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七五章 有朋自远方来
  “天元,还有的事情要你帮个忙,当然,如果为难的话就不用勉强了。”

  在结束了翡翠的谈话之后,柳老爷子似乎还有一些别的打算,只是好像以前接受的张天元的帮助有点多,所以他提出来这番话,觉得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就有些迟疑。

  “老爷子,有什么事儿您就尽管说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那一定尽力。”张天元不是万能的,这番话的意思也有做不到就没办法的意思。

  “是这样的,以前我身体不好,错过了很多次与华夏领导人见面的机会。你看这一次能不能帮个忙,让我跟聂老将军见见面,如果有可能的话,再安排跟第一首长见一次面吧。”

  柳老爷子虽然在宝岛算得上是富甲一方,可是作为一个心系祖国的商人来说,他还是很希望能够回大陆发展的,尤其是现在大陆的市场可比宝岛那边大得多,见见这些领导人,旁敲侧击一下以后的政策,绝对没有坏处。

  见聂老爷子,一方面是因为聂老爷子是张天元的干爷爷,自己的孙女要嫁给张天元了,那自然是要见一面的,另外,聂老爷子现在可是第一首长的左右手,甚至可以说是靠山,见了聂老爷子,见第一首长也就比较容易了,今后十年,大陆政策的延续性应该是不会有【~,w★ww.太大的变化了,所以见见这两位,对以后柳氏珠宝的发展将会十分有利。

  当然了,柳三生也是有私心的,他一直都有个愿望。想要跟华夏的当政者握握手,这从他搬去了宝岛之后。就一直存在这个想法,如今的时机。应该是最成熟的,或许真得可以实现呢。

  张天元听到柳老爷子这要求之后,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摸着下巴盘算了一番,这才说道:“见聂老爷子,应该问题不大,这个我只要给老爷子打个电话就行了,他老人家肯定愿意的,只是第一首长那边比较难。毕竟现在第一首长搞反腐、搞经济,那可是忙得很,真要见,那也得等见了我干爷爷之后,再由他去给第一首长说,我的面子还没那么大的……”

  “哈哈哈,说的也是,说的也是,那就先见见聂老将军吧。至于见第一首长的事儿,就由我提出来吧,不能让你再为难了,其实能见到聂老将军。对我来说,那也绝对算是三生有幸了……”

  或许是传统思想作祟,华夏人的观念里。商人永远都不能高过搞政治的,这跟西方社会似乎有比较大的区别。商人都以能认识政要而感到自豪。

  “那就这样吧,我这老头子也耽搁了你们小两口太多的时间吧。哈哈哈。”柳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笑了笑,而后轻轻挥了挥手道:“去忙吧,你跟梦梦也有一段时间没见了,是该联络联络感情了,不然我这老头子的胡子都要被那丫头给揪没了……”

  张天元嘿嘿一笑,倒也不觉得有什么害羞的,又不是处男了,现在谈论起这种事情,他也能比较轻松地接受了。

  “老爷子,伯父,你们随意,我去看看梦梦。”张天元心里头想,都马上快吃饭了,只怕是想跟柳梦寻玩床上游戏也来不及了,唉,只能忍一忍了,好在在结婚这段时间,柳梦寻应该都不会离开帝都,亲热的机会还多着呢,不然他也真就要悔死了。

  柳梦寻在厨房里帮着张天元的母亲和张天元的未来丈母娘给一些菜调味,见到张天元过来了,就拿起一片香肠笑眯眯地塞进了张天元的嘴里。

  “味道怎么样?”

  “味道好是好,不过再香也没有我老婆的身上香啊。”张天元见厨房里的其余人没注意,就趁机在柳梦寻的屁股上捏了一把。

  “坏蛋!”柳梦寻瞪了张天元一眼,还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到张天元的手机响了起来。

  “唉,我看啊,这几天你是闲不下来了……”

  “不管他,咱们去房间里亲热吧。”张天元这个时候真得是没心思跟谁通电话,柳梦寻这迷人的小妖精,已经让他有点乐不思蜀了,他现在是稍微有点明白那些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人到底是个什么心态了,他现在就有这样的想法。

  生意什么的都统统见鬼去吧,与柳梦寻终日饮酒作乐,岂不美哉?

  “不行,赶紧接电话,我可不希望自己的男人不务正业,那样的话,我可就真成了别人口中的妲己、褒姒了!”柳梦寻摇了摇头,推开了张天元的手,很认真地说道。

  “唉,好吧好吧,我看看到底是谁这么不长眼,居然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张天元叹了口气,因为刚刚已经摁了拒听键,所以电话挂了,张天元就找到了那个号码,一看居然是杨耀山打过来的。

  刚刚还在想杨耀山这么长时间了怎么没给他打电话说说那矿山的事儿呢,没想到这会儿电话就过来了,他赶紧摁了拨打按钮,把电话直接打了过去。

  “杨大哥,对不住啊,刚刚我妹妹家的孩子把电话给摁了,你这个时候打电话有什么事儿吗?”

  张天元现在说谎也是完全不脸红了,这大概是做生意做久了之后的后遗症吧。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以前说个慌还脸红呢,现在呢,完全当成稀松平常了。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跟弟妹做那种事儿,不愿意接哥哥我的电话呢,是这样的,我已经到首都机场了,可是不认得路啊,你能不能派个人过来接我一下?”

  “呵呵,杨大哥你可真会开玩笑。”张天元不由吐了吐舌头,这杨耀山猜得也太准了吧。

  柳梦寻在张天元腰上掐了一下,狠狠瞪了张天元一眼,扭头就去厨房帮忙去了。这是个冰雪聪明的女孩子啊,知道张天元的有些谈话她也不好去打听的。

  相爱的两个人。一旦完全没有了秘密,那感情也就会迅速淡下去了。无数的书上都在告诉人们一件事,就算是关系非常亲密的男女,也一定要保留一份神秘感,这样的话,才能够维系彼此的感情。

  张天元还真没想到杨耀山居然会来得这么快,而且来之前居然也没通知他一声,搞得他是措手不及啊,也不知道矿山那边的事情怎么样了,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那边的情况。

  不过这两天正如柳梦寻所说的那样。白天肯定是闲不住了,在结婚之前他这个主人都必须得去接人,不管是去机场还是高铁站或者汽车站,他都得出面的,别人来参加他的结婚典礼,那是给他面子,他可不能太得瑟了。

  唉,只希望晚上不要太忙了吧,不然都没法跟梦梦亲亲了。

  “喂。你小子怎么又不说话了啊,难道是不欢迎哥哥我?”杨耀山半天也没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回话,就忍不住问道。

  “啊,我听着呢。杨大哥,你别着急,在机场稍等一下。我马上就过去,最慢三十分钟就到。你找个地方先吃一顿饭吧。”

  “杨老板,让我跟张哥说句话吧。”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阴柔的声音,一听就知道是镁铝的声音。

  “怎么,镁铝和胡大哥也来了吗?太好了!”张天元喜道。

  “老胡来不了了,只有镁铝过来了,具体的情况等咱们见面了再说吧,我先去吃点东西,还真有点饿了,你不用太着急了,我们吃东西会花点时间,你一个小时之后赶到都行。”杨耀山并没有让镁铝接电话,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给挂了。

  张天元将手机放进口袋里之后,对厨房里的柳梦寻打了声招呼之后就要离开。

  “等一等,你看你衣服都没整理好,回房间去吧,我帮你收拾收拾,去机场接客人,可不能失礼啊。”柳梦寻跟着张天元一起回到了房间。

  “也是啊,这一次不仅杨大哥要来,董老、李老、慕容大哥、萧大哥都要来,还有在上浦猴儿酒厂里工作的吕晓和赵信,肯定都会来的,也确实不能失礼了,你帮我看看穿什么衣服合适。”张天元到了房间之后,就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只穿着裤头站在那里,这样更好搭配衣服。

  本来换了衣服之后,张天元去接人就完了,可是连张天元都没想到自己的饥.渴程度啊,无意间被柳梦寻碰了一下二兄弟,张天元顿时就迷失了,一把抱起了柳梦寻,然后冲进卧室里面,三下五除二就扒光了柳梦寻身上的衣服。

  床上玉体横陈,更是给了张天元最大的刺激,他直接就扑了上去。

  “不好吧,杨大哥他们等着呢。”

  “管不了那么多了,快点结束就行了。”张天元一边说着话,一边就吻住了柳梦寻的嘴巴。

  很快,昏暗的灯光之下,已经响起了荡漾的呻.吟之声,春色满屋,简直关也关不住,张天元在那几乎完美的玉体之上,一遍又一遍地冲刺着。

  要不是心里头想着杨耀山那几个人还在机场等着,估计张天元能持续到晚上,他的战斗力之强,他自己是很清楚地,这一次也是强压着欲.火,但也持续了足足四十多分钟之后才停了下来。

  他倒是没事儿,可是柳梦寻已经瘫软在了床上,连衣服都不愿意去碰了。

  “乖乖休息,等我回来,咱们晚上继续。”张天元轻轻在柳梦寻的额头上吻了一下,这个过程之中,他也悄悄将地气输入到了柳梦寻的身体里面,可以让柳梦寻尽早得恢复过来。

  到了浴室随便冲洗了一下之后,澳门赌博网站:已经是一个小时之后了,张天元赶紧换了衣服,然后开着车就直奔机场而去了,在他的身后,跟着赵虎,赵虎开着他的那辆路虎。

  因为可能人会比较多,只一辆车肯定是坐不下的,所以临走之前,张天元就招呼了赵虎一声。

  “这边这边,我说你小子到底在干什么啊,说了半个小时就到的,你看看这都多长时间了,一个半小时了,不行,今天晚上必须得请客!”

  张天元刚刚把车停好,就看到杨耀山蹲在机场大厅外面的水泥台上无聊得跟镁铝聊着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