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十一章 玉器帝国
  因为都是年轻人,再加上几个人的性格还都挺放得开,所以即便是柳梦寻,也渐渐加入到了这个聊天的圈子中来,说了一些自己的事情。

  从柳梦寻的口中,张天元才惊讶地得知,原来柳家祖上竟然是有名的“摸金校尉”,当然,说的难听一点,那就是盗墓的了。

  民国时候,柳家祖上挖了好些宝贝,卖给了当时的军阀、财主,赚了一笔钱之后就跟着老蒋去了台·湾了,在那里建了自己的家业,如今的柳家,在台·湾已经是掌控古董市场的大家族了,柳梦寻竟然和张天元一样,学的是考古专业,甚至还有自己的考古团队,这是张天元所没有想到的。

  看柳梦寻娇滴滴的样子,应该就是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大小姐啊,没想到居然这么能干。

  “听你的口音可不想台·湾腔啊!”张天元有些奇怪地问道。

  “我大学是在内地上地,BJ大学,基本上我在内地待得时间也有七八年了,所以口音也变了。”柳梦寻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难怪了。”张天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当得知张天元上地是南都大学考古系的时候,柳梦寻异常惊讶和钦佩,她瞪大了眼睛说道:“南都大学综合排名虽然不如BJ大学,可是考古系却绝对是内地最好的,你能考上那里,太让人羡慕了。”

  两个人好像一下子找到了共同话题,竟然聊得非常起劲,把徐刚和牟莹都忘到一边去了。

  不过人家小两口也不在乎,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悄悄出去逛了。

  到了吃饭的时候,张天元的父亲张如海、徐刚小两口都回来了,大家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饺子,这才各自散去。

  张天元把柳梦寻送到了村口的公路上,然后伸出了手笑道:“柳大小姐,握个手吧。”

  柳梦寻甜甜一笑,倒是没有推辞,伸出她那白皙柔嫩的小手与张天元轻轻一握道:“以后还会再见吧?”

  “应该会的。”张天元笑了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内心产生了某种冲动,他也开始有了野心。

  的确,他现在与柳梦寻的家境相差太悬殊,但他有本事啊,掌握风水宝鉴六字真诀的他,未必就没有美人在怀的一天。

  张天元的母亲曾经劝张天元找女朋友的时候就说过:“女人是男人的动力,只有有了心爱的人,你才能有上进心!”

  这话现在想起来,还真得颇有道理,如果不是遇到了柳梦寻,如果不是对这位美女产生了一些好感,或许他不会产生一种要做人上人的冲动。

  看着汽车远去,张天元的目光却变得深邃了起来。

  ……

  徐刚送牟莹和柳梦寻到陶艺村之后,又赶去西凤市了,这两天光忙了这边的事情了,生意都耽搁了。

  走在陶艺村的林荫小道上,柳梦寻笑嘻嘻地问牟莹道:“那个徐刚对你真不错,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看对眼的啊,按理说以你的条件,是不太可能找一个大学都没上过的人的,反正你也不缺钱不是吗?”

  牟莹神秘地笑了笑道:“就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呗,我到现在都感觉这一切有些不可思议。”

  柳梦寻知道牟莹和徐刚之间肯定发生过什么故事,只是这丫头不肯说而已,她也不好追问,于是只能罢休了。

  她倒是闭嘴了,不过牟莹反倒在她的腰上轻轻捏了一下笑道:“我的柳大小姐,你是不是动了春心了啊,今天脸上一直都挂着笑。”

  “去你的,你才春心荡漾呢。”柳梦寻推了牟莹一下,笑骂道。

  “呵呵,别装了,是不是看上我们的张大才子了啊?别看他现在混的不怎么样,以前在学习里那可是绝对的学霸啊,而且人很善良,要我说,他要是再混得好一点,你找他肯定没问题。”牟莹笑眯眯地说道。

  柳梦寻低着头,没有说话,看得出来,她对张天元是有好感的,但绝对没有到喜欢的地步,或许只是单纯得欣赏而已。

  “哦,我忘了,追求你的人可是排成了长队呢,你可是BJ大学的校花啊,不管是对岸的还是内地的,追你,仰慕你的男人没有一万也有九千了吧。对对对,我前些日子看到网上好像有你的绯闻,说是内地的某位大老板追求你呢是吗?”

  “是真得,不过我没有答应他。”柳梦寻摇了摇头,叹气道:“我今年才二十二,可追我那人都快四十了,当我爹还差不多。”

  “有钱的大叔魅力可不小哦,实在不行,不是还有那么多的富二代追求你吗?”

  “烦人啊。”柳梦寻蹙起眉头叹道。

  “你呀你,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呢。现在那些女的,哪个不想嫁入豪门?哪个不想攀上富二代?你倒好,避之不及,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要不我介绍一个给你认识?”

  “算了吧,我有我们家刚子了。”牟莹甜蜜地笑了笑。

  “那你还说!”

  “呵呵呵呵……”

  ……

  张天元在家里养了两天之后就又去西凤市上班了,他现在好歹算是徐刚聘用的人,不能总是旷班,这样肯定不好。

  一天的工作结束之后,徐刚和张天元又到附近的馆子里吃饭,这**街就是有个好处,吃喝不愁。

  “刚子,有没有想过把你的生意做到上浦市去?”席间,张天元突然问道。

  “上浦?那可是国内最大的城市啊,经济也是最发达的,有人喜欢这玩意儿吗?”徐刚问道。

  “这你就不懂了吧,上浦作为开放度最大的城市,不仅是国内有钱人聚聚的地方,而且还有大量的老外,这些有钱人赚了钱干什么?就是花啊!如今什么名表、名车、名牌服装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了,很多人都开始涉足古董、收藏、珠宝等事情上,你把玉器店开到上浦去,绝对稳赚不赔。”张天元这话并非胡吹大气,他是通过朋友了解过的,不然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建议。

  “真得啊,那太好了,现在西凤市这样的玉器店有点太多了,利润太薄。”徐刚惊喜地说道。

  “想不想去?”

  “想去啊,可是资金问题?”

  “资金不是问题,我的一个朋友的父亲就在上浦,找他借点钱小事情,更何况你只是开个玉器店,又不是要干什么大事业,要不了太多钱的。”张天元答道。

  “那敢情好啊,我早就想出去闯闯了,老待在老家,一点意思都没有。”徐刚搓了搓手,显得非常兴奋。

  “我提醒你一句啊,一旦去了上浦,你可能就要跟牟莹暂时分开了,想见面只能坐高铁或者飞机往回赶,很麻烦的,你受得了吗?”张天元提醒道。

  “嘿嘿,其实有个事情我没告诉你,牟莹老家就在上浦那边啊,她家里人一直希望她回去工作,她早就向公司提出了申请了,估计过不久就可以去上浦那边了,我正愁以后怎么见面呢,没想到你就给我提出了这么个建议,这是缘分吧?”徐刚嘿嘿笑道。

  “还真是……”张天元也觉得这臭小子运气未免太好了一点,他还真忘记了,牟莹就是地地道道的上浦人啊。

  “兄弟,你就不问问柳梦寻的事情?”

  “问她干什么?”

  “装!你就给老子装吧!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喜欢她!”徐刚鄙视地看着张天元道。

  “没错,我是喜欢她,可那又如何?以我现在的身份,可是绝对高攀不上人家的,别想了,我这个人有自知之明。”张天元倒是冷静,并未隐瞒自己喜欢柳梦寻的意思。

  “兄弟,啥也不说了,以后玉器店的利润咱们一人一半,有我的,就有你的,咱们合伙把生意做大了,建造一个属于咱们的玉器古董帝国,难道还配不上她一个台·湾的大小姐吗?”徐刚端起了啤酒瓶子说道。

  “干!”张天元没有拒绝,因为以后赚大钱的时候多着呢,徐刚肯定不会吃亏。

  “对了,我还是得告诉你一声,柳梦寻离开西凤市之后也会去上浦,她们家族似乎是已经把手伸进内地了,在上浦已经有了店铺,这可是咱们以后的竞争对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