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七八章 士别三日
  吕晓和赵信显然是因为进入了张天元的厂子之后,混到了高管的位置,所以如今尽管不如张天元如此风光,可生活也是有声有色啊,两个人都有了女朋友,还都是刚毕业没多久的大学生,这让张天元不禁感慨,果然人一旦有了钱,老牛吃嫩草的几率就高了很多啊。

  “你们先上那辆路虎吧,我再去看看其他人。”张天元本打算跟两个老同学好好聊聊呢,就发现赵虎从大厅里走了出来,两手还扶着失明的李老,他就赶紧迎了上去。

  从赵虎手里接过了李书恒李老之后,张天元就吩咐赵虎先把前面几个人送去四合院住着,那里的房间都已经提前准备好了,看这样子,今天到帝都的人可不少,所以赵虎估计还得再来一趟。

  “李老!董老!你们身体不好,就不用来了嘛,这来回折腾,受得了吗?”张天元一边输入地气查看李老的身体情况,一边说道。

  对他来说,李老李书恒和董老董学塾可以说是他在古玩行里的启蒙老师,虽然未必是对他帮助最大的,但却是他起步的关键,说实在的,如果没有这两位,他张天元在上浦的古董店都弄不起来,更别说别的了。

  张天元活到二十六岁,要感谢的人很多,这些都是他的恩人,包括他的父母、徐刚的父母,还有诸多在他事业发展阶段雪中送炭的人,那些都是他必须感谢的。

  他觉得自己其实很幸运,一个人能够成功与否。除了自己要有本事之外,当然是离不开别人的帮助的。有些人遇到的是心怀叵测的人,而他则遇到了真心愿意帮他的人。

  而在这诸多的恩人之中。董学塾与李书恒,显然是比较特殊的两位。

  跟这二老在一起谈天说地的时候,张天元不用装腔作势,不用有什么压力,这两位不像有些老人那么古板,就跟老顽童似的,所以就算是说两句玩笑话,甚至损这二老两句,那就没什么。感觉不像是晚辈和前辈,倒更像是朋友,是好友。

  这人有许多种,张天元也很感谢涂寿、聂老爷子、王教授、李明光教授,不过在这些人面前,他就感觉自己像是晚辈,倒不是说不亲,也同样亲,但总是没那么自在。而在这两个老顽童身边,则完全是不一样的感觉。

  他现在都能清楚记得当初刚到上浦的时候,跟董老还有李老在慕容老板的店里聊天打趣的场景,在这样的交流过程中。这两位老顽童可是教会了他许多有关古董古玩的知识。

  不仅如此,当张天元需要钱的时候,这两位也是积极帮他想办法。而那个时候的张天元可没有现在这么风光,这两位能够借给张天元钱。那纯粹是出于友情,而非其它。

  或许也是受了这两位的影响吧。现在的张天元就挺乐善好施的,不过他乐善好施的对象,都是真正跟自己要好的朋友,而不是对任何人都那样的。

  “怎么?你小子是瞧不起我们老哥俩啊?老头子我眼下心不瞎,你都要结婚了,还不过来看看,那还算什么朋友啊,别忘了,咱们可是忘年交啊,哈哈哈。”李书恒将脸一板,不过还是没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小子,能在有生之年交到你这样的朋友,也是我们老哥俩的幸运,你的婚事,那可是一件大事,你说我们能不来吗?”董学塾也笑着说道。

  李书恒的确是眼瞎心不瞎,他虽然失明了,可是却能感觉到,自己这一辈子,交了两个最好的朋友,一个是董学塾,一个就是张天元了,虽然跟张天元年龄相差较大,可是跟这小子聊天相处,就感觉特别舒服,好像上辈子就是兄弟似的。

  董学塾也有同样的感觉,而且他很感慨啊,如今的张天元,已经从那个懵懂不知,对古玩界完全稀里糊涂地小年轻,变成了一个很有深度的真正意义上的专家了。

  他看过张天元参加的鉴宝节目,对于张天元的表现,那是绝对要竖起大拇指的,虽说如今张天元在古玩界的地位还比不上他们两个,但那只不过是因为太年轻了而已,很多人不服气,其实要论本事和能力,董学塾也是自愧不如的。

  有意思的是,如今古玩界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称呼,叫“古玩三友”。

  这古玩三友不是别人,而恰恰就是董学塾、李书恒跟张天元,能将张天元排在这两人之后,那已经是天大的赞誉了,要知道董老和李老,那在国内的古玩界,绝对是一流大师啊。

  而董学塾和李书恒心里头就清楚,他们能跟张天元排在一起,并称古玩三友,其实还是沾了光了,因为这个年轻人的本事究竟如何,他们两个是最清楚的,别人不知道,他们可是甘拜下风的。

  “嘿嘿,那就多谢二老了,不过我听说有人将咱们三个并称古玩三友,真得是太抬举我这个晚辈了,你们二位不仅在上浦大有名气,在全国那也是一流的收藏专家,我真得是沾了二老的大光了。”张天元嘿嘿笑道,他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的那些鉴宝本领,说到底还是靠了作弊器,靠了六字真诀,如果按照他本身的能力来说的话,那真得跟这二老差得远呢。

  “臭小子,过分的谦虚那可就是骄傲了啊。”李老用拐杖在张天元的腿上敲了一下,笑骂道。

  “嘿嘿,对了两位这几天就住在我那四合院吧,如果想去见见老朋友什么的,刚好有专车接送,我也放心。”张天元吐了吐舌头笑道。

  “行啊,早听说你小子那四合院漂亮得很,可是一直都没机会亲见,这一次既然来了。那可是要多住几天的,就是你可别嫌我们两老头子烦啊。”董学塾点了点头道。

  他并没有客气什么。跟张天元,他也不觉得有什么好客气的。就跟回到自己家里一样的感觉,这就是真正的感情好啊。

  “咦?涂寿这老鬼不是在帝都吗?也不来接我们?”李书恒突然想到了在帝都做玉器顾问的涂寿,便问了起来。

  “涂老最近忙得很,我上次从缅甸弄回来一大批的翡翠,他正指挥那些匠人连夜赶工呢,真得太辛苦了,我已经让他带了学徒,尽快学成,就可以让涂老好好休息了。他年纪也大了嘛。”张天元对涂老的感情,和对这二位不太一样,那是真正的尊敬和感激。

  “那老家伙居然干得动啊,唉,比我们强,你看我们,真得是越老越不中用了啊,不行了不行了。”董学塾听到涂寿竟然还在帮张天元做事,心中也是一阵感慨。这老东西,是把张天元当成亲人了吧。

  “你小子听着,以后可得好好照顾涂老鬼啊,他也不容易。儿孙都不愿意留在国内,跑去国外住了,老伴又去世了。如今虽说是衣食无忧,可是却不敢闲下来。因为太孤单了。”李书恒凑在张天元耳边压低了声音说道。

  “这一点李老您可以放心,在我眼里。涂老就是我的恩师,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说现在大部分的人已经把这话扔到一旁了,但我肯定会遵循的,就算我忙的时候,也会让家里人过去看看他的。”张天元点头道。

  “那就行了。”

  此时吕晓和赵信坐在车里头,准备等车上坐满了人再走,他们透过玻璃看着张天元跟李书恒还有董学塾谈笑风生的样子,竟然一瞬间觉得好像不认识这个人了,这还是当年自己寝室里那个沉默寡言的农村男孩吗?

  他们很清楚记得,那个时候大学开学第一天,四个人打算去聚餐,结果张天元死活不肯去,一问才知道,这个农村来的穷学生一个月就一百来块的生活费,光是吃饭都要省吃俭用呢,更不要说聚餐这种事情了。

  后来虽然被他们强拉着去了,但是吃饭的过程中,张天元都没说几句话,吃完了之后,也是自己把自己那份钱给付了,那个时候的物价,比起现在还是要稍微便宜一些的,但那一顿饭就吃了二十块钱啊,张天元那肉疼的样子,从脸上就可以看出来。

  当时还有人问过张天元,怎么没申请助学贷款呢,最起码可以吃好一点,但是张天元却很茫然,那个时候的助学贷款申请是非常黑暗的,基本都是暗箱操作,反正他们班里几个生活条件比张天元好很多的人,都拿到了助学贷款,甚至还用钱买了电脑玩游戏。

  这其实都不是问题,澳门赌博网站:最关键的是,那个时候的张天元表现出来的是毫无自信,只会一个劲儿地扑在书本里面,简直就是个十足的书呆子,最无语的是,居然还被一绿茶婊给忽悠得晕头转向,给人家花了很多钱,结果别被别人一叫给踹了。

  而现在呢,张天元不仅能说会道,而且自信充满了全身,更重要的是,这小子要娶的人,可不是普通的女人,而是亚洲最大的珠宝公司之一柳氏珠宝的千金柳梦寻啊,这在过去,这样的女人他们也就只能在梦里头想想了。

  这时间真得会改变一个人,金钱也同样能改变一个人,只不过有些时候,金钱是将人变坏了,而有些时候,则是变得更加自信了。

  车开动了,两个人已经看不到张天元的身影,坐在他们身旁的女朋友才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个张天元真得是你们的同学吗?真得是农村出身吗?真得被你们所说的绿茶婊骗过吗?”

  面对女朋友这样的提问,吕晓和赵信都只是耸了耸肩,笑了笑,这样的变化,连他们都觉得荒谬,更何况本来就不认识张天元的人呢。

  在人群之中,还有一双眼睛盯着张天元,眼睛里透着极为复杂的感情,是失落,是后悔,也有些轻松和释怀,这双眼睛虽然透亮,却明显是被生活打磨过了,多了一些沧桑感。

  “婷玉,过去打声招呼吧,不用这么拘束的。”(想知道《鉴宝秘术》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an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qdread)(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