笑着说道。

  女人一听这话,分明是有些急了,恐怕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淡定的年轻人,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他们找碰瓷对象,一般都是找那些对古玩不太理解,又不想惹事的人,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一次找错了对象了。

  “阿姨,我可是附近陶县的人,小时候就在镇宝巷逛过,什么人没见过?你这种人我可见得多了,今天这事儿,咱要么去鉴定真伪,要么直接去报警,你自己选吧。”张天元仗着周围人多,倒是不怕这女人的同伙,再加上镇宝巷口子上就是个派出所,真要出了事儿,他打不过,跑就是了,到了派出所,他就不信这些人还敢把他怎么样。

  之前张天元用的都是普通话,这会儿突然说起了西凤土话,倒是让那女得更加知道找错人了。

  正尴尬的时候,女人的一个同伙说了:“不管是不是赝品,那东西可是俺们花了大价钱买回来的,你打碎了,就该赔偿同样的价钱,我呢,也不为难你,这里有一幅画,是绝世珍品,你只要买了它,这事儿就算了了。”

  “嘿嘿,又要强卖吗?”张天元暗暗冷笑了一声,心道:“你的招我接着就是了,尽管来吧。”

  “哦?是什么人的画呢?”张天元问道。

  “汉代毛延寿!”

  “毛延寿?”

  张天元愣了一下,他最近刚好看了不少关于古代书画大家的书,这个毛延寿倒是有过一点了解,只是没听说过这人有什么传世之作啊。

  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毛延寿是谁,但如果提起王昭君,怕是就没人不知,没人不晓了吧。

  这个毛延寿就是当年给王昭君画像的画师。

  毛延寿是公元前三十三年,汉朝人,老家就在西凤市,此人之所以小有名气,大概就是因为王昭君的事情吧,在收藏界,倒是从未听说过他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传世作品。

  而且根据历史记载,此人人品可不怎么样。

  毛延寿给宫女画像的时候,宫女们送点礼物给他,他就画得美一点。王昭君不愿意送礼物,所以毛延寿没有把王昭君的美貌如实地画出来,在她的画像上点上丧夫落泪痣。

  然而此事究竟是真是假,如今已经不能考究了。

  后来王安石在自己的《明妃曲》中提到“归来却怪丹青手,入眼平生几曾有;意态由来画不成,当时枉杀毛延寿。”

  按照他的说法,毛延寿并非故意将王昭君画得丑陋,只是王昭君实在太美,丹青妙笔都无法将其再现,所以汉元帝杀毛延寿,实在是冤枉了他了。

  脑子里飞速浮现过毛延寿的一些历史资料,可唯独是没有找到毛延寿所谓的存世珍品,他反倒是对那个男人所说的东西感兴趣了。

  “既是毛公的画,可拿出来给大家一观嘛。”张天元笑道。

  那人倒也不罗嗦,取下了背在身上的一个竹筒,然后从里面取出了一幅画。

  “昭君图!”张天元将画的名字念了出来。

  “不错,这就是毛延寿的昭君图,你们对历史只知道其一,却不知道其二,其实毛延寿和王昭君原是从小就有娃娃亲,所以毛延寿不肯让王昭君入宫为妃,所以才画了那一幅丑陋的图,怎奈何他却不知道,昭君不入宫,那便要出塞!最后还是一场空!”

  看周围的人都听得入神,这人似乎还来了兴致,继续说道:“毛延寿十里长亭送昭君,画下了这一幅真正的美人图,也是他的绝笔,因为在那之后,他就被汉元帝给杀了。这幅画的价值可想而知了!”

  听这位瞎扯淡的时候,张天元也没闲着,他将那幅画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看了一下,鉴字诀的透视和查微都用上了,不过看来看去,却找不到一点古画的痕迹。

  最后他才发现,这他妈压根就是一幅印刷品啊,连画都不算,自己刚才完全就是纯属浪费时间而已,看起来还是经验不够,要是经验够的话,连六字真诀都用不着了,一张印刷品,几十块钱罢了,还要浪费地气,真心是不划算。

  不过转念一想,他却又笑了,那碰坏的瓷瓶大概一百多块,好一点可能也好几百了,但是这幅画,却最多值几十块,他买下这幅画,就能了了这件事情,也算是不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