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七二章 睹物伤情
  为什么来这么多人?

  要知道这毕竟不是订婚,而是结婚啊,肯定是特别重视的。

  将柳老爷子等人送到四合院之后,众人又寒暄了一阵,然后张天元便跟柳梦寻去了后院。

  至于去干什么,都是成年人了,屋子里的人大概都清楚,所以也就没有去打扰他们,柳老爷子去了张天元的私人博物馆参观,那里虽说东西不多,可是都是价值连城的至宝,他老人家感兴趣也很正常,当然作陪的还有柳生平和张如海。

  张如海不懂什么古董,但是他作为张天元的父亲,担负起着引路的责任,那是必须的,否则让柳生平和柳三生去,他们还不敢去呢,万一什么东西丢了,那就说不清楚了。

  “亲爱的,你看我这么长时间都没沾荤腥了,咱们要不做个游戏?”

  后院里,张天元一进屋子就先搂住柳梦寻疯狂地激吻了一番,足足三分钟时间啊,然后才松开了嘴,一手搂着柳梦寻的曼妙腰肢,一手摁在墙上,玩起了壁咚,眼睛盯着柳梦寻的脸蛋,这一刻的张天元,不是什么收藏家,也不是什么老板,而是一个男人,一个纯粹的男人。

  说话的张天元,张天元的手也很不老实地在柳梦寻的衣服里面游动了起来,因为房间里有暖气,所以柳梦寻进来之后就将大衣给脱掉了,里面穿着保暖内衣,不过这难不倒张天元那只大手,反正又不是第一次了,摸起来也是非常顺手。

  光滑柔软而富有弹性。这种感觉,张天元承认自己有些痴迷于这种感觉。在柳梦寻的身上,他得到了所有的满足。

  柳梦寻刚刚被张天元强吻。也是积极的配合,因为她跟张天元一样,那也是久旱逢甘霖啊,想要被自己男人的嘴唇滋润一下,有什么错吗?

  当然么有!

  这一刻,张天元的手就像是拥有魔力一样,让柳梦寻感到浑身发烫,嘴里也不由得呻.吟起来。

  正所谓小别胜新婚。

  当一对男女真正相爱,已经完全属于对方的时候。那么只是简简单单关心的话语,甚至是情话都没有多大意义了,他们需要最原始,最强烈的刺激感,来表达出自己对对方的爱,或者说,让对方感觉到,自己属于对方,对方也属于自己。

  电视剧和电影里那些谈情说爱的场景。只限于恋爱阶段的男女,而且是比较保守的男女,真正到达一定程度,去床上做游戏。两个人完全结合在一起,然后把身体里的欲.望全部都爆发出来,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男女关系啊。

  纯洁的男女关系?

  那是骗小孩子的。父母绝对不会告诉你他们是怎么生下你的。

  “我投向,我投向了。等我洗个澡吧……”

  虽然冬天的天气比较冷,一般不会轻易出汗。但作为一个爱干净的女孩子,柳梦寻还是想洗过澡之后再做那种事儿。

  可是张天元却等不及了,他一把就将柳梦寻抱了起来,然后用脚打开了房门,将柳梦寻放到了床上,就开始肆意地在柳梦寻的身上抚摸着,这是属于自己的女人,是要跟自己结婚的女人。

  柳梦寻被摸得也是露出了迷离的眼神,然后一把搂住了张天元的脖子,开始配合着张天元,身上的衣服也一件件被张天元退去了。

  两个人再度激吻到了一起,张天元件屋外的阳光太刺眼,顺便伸手将窗帘给拉上了,这样一来,在稍微昏暗的环境之下,会让人更加安心一些。

  一旦进入了状态,身上的衣服真得就太多余了,尤其还是冬天,这穿得一般都是要比夏天多很多的。

  要是夏天的话,那不用脱衣服,隔着衣服都能够感觉到对方光滑的肌肤了,可是冬天就不行,那么厚的衣服,除非手伸进去,否则你就是干着急没办法。

  屋子里的喘息声是越来越重,两个人一边激吻着,还一边去撕扯对方的衣服,可是撕扯了半天,结果一件也没脱下来,这有钱了也未必见得就是什么好事儿,衣服也忒特么结实了,一只手根本就撕不破。

  张天元不行,柳梦寻那就更不行了。

  “我靠,我还是第一次觉得,澳门赌博网站:这些把衣服做得这么结实的人实在是太不友好了,干嘛啊,衣服总归要换的嘛,整这么结实好烦啊……”

  本来热火朝天的感觉,却因为张天元一句话把柳梦寻给逗笑了,滚烫的温度都瞬间降了下去。

  “呵呵,慢慢来嘛,又没有人追你。”柳梦寻忍不住笑道。

  “娘的,我找剪刀去,非得把这衣服给剪开不可。”张天元从床上爬了起来,却别柳梦寻一把抓住了。

  “干什么啊,你要是把我衣服剪坏了,我待会儿出去还怎么见人啊,来的时候也没带什么衣服,还准备让你给我买呢。”柳梦寻苦笑道。

  “啊啊啊啊,疯了疯了!我讨厌冬天,我最讨厌冬天了,什么鬼啊,这要是下天的话,衣服都不用脱了,小裙子掀起来就能进行人类最原始,但却最伟大的事情了,靠!”

  “哼,看你这么急色,是不是跟别的女孩子在一起的时候也这样子啊?”柳梦寻秀眉微蹙道。

  “天地良心啊,我自从跟你订婚之后,真就没碰过别的女人了啊。”张天元伸出手对天发誓道。

  “行了,不用你发誓,我相信你。”柳梦寻笑了笑道:“这衣服要脱下来是有诀窍的,我自己来吧,你不许看。”

  “不看?不看那多没意思啊。”张天元笑道。

  柳梦寻瞪了张天元一眼,不过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伸手去脱自己的衣服。

  “咳咳。天元啊,出来一下。”

  就在柳梦寻那白皙的肚子露出来的时候。外面突然想起了两声干咳,然后一个声音喊道。

  “靠靠靠!这他妈谁啊。这么不长眼,不是说了不打搅我们的吗,怎么又来了?”张天元嘴里头嘀咕着,简直要疯了,这还没进入正题呢,算怎么回事儿啊。

  “好像是我爸。”柳梦寻赶紧将衣服重新穿好了,说道。

  张天元仔细听,那声音果然还真是柳生平的,得。要娶别人的女儿,这未来的岳父大人可不能得罪啊,就算是憋了一肚子的火,那也得忍着了。

  “什么事儿啊伯父?”张天元赶紧将自己的衣服穿好,走到门口打开门问了一句。

  柳生平此时站在距离房子五六米外的地方,大概也知道里面在做什么事情,所以有点不好意思。

  “咳咳,抱歉了啊天元,打扰了你办正事儿了。不过我是真有点急事儿,刚刚在你的私人博物馆参观的时候,老爷子突然就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是你过去看看吧,问他他也不说,估计是跟你的那些收藏有关系。”说实在的。不是遇到了特殊的事儿,柳生平真不愿意来打搅张天元和柳梦寻。他也很尴尬啊。

  张天元一听柳老爷子遇到了麻烦,哪里还有心情去做巫山**的事情啊。浑身滚烫的欲.火瞬间就扑灭了,他对柳生平说了一声:“伯父,您先过去,我马上就到。”

  “快点啊。”柳生平转身就离开了,他还是比较担心柳老爷子的情况,应该不是身体问题,但这心病有时候比身体上的毛病还要更加难以处理。

  “怎么了天元,爷爷他出事儿了吗?”柳梦寻也听到了刚刚的对话,她之前还羞涩难耐,不过听说自己的爷爷出事儿了,就立即紧张了起来,张天元进房间的时候,她都已经把大衣穿好了,这明显是要跟张天元一块儿出去的。

  “没事儿,说是哭了,应该问题不大,估计是睹物伤情吧。”张天元摇了摇头道:“你就不去了吧,头发都乱了。”

  “哼,都怪你,都怪你,我不管,没形象就算了,反正丢人也不是我一个,你陪着我一起丢人……”

  “好吧,那就一起去吧。”张天元知道柳梦寻和柳老爷子的关系,从小到大,最亲的就是柳老爷子了,不让她跟着过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于是赶紧帮着柳梦寻收拾了一下头发,然后两个人就出门了。

  至于说被柳生平猜到了屋内发生的事情,那倒是无所谓,反正这样的事儿又不是第一次了,或许第一次两个人还会感到尴尬,没脸见人,但是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只要是正常的男女,都会做这样的事情嘛,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等张天元和柳梦寻赶到私人博物馆的时候,柳老爷子已经停止了哭泣,不过眼角的泪痕还能看得出来,而柳老爷子此时依旧失神地盯着那件已经被张天元修复好的宋哥窑青釉葵瓣口盘看着,眼睛里,明显是藏了许多故事

  “老爷子您这是怎么了?”张天元疑惑地看着柳老爷子问道。

  “睹物伤情啊。”柳老爷子叹了口气道。

  张天元心里头咯噔一下,这柳老爷子该不会是想要自己那宋哥窑青釉葵瓣口盘吧,这东西可是自己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

  唉,罢了罢了,为了未来的幸福,咬咬牙算了。

  虽然心里头很是不情愿,但张天元还是下定了决心说道:“老爷子,这东西您要是喜欢,就送给您了,只是这物件珍贵得很,一定要好生保存,不然的话,那就太可惜了。”

  “真得吗?”柳老爷子猛地回头看了张天元一眼问道。

  “真的。”既然下定了决心,张天元也就决定忍痛割爱了,这东西虽然贵,可是却绝对比不上他对柳梦寻的爱,送也便送了。

  “哈哈哈,看起来你是真得喜欢梦梦啊,不然的话,这价值四五亿的好东西,随便就能送给我这个老头子?”柳老爷子哈哈大笑了一会儿,然后摆了摆手道:“放心吧,老头子我不是那种无耻之人,借着你们的关系要你的东西,其实今天能看到这东西,已经是很高兴了,这个东西你是从哪儿弄来的?”

  “偶然从潘家园的一个古玩店里弄来的,那老板觉得这个是赝品,我觉得是真的,于是就收购了。”张天元这话倒也没错,虽然与事实出入比较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