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七三章 柳三生的鬼故事
  “好运气啊,唉,想想我当初,唉!”柳老爷子说了一句话,可是却叹了两口气,显然有着一段不太愉快的往事。

  “怎么?老爷子以前也遇到过这宋哥窑青釉葵瓣口盘?”张天元好奇地问道。

  这人的好奇心,有时候实在是有点按耐不住。

  “不是这一件,但也是一件哥窑瓷器,那还是年轻的时候干的事儿,当时我有个同伴,是个胖子,不过身手倒是蛮敏捷的,那是一个漆黑的夜晚,因为灯光不好,我去野地里方便,就让他帮忙照着手电筒,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一阵风吹过,我竟然稀里糊涂就昏了过去。”

  “老爷子,您不是要讲鬼故事吧?”张天元虽然胆子不小,可是对鬼故事还是没有什么抵抗能力的。

  “不是鬼故事,是真事儿,我们两个当时是去陕州那边盗墓的,晚上错过了宿头,所以只能在野地里找个山洞休息了,就有了那件事儿。”

  “天元你别打岔,我想听爷爷说。”柳梦寻倒是胆大,就算是鬼故事,她好像也一点都不害怕。

  有时候张天元就奇了怪了,这女人明明平日里表现得挺胆小的,可是却又很多人就喜欢看恐怖片,实在不能理解,估计柳梦寻也是这样。

  “等我醒来的时候,人已经到了一个华丽的宫殿之中,胖子也跟我在一起,那里有很多人,男的女的都有,还摆了干果碟子给我们吃。甚至有非常正宗的葡萄酒,用的是夜光杯。拿的是银勺子,那叫一个华丽。”

  “咳咳。这是做梦吧。”张天元暗暗低语。

  柳梦寻用胳膊撞了张天元一下,让张天元别吭声。

  张天元嘻嘻一笑,也就没再说话,只要柳老爷子高兴,那就让他讲吧,反正自己也不会少点什么。

  “我和胖子当时是又吃又喝,后来临走的时候,那些人还送给了我们一个很大的罐子,我当时是稍微有点鉴宝的能力的。一看就知道那是哥窑的瓷器,心里头窃喜,心想如果这是真的,那可就赚翻了,也就没有多待,便跟胖子一起离开了山洞。”

  “后来呢?”柳梦寻忍不住问道。

  “后来……唉,后来我们带着那瓷器准备离开秦岭,但是却为了这东西属于谁而争执了起来,毕竟那件东西实在太值钱了。我也是一时贪心啊,就想据为己有,毕竟当时那东西就是那洞里的人给我的,可没给胖子。”

  “爷爷。这个事情你做得可不对啊,你们一起去的,弄到了东西。最起码也应该分给胖子爷爷一份儿啊。”柳梦寻忍不住说道。

  “人一旦有了贪念,哪里还能想到那些啊。我们两个在山上争执的时候,胖子失足就摔到了山下。摔死了,而我也滚落到了山涧之下,手里头的瓷器也打碎了,不过好歹是没丧命,唉,每每想到这个事情,总是心中愧疚而又伤心。”柳老爷子现在是不怕揭丑了,更何况在场的都是自家人,说出来也无所谓了。

  “老爷子,当时你是被人救了?”张天元问道。

  “对啊,我醒来的时候,就倒在山涧里,然后身边还有许多陶瓷的碎片,胖子则连尸体都捞不回来了,从上面往下看,全是云雾遮拦。”柳老爷子点头道。

  “那些救你的人,没说什么吗?”张天元又问道。

  “他们说我误食了山中的毒草,陷入了幻觉之中,还说根本就没有看到胖子这个人,鬼才信呢,我那个时候记得可是很清楚的,胖子是我在陕州找的向导,后来两个人就成了朋友。”

  “哦……,行了老爷子,不说这个了,马上就要吃饭了,咱们还是上去吧,这下面怪阴森的。”张天元听了柳老爷子的故事之后,总感觉有点什么不对劲,但却想不出来,这地下的博物馆灯光有点昏暗,确实让人有一种阴森森的感觉,所以他就提出了要上去的要求。

  “正好啊天元,老头子我找你还有些别的事情要说呢……”

  众人离开了博物馆,到了中院的客厅里,柳梦寻忙着给泡了茶,然后就去厨房了,客厅里就只剩下了柳三生和柳生平父子,以及张天元三个人。

  关于刚刚发生在后院的事儿,柳生平只字未提,说出来大家肯定都会尴尬地,所以还不如不说。

  “老爷子,您刚说有事情要对我说,到底什么事情啊,不会是刚刚那个故事的后续吧?对了伯父,怎么不见伯母人呢?这都快到饭点了,她去哪儿了啊?”

  张天元先是扶着柳老爷子坐稳了,这一回柳老爷子倒是没有拒绝,大概是因为刚刚伤心的缘故,身体有点虚弱吧,然后就问了两句话。

  “刚刚的故事?刚刚的故事已经讲完了啊,你不会也怀疑我在说谎吧,我只是看到了那件哥窑瓷器,所以才想到了那件事情而已,不信也就算了。你翁伯母跟你母亲应该是去厨房帮忙了,毕竟我这人比较难伺候,有些东西是吃不惯的,哈哈……”

  “您看您老这话说的,我怎么会不相信您呢,当然相信了,不过老爷子,说真的,您找我不是为了讲故事,那是为了什么啊?”

  “你这忘性还是蛮大的啊,上一次的缅甸公盘你没忘记吧?本来这个事儿你去宝岛的时候就应该聊的,可是当时你跟梦梦亲热,都没跟我这老头聊上几句,今天咱们就好好聊聊这料子的事儿吧。”

  一听这话,张天元顿时就愣住了,问道:“那些料子有什么好说的啊,虽然我不敢保证那料子百分百赌涨,可是绝对有六七成可以赌涨,总数上肯定是赚的吧。老爷子您该不会是要跟我算账吧?”

  张天元现在不敢装外行了,因为现在越装。别人反而越是怀疑,你说你考运气赌涨那么多料子。一次两次三次都有可能,但是时间长了,次数多了,肯定就没人信了。

  所以他现在干脆就以赌石专家的身份来说话了,如此一来,他能够选中那么多赌涨的料子,也就容易解释了,因为他的确有那本事呗。

  至于说究竟怎么选毛料的,他相信柳老爷子和柳生平都懂这个规矩。不会问他的,毕竟这可是每一个赌石师傅的吃饭工具啊,说出来了,那就不灵光了。

  “哈哈哈,你小子还是太谦虚了啊,什么六七成赌涨,其中**成都是赌涨,而且还都是大涨,虽然有十来块赌垮了。但都是便宜货,真正高价买回来的毛料,都是大涨,总体算下来。这一次光是翡翠的利润,已经非常高了,更不要说做成珠宝之后。那利润还会进一步提升的。”柳老爷子哈哈大笑道。

  这个张天元自然知道,他说六七成。还是故意那么说的,虽然是专家。也不能说得太准了啊。

  “对,老爷子说的没错,光是这一次从公盘上购买回来的料子,足够我们柳氏珠宝使用个两三年不成问题了,这还是因为我们柳氏珠宝的店面比较多,如果只有三四家店面的话,那用十多年都不成问题的。”柳生平赶紧补充道:“最近也不知道是吹什么风了,翡翠珠宝的销量特别好,而且价格也好得出奇。”

  柳生平没等柳三生老爷子把话说完,就强行插话了,他现在是在是太激动了,有点不能自已,一说起这一次的缅甸翡翠公盘的收获,他对张天元那绝对是感恩戴德啊,对柳氏珠宝的未来,则是充满了希望。

  在张天元去野人山冒险的时候,柳生平就已经带着所有的毛料返回了宝岛,然后就立即动手解石了,柳氏珠宝有自己的解石师傅,可是因为毛料比较多的缘故,竟然还忙不过来,所以就又去从胡家和吴家借来了解石师傅,高价临时聘用,让他们帮忙解石。

  这些人也就大年夜和大年初一早上休息了一下,澳门赌博网站:其余时间一直都在忙碌,也就是前几天,才把那些毛料完全解完,每一块毛料解开之后,迎来的都是一片欢声笑语,因为实在是多年罕见的事儿啊,以前解石,十块里面能有一块赌涨,那已经谢天谢地了,而如今,十块里面就有**块赌涨,有时候十块全部都能赌涨,这哪里是赌石,根本就是挖到宝了。

  听了这个事儿的柳氏珠宝董事会,每一个老头都笑得是合不拢嘴,简直比过年还要兴奋。

  等所有毛料全部解开之后,那效果就更惊人了。

  解出来的料子,除了百分之五十的中低档料子之外,竟然有一半都是中高档的料子,包括了罕见的玻璃种帝王绿、冰种飘绿、冰种红翡、冰种紫眼睛等等,看得人是眼花缭乱。

  简直就好像是有人计算好了的,高中低档料子都有,可以完全填补柳氏珠宝目前在翡翠方面的空缺。

  经过柳氏珠宝内部多位专业人士评估,这些翡翠如果说不经过任何加工出售的话,那最少也价值十亿美金,而如果说做成珠宝的话,那么可以提升到将近二十亿美金啊,如果不计算劳务费、税费等成本,只计算这一次在缅甸花的钱的话,这一次柳氏珠宝也绝对是赚翻了,投资回报竟然达到了四十倍到六十倍左右,这绝对是无比惊人的。

  柳氏珠宝虽然已经是规模非常庞大的珠宝公司了,但是其市值也不过就是一百亿美金左右啊,好家伙,这一次就赚了整个公司市值的五分之一,这什么概念?

  如此一来,将来柳氏珠宝转手给张天元,也会变得容易很多了,反正董事会那些人,为的就是能赚钱,只要能赚钱,不管交给谁来管理,他们都不在乎地。

  而这一次,他们是知道的,柳氏珠宝能够赚这么多,完全就是多亏了柳生平未来的女婿张天元。

  珠宝行业的市值跟金融或者网络不太一样,它虽然也是暴利,但是要实际很多,因为是有实物价值的,不想金融和网络,那简直就是空里来空里去,能够一次性赚二十亿美金,这绝对是十分惊人的大事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