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鉴宝秘术 > 第八六三章 泪别
  元博大师深深吸了口气,而后在已经铺好的宣纸上奋力提笔,写下了两个字。

  “神罗!”

  灵秀隽永,颇具神彩。

  虽然用的都是同样的元体,然而前一个字给人的感觉却是透着阳刚,后一个字则更加柔和。

  阴阳相济,能将书法发挥到如此水平,倒也是相当厉害了,这跟元博大师的做人一样,严厉与慈祥仿佛随时都伴着这个老人。

  “唉,不行不行,这手有点生了,重来!”张天元看那字已经是十分之好了,他反正是特别满意,可是却不料元博大师自己提笔看了一会儿之后,毅然将那写好的东西揉成了团,扔进了一旁的垃圾桶里面。

  “老师,已经写得很好了啊。”张天元的确是觉得很好了,再者又不想让这位老人太操劳了,所以就看了看那已经揉成团的纸说道:“那个我带回去就可以了啊。”

  “不行不行,给恩人写字,那断然是要我满意,不求完美,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但最起码也要达到我以前的水平。”元博大师也是个执拗之人,摇了摇头之后,就让张倩再铺上一张宣纸,然后再度提笔悬臂。

  张天元看到那纸篓里的纸张,不由就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则故事,说是有一个非常有名的书法家,对自己的作品要求非常严格,每一次东西出来之后,都要十多次才能满意。

  他扔进纸篓里的那些纸团,却被打扫卫生的阿姨给收了起来,然后拿出去叫卖。就那样的垃圾,一幅居然能卖到上万。虽然后来那阿姨因为触犯法律被抓了,可是这个故事也是发人深省啊。

  名人就是名人。就算是扔掉的垃圾,那也是价值很高的。

  “大张老师,这些东西要怎么处理呢?”张天元看到那些纸篓里的废纸问道。

  “哦,这些都会用碎纸机打碎了然后才扔的,以前就有人用老师的作品牟利,这让老师很生气,因为他不愿意看到自己有缺陷的作品在市面上流通,后来我们就想了这个办法,只要用碎纸机打碎了。那就不怕了。”张儒生解释道。

  “原来如此啊,我明白了。”张天元虽然喜欢元博大师的字不假,但还没有到痴狂的程度,像这种被废掉的东西,他绝对不会去要的,自己的神罗集团,招牌一定要是最好的,而不是从垃圾里面挑出来的。

  连续写了十多张,元博大师才最终放下了笔。深深吸了口气,看他脸上的笑容,就知道他已经非常满意了。

  其实在张天元看来,现在的这幅字。比起之前写的,差距并不是很大,只是在写的时候处理得更加圆润。更加舒服,但也就是那么一点点而已。平常人根本就看不出来,可就是这样。元博大师还是执意写到现在才愿意放下毛笔。

  他就是执着,就是这种脾气,什么东西,不做好了,那绝对是不会轻易交付于人的,哪里像现在很多豆腐渣工程,那可是给人住的地方啊,居然就随随便便交工了,结果就是导致了大量人口的死亡和悲剧,这样的事情,在元博大师这里,是绝对不会被允许的。

  这份认真和执着,也让张天元对元博大师更为尊重了,这才是一个做事情的人应该有的精神啊。

  张天元将字儿放到了一旁,等待墨迹干掉,这个时候,元博大师却笑着问了一句:“对了,我听说聂将军的干孙子,也就是你已经订婚了,而且年后就要结婚是吧,也不知道老朽能否等到那一天,这样吧,老朽也没什么东西好送给你们的,就写上一幅字吧,算是给你们的结婚礼物,不会觉得寒酸吧?”

  或许是感觉到了自己命不久矣,元博大师打算将自己想做而没做的事情,或者是来不及做的事情都做了,聂老爷子和叶老爷子年前就来这里看望过他,还说起了张天元的事情,所以元博大师是知道的,现在想起来,就打算顺便把礼物送了。

  “怎么会觉得寒酸呢,如果老师您能送我们这份厚礼,我们永世都会难忘的……”

  “哈哈哈,那便好,那便好啊,那小女娃的名字我还记得,是叫柳梦寻吧,她爷爷过去还来我这儿逛过,不过第一次来的时候被我给轰出去了,因为这小子竟然想要用钱来买我的字儿,不过后来还不错,这人到底是个实诚人,算得上一个可以结交之辈。”元博大师哈哈笑了一声,此时张倩也已经将宣纸重新铺好了。

  于是,元博大师再度提笔,写下了“金鸡昂首祝婚好,喜鹊登梅报佳音。举案齐眉多恩爱,琴瑟和鸣永同心。 ”的诗句,因为字儿太多的缘故,张天元并没有让元博大师重新再写,人都说礼轻情意重,其实老人这份礼已经够重了。

  当然,字儿后面也有题注:二零xx年帝都师大小红楼与天元小友结交,恨不能早日相识,得知小友即将新婚,今祝小友张天元与柳梦寻贤伉俪一朝喜结千年爱,百岁不移半寸心!

  “老师,您快点歇歇吧,不要再写了……”

  见元博大师似乎还是对写下的东西有所不满,准备提笔重写,张天元急忙一把将笔夺了过去。

  此时元博大师原本已经不再颤抖的手臂再度颤抖了起来,额头上都是汗水,他心中真得是有些感动,不能再让老人继续操劳下去了,绝对不能!

  虽然与元博大师只是一面之缘,然而能够被大师称为小友,且表示恨不能早日相识,则是对他多大的认可啊,他真得没有想到,自己这二十六岁的小年轻,居然可以和这位誉满全国,年过百岁的老人成为朋友。

  有些高官的字儿的确也写得不错。工工整整的,有几分书法的意思。然而也仅仅如此而已,如果不是他们的身份。他们写的那些东西,真得还不如张倩写得好,更没法跟张天元、张儒生比了,就别说元博大师了。

  可就是那些人,居然敢要几十万、几百万,甚至上千万的润笔费,这根本就是公开的受贿啊。

  如果元博大师要润笔费,几十万那是应该的,因为人家的字儿就值那个钱。人家不要,那是大方,是慷慨,比起那些所谓的官员,不知道好了多少了。

  最近听说有人花了几十万买了日本一个动作片女优的字儿,虽然说别人的钱别人怎么花跟自己没关系,可是他真得觉得,就那位女优写的字,但凡学过毛笔字有两三年功夫的。都不会比她差。

  那人与其说是买字,不如说是买笔更合适(此句有错字,诸位意会即可)。

  “唉,想不到如今写字。居然也这么费劲了。”元博大师叹了口气,看着自己再度发起抖的手,他也不得不服老了。

  张天元也有些感慨。现在元博大师的身体,就像是那即将枯死的老树一样。纵然他可以利用地气缓解这种老化的情况,但是却无法让枯死的枝桠重新复活。

  一想到老人即将油尽灯枯。张天元这眼睛就不由得湿润了。

  “来,澳门赌博网站:老师我帮您洗手。”张天元擦了一把眼泪,不让泪水从眼睛里流出来,可是那泪水却止不住,擦了之后,眼睛又朦胧了。

  元博大师也没有客气,他就是如此豁达之人,把你当成朋友的话,可以以朋友之礼待你,如果你也如此待他,他自然会欣然接受,不会拒绝的。

  “唉,倩倩,你怎么能让客人做事儿呢?”张儒生忙着收拾桌子,就瞪了张倩一眼,让张倩赶紧去帮老人洗手。

  “大张老师,话不是这么个说法,虽然老师自谦,但在我们这些晚辈眼里,老师就是为我们引路的巨人,明灯,给他洗手而已,有何不可,就我来吧,倩倩你去看看救护车来了没有。”张天元看了一眼张儒生说道。

  “哈哈,老朽若是巨人,这座小红楼可就要遭灾喽。”元博大师随口就开了一句玩笑话,跟这样的人在一起,你永远都不会感受到压力,因为有什么压力,他一句话就可以让你放轻松了。

  “救护车已经到了。”张倩进来的时候,后面还跟着几个医院的工作人员,都抬着担架。

  张天元小心翼翼地将元博大师手上的水擦干净了,真得就像是帮自己的父母洗手一样细心。

  然后,他才和张儒生一起把老人扶到了担架之上。

  窗外,还是寒冷的冬天,老人虽然穿得很厚,可还是忍不住不停地打着哆嗦,张天元心中不忍,虽然周围都是人,可他还是凑了过去,抓住了老人的手,将地气毫无节制地输入到了老人的身体之中,虽然知道无论如何也无法让枯死的老叔重新焕发生机了,但最起码可以让老人感觉到暖和,感觉到暖意,不要那么寒冷。

  “嗯,没想到这天气还挺暖和的,要知道这样的话,早上就应该出来多散散步。”

  元博大师并不知道张天元在为他做的事情,还以为天气暖和,旁边的医生护士听到这话之后,脸色都严峻了起来,今天真得不暖和,甚至有些寒风刺骨,在他们看来,老人之所以会这样,正是因为回光返照,快不行了,必须得赶紧送医院。

  张天元现在很庆幸,自己的地气是暖和的,有温度的,而不是冰凉的,可以让元博大师带着暖意坐到车上,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安慰,他虽然已经将大量的地气输入到了老人的身体里面,可还是感受到了一种深深的挫败感和无力感。

  救不了老人,而且还能明显感受到老人体内的各项机能都在严重的退化之中,或许,唉,后面的事情他连想都不敢想了。

  手里捏着元博大师给他写的那两幅字,他的心中也是温暖如春,然而担忧地心,却让这温暖之意打了许多折扣。

  回到自己车上的时候,看着副驾驶作为上放着的那两幅字,张天元真想抽两支烟解解闷,他不抽烟,可是这一刻却很想抽烟。(未完待续。。)